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叫卖声里话岁月(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说

初冬的清晨,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麻雀吵醒。冬天,麻雀是北方常见的留鸟,或许是它们的存在,给萧瑟的冬带来一点生机。似乎还有些睡眼惺惺,突然楼前一声:“卖虾油——虾酱——嘞”,操着浓浓“老呔儿”的长音,把我唤回儿时那些充满温馨的叫卖声里。

“老呔儿”式的声音,是一种地域乡音。卖虾油、虾酱的人,大多数是生活在市辖的滦南、乐亭县之人,他们的口音要比长期居住在市区的人说话声音会拉长些,因为儿时在故乡生活,地道的乡音一直是很亲切、温暖的记忆。而虾油、虾酱又是儿时难得一尝的美食,一直留在记忆里,至今也依然喜欢吃它们的味道。虾油,是用鲜虾加盐发酵制成的虾油,是渤海湾北部的特产。虾酱又名虾糕,是以各种小鲜虾加盐发酵后,经磨细制成的一种黏稠状酱。我的故乡就在渤海湾附近,儿时谁家炒虾酱,味道会飘很远。“橙红卤液渗篱舟,质味鲜馨底蕴悠。熟用生食香万户,宴招礼赠誉春秋。桓公地利齐称霸,妈祖仙方客点头。沿海缘何多富庶,虾肥天酿自流油。”这是当地沿海渔民盛赞虾油的诗作。

“叫卖”古称“市声”,俗称“吆喝”。据资料可查,《古代风俗百图》七十六,金—货郎担中就有: 鼗鼓街头摇丁东,无须竭力叫卖声。莫道双肩难负重,乾坤尽在一担中。 《货郎担图》在宋人绘画中有数幅,《清明上河图》中即有两架货郎担子,资料讲那时一般称货郎担,而主要指卖小百货之货郎。《梦粱录》中所记挑担卖物者种类甚多,在其解制日(中元附)里曾经有这样写道:“是月,瓜桃梨枣盛有,鸡头亦有数品,若拣银皮子嫩者为佳,市中叫卖之声不绝。”这说明在那个时期,叫卖声就盛行,一直延续到现在,尽管现在的叫卖声不像之前那么多种多样,偶尔会听到“磨剪子嘞——戗菜刀——”,一般会这个手艺的是本地人。“清洗油烟机、换纱窗、纱门嘞——”,他们大多是河南口音。“冰糖葫芦——”穿街走巷的偶尔会有,大多不怎么吆喝了,许多街口会有固定的摊点现做现卖很新鲜,新鲜的就是招牌,不用吆喝买主自来。

卖啥吆喝啥,叫卖也是一种艺术。有一则笑话,就是叫卖者没有遵循看似简单的叫卖规则,而闹了笑话。笑话说:某一天,张三挑着一担枣子,李四挑着一筐核桃,一起到大街上去买。张三大叫:快来买枣子,大枣子小核,小枣子无核。人们都上前去买,一筐枣子不一会儿便被抢购一空。李四见了,也大叫到:快来买核桃,大核桃小仁,小核桃无仁。街上的人不但没有来买,还直冲他笑呢!叫卖不只是模仿那么简单。

卖啥吆喝啥,根据所卖的品种不同,叫卖者会选择不同的方式便于人们区别。

儿时记忆里,也有特殊的不发出叫卖声的。那时村子里隔三差五地会出现一个货郎,他是残障人士,因为是罗锅他身材矮小,因此也常常被一些顽皮的孩子取笑。他卖百货,一辆独轮车,装载着日用百货,有盆碗、针线、花布等,大多数是吸引小孩眼球或是勾起小孩嘴馋的食物,他手里拿着一个大拨浪鼓,停一会儿,摇一会儿。只要是一听到拨浪鼓“咚咚”的声音,村子里的小孩子们立马像听到号令一样叽叽喳喳地把货郎围住。有钱的孩子会买到心仪的商品,没有钱的孩子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一脸失望。还有被大人拽回家依然哭哭啼啼的孩子,那个时候的零用钱少之甚少,想想现在的孩子多幸福,去趟超市大包小包,做父母的恨不得把超市给孩子搬回家,现在的生活富足,生活指数提高了不止几倍呢。稍大一点的孩子会与他讨价还价,他是不许的。也有想求他用自家的粮食换取的,他也是不许的。这时会惹怒了那些孩子,他们就会拿他取笑:“你高还是我高啊?”货郎开始不搭理,那些孩子不肯罢休,拌着鬼脸接着问:“你高还是我高啊?”货郎微微一笑:“你高!”高字拉着长音,那些孩子才嚷嚷着离开。不多时,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也会走出自家院子,寻到货郎的独轮车。“有新花布吗?”“买一包针。”“二嫂子,看这块花布好看不?”“咋?准备嫁妆啊?”一群唧唧喳喳的女人把货郎围住。货郎忙活一阵,又摇起拨浪鼓向另一条街走去。那场景,仿佛就在昨天。

拨浪鼓声对那时的我没有多大诱惑,因为知道母亲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买货郎的东西,偶尔只是远远地望着货郎来去的身影。或许是从那时就养成无欲无求的性格,致使现在也是如此心态面对周遭。不过,每当听到:“铛!铛!铛……”的锣响清脆,我也会雀雀地欢愉。耍猴的人也只是用锣声吸引人,他们也不用自己的声音吆喝,一阵清脆就会招来许多人,当然孩子是居多的,农闲时偶尔也有大人站在孩子中间看。记忆中耍猴人大多来自安徽一带,开始母亲是不许去看的,主要是那时家里条件拮据,后来我骗母亲说可以不给钱白看母亲才答应。现在想起看耍猴的逃避不给人家钱,是一种不尊重,那个时候的确是困难,也就学着其他孩子凑热闹看耍猴,等人家开始要钱时撒腿就跑。当震耳欲聋的锣声再次敲响,我已经像只小燕子一样飞回宅院。耍猴人此时也不会追赶你,就那样蹭了几回不给钱的看耍猴。后来耍猴人也学精了,先给钱再耍猴,我再也没有机会去看小猴子欢蹦乱跳了。尽管这样,每每想起也是一种温馨的记忆。

既然是做生意,生意人也有他的季节性。儿时的那个年代,家家生活水平差不多,农家人除了泥土里刨食没有其它出路。农忙的时候,大清早就会传来:“换豆腐!换豆腐!……”的一声声长音。农忙时家里的劳力会很累,每当这个时候家里的女主人会调剂着给劳力们做些比平时稍硬的菜,所谓硬菜不外乎就是自产鸡蛋,再者就是豆腐,肉是买不起的,而且也是舍不得那个花销。农家人的命没有那么金贵,腌萝卜、腌芹菜、自制的黄豆酱、院子里的大葱基本就是每天必备,现在豆腐这个家常菜,那个时候多数是奢望的。叫卖的人为什么吆喝“换豆腐”也有一种说辞,那个时候基本上就是用自家黄豆或是其他值钱的粮食换取豆腐,若是谁家用钱买豆腐,会被别人耻笑你不会过日子哩。

我家“换豆腐”却与别人家时节不同,只有在城里工作的父亲探家时,听到“换豆腐”的声音老远传来,母亲早早就会让我拿上一瓢黄豆,再拿一只空碗等候在宅院的栅栏门前,那个时刻我是欢愉的,似乎豆腐香就在鼻尖来回飘。尽管父亲从来都不待见母亲,每当盘算着父亲要探家的日子,母亲就会再次嘱咐,把好吃的留给父亲,我们几个孩子也懂事,不敢多食一口,每次父亲倒还像一个男人的作为,说:“你们娘几个吃吧!”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悲伤,对于父辈我又能多言什么呢?只有多些理解和宽容,每个人的心里都流淌过一条忧伤的河。

等不及换豆腐的人走到跟前,恐怕换不到豆腐就会跑过去,换豆腐的也是推着一辆独轮车,独轮车两侧各放一盘木制的豆腐盘,里面是湿润润的白豆腐。那个时候只见过水豆腐,后再到城里生活才看到有卖豆片、豆皮的各种豆制品,想想那个时候水豆腐都还是奢侈品呢?过秤、换算、切豆腐,麻利的换豆腐师傅算账也很精明,他是邻村的老换豆腐的人,不会太奸诈。“拿好啊小姑娘,是不是你爸爸回来啦?”换豆腐的那个师傅冲我笑一笑,换豆腐的人都知道我家只有父亲回来才来换豆腐。我知道他并没有恶意,也不是轻视,只是我幼小的心里有那么一丝的不悦,还是微笑着回他:“嗯呢。”就径直跑回家没有再回头。豆腐拿回家,母亲切了一半做“鸡刨豆腐”,剩余的一半做了白菜熬豆腐,那是记忆中的最美味,也忘却了刚刚的那一丝不悦。其实,淡忘是件愉快的事,不纠结更会快乐许多。

经历过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很容易知足。现在唤起的那些儿时记忆,依旧是带着一片温情的回味。而每当想起吹糖人的记忆,也会有甜丝丝的味道。吹糖人,是以人工吹气和手捏相结合把特制的饴糖(俗称糖稀)吹捏成人物、鸟兽、水果等的一种手工艺术。儿时记忆里吹糖人的一进村就边敲铜锣边吆喝:“糖人儿——咚一声响,糖人儿——再一声咚——”因为糖人有各种形状而且还甜,所以很受孩子们的喜欢。什么金鱼啊、小老鼠啊,小孙猴子活灵活现的,应该有更多样式,只是记忆中实在翻不出其他样式。女孩子喜欢金鱼的多,而男孩大多数是喜欢小孙猴子。条件好的孩子手里拿着糖人显摆着,偶尔还用舌头舔一下,没有钱买的孩子那个羡慕的眼神透出一丝企盼,或是巴望着小伙伴也让他舔一下糖人那甜蜜的味道。弟弟是爷爷的长孙,一直得爷爷宠爱。记得有一次爷爷给弟弟买了一只小孙猴子的糖人,懂事的弟弟拿回家让其他姐妹一同分享它的甜蜜,那不只是糖人的甜度,也是亲情的甜度。长大后,我们兄弟姐妹也不曾分你我,大家互相帮衬,这才是温暖的一家人。据说吹糖人儿祖师爷是刘伯温。当年朱元璋为了自己的皇位能一代代传下去,就造“功臣阁”火烧功臣。刘伯温侥幸逃脱,被一个挑糖儿担子的老人救下,两人调换服装,从此刘伯温隐姓埋名,天天挑糖人担换破烂。在卖糖的过程中,刘伯温创造性地把糖加热变软后制作各种糖人儿,有小鸡小狗什么的,煞是可爱,小孩子争先购买。在路上,许多人向刘伯温请教学吹糖人儿,刘一一教会了他们,于是,这门手艺就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到现在据说有600多年的历史了。

时代在发展也在变迁,那些儿时的叫卖声有的已成久远。“焊洋铁壶嘞”早已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一枚木槌,一把铜锣,“铛、铛、铛——卖香油了——”,一声悠长也已成为记忆里的回味。 “弹棉花了——”。“白狗上炕,越打越胖”是流传在冀东农村的一个谜语,谜底是“弹棉花”。现在,偶见稍偏僻的地方有弹棉花的在做生意,他们也不再吆喝,他们基本是选择一个固定的地方驻扎下来,少去了沿街叫卖,人们的观念也在发生着变化,大多数是老年人会拿着旧一点的棉花去弹,年轻人“喜新厌旧”了。而今,超市每天的叫卖声总是让人觉得像是在抢老百姓的钱包,没有了儿时叫卖声的那种抑扬顿挫,更少了一份温情。叫卖也是一种历史文化,希望它同吹糖人、捏泥人、剪纸等民间艺术文化能够继续传承下去,在历史的长河中有它们的一脉延续。

西安癫痫病三甲医院武汉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卡马西平片治疗癫痫癫痫病发作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