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百味】陌路之花,开到荼蘼(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说

一开始接触到“荼蘼”二字,是刚升上高三不久,我只记得当初厚着脸皮的把它们读成,chafei,想想真是件搞笑的事。当然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荼蘼,是一种花,一种在盛夏才会盛开的花。许多人说荼蘼在春天百花争艳的时候选择了沉默,是有着世俗间不争恬静的高雅品质,也因为它有些时候开在春末夏初,所以许多人把荼蘼当做是花季的剧终。

所以我自然而然地将它们和离别二字联系在一起。

离别这样的事,听起来好像是件忧伤的事吧。所以今天我觉得沿着昨日伴有淡淡忧伤气息的想念,继续说说这样一个更忧伤的命题:

陪伴是场漫长的告别。

下午问起在上班的老姐下班了没有,看了看时间,还有半小时多。跟她说起这个周六提前回学校去忙些事,她问了一句,有没有伴。我说没有,办点事而已,姐说了一句,怕你自己觉得孤单。我有些错愕,毕竟老姐很少直白地说这些话,但单单只是这样,我便觉得不会孤单了。我一直记得在高二的时候,有个人心情不好找我煲了很久的电话粥,最后我挂断电话,收到她的信息,大致说的是,虽然不在同个学校不在身边,但因为某个远处有你在,所以一个人难过也不会觉得孤单。这当然是我听过的为数不多的动人的话。

虽然说起来有些矫情,但我以前大概不是那种有事会自己憋着的人。尤其是刚上大学,面对被调剂的专业,感觉与自己当初笃定的未来越走越远,便非常的难受,甚至到后面,难受的产生和持续都不需要特别的理由的时候,我觉得这真是段非常艰难的时期,我把我所有的幼稚和冲动演绎得淋漓尽致。然而那个时候却有人不顾第二天的工作,陪我发信息到深夜,后来我才明白,在这个不允许幼稚的时代里,直白的说出心里所想,都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因为很少人经历过你所经历过的事,更不愿意花点心思去揣摩你的心境,而更喜欢大放厥词厉声呵斥。那些不理解的声音高涨,充斥,然后要等到你真正做到三缄其口的时候,这些人才会安静。

说到这我想说说对于分歧,大多数人所选择的态度,永远是排挤的居多。那个在高四陪我疯癫走过最后时光的哥们告诉了我,这世界上没有谁会在任何时候都理解谁,有的人直白的告诉你他们不接受你的想法,而有的人因为和你的关系比较亲密,愿意去寒暄和倾听,而很少有人已经抛开了想法本身而去真正关心怎么样去让你觉得你不孤单。我相信每个人都能拥有这极少数人作为寥寥数个交心朋友。我也相信,人们在不断经历挫败感后,更愿意为了不让这些人担心而把心事生生吞下。

察觉到和这个哥们有分歧的时候,我在车上,塞着耳塞听歌,想起昨天看完的言叶之庭,心血来潮跟他说起,当我打下一大段文字去细细描述我对最后的拥抱时的感动的时候,我看到他回我冷冰冰的一句话,“这样师生乱伦的东西你也看?只有日本人拍得出来这样的烂东西。”我怔怔地对着手机,然后一字一字的删掉我刚刚写下的感受。我不知道怎么回,很久之后,我勉强打了一句,“嗯。吃饭了么。”所以我一直敬畏文字的力量,有些炽热滚烫,有些冻彻心扉。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我非常的孤单。

之后我不论是想跟他说起什么事,都必须先句句斟酌,我生怕他也意识到我们在某些东西的理解上有着千差万别的想法,然后我怕他什么事都不再跟我说。事实上我怕失去某个可以说话的人。毕竟像我这么神经病满脑子思绪乱飞的人,是很难找到话唠的。

我意识到喜欢的东西被说成一无是处的那种感受,来自我最信任的哥们的时候,我已经不想再自欺欺人了。后来偶有交集,与他谈起林探惜,我说我很喜欢她的文笔,虽然平铺直叙,像讲故事那样,但文字很清澈。他毫不犹豫的说,哦,我也稍有看过她的文章,倒觉得她十分啰嗦,你不觉得她举了很多例子说了很多废话吗?愣了一会,我笑着说,你说的也没什么不对。

借用一句话,语境不同的人凑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我仿佛看到未来的路上,他和我越走越远,只有在相互需要帮忙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彼此的视野里。

所以后来我非常喜欢一个词,顾影自怜。

当然第一语义是孤单。我突然发现身边少了可以毫无压力说话的人,慢慢的变得不像开口说话。所以大多数人看到的永远是我疯癫邋遢的一面。当然我也很喜欢这个样子,然而少有失意的时候,我也学会了闭嘴。因为不是所有喜欢萝卜而不喜欢白菜的人都会善意的说一句,萝卜白菜喜欢就好,他们往往更倾向与调侃讽刺白菜如何如何的难吃。

后来我选择了它的第二个语义,便是自恋。我想,没有人喜欢我,那我总得喜欢我自己吧。

这些好像和离别这个词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其实当你身处喧嚣的人群里,你四处张望,站在你身边的,是等着你开口调侃的人,你会越发的觉得,你离那些真正在意你的人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生死,分离。都不是我想说的离别。其实只要关注彼此,分离两地未必会感觉孤单。而若是心越走越远,即使他站在你身边,你都会觉得他连站在你身边的必要都不再有。当然不是那句,“有些需要你的时刻你不愿意在,那么以后你都不必出现了。”有些远去,无可奈何,任人宰割。

所以现在这样冷暖自知的生活,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可以想喝一杯便挎起书包就出门,不必考虑对方有没有空,心情好不好愿不愿意陪。我更清楚的知道某个你看不见的地方,有那么几个人,只要你一个电话,听听声音,便可以什么都不说就觉得安心。

我终究是被磨成这样普通的人,不,应该说我本来就很普通,只是我终于愿意继续普通。

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的苍老从来都不是从容颜开始,它是从内心孤鸣无响以后的一次次失落开始。其实,说苍老这个词太大胆,因为真正的成熟本来就是走向沉稳,也不是所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是能不用特别的办法也能让自己活得坦然,释怀,并快乐。

当然我依旧是个极其幼稚的小孩。但这并不妨碍我继续用不太正确的方式去认知这个世界。

最后我想感谢那些看清我所有幼稚,冲动,缺点,还愿意陪我走下去的人。比如小桂。昨天他说帮我推广这个公众号,这是他在他的圈子里所说的话;

“在各种公众号充斥着一日几更,用标题,段子,种子,小视频吸引人的时候,总有些作者坚持用着不健全的三观,抱着想起了再写的心态,胡乱按着键盘。”

噗,真是有他的风格。

最后,那些失散在时间长河的曾经挚友,但愿他们变成陌路之花,开满整个盛夏,在自己的世界绚烂。而不论多远多久,这次陪伴式的漫长离别,我都希望他们一切安好。

河北癫痫病医院怎么进行治疗啊左乙拉西坦治疗癫痫的药量怎么规划湖北去哪个癫痫医院医治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