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丹枫】疯狂的“房主”(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诗句

我爱好写作,总是喜欢夜里有一个安静的地方住,这对打工者来说,就是一种奢望。

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半年时间,来了一个新工友,怎么说,他偏偏要和我一起住,这个人,我以前认识,他只顾自己享受快乐,为所欲为,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人,动不动就和别人打架,大家对他都很讨厌,在工人心中,他就是一个小人。

他的妹妹和妹夫来珠海打工,暂时没有工作,他就安排到我们房间居住,两个人住的房间,住了四个人,还有一个女人,我无论怎么克制,心里总是觉得很别扭。看书学习就不说了,晚上睡觉,脸都不敢朝着他们(她们),只能面壁而睡。

看样子她们还要在宿舍住几天。我就利用休息时间,将自己的东西,搬到厂房另一边的集装箱里去。其实,我打算早就要搬的,我喜欢安静,不想影响别人,又不想被别人影响。

集装箱房间,在厂房中间上下车公用道上,这里下班以后很安静,只有我一个人住在里面,没有人打扰。工友都知道,集装箱里夏秋季很热,冲凉、洗衣、搞个夜宵什么的不方便,一直空着,没有人愿意来住。

我遇到这个人没有什么修养,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他只图自己开心,不会顾及其他人的感受,无事喜欢大喊大叫,半夜都不睡,吵得别人很难睡觉。一进一出的,将门弄得“咣当”响,我根本无法看书学习,我要看书又担心影响他睡觉。他睡觉喜欢打开着窗户,房子里的蚊子成群,不点蚊香没有办法睡。他喜欢在房间里乱扔垃圾,卫生搞得很差,我还不能说。他也希望我早点搬走,他好一人独霸房间,扬言要买电视和音响回来。以后,其他工友有“好”日子过了,我搬走也只是早晚的事。

夜里,我看了一会儿书,没有关灯,准备睡觉,躺在床上,有几个蚊子总是在我耳边“嗡嗡”叫,没有办法入睡,就起来点一盘蚊香。刚躺下,看见窗子边的铁皮缝里,爬出很多大蚂蚁,很多蚂蚁有白色翅膀。墙壁上、箱子上、衣服上、床上到处都是,而且还在不停的“辟叭辟叭”的往下掉。这些蚂蚁比一般的蚂蚁都大,有两公分长,黑褐色的,不知有没有毒。广东有一种蚂蚁,人被它咬一口,能要命的,我心里当然害怕。它们有的还叼着蚁卵,爬行速度不快,而且步法不稳,没有规律,各自逃命。我知道是被蚊香熏得受不了了。我很害怕它们钻到被窝里,伺机咬我。我手里拿着扫把,将它们集中到一起,用脚一个个的踩死。忙了一个多小时,没有看到活的,地上却有很大一堆死的,庆幸将它们都消灭了,这才关灯睡觉。

大概到了凌晨两点多了,已经很疲惫了,很想睡着,老觉得手臂和脚上奇痒难忍,耳边有很多蚊子“嗡嗡”叫。心想:我点了蚊香,怎么会有这么多蚊子呢?蚊子这么吵,这么咬,我怎么睡呢?我索性开灯起来看看。原来蚊香熄了,蚊子就像“蜂子朝午”似的,在房间里飞来飞去,墙壁上还歇着数不清特大蚊子,也不少于两公分长。我气了,用手拍打墙壁上的蚊子,拍下去却是小指尖大的血印。弄得两手血红的,连被子上都粘了不少血迹。要想亲手消灭它们,恐怕一晚上都没有时间睡了,只好再点蚊香,要把它们都熏死。

早上起来,地上到处都是死蚊子。我折腾了一夜,没有睡好,早上起来身体都发软。

你们这些害人虫,虽然先入为主,但是你们也太霸道了。你们吸我的血,还扰乱我的正常学习和休息,别怪我手下无情。你们有你们的小世界,为什么要占据我住的房间呢?疯狂的“房主"对不起了,我消灭你们,是为了自己能得到一个安静的环境搞学习,打工人的心酸,你们了解多少?以后,我们不可能和平共处了,我们不是一路人。

2015年3月22日于珠海

昆明癫痫病医院治疗费用治疗羊癫疯的医院怎么选癫痫病常见发作症状和急救措施初期癫痫病要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