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一壶细沙,静数岁月_1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摘要:谨以此文,送给多年以来关爱,关照我的所有亲人朋友,以及奋斗路上不曾停歇的自己……    时间像极了一把蒲扇,岁月更像一壶细沙,不论五彩纷呈、抑或迷茫蹉跎,我们总是在慨叹时间过得太快,总在惆怅日子过得太匆匆。曾经青涩而朝气蓬勃的少年,在自己都还没有适应之前,早已变成了一位满脸红尘的叔叔;那个当年花儿一样,十八岁的姑娘,总是不承认自己的眼角早已有了妩媚妖娆的鱼尾纹。但,不论心态上是否接受,这一盘沙漏,早就已经过半,此皆因流年所致,正所谓滚滚红尘。   我总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和友人掰扯,我哪里是年近不惑的人?我不是才大学毕业没多久吗?可是静下心来想想,顿时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这些时间都去哪儿了?我记忆中的自己才二十多岁,可如今我明明已年近不惑,这十多年都是怎么溜走的?太快太快……   前几日,三五位大学挚友在千里之外的城市中,相隔十二年后,首次相聚了。   那日我出差在沪,夜里八九点,我身穿背心,懒散地斜靠在酒店的床头发呆。突然,手机铃声急匆匆响起来,拿起看,正是久未联系的一休。一休,是我大学同班的挚友,云南丽江之畔的水灵女子,也是当时我们班里最俏皮的女生,因其长得小巧,且快言快语中总带有浓重的南方口音,让我们这些北方人听着却也颇有韵味。于是,不知哪位同学给其取名“一休”,至今,我几乎已经忘记了她的真名。   看到一休打来的视频电话,我欣然接起,想好了,先要好好骂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从来不联系我。可是,还没顾上我说哈,视频里面歇斯底里的吼声,瞬间几乎让我的手机喇叭崩溃。画面中有一休,还有当时我们最要好的两位兄弟,也是我的老乡,更是我们当时的同窗。因大家平日都只是偶尔微信聊聊,从来没有视频见过面,突如其来的这种“会面”,却让我刚才激动万分的心情,停顿了好久。画面中的一休,倒是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个娃娃脸,“嬉皮笑脸”地冲着手机喊:“举哥,举哥,你这背心太性感……”,随后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镜头摇摇晃晃马上转到了另一边,一位油光满面的“大叔”赫然上镜,两只眼睛“小气”得几乎看不到了,那一颦一笑间,我立刻认出,此人,正是当年最爱“欺负”我,也是关系最好的铁瓷——“老头儿”。老头儿的这个名字,是我“赐”他的,其实当年给他取这个名儿,原因有二,其一当然是以貌取人,当年这兄弟也就二十出头,但是却长着一副超过实际年龄的老成样,说得直白点就是长得老;其二,主要因这位仁兄还总是故作深沉,给人表面看上去有种饱经世事的感觉,因此,就顺口给起了个“老头儿”这个响当当的名字,从此在整个学院流传开来。其实后来熟悉了才知道,他看上去那种深沉是装的,私下里比谁都闷骚,后来我们关系最好,可能臭味相投用在此处最合适不过。对于老头儿的记忆,首先该是喝酒了,我大学里唯一喝醉的一次,就是被他拉下水的;其次算是“通宵”,“通宵”在当年网吧盛行的年代里,是大家都明白的一个词儿,即去网吧通宵上网,那时候,大学门口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网吧,一般晚上六七点开始到早上六七点,属于“包夜计费”,因此比白天按小时计费便宜很多,这位仁兄在我记忆中,有过连续三四天的“通宵”,无奈白天上课总要应付点名,他也只能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我印象中,这仁兄直到毕业,好像连五十音图也写不全!然而我们却是好兄弟。   老头儿的两只小眼睛透过眼镜片儿,眯眯地瞅着手机,似乎在端详那一头的我,嘴里念叨着那些年一直骂我的那句话……我似乎看到了老头儿与而今年龄不相仿的调皮和幼稚,以调侃做问候,许久,我不禁思考,这兄弟,真的成熟了……   随后手机又被摇摇晃晃,镜头前一个油光锃亮的大光头赫然出现。我不禁大喊一声:“哎呀我去,超哥你的头发去哪儿了?”对面超哥只是冲着镜头笑,不经意间,摸了摸自己光光的脑袋瓜。   超,网名唐朝,记忆中的烟神,无奈这兄弟虽然看似“不务正业”,整日间一根烟不离手,但是,实际在学业上却聪明出奇,因此大学期间,他的专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让人妒忌又无可奈何,只能抱怨“苍天瞎眼”,竟然眷顾了这样一位烟雾缭绕的“泼皮”。超兄大学那时,其实尚且有三五黑发遮住头皮的,但不知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而今竟然一“丝”不挂,赤裸裸,让人脸红……   与三位挚友视频来去,三分乱侃却七分同窗真情,聊了三四十分钟后,互道安,切断。   挂掉电话后,我起身坐到电脑前,端杯喝口茶水。这种难得一遇的相聚,让我有种神清气爽的痛快感,然而更多的,准确讲是一种感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慨。也许是我过于感性吧,在看到当年青涩的挚友们,如今或者容颜已变,或者语言之间,透露出一种想遮掩、却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深沉和忧郁。理性讲,这都是自然的,或者是注定的,这是一种好事,或者只能认为是一件好事吧,但是这种成熟和深沉,却是用这十几年的生命换来的,这代价实在太大。   我总是喜欢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安安静静地回忆自己的过往,这种行为通常被称之为“怀旧”。其实,我认为更多的是、对自我人生过往旅途的一种回放,这种称呼显得更为贴切,至少听上去不是那么伤感。假若将日历往回翻十年,那年那个春回大地的季节、那时那刻满地鲜花的城市,我一手提着自己仅有的一包家当,一手拉着自己年方二十二岁的恋人,满目懵懂地闯入到了一个我完全没有到过的城市,翌日清晨,走在举目无亲的城市大街上,我显得那么孤独而可怜,像极了一篇被西北风吹落而飘摇零落他乡的杨树叶子,寻觅着自己的落脚点。十年最美好的岁月,这个过程而今想来,有时候感觉太过匆匆,快得让人有点窒息,恍然之间,十年之后的今天,我已不再有那时那日的彷徨与忐忑,曾经这个对我而言完全陌生的城市,恰似我的故乡一样,变得如今在我眼中如此美丽而温存。虽然我同时送走了最美的十年生命,幸好,而今想来,我没有白白浪费这最美的年华。但是反过来细思之间,却又觉得这段时间,太过漫长,漫长得让人无法忍受,在最难熬的那些天,我独自一人盯着电脑,翻译三十四份专业技术文件;在最难熬的那几十分钟,我站在几十号领导和客户面前做现场直译;在最难熬的十秒钟里,我为一个词儿的发音卡壳,面临被人当众嘲笑;更是在最煎熬的那几日里,我为了筹措房子的首付而心急如焚,丢弃颜面……这些时刻,或者时日,在那分那秒里,都是那么漫长的煎熬!直至今日想起,总还让我不寒而栗。但是,这些都过去了,且完美地过去了,我想,在我今后的人生里,永远不会再有诸如此类的困境与窘迫。人,生而矛盾,况我本就凡夫俗子而已。今日我想,也许正是受益于那些漫长的煎熬时刻,使得今天的我,纵有风云突起,亦可淡定从容地应付。   看到十多年前那些青涩的挚友们,在手机视频中谈笑风云中不时流露出的深沉与忧郁,想起自己这段不短不长的“历史”,使得自己而今笃定而从容。在年近不惑之前、在此时此刻,我寻思着“生命”这两个字的分量,似乎看到了一个甲子之后的自己,以及这帮挚友。也许那时,我们和每日过往街头看到的、那些晒着太阳的老人如出一辙,满目沧桑、沉默寡言;也许我们,还会和自己今日的父母一样,满脸皱纹、双鬓霜白。但是我想,在我这个年龄,是该试着去理解“沉默”和“皱纹”这两个词儿了。每一秒的沉默中,都压着饱满的岁月;每一道皱纹里,都装着满满的人生。   岁月,将一个粉嘟嘟的孩儿,最终磨成一片斑驳的树皮。不论繁花似锦、还是平淡如水,终点都将回归苍老和沉默。那么,既然如此,我想,我会试着多去丰富自己中年的这段人生,以求在一个甲子之后,我满脸的皱纹里,不仅仅是一道道沧桑。 癫痫病人发作会不会打人武汉中际医院贵吗陕西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啊武汉羊羔疯哪里治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