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梧桐】灯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传统国学
无破坏:无 阅读:1525发表时间:2016-04-04 11:35:45 摘要:也许你不在意,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盏灯,想起的时候…… 【1】   最近几天总是看着那盏坏了的荷花灯发呆。灯做工精细,小巧玲珑,粉色花蕊与乳白的花瓣相间显得柔和靓丽,它时常和一个小女孩的身影重叠在一起,许多日子以来,她成了我的牵挂,那双带着渴望的眼睛萦绕心间挥之不去,   每年元宵节习惯了给小儿子买一盏玩具灯,今年也不例外。中午带着儿子来到街上武汉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呢,元宵节比春节的气氛更浓,汤圆,香烛,烟花鞭炮……应有尽有摆满马路两边,摊贩招揽生意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我牵着儿子的手在一个个花灯的摊点前浏览着:十二生肖,动画人物,一朵朵盛开的鲜花……。   “爷爷,我要灯,要荷花的。”耳边传来一个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她有七八岁,穿着一件不合体的红色半旧棉衣,大概是姐姐穿过的。   “妞啊,爷爷没有钱,等你爸爸挣钱回来咱再买。”爷爷七十多岁,很瘦,沟壑遍布的脸色带着沧桑。   “不嘛,我就要。”小女孩撒娇,眼中带着祈求。   “你想吃汤圆,咱回家还要坐车,买了灯就没有钱回家了。”   小女孩哭了,她依依不舍地看着手里的灯。爷爷试图从孙女手里接过灯放回去,细细的电线从女孩手中握着的手柄处断了,正在响着的音乐戛然而止。灯坏了,祖孙俩愣住了。   这可怎么办?老人望着摊主。   “您老买着呗。”摊主三十多岁,见灯坏了有点不高兴。   “大兄弟,多少钱?”老人陪着笑脸。   摊主看看老人破旧的衣衫,说:“二十二元,看您老偌大年纪让你两元。”   老人把手伸进怀里,拿出一个布包,那里面包着一沓一元的纸币,他数出几张:“大兄弟,我留下坐车回家的钱,这五元钱赔你吧。”   “五元?我进货就十五元,你打发要饭的。”摊主恼火,他没好气的推开老人的手,“二十元少一分不行。”   “大兄弟,我就十二元,就抬抬手就收下吧。”老人继续哀求着。   摊贩斜睨他一眼:“不行.”   有人过来围观,老人的无助让我油然生出太多的怜悯,推开人群,我站在摊贩面前,静静地问:“这灯多少钱?”   “二十二。”   我拿出钱包:“我买了。”   他看看我:“大姐,这盏她弄坏了,换一盏吧。”   “不,我只要这盏坏的。”   摊贩低声嘟囔了一句,大概说我神经,我递过钱,他还我零头,我退回去,冷冷地说:“不用。”我接过灯,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孩子,喜欢哪盏,阿姨给你买。”   女孩看看爷爷,看看我,我笑:“不要担心,喜欢哪个自己选。”   看着我温和的笑容,小女孩消除了陌生感,她选择了一盏会打鸣的红色大公鸡,我也没有问价递给摊主二十元带着老人和女孩走出人群,留下摊主和围观的人。   老人对我连连感谢,说等过几天卖了羊羔来还我钱。看着老人花白的头发,我心在疼,钱啊,究竟是什么?   爷俩累了,坐到路边的石阶上,我们闲聊了起来。老人告诉我,他儿子有点智障,四十多岁了没有成家,后来通过中间人在云南买回一个媳妇,第二年生下小女孩,因为穷买媳妇借的钱没有还完媳妇跑了,债主上门要钱,为了还债儿子出去打工,一走就是六年杳无音信。孙女长大了,她没有出过山村,没有进过县城,读一年级的她从课本里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央求爷爷带她来县城看看汽车,看看马路和高耸的大楼,老人答应了孙女的请求,一大早祖孙俩高高兴兴地带着二十元钱坐上进县城的客车。说到这里,老人叹了口气:“没想到孙女不听话弄坏了灯,如果不是大侄女帮忙我们爷俩可怎么办呢。”   看看儿子看看小女孩,心里感觉不是滋味,同龄的孩子,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默默地走进商店给女孩买了一包食品,还有一包女孩没有吃过的汤圆。老人推脱着,我塞在老人手里:“大爷,是给孩子的。公鸡不打鸣的时候就是没电了,换上电池就可以。”我教他换电池的方法   老人要走了,我想起什么,匆忙给老人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大爷,再来县城的时候记着给我打电话。”   祖孙俩牵着手消失在人群里,看着他们蹒跚的身影,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情愫。儿子好奇:“妈妈,你认识他们吗?”   我摇摇头:“不认识。”   “你为什么给她买灯?”   “小妹妹喜欢灯,爷爷没钱买,他们需要帮助。儿子,你记住了,当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就帮助他,你有困难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来帮助你。”   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寂静的夜里总是想起小女孩,想起爷爷牵着女孩手的画面。几个月过去了,不知道老人和女孩怎么样了,后悔没有留下他们的地址,真想去看看他们。      【2】   储藏室放着一盏马灯,框架已经生锈,玻璃罩有着一层黯淡的难以去除的暗泽,它是六年前父亲去世后我带回家的。老公不解,他不知道,陈旧的马灯里装满了父亲对我的爱和我对父亲深深的怀念。   小时候怕黑,母亲说我出生就要看着亮光才能入睡,熄灭灯就会哭个不停,看着如豆的灯火在跳跃,我就咧着小嘴笑,那时是煤油灯,煤油定量供应,按人头我家每月二斤煤油不够用,为了节省煤油,母亲把灯头调的很小,别的房间不能点灯,大姐他们有什么活计凑在一起做。记得二姐经常说的一句话:四是咱家最有凝聚力的人物。   十二岁考上初中走进县城接触到电灯,同年村里也通了电,晚上在明亮的电灯下写字看书,很快忘记了昏黄的煤油灯,我以为永远告别了煤油灯的时代。那时村子和县城没有完全连接,中间大约相隔一公里的旷地,种着茂盛的庄稼。学校在县城的西北角,距离我家五公里,每天天不亮我就早早起来,顶着月光或者黎明前的黑夜去学校。那年全班三十多人四人考上初中,只有我一个女生,那个年代男女生不说话,每天我都是一个人走。初冬的时候,公安局在路边的土坡下枪毙了三个人,没过多久就传说有人在那里看见了鬼,传的活灵活现。这是进县城的近道,以往是人来人往,自从死了人之后,人们宁可绕很远的大路也再不从这里经过。我贪图捷径,虽然怕也是壮着胆子走这里。每次走到这里,就仿佛看见地上的三具流血的尸体和周围晃动地鬼影。冬天夜长昼短,放学走出校门天就黑了,在城里走的时候同学多,还有三两个路灯不觉得怕,走出县城陆陆续续就剩我一个人,出了城就是这条道,每当走到这里总是心跳加速,那种恐惧无言描述,几乎是屏住呼吸跑过这段路,直到回到家心才逐渐平静。我告诉母亲,我怕。   父亲不做声,他坐在灯下,拿出布满灰尘的马灯默默地擦起来。   又是黑沉沉的夜幕降临,又一次走到这段恐怖的路口,远远地我看见了路口亮着的马灯,灯下是父亲高大的身影,父亲看见我,牵住我的手:“四,不要怕,以后爹来这里接你。”   父亲用粗糙的大手牵住我的小手,在父亲的大手里感觉到安全和温暖。   从那天以后,无论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无论农活多忙多累,父亲总是准时站在这里,我再也不怕路两旁高而密的庄稼地,再也不怕黑暗中的鬼影,我知道,前面的路上父亲提着灯等着我。初三冬天的一天,雪下得特别大,我在雪中艰难的迈动脚步,走到城外的时候雪已深极小腿,每走一步都感到吃力,四周白茫茫一片,黑沉沉的夜里只我小小的身影,想哭。母亲犯病了,父亲脱不开身不会来接我。当我走到土坡下面的时候,远处又晃动着明亮的灯光,父亲来了,他在雪地里几乎是跑,来到我面前,父亲急切地说:“四,没有吓着吧?你娘刚清醒过来就催着我快来接你。”   那一刻我落泪了。   寒假开学的时候因家庭情况我辍学了。许多年过去了,父母也永远离开了我,每到黑夜总是想起父亲陪伴的情景,想起黑夜中的那盏灯。儿子好奇地问我:“妈妈,这灯是古董吧?是不是卖好多好多的钱?”   我抚摸着儿子的头:“儿子,这不是古董,是无价之宝,它是妈妈心中最亮的灯。”   是啊,灯光中有父亲,有母亲,有我对过去时光最珍贵的记忆。      【3】   巷子在县城的一角,幽深而狭长。随着城市的飞速发展,年轻人都搬到新城的楼房小区,小巷里只剩下一些老人,这里成了被城市遗忘的角落,晚上漆黑一片很少有人走过,几年前一个女人在巷子里遭人拦截遇害,晚上这里更是成了禁地。   秋天开学的时候,巷子里有了一个女孩瘦弱的身影。女孩只有一只右胳膊,一年前中考的时候,爸爸接她回家,在山道上刹车失灵,父女俩掉进路旁的深沟里,爸爸当场身亡,她也失去了一条胳膊。休学一年后,在姨妈的鼓励下她重返学校,继续自己多彩的梦。离开农村,她住到姥姥家,姥姥家在巷子尽头,虽然漆黑的巷子让她心悸恐惧,但是比起同学异样的目光她感觉轻松得多。每晚下自习以后独自走到这里,巷子就像一个黑色怪物张着大口要吞没她,她闭着眼睛匆匆跑进怪物的腹部,这一刻她多忙希望姥姥出来迎接她。姥姥七十多岁,腿脚不灵便,每次姥姥问她:灵啊,害怕吗?姥姥出去接你。她总是摇摇头:不怕,我长大了。   黑夜走进巷子,可怕的寂静可以听见自己“砰砰”地心跳声,稍有动静都会让她惊恐不已。一次一个婴儿的哭声让她惊讶,寻找无果,婴儿的哭声依然地清晰地传入耳鼓。想起了那个冤死的女人,她吓得躲在一家门口吉林看癫痫哪家好大叫,叫声惊醒了院里的人,门开了,是武汉的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个慈祥的老人。老人拉亮了门口的灯,灯霎时照亮了巷子,照亮了他花白的胡须。老人说:孩子,不要怕,那是狸猫的叫声。   她羞涩的笑了。   以后,每当放学回来,这盏灯总是亮着,一直照到巷子尽头。灯光驱散了黑暗,驱散了恐惧,女孩在灯光下走过有了一夜又一夜,一年又一年,她不知道,好心的老人每晚开灯等她下课。高三的时候,灯灭了几夜,老人抛下老伴去世了,老人的儿女想接妈妈回家,老奶奶不同意,她记住了老伴临终的话:不要走,那个可怜的独臂女孩没有毕业,巷子黑,她害怕,你要留下来陪伴她。   老奶奶接替了老伴的工作,小巷的灯再次亮了。   三年后,女孩考上大学,长大的她明白了巷子的灯为她亮了三年,老人默默地陪伴了她一千多个夜晚。当她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走进巷子告诉老人这个喜讯的时候,老人的大门已经上锁,她不知道老人去了哪里,后来才听说,远在新疆的女儿把她接走了。   女孩流泪了,看着小巷深处,那盏灯是那么明亮,照亮了她的人生,永远不会熄灭……   共 38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