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女人与烟(散文)

    都说女人如水,如水的女人是受青睐的,更是男人呵护的对象。倘若女人如烟,形象又该是什么样子的呢?不会抽烟,我却喜欢淡淡的烟草味,淡淡的烟草味轻轻吸进鼻腔里,恍若与一个让自己倾心...[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小心月亮爬进你窗口(味道征文·散文)

    当我糊涂地上了高中,就有点想学坏了。我讨厌校舍,床整齐得像摆在碗里的扣肉,又总要挂蚊帐折被。我讨厌食堂,有肉的菜极贵,没肉的极难吃,和尚也未必吃得惯(高僧也不例外)。我讨厌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柳风拂化千山雪(散文)

    连日来的灰暗天气终于孕育了一场久违的大雪,如同期待一场渴慕已久的盛宴。初始,零零散散,像是无数的琼花碎玉,款款飘落,晶莹剔透粲然一笑,浑身素衣傲然夺目。落入头顶、脸颊上、没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谁许相思一个未来(散文)

    思念,没有期限。未来,只有永远。(一)一个人的夜很静,没有希翼中的永远,一个人的夜有点冷,思念在冰凉的风中蔓延。独对孤灯,愁思倦容,空气在每一个流逝的瞬间憔悴。冥冥之中,我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五月,又见炊烟(散文)

    五月夏半,一场小意外像一个离奇的梦横穿本命年而来。拆线以后,仔细端详着这些疤痕,疼痛感已经不再,但他们深深浅浅丑陋的的样子还是让我心生小小的忧伤,尤其在这裙裾飞扬的时节。我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钻石之歌(散文)

    想有个人能读懂我的固执理解我的不屑看透我坚强下的脆弱抚平我微笑后的忧伤有时候我真想忘了你只记得这个世界然而我常常忘了整个世界只记得你世事如书我偏爱你这一句世上人那么多,我偏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叫卖声里话岁月(散文)

    初冬的清晨,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麻雀吵醒。冬天,麻雀是北方常见的留鸟,或许是它们的存在,给萧瑟的冬带来一点生机。似乎还有些睡眼惺惺,突然楼前一声:“卖虾油——虾酱——嘞”,操着浓...[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陌路之花,开到荼蘼(散文)

    一开始接触到“荼蘼”二字,是刚升上高三不久,我只记得当初厚着脸皮的把它们读成,chafei,想想真是件搞笑的事。当然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荼蘼,是一种花,一种在盛夏才会盛开的花。许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我在江南(散文)

    (一)周庄水乡周庄,像一个恬静的少妇,没有浓妆也无淡抹,只是那种自然的恬静素雅。小家碧玉般的她,犹如一幅淡雅的水墨画。谁的手笔?那一街的水,温情而细腻的在街的心里流淌。那一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领导的妈死了(散文)

    半夜两点钟,办公室主任打来电话:副领导的妈死了,“各部门的人都去了!”我本来睡眼朦胧,这时候一下子精神焕发,问:“都去了?一个不去的都没有?有那么怪?”又质问,“副领导的妈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