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女人与烟(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都说女人如水,如水的女人是受青睐的,更是男人呵护的对象。倘若女人如烟,形象又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不会抽烟,我却喜欢淡淡的烟草味,淡淡的烟草味轻轻吸进鼻腔里,恍若与一个让自己倾心的人经历了一次邂逅,自然而优雅。这种形容或许会让人觉得可笑,但是,感觉却是这样子的。偶尔,会点上一支烟,那是在喝了点酒后。轻轻含在唇边,轻轻吸上一口,但从不会将那味道吸进喉咙里去,因为那股辣味实在太呛人。

那个时候,与其说是抽烟,不如说是品味烟。手指轻夹着烟,将含在嘴里的烟呼出去的那种感觉,眯缝着眼睛,透过袅袅散去的烟雾看对面的人或景,一点迷蒙,一点茫然,一点恍若失去了什么想抓却抓不住的感觉。仿佛是在云雾中游走,在烟雨中飘渺,那一刻,我愿意让许多的烦恼也这般燃烧,成为过眼云烟。

朋友们说我手指夹着烟的样子挺好看,我却从不知道自己吸烟姿势什么样。烟是什么味,我也一点都品不出来,如同白酒,什么茅台,五粮液,别人喝起来也许会飘飘然,于我却像是受罪,什么样的好酒,在我眼里,高档的和低廉的其实都是一样的价值,入胃后发酵,便不值分文。

遇上友人聚会的时候,别人会递过来一支烟。当我拒绝,别人会说这是女人烟。有一些烟据说是女人烟,但那烟抽起来有女人味么?我不懂,为什么是女人烟呢?也许是味道很淡,淡如女人特有的温柔么?也许是那股薄荷清香,香如女人身上的惬意和迷你。每每唇间含着烟的时候,我会这么想着,但不会多想,只是轻轻地让思维跳跃一下便回到现实。

不喝酒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去碰那烟。年轻的时候,周围的男人吸烟,我完全可以融入那个环境,而人到中年,却渐渐地接受不了那股辛辣味,鼻子就非常的难受,我感觉那不是别人在吸烟,而吸烟的是我自己。但每次当我自己将手里的烟送到嘴边吸一口,吸烟与闻烟,二者的感觉略同。

那年三月,在西湖边,那个幽雅的地方,三两杯黄酒下去,我便有了醉意,醉在何处我自己也懵懂。到卫生间吐了两次,肠子像被翻过一样,吐出来的东西充满了发酵的酒味,让我痛苦,也感到十分尴尬。饭后,服务员给我上了一杯龙井茶。泡龙井茶的杯子有点高也很透明,我看那茶叶在杯子里洁净的沸水中缓缓翻腾,而后开花。其实那不过是茶叶在沸水泡开,我看起来却是像开花般好看。于是呆看着,不知不觉中抽了烟,是杭州的友人递给我的。至今我想不起,为什么他会给我递烟,我从来没告诉过他我偶尔玩烟。似乎是恍然中我接过那烟的,抽起来有点苦味。数年后,至今想不起那是什么烟。今年春节后,一次在上司家聚餐,和同事们一起喝了些酒,有点醉意,于是发过去短信问:那年在湖边,我抽的啥烟?忘了,但通常我只抽中华和小熊猫。他回答。

不喜欢常常抽烟的男人,因为讨厌浓厚的烟味,每每置身于弥漫的烟雾中,我只能将眉头皱起。除了如此,这个时候的我显得有点无奈。工作性质关系,我是单位里唯一的女性,我的办公室是无烟区,但是办公室里也少不了备一两个烟灰缸,供别人办事或上司安排工作时用。多是上司用,遇上来办事的人掏出烟来,我会笑笑,无烟区,办事的人也很知趣,烟,放回口袋里。

我只喜欢闻淡淡的,不轻易闻到的烟草味。喜欢淡淡的烟草味,如同喜欢一份淡淡的却能长久的情谊。

女人如烟。想起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一句话,甚是喜欢。后来在网上搜索,原来是一首歌。我想,更多的人只喜欢水做的女人吧,喜欢女人如烟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性格什么层次上的人呢?

水做的女人,那温柔能把男人融化了吧?而如烟的女人,是不是在男人的万般柔情里燃烧着自己。女人吸烟,在大多数人看来,那是不雅的举止,也是缺乏品位的,更是让人嗤之以鼻的。而在我看来,许多时候,女人何尝不是男人手里的烟。在男人自然而肆意的手指缝里,慢慢地燃烧着属于自己却被男人拥有的柔情。烟的主人不想让它燃烧的太快,就会掐灭它,想起来了,再重新点燃。如烟的女人在尘世中,会比男人多了一份寂寞,当寂寞滋生的时候,是否也是有烟伴随的时光。在突如其来的寂寞中,燃起一支烟,看着火光在暗的夜里闪亮,即使看不见嘴里吐出来的烟雾,也能感觉到那袅袅散开的困扰。无人相伴的时光,一个人守着一份渴望,一份情怀,在云烟里无声地倾诉。

去过一些城市,我看到一些坐在街边的椅子上抽烟的女孩,她们抽烟的姿势很好看,从侧面看,一点都不影响她们年轻而美丽的容貌,反而在她们时尚的身上,多了一点洒脱,一点惬意,还有一点点豪放不羁。一次,在昆明机场候机大厅,我看到年轻的一家三口,女的怀里抱着一两岁的孩子,男人站着,掏出烟盒,手指夹出一支烟,递给女人,女人说不要,怕弄到孩子,男人于是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女人长的很漂亮,白皙的脸,说话轻柔,于是我不禁开始想象,这么美丽的女人,她抽起烟来什么样子?还有一次,我和几个女友在重庆,在一家茶馆喝茶,女友进了洗手间,进去没一分钟,她“啊”地一叫,回过神后,赶紧说对不起。原来,当她推开洗手间门的时候,看到一长串的烟雾呼到她面前来,呛到了她,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走错洗手间了。后来仔细一看才看到抽烟的是一个女孩。

不知道那些女孩她们为什么抽烟,究竟是为了麻醉自己还是仅是好玩。

小的时候,我家邻居住着一家潮州人,女主人中年的时候头发就开始白了,满头银发,一条及臀的长辫子,大家都亲切地称她“白毛姆”。“白毛姆”每天都要抽烟,她抽烟的样子我们子都说像女特务,电影里的女特务就是这样子抽烟的。她抽烟的样子好陶醉,很安静地坐在家中的八仙桌旁,桌上摆着潮州人喜欢的功夫茶,桌的另一边坐着她的男人。那时候的房子是平房,邻居之间可以自由串门来往,遇上她抽烟,我就喜欢坐在她们家的门槛上,双腿摇晃着,看着她闭着眼吸一口,然后两条白烟从她的鼻孔冒出来。因为长年喝功夫茶和抽烟,她笑起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她的牙齿有点黄。

“白毛姆”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抽烟的女人,她甚至成了我们那帮淘气小孩崇拜的偶像(这句话是很大以后才懂的)。“白毛姆”后来患了老年痴呆症,光着脚在住的那个地方的街头乱走,及臀的长辫子甩过来甩过去,回到家,男人依然将一支烟伸进她嘴里,为她点燃,她吸进去呼出来的动作依然好看,呼出烟后海会朝着我们小孩子笑,尽管她那个时候已经不太记得了人事。

偶尔会抽上一支烟,都是在热闹人多的场合。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是绝对不去沾那烟的。一个人的时候,是最能让思想和情感安放的时候,这个时候,即使是寂寞也能开出美丽的花来,思维可以跳跃,可以翱翔,可以自由停留,全然不用顾及此时的世界是亮着灯还是暗的夜。热闹的场合,常常是容易生发寂寞和孤独的舞台,思想可以在上面舞蹈,在上面歌唱。人的感觉就是莫名其妙的,旁人无法理解。

在外面出差或旅游,每到一个地方,我也会买当地的烟带回来,给先生一些,送公公一些,带一些到单位去,给同事们尝尝味道。他们在办公室里开抽的时候我又受不了了,笑骂一句“早知道不带回来给你们了”,然后起身离开,到院子里的杨桃树下去呼吸新鲜空气。

从小性格不太温柔,所以自知不是水做的女人,或许少了一份如水女人让男人喜爱的因素,尽管身边也不乏男性友人的呵护与关照,但是偶尔在有点酒意的状态下,与烟接触,将烟在手里把玩,之后含在唇边,轻轻吸一口,而后呼出,就像轻轻释放若有似无的心事,释放属于自己的快乐抑或烦恼。

特发性癫痫山西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癫痫控制以后如何停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