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回忆被刻意美化,现实却依旧惨淡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表白的话

  最近一直在想要以什么方式回到过去,可是思前想后似乎除了体重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回到过去。以前总想着时间快点过吧,快点过吧,让我们都到事业有成的那一天,在一起围炉打牌,畅所欲言,品茗一起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想想都觉得过瘾,没有人在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烦恼,也没有人在为万八千的头疼,可是这些也只有在那个叫做过去的地方待着了。

  在我的过去里面有那么一个瘦小精干的篮球少年,在我们那块天地里,他就是我们的“NBA”,疯狂的运球过人,拼了命式的灌篮命中,那些我们在各大篮球刊物中看到的花式招数,他在现实中给我们都一一展示出来了。那个时候他除了打球就没有别的爱好,跟我比起来,我都不好意思说跟他是同桌,他那么干练明媚,而我却如此的五大三粗。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是喜欢打球,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不得不每次只是跟着跑或是站在旁边看着他们打球,但每一次体育课下来后,我也跟他们一样大汗淋漓的跑到水龙头下面去冲一个凉,虽然我没有跟他们一起打球的那种快感,但至少在这一刻,我是跟他们一样的(冲水降温)。好了关于他的球技我就不在这里添油加醋了,免得又祸害了一大波妹子了,关于他,我只能说是个爱运动的骚年,因为从他脚底到头发丝顶,都冒着一股骚气。哈哈,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也不知道他看到后会不会依旧骚气暴涨,总之我对他我只能望尘而莫及,请原谅我的腹黑,除了在这里黑你一点我别无它地。

  在一身肥肉的拖累下,我只能把幻想中的那个篮球少年泯灭在了萌芽状态,刚好在这个时候,他又出现了,那个从头到尾都带着一股电流的少年出现了,于是乎我又开始跟他整天鬼混在一起了。晨读的时候,我们坐在最后面看着古诗词哼唱着流行歌,在这方面他很认真,认真到每一个音符跟歌词,为此我还特意在语文课本的空白出抄了两首歌词,一首是刘德华的《忘情水》,另一首是水木年华的《再见了,最爱的人》。打从抄了这之后,我就没好好背过诗词了,精神头全都放在歌赋上了,直到最后我也没能唱出《忘情水》里的情感和《再见了,最爱的人》里的爱意。不过我到跟那个如电一般的少年,学会了打台球,而且打的还算那么回事。让我一直纳闷的是,在当时身为同班同级的他,为什么能唱的那么忧伤,直到快毕业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的忧伤都是来自那本毕业纪念册。刚好被我看见了那页关于忧伤的留言,原来那叫做爱情,他暗恋着她,但她确是一门心思都用在学习上,忽略了在一旁的他,可能这就是那个年岁里的遗憾,我们没有胆量,我们也没有资本。后来我也听说了好多关于他的事,但这些到现在也只是成为过去了。

  继续往前走,我会遇到什么有趣的人,人走着走着从肝胆相照,到许久未联。从彼此熟知,到形同陌路。我们认识了,我们不联系了。由于中考的阴差阳错,让我鬼使神差的进入了我们县最好的高中,其实对我来说这不重要。重要是从进入那个门之后,就开始改变了好多事情。那个时候我们好几个人每天都聚在一起吹牛皮,谈理想,各种不着调,各种装13,好多的第一次也是发生在那个时候。在那个时候我还是有很多幻想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剩下的也就只是这副躯体了。至于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听我私下慢慢说给你听吧!关于那一年,我不愿回忆的太多,因为那里面有我最初的向望跟所有美好。有时候不是我们不想承认那些记忆它存在过,只是我们宁愿它被封存起来,不去想它,也不去翻阅它。我知道我们都不是好孩子,我们错过好多错事,有时候需要那么一个人,来拉我们一把,可是偏偏没有人来,所以就一步错,步步错。关于那些不好的跟不干净的回忆,我们总能想办法在回忆的时候避开它。好多人跟好多事,我已经模糊了,甚至昨天见的人,今天我都不记得是谁了,可能那只是个陌生人。

  流经岁月的人与事,凡是欲念越深,久而久之必有回想,就像明天的朝露,就像后天的太阳,都在哪里停着,等着与你相遇,时间把我们折磨惨了,把人变成了鬼,把鬼变成了灰飞烟灭,把灰飞烟灭化成空气滋养大地万物。不懂我的人总觉得我很痛苦,我每天发那么多忧伤的字,我在这里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那些人是不懂装懂,除了真正的痛苦之外,其他的时候我都是快乐的。有些话是有心而发的,不是随便说说就算的,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就好像有时候真不清楚我小侄女想表达什么一样。世界上的人群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了,但是孤独也逐日递增了,我们大多人都需要陪伴,无关年龄,也无关男女,只是与生俱来的怕孤独,怕被疏远,怕被遗忘。

  生命对每个个体从某个角度来说都是公平,给予你那样,必定会让你在这方面惨不忍睹,赋予你这样,必定会让你在那方面无力承担。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你也是个血淋淋的案本。别在耽误功夫,好好找找以前的旧伴,痛痛快快的活个酣畅淋漓,别在城市里消沉了,也别在农村里抑郁了,此生为人,好自为之。

  读到这的恭喜你,又被安利了,别吵吵,悄悄的来,静静的走,那些流经岁月的回忆,那一幕不是被美化的,那些正在经历的现实,那一刹不是惨淡的回忆。正如那两个少年,记忆中他们可能是这样(回忆快速倒带中),只是你们无缘相见。

武汉治癫痫病哪里好大庆市哪所医院治癫痫好高邑县癫痫病哪里治疗最好呢
上一篇:极致人生
下一篇:做好本身,无须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