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军警】一缕幽香(散文)

    一缕幽香文——梅花映雪早上,推开办公室的房门,便觉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我下意识的往窗台摆放的几盆花草望去,只见有几朵淡淡的黄色小花开放,我赶紧走到跟前细细的观赏。只见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爱我!爱我?(散文)

    又是一年清明节,细雨绵绵,如泣如诉,强家山半山坡的坟堆边跪着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男人身形瘦弱,弓着背,低着头,一声又一声地在心里哭喊着:“爸,你是爱我吗!爸,你是爱我吗?”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十八病室(散文)

    到医院时,是晚上九时。54床已经有位病人,睡着,打着呼噜,背对着母亲的52床,从表象上判断不出他的相貌。54床由一位老人看护,他点头,和我打过招呼,然后坐在病床边,取出放在窗台上的馒...[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浪漫夏日”征文】节气书之萤火虫,夏夜的眼睛(散文)

    大暑天,天一黑,燥热渐渐散去。屋子里还是热,人憋不住,爷爷撮条马扎,坐在院子里的月影里,摇把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着。蚊虫开始肆虐,父亲抱来麦秸,燃起一堆火驱蚊。这个时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 花湖 (散文)

    花湖,是被不同的朋友反复撺掇一块去,而历经了三个年头的七月都没能成行的地方。有从西安—汉中—九寨沟过去的;有从宝鸡—天水过去的。前几次都羡慕嫉妒恨地因事没能同行。今年终于安排...[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腊梅—我今生的知己(散文)

    当我不经意间嗅到空气中淡淡的幽香时,才注意到东面墙角边的腊梅不知不觉已开在枝头了。轻轻地推开窗户望向那一抹鹅黄,心里涌起一阵喜悦……腊梅开在春前,列百花之先。入冬,枝头上鹅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秋风起,蟹脚痒(散文)

    蟹,水虫也,其字从虫,因与巴解有缘而得名。世界上甲虫类生物,皆肉质鲜美,蟹尤为之。蟹横行,俗谓螃蟹,其眼如骨,腹似蝉,头若蝦而足如鲎,爪象钉子似的锐利,张开双螯仿若举着长柄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又过了次六一(散文)

    童年早已离我运去,永远得不再回来,一生只有一次的童年值得每一个人怀念和追忆。有多少次想把它再重新来过,重温那已经失去了的七彩光阴,然而时间不能倒退,人生是不会允许我们再度回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放慢脚步,宁静回归(散文)

    闲时在网络上读文,常看到一些散文随笔中出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字句,初看以为是形容情境的语句,不知其出处何来?直到前些日子在晨风期刊上阅读了拉萨的天空一篇《陌上花开缓缓归...[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桃花剑气多风流(散文)_1

    一你愿意生活在哪个时代?有一天,突然有人这样问我。首选是魏晋!只是在那些年代,我希望我是个男人。虽然那个时代人性觉醒,相对开放,但是女人美的极致是相对收敛含蓄的,一旦张扬,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