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文缘】此情己成追忆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传统国学
青涩的日子总带给人一些苦涩与甜蜜,也是懵懂的,青涩就象蝉翼一样经不起岁月的摧残……花再美丽也经不起风雨的摧残,人再坚韧,也经不起感情的折磨。   如果说青春是首歌,那么爱恋就如树上未熟透的青核桃,咬上一口是又苦又涩的感觉。   如果说青春是永不凋零的花,那么爱恋就如刚含苞欲放的花骨朵,给人的感觉是妩媚动人,娇艳欲滴,让人留恋,让人痴迷。   欣儿的眼里,玉帆一直是她心仪己久的护花使者,在关键的时候,他能出手相帮,俨然是一幅男子汉的形象。她把最好的青春给了玉帆,一心想着能携他的手,与他相依相偎一辈子。   正因为欣儿的单纯善良让她被情所蒙蔽了双眼,让爱化为了泡影。   玉帆一心想走出大山,不想再过穷苦的日子,不想再和欣儿有任何瓜葛。   欣儿和玉帆在同一所学校就读,玉帆脑子灵光,成绩比欣儿要好得多,欣儿的成绩中等,文科还行,对于数理化,欣儿总是对它们不感兴趣,成绩自然一落千丈。欣儿只要遇到不会的问题就请教他。在玉帆的帮助下,欣儿的成绩提高得很快。   玉帆准备与欣儿一起回家,“欣儿,我们一起回家。”只见欣儿一直趴在桌子上,他推了推她,她勉强地抬起头看了看玉帆,玉帆看见欣儿的脸色很难看,豆大的汗水直往下冒,关切地问道:“欣儿,你哪儿不舒服吗?”   只见她一直用手捂着肚子,“我肚子好痛,”他二话不说,把欣儿送到医院,经医院医生的检查急性阑尾炎,“你是病人的?”“我是他的同学。”医生对玉帆说:“病人急需手术,需要交三千元的住院押金。你赶紧去交钱。”   玉帆愣在那,半天不吱声,心里暗自在寻思,“我是学生,去哪弄钱啊!况且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时,突然听见医生对他说:“你若是交不上钱,你的朋友就会有生命危险。”他听医生这样说,心里很是焦急,思来想去,决定回家向父亲要。   他急忙赶回家,向父亲说明了原委。父亲对玉帆说:“她是你的什么人,需要你来帮助她(他)。”父亲一问起来就问得没完没了,“你不说清楚,别想从我这拿到钱!”“你这位同学是男是女?怎么这么关心他(她)?谁知道你同学生病是真是假?”   玉帆坦白告诉父亲,“她是欣儿,你认识的。”“哦,是欣儿,她怎么了?”……“玉帆,你是不是喜欢人家了?”“哪有,父亲你多心了。”“帆儿,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你得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听见没有?”玉帆点了点头。   他接着说服父亲,“爸,你知道欣儿家里生活本来就拮据,哪有钱治病!父亲我求你了,就帮帮欣儿吧,工作后我会加倍还你的。”父亲听儿子的话,觉得有几分道理,就把钱给了玉帆。   玉帆急忙搭了辆出租车,交了手术费用。医生说,幸亏发现及时,要不然就有性命危险,欣儿这一病,功课就拉下了。欣儿整天愁眉不展,成天嚷着“我要出院,我要回学校!”   玉帆见状,劝慰他:“你不要着急出院,等你出院后,我给你补课。”他的这句话让欣儿很激动,时常想起他的容颜,他的背影,她的心里己忘不掉他。她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正值暑假,玉帆来看欣儿,拉着欣儿的手对她说:“欣儿,我带你去个地方。”欣儿瞪大了双眼望着玉帆:“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欣儿,你别问这么多?”“你去了那里,就知道了。”   欣儿和玉帆来到屋后的一片竹林,欣儿觉得好生奇怪,便问玉帆,“你怎么把我带着这来了?”“欣儿,我喜欢你,能让我……我…”说着便要把欣儿搂在怀里,这一举动让欣儿不知所措,并把他推到了一旁。两人面面而视,欣儿心里在嘀咕,“你这样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玉帆眼珠直愣愣地望着欣儿,对她说:“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一点感觉?”欣儿仍是沉默不语。“你在骗我!”   欣儿羞愧地应道,“我一点准备都没有!”玉帆见欣儿如此强硬,便说道:“那好,我们相处一段时间再说。”其实欣儿对玉帆有好感,只是她想把心思放在学业上。   玉帆与欣儿一同走进高三,玉帆鼓励欣儿让她好好复习,彼此疏远了对方。一门心思的复习参加高考。   欣儿正在家里午休,一阵敲门声惊动了欣儿,“谁啊,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休息!”欣儿揉了揉眼睛,整理一下头和衣服,把门打开,“怎么是你啊,找我有事吗?”   只见玉帆的手里捧了一大撂高考复习资料,对欣儿说:“欣儿,这是你要的高考复习资料。”“现在是冲刺阶段了,我们都要好好复习,会有希望的,千万不要放弃。”   寒窗苦读,功夫不负有心人,玉帆如愿以偿考上理想的大学,欣儿五分之差落榜。   玉帆要去城里读大学了,欣儿舍不得玉帆离开。欣儿在玉帆临行前的一天晚上去看玉帆,她一下子扑到玉帆的怀里,“玉帆,我舍不得你走!”   欣儿看着玉帆,眼泪夺眶而出,玉帆用手绢擦去她眼里的泪花,并安慰她道:“别这样,欣儿,等我安顿好了,我会给你写信的,你一定加油,争取考到城里来。”欣儿噘嘴说道:“就怕你那时另有所爱,不要我了。”   湖北去哪治疗癫痫病 玉帆对她说:“不会的,当然要你,你一定等我回来!”欣儿听了这话,虽说吃了一颗定心丸,可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酸楚。想着这里,便用手狠锤玉帆。他把欣儿地搂在怀里,“玉帆,你一定要回来!”回应道:“欣儿,我会回来的。”   时间总是这样匆匆的走过,不知不觉到了玉帆报到的日子。欣儿为玉帆送行,在车站,欣儿拉着玉帆的手说,“玉帆,到了学校你要照顾好自己,记得给我来信。”   玉帆和欣儿紧紧抱在一起,欣儿从脖子上取下了一个玉坠,把它戴到了玉帆的脖子上,“玉帆,你看到了玉坠,就等于看到了我。”   欣儿拉着玉帆的手久久不肯松开,这时火车开车的铃声响了,玉帆对欣儿说:“好了,我要上车了,火车马上就要开了,你回去吧,你要照顾好自己。”火车徐徐驶出车站,慢慢地消失在欣儿的视线里,她不知道何时再与玉帆见面。   最初离别的时候,欣儿还能收到玉帆的来信,每封信欣儿必看,必回。半年过去了,没有玉帆的一点消息,欣儿下定决心,要好好地复读,来年能和玉帆在大学里重逢。   天不随人愿,正当欣儿马上高考的时候,家里的顶梁柱爸爸病倒了,送进了医院,医生给欣儿的爸父亲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医生告诉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病人活不了好久了。欣儿的眼睛红了。   欣儿想:高考是没有指望了,想来想去,出去打工挣钱养活家里,三天后,欣儿的父亲去世了,欣儿和她的母亲武汉阵挛癫痫埋了父亲,“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母亲的。”她祭拜父亲后,就暗自下了决心,要出去闯荡一番。   一天夜里,对低头缝针线的妈妈说“妈,我有事要和你商量。”欣儿的母亲望着她说:“有什么事情就说!”“妈,我走了,我不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真的决定了”“常给家里来信!”欣儿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她收拾好了行李,欣儿往行李里装了很多山里的特产,带给玉帆,把玉帆的信也放到了行李里,提着行李支身一人来了车站,坐上了开往城里的车,去看看玉帆,她一边如何用药物治疗癫痫望着窗外,一边在想:“玉帆,你还好吗?””希望她这次去能搞清楚玉帆为什么不给她写信。   欣儿来到城里,城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那么新鲜,她照着玉帆信上的地址找到了玉帆所在的学校,走到学校门口,门卫拦住了她,“请问你找谁?”“请问吴玉帆在这里吗?”“他在哪个系,在哪幢楼?”   “请问你是?”“我是他的同乡,给他带了些东西。”“哦,请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通告一声。”   保安打通了玉帆所在宿舍的电话,“玉帆,外面有人找你,”接到电话后,玉帆感到很惊讶,便问保安,“谁找我?”保安回答道:“是个女的,说是你的同乡,还给你带了很多东西。”玉帆心想:“会不会是欣儿来了?她怎么来了?”   玉帆和欣儿见了面,找了一个饭馆,他们坐了下来,“欣儿,你怎么来这里了?”“你离开快半年了,怎么也不来封信,你是不是有相好的了?”“哪有,你胡说什么?”“玉帆,我在这里找到了一份工作,这样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呆会儿,我把东西给你。”   欣儿转身把包裹递到玉帆的手里,“这里面是你最喜欢吃的一些山货,你父亲知道我来,就让我给你捎过来。”“我父母还好吗?”欣儿点了点头。   他看了看欣儿,关切地问道:“你没有参加高考?”“你家里还好吧!””欣儿哭着说:“你走后不久,父亲去世了,为了家里,我不得不辍学外出打工,因为想你,才来到这找你。”玉帆拉着欣儿的手说:“欣儿,你不要难过,来年想办法复读。”欣儿点了点头。   自从雨霏的出现,玉帆不再有往日的那种温情。为了前途投入她的怀抱……   一天,玉帆吃了早点正往教室赶,与迎面来的女生撞了正着,把这个女孩手里的书碰落在地,还没有等玉帆开口,这个女孩子凶狠狠地对他说:“你怎么搞的,没长眼睛啊!”玉帆心里暗自在想:“好厉害的一张嘴。她哪个系的,这么凶!不就是把你的书碰到地上了吗?我把书给你捡起来就是了。”他一边想着,一边弯下身捡起书,并把书递给这个女孩子的手里,对她连说几句对不起,便红着脸往教室走去。   回到教室的他,脑海里老出现女孩子的身影,她长发披肩、眉目清秀、恬静、安逸,静得如一副画。他在想难道自己的缘份到了?可是欣儿怎么办?他没有想到在这样浮躁的尘世里,还有如此宁静的女子,这个女孩子搅得他心神不宁。   他在图书馆又见到了那位同学,他听别人讲,她叫雨霏,是外语系大二的学生,家境条件不错,父亲是这个学院的副院长,他仔细端详着雨霏,眉宇间透出灵性,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的眉毛往上翘的,这样的女孩子多半很凶。   一个盛夏炎炎的下午,雨霏递了张纸条给玉帆,表白了她的心意,“玉帆,我喜欢你!”玉帆想雨霏胆真够大的,随手用笔在纸上写下:“我还没有考虑好,容我考虑一下!”   玉帆摇摆不定,因为他的心里对欣儿有些愧疚,不知如何是好。他想着与雨霏先接触接触再说。   在雨霏生日的那天,玉帆手捧一大束玫瑰花和一盒蛋糕来看雨霏,一进门,就把玫瑰花递给她,并对她说:“雨霏,生日快乐,祝你开心!”雨霏欣然地接受了礼物。心里暗自开心。自从她与玉帆认识后,他总能给雨霏意外的惊喜。她认准了玉帆就是要找的人,打心里越来越喜欢玉帆。   美好的青春岁月总是短暂,转眼就大四了,即将面临毕业,就要走向社会,玉帆想尽快找到一份工作,想托雨霏的父亲帮忙,又难以启齿,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与雨霏沟通一下。   “雨霏,你看我马上就毕业了,工作一点眉目都没有,你看……”还没等玉帆把话说完,雨霏说:“玉帆,不要着急,我回家和我父亲商量商量,商量后再答复你。”   几天后,雨霏找到玉帆,玉帆正埋头写论文,“玉帆,我有事找你。”玉帆抬头看了看她,,“你有什么事,我忙着呢!有事快说!”   “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去见我的父亲?”玉帆有些犹豫,便说道:“这,这不太好吧!我们还需要进一步了解,这样唐突我总觉得不太合适!”聪明的雨霏看出玉帆有些犹豫,就安慰他道:“你顾虑太多了,工作的我做主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只要你不要忘记我这个牵线搭桥的人就行。”“让我怎么感谢你?”玉帆显得有些腼腆。   “玉帆,这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们去拜见我的父亲。”   玉帆跟着雨霏来到她的家,只见她的家是两层楼的小洋楼,一进她的家,见家里装修得很豪华,着实让玉帆大开眼界,让他羡慕不己。“你还傻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坐。”只听雨霏的父亲嚷道。   雨霏的父亲仔细打量着女儿身旁这个有些阳光而又帅气的小伙子问道:“这位是?”   “哦,爸我来向你介绍一下,他是我的同班同学玉帆。”玉帆很有礼貌地回应道:伯父好”介绍完彼此后,他们就夸夸其谈起来,聊得很投机。他的能说会道深得雨霏父亲的赏识。   过了几天后,雨霏很开心地找到玉帆,玉帆问雨霏,“你有事找我吗?”雨霏点了点头,并很兴奋地告诉他,“玉帆,我父亲很满意你,说你很优秀,要是你留在城里工作,会前途无量的。”他心里暗自在想,“要是我留在城里,欣儿怎么办?”   雨霏对玉帆说:“既然你己经来到城里,就别回乡下了。”听了雨霏的话,玉帆沉默了,她忍不住问:   “玉帆,难道你毕业后,还想回贫穷落后的乡下?”   这话正合了玉帆的心思,“我可不想再回那穷地方,那个穷地方会有什么发展前途!”雨霏告诉玉帆,父亲己为你安排好了工作。你可以马上去单位报到。”   雨霏的话无疑让玉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哦,是吗?这么快,让我考虑考虑”。   玉帆决定留在城里,而且有了工作,心里仍有石头让他放心不下。这块石头压得他整夜不能眠,因为在他的心里还有份美好的回忆,那就是欣儿。欣儿虽然长得娇小,却能猜出他的心思,而且他们青梅竹马,有很好的感情基础。可现在面前又出现雨霏,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怎么办?”“赶快做出决定。” 共 1058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