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祝福祖国】老屋崖畔那酸枣(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传统国学

有二十多天没写随笔,心里觉得空落落的,一个重阳节又从指尖缝里滑过去了,岁月的光华就这么让我糟践了。

每每逢年过节都会想家,想家里的老父亲,想妻子、儿女和老家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一草一木。

童年的时光一直像留声机一样,给我在大脑深处播放那段时光的照片和岁月的痕迹,不觉着心情不由自主地又回到七二年至七八年母亲在世的秋天,也就是我童年的秋天。

那时候的秋天,视野世界很小也很单纯,当然眼睛里也很干净,一座土窑洞老屋一个家,一对恩爱的父母和四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还有老屋周边的一草一木至今我能给他们摆放好每一个位置,比如老屋崖畔那一排酸枣树。

秋天的回忆中,故乡老屋里有这样一张照片,总是在我的印象里来回的徘徊,秋风习习的下午,母亲带着我坐在崖畔坡坡口,母亲一边拉鞋底一边唱曲,唱的什么曲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模糊的记得好像是《绣荷包》吧,我在一旁一边听曲一边拾酸枣,历史给我和母亲就定位了这么一张照片,可恨那时候没有手机照相机,否则我绝对和我的母亲合影一张,了却她老人家一生没有照片的遗憾。母亲去世以后,我独自一人在崖畔酸枣树下也坐过,可那感觉却截然相反,剩下的仅仅是失落和惆怅,完全是不一样的心情。

崖畔的那一排苍老而遍身龟裂的酸枣树记忆中特别地幽深。虽然老屋如今已经变成一丛小树林,然而酸枣树挖后遗留的根茎又发新枝芽了。它的生命力旺盛到子子孙孙无穷尽焉的地步,确实像作者安黎说“只要活着,就要发芽,拒绝驯化,秉性顽劣,生性顽固,脾性倔强,不因卑贱而自惭形秽,不因冷眼而自暴自弃。”因此老屋遗址的酸枣树小苗就是老屋历史的见证者,也是我对老屋感情的一种寄托。

那排酸枣树从回家的坡坡口自东向西数少说也有十几颗,当然长得最好的就是我家窑洞顶上那一颗,最后砍伐给父亲做了寿棺的立桩板材。那时候记得秋天我最多的玩物和水果就是酸枣,秋天的酸枣红了,一点不比南国的红豆逊色,它把老家的秋天渲染得淋漓尽致,让我今生难以忘怀。

酸枣又名野枣,我们中国北方各省到处都有分布。多野生灌木,也有的为小乔木,树势生命力旺盛,果皮红色或紫红色,果肉较薄、疏松,味酸甜。去果肉后枣仁还是中药材可以治病。酸枣生长于的环境很随意,山区、丘陵、平原、野生山坡、旷野路旁。当可以广为栽培一般3年结果。中医典籍《神农本草经》中很早就有记载,酸枣可以“安五脏,轻身延年。”

武周圣历二年(699),武则天于东都洛阳赴登封封禅,留宿嵩山脚下升仙太子庙,当地百姓献酸枣叶茶,武则天饮后啧啧称奇,感兴而为周太子晋撰碑文,并亲为书丹,存碑额“升仙太子之碑”六字。

那时候的母亲和她的酸枣,是我今抹不去的情丝。秋天寒露过后的渭北大地秋风瑟瑟,酸枣叶子吹落得漫地飞舞,酸枣红遍了枝芽,我的衣服兜里时常揣着几把酸枣,闲暇无事就吃酸枣以解我吃货的嘴馋。

一夜秋风,刮落一院子的酸枣和酸枣叶子,老屋前的皂荚树上也吹落了好多的皂荚,大槐树的树叶铺满了大门外边的小径。记忆中秋天的清晨,母亲每一天用竹扫把扫好多的酸枣,然后放在黑铁锅里煮,煮熟后的酸枣放在水里褪去枣肉,晒干后的枣仁送到底店镇收购门市,每一斤卖几分钱,每一次卖完酸枣,母亲手里攥着那不菲的两三元钱的收获,笑容那样的灿烂,她笑得那么好看,那么的阳光妩媚,母亲的每一张笑脸,都是儿子永远的晴天,是我心情永远的晴雨表。

每每到了寒露过后,母亲的手上皮肤总是那么粗糙,一夜北风的癫狂,母亲干完活的手上裂满了口子,那每一个口子都在流血,母亲手上流的血和酸枣的颜色一样的红,一样的风采惹眼,那时候我的心里,秋天酸枣的颜色就是血的颜色,母亲手背流的血其实就是儿子心里在流血……

如今又是一个重阳节过后的深秋,彬州我看不见,老屋更看不见,儿女四处务工飘零四方,母亲的魂灵已经不知在哪儿,独自一人西凉边塞游魂飘荡,老伴带着年幼无知的小孙子在度日,怎么说能让人不想家啊……

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风中摇曳的老屋崖畔上酸枣树上长的一颗小酸枣,随时都可能随着秋冬而去。

有时候又在想,酸枣生命力旺盛顽强,性格豁达乐观,坚韧不拔,不正是母亲一生的写照吗?今辈子始终在寻找老屋给我遗传的基因,酸枣、母亲、还有我,这不正是一个很好的遗传链接吗?

人只要不死,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像老屋崖畔的酸枣,就要像父母亲一样,坚强、豁达、乐观、坚韧一生,无论生长在土地的任何一个角落,就要活的像酸枣一样,不择土壤,不择环境,活着,就要活出自己秉性的顽劣,生性的顽固、倔强,不卑贱、不自惭形秽,不自暴自弃,怎么能让生活中的的一点点不爽打倒呢?等到生命走到最后那一天,自己问心无愧的对自己说一声:“我今生无悔!”

成稿于2018年10月18日哈密

后天出现的癫痫会不会遗传微创手术治疗癫痫病的效果大吗天津哪个医院可以看好癫痫病呢?原发性癫痫病要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