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参与中共一大筹备的神秘女子因何缺席一大她的后续人生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爱情诗句

1920年5月,陈独秀南下上海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其核心是“三社”,即陈独秀的《新青年》编辑部、邵力子的民国日报社、沈玄庐与李汉俊等的星期评论社。据杨之华回忆,“这个社(指星期评论社)当时有陈望道、李汉俊、沈玄庐、戴季陶、邵力子、刘大白、沈仲九、俞秀松、丁宝林(女)”。  7月,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由李大钊介绍抵沪与众人座谈,举行了一个中国积极分子会议。与会者大多同意建立一个更为严密的以建党为宗旨的筹备性质的组织,于是又有了一个发起组,它由陈独秀、李汉俊、沈玄庐、陈望道、俞秀松、施存统、杨明斋、李达八人组成,这就是8月于陈独秀寓所成立的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后来,陆续加入上海小组的还有邵力子、沈雁冰、沈泽民等。上海小组在进行了近一年的大量思想、理论、群众、组织、干部、联络等筹备工作后,1921年7月,中共一大在上海正式召开。

中共一大的召开,与上海小组作为发起组的成功工作是分不开的。因此,对上海小组成员的分析和考证就十分有必要。遗憾的是,迄今我们对其中有的成员知之甚少,据其他当事人回忆,在上海小组成立过程中的一系列会议中,都有一位不知名的女子在场。如:“1920年6月间,陈独秀、李汉俊、沈仲九、刘大白、陈公培、施存统、俞秀松,还有一个女的(名字已忘),在陈独秀家里集会,维经斯基在上海陈独秀寓所与众人座谈,席间十余人,“有沈玄庐、刘大白、戴季陶、沈仲九、李汉俊、施存统、俞秀松,还有一个女的和我。在中共党史的早期叙述中也有这样的记录,述及陈独秀抵沪后于五一节“即邀李汉俊、沈玄庐、沈仲九、施存统及一个女人来发起组成”“吾党(小组)”;李立三在1930年作的《党史报告》中,也述及陈独秀在上海讨论组党,“参加发起者只有六个人:陈独秀、戴季陶、杨明斋、李汉俊、沈玄庐,另外还有一个女的,这个神秘的女人始终不知姓名,只知道后来因为恋爱问题消极做尼姑去了”。

从上述记录中,我们可以大致得知:中共癫痫发作会有哪些症状呢的成癫痫发作对身体有什么影响立过程中,有一名女子曾经频繁参与筹备会议,并且大凡当她在场时,也大多有浙江绍兴人同时在场。由此,可以大致估计到此人一定与“三社”尤其是星期评论社有关,因为该社多有绍兴人参加;而此人的真实身份,可能就是杨之华回忆中的丁宝林。李立三曾在《党史报告》中述及此人的下落。后来,她也就不被人所知,即使是许多当事人也大多遗忘了她的名字。或者,如李立三所述及的那样,即此人后因恋爱纠纷剃发出家。那么,其恋爱的对象也可能与当时作为其同人的浙江人物有关。

在俞秀松遗孀安志洁向上海中共一大纪念馆捐赠的《俞秀松日记》中,关于丁宝林的情况出现了端倪。在日记中,俞秀松曾述及其在星期评论社的活动,以及与沈仲九等人的通信。我们从中可以得知丁宝林即丁崇侠,她曾在上海星期评论社和爱国女校活动,与沈玄庐、沈仲九等亦为至好,他们曾共同讨论“农村计划”(即在萧山开展农民运动等)。当时,丁宝林在思想上有确苦恼和矛盾,所谓“一方面想去读书,又想到读书做什么;一方面想去农村,又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事情。于是就有出家“做尼姑”的打算。沈玄庐、李汉俊、俞秀松等都对她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但又因丁宝林与沈玄庐恋爱(沈已有妻妾四人,于是外界“对于玄庐和崇侠恋爱的事都有异言”),同时又卷入了一个沈仲九,丁宝林遂在“三角”中不能自拔。沈仲九亦数度因“烦闷”而欲“自杀”。另一个当事人沈玄庐也十分痛苦,丁宝林曾对俞秀松言:“爱情总是苦痛,玄庐这几天志气丧颓,我看他很苦痛似的,我劝你们青年万万不可入‘情’,总该‘断爱’”,俞秀松则表示“爱情决不会消磨我们底志气”,而且要从“小爱”向“大爱(事业等)”发展。当时,陈望道也加以劝说。总之,丁因此“受了种种刺激”,大家也在“泛爱”脑立体机器人軍海劯癲与“私爱”的旋涡中矛盾纷纭,这在五四时是一般青年共有的思想经历。

一次,沈玄庐渡船返乡,想念丁宝林,写下一首诗:“山苍苍的水茫茫,海鸥盘空认故乡;天为意中人着意,无风无浪过钱塘。”丁宝林则对沈玄庐的感情很复杂,她甚至害怕因对她的爱情影响到沈改造社会的宏愿,“崇侠对玄庐是很好一片心,伊恐怕他因恋爱伊以后,志气要消暮,没有从前那样热烈的努力改造社会”。可见,丁宝林的“出家”并非仅因恋爱的苦恼,也因为爱情与事业的矛盾。沈玄庐对丁宝林的感情也极热忱,他是“想劝伊跳出宗教底陷阱”。对发生的这一切,俞秀松从旁看得明白,他不禁感慨“人和人往往各具极好的心,因为各不彻底明了对象的人底心,以致怀疑陷于苦痛”。终于,在上海小组成立也就是在中共一大召开前的一年,丁宝林在感情的旋涡中出家为尼了。  当时,丁宝林在给沈玄庐的血书中题诗曰:“世道坎坷事龌龊,辅人意恐转误人。书留热血别知己,为勉前程莫痛心。”意思是说:人世崎岖难料,人心也难测,相助于人又被人所误会是最伤心的事,那么大家拜别了吧,沈玄庐很是伤心痛苦,只能致力于他的理想。但是,未出数年,沈玄庐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他已经颓变为国民党的“西山会议派”,萧山农民运动也被当局镇压下去。后来,沈玄庐不明不白地遇刺身亡,而丁宝林,再也没有任何音讯了。

虽然历史曾把丁宝林推到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前台,但她终因思贵阳市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最好想和个人的原因与中国共产党成立失之交臂 ,殊为可惜。

部分资料摘自:《中国共产党成立时期的几个问题》

《中国共产党史的发展(提纲)》

《回忆党的发起组和赴法勤工俭学等情况》)。

《党史报告》

《新青年》

。历史,文学,趣闻,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