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轻描】那些灿烂生命的奇迹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言情
生命中一些感动,没有惊天动地,而在惯常凉薄的心间,又是怎样的暗藏汹涌激起熨贴的暖?   生命中一些情感,没有灿烂华美,而在遥远的多年以后,是否能一直静水流深地载着时光奔向未来的远方?   于尘世陌生的转角,你的凝眸,我的浅笑,我们能否准确地把彼此认出,携手并肩看天边斜阳如画?   你们来与不来,我会永远在这,触摸曾经温暖的痕迹,等待着所有美好的路过,许我一生微笑如花。   相信,情会永远在那,温柔地牵引,把我们领向世界的尽头,看奇迹一个又一个破冰而出,若一树一树的花开,缤纷一季又一季。——题记      [你,三千宠爱于一身]      若说人生是无数际遇组成的完美拼图,那么你定是我生命中最华美的部分,一身紫衣翩跹若蝶,精灵般飞至我身边,萦绕散不开的香飘,惹一场情醉。   已记不起我们初识的那天,总觉是前世的未了缘。你加了我的Q,轻唤着:“简希姐姐”,心间有微微的惊喜掠过。于偌大的江南,你有心把我找到,唤醒我心中长长久久的寂寥,叫我怎能不激动和欢喜?   你是江南的宝贝,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群里、论坛、编辑、评论、写文,哪里都少不了你的身影,你就象是一只美丽的蝶,穿梭于江南的胜地,留下你干净而纯粹的美好,江南人因你而快乐,江南也因你生了些不一样的美丽。   从来,对诗意、浪漫、华丽的紫色充满了距离感,总觉那是不易拥有的颜色,只敢选择远远地欣赏。也许,对紫色的欢喜,缘于你江南的个性签名和QQ头像,一个着紫色纱裙在花丛中奔跑的少女,眉目含笑,长发飘飘,梦幻般的美好与迷离。于我,愿意把你想象成紫蝶,一路追逐,一世倾情,洒下你斑斓的梦,一丛又一丛,荡过前世今生的情牵。   十八岁的年华,正值花季。十八岁的年华,有着太多自我而个性的表达。而十八岁的你,少了这个季节固有的矫情与霸道,若乖巧的邻家女孩,彬彬有礼,温温柔柔,小心翼翼地收集着江南的所有。   编者按大赛中,当你弱弱地探问:“简希姐姐,我写的编按你能帮我看看吗?我怕出糗。”虽然,自己进编辑队伍不久,对编按也并不擅长,但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你小小的要求。我知道,在这之前你定是有过犹豫。而对于如此恭敬谨慎温柔可人的你,我又怎么忍心拒绝?我又怎能抗拒这温暖的靠近?我想,江南人都不忍心拒绝,不然,你的幻娘娘、师尊大人、寒哥……怎会把这么多的欢喜与疼爱赠予你?   接来来的日子,渐渐熟络,你的搞怪天才、缠腻本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当然我也乐于配合,满足你孩子般的快乐。那些时光,突然因你的到来而感觉增色不少,自己在江南也活跃了许多。   喜欢你,不是没有理由。在群里,不管陌生与熟悉,你都极有礼貌地唤着“叔叔、哥哥、姐姐”,或是尊称着“老师”,面面俱到照顾着大家的感受。论坛上,挑战帖、点名帖等各种恶搞将江南闹得沸沸扬扬,盛如花海。江山点名帖的那个火,我想谁都不会忘,盖楼盖到了第357楼,让众人频频仰望,前赴而继蜂涌而至,堪称江南绝景。无疑,这是你天才的杰作,才创造了江南的辉煌。   我习惯隐身,可你这“夜猫子”不定在哪个时候蹿出来,有时是深夜造访,有时是凌晨偷袭,有时只是一声问候,有时只是一个拥抱的表情,有时只是一句“简希姐姐,我想你了!”,有时也会聊着你简单的少女心事……要是换成别人,也许我会装作不在线不予搭理。可是面对你,我舍不得,无论多晚,只要我在线,一定会迅速回应你,好让你安心地睡去。即使我当时不在,上线后也会第一时间回复。因了你,就好似着了魔上了瘾,习惯了这样温柔的缠腻,欢喜着这样的频频“骚扰”。   生性不喜扎堆,喜欢安静的空气,甚至有些抗拒与陌生人交谈,可就是这样喜欢你,喜欢你小小年纪,却如此乖巧懂事、乐天简单、单纯善良、温暖宽容。   你给了我世间最美好的陪伴,却得到你太多美好的赞誉,更让我受宠若惊的是,你给我捎来的情书。你说,我不倾国,不倾城,却倾了你一颗心。可知,这一句“倾了你一颗心”在我平静的心海里掀起怎样的狂澜,温暖汩流,脉脉情动。其实,我并非你说的如此好。而是,我也贪恋你的靠近,这靠近让我感觉到幸福。   开学后的你因课业繁忙暂时离开江南,难见你在江南快乐的身影。但是,你一直都在,在遥远的北国为我捎来消息,我能感觉你依然温暖美好的气息。我亦相信,无论岁月蹉跎时光流转,你会永远在,立于江南之外的心灵彩虹之上,微笑着朝我挥手。   芊蜜,一个甜蜜蜜的名字,若水月盈盈,若花香满衣。而我,喜欢叫你蜜儿,余音袅袅,延续着不绝的情浓。   蜜儿,你说过,你心疼我,总有一天你要抱抱我。我说,我期待着,我也想抱抱你,如同拥抱倾世的暖。      [你,风满城絮满天]      你,是我来到江南的引路人之一。未曾相识,浓浓的暖意已悄然漫心。   风起,水柔,情飞扬。风若水,一个极富诗意的名字,让人联想到衣袂飘然的白衣少女,轻歌婉转,水袖蔓舞,孤绝飘逸,荡起风情万千。从此,你在我心中定格成一个美丽的倩影美丽妖娆,极致诱惑。   初来江南,感觉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摸不清门路。而因为有你,我感觉到安心。遇到问题,总会第一个想起你,婆婆妈妈地向你发问,而你不胜其烦地解答,现在回想都为自己感到羞涩。   在我心里,你是一个谜。在江南,你披着不同的外衣,风若水,薏苡,秋梧飘絮,清露若水……我开玩笑说你是变色龙,想要掩人耳目、混淆视听。可你只是笑,很得意地笑。我猜想,你定是喜欢极了这样的新奇换装,你愿意让自己活成一个谜。   渐渐地,融入了江南,亦有些懂了你——江南的主心骨,有着旺旺的人气,还有着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之风。群里只要你一冒泡,大群的崇拜者蜂涌而至,抢着和你打招呼,而且称呼一个比一个亲昵,应是尤为熟络。而你也从不介意和大家开心地疯成一片,随意而不拘小节,对大家各式的调侃照单全收,让江南沸腾成一片欢乐的海洋。   蜜儿总是称呼你尊师大人,大家也叫你绝品宗师,从此,更了解了你的才情纵横。女子如你,怎能不让人追崇与仰望?   带着好奇与崇拜,我走进你的文集,江山一片红把我生生怔住。再细读那些字字句句,或优雅,或华丽,或朴实,或真挚,或浪漫,或深刻……都说以文识人,似乎慢慢地懂你,一个以文字筑魂的温婉女子,在文字的世界里蓬勃着无限的张力,在遨游文海中打捞着生命的美好与感动,用你的真,你的善,你的美,感动着我们,也装点着江南,泼墨着江山。   曾有幸编过你几篇文。一进后台看到你的文便心里痒痒,想要先睹为快,于是,战战兢兢地点击进入编辑,一头扎进你的文字里,是学习,亦是享受。虽然很期待读你精彩的故事,但从不敢对你探问。于是,我只能在文字里捕捉你生活的迹象,想象你生命中经历的繁华与落寞。以我极度敏感的心触摸你生命的弧线,写下编按,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你的回复。其实,自知自己编按的薄弱,而你总是给予鼓励和肯定,让我有了继续解读你的勇气。   你的隐忍与能干,是江南人有目共睹的,也是我由衷佩服和仰望的。对江南,你倾注了所有的深情厚爱,说你是江南的顶级军师,计谋赛过诸葛亮,实在不为过。你默默无闻打理着江南方方面面的事务,而为此所付出的艰辛和承受的委屈却是不为人知的,个中苦,自己解。特别是江南第一季度在江山的排名掉至第二后,你更是集中精力、绞尽脑汁、全力以赴,调动起所有的力量,为江南的重振出谋划策,终于让江南于第三季度如愿重返第一的荣耀。其实,你有你的工作,你也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可是,你得忙里偷闲,你得努力安抚自己的情绪,对于在江南遭遇的种种误会和不解,除了忍气吞声,还得自行宽容化解。   你,是我一直以来的特别关注。所以,我知道你和我同样都是出生于七十年的女子。我虚长你两岁,可你在江南的人气,你非凡的领导能力,你的生花妙笔,让我羡慕妒忌恨,更让我无限仰望加膜拜。   “破”,是江南人家的盛大特色。这个“破”,那个“破”,你也“破”,他也“破”,却破得不与人同,破得风光无限,破得生机盎然,破得喜气洋洋,破得其乐融融。那天你突然叫我“破希”,而就这一个“破”字,把我俩的心嗖地拉近,听在耳里,乐在脸上,美在心中。后来,任何的留言与跟评你都亲切地叫着“破希”,一看到就会忍不住咯咯地笑。现今,每每看着“破希”二字,就会乐上好一阵,痴痴地浮想联翩,想象着你在我面前微笑着唤我的样子,眉眼里全是欢喜。   尽管你的每个名都很美,可我习惯叫你絮。絮,几多柔软,几多轻盈。风满城,絮满天,那是一翻怎样的飘逸孤绝。而我,定会在飞絮漫天的季节,微笑着与你相拥,来一场倾城绝恋,醉染天地,共赴芳华。   我们各有各的忙,在网上交流其实真的不多,更多的只是文后留下的脚印。在如水的光阴里,安静的来访,简单的跟评,串起细细碎碎的温暖,加深了彼此的感动与依恋。   淡淡的联系,又何妨?终有一个你住在我心上,终有一个我依赖你的美好。   滚滚红尘,繁花祭,烟云散,唯情永恒。      [你,一抹幽深的蓝]      你,似飘渺天际中的浮云一朵,又似深海中一尾自由游弋的鱼,永远在我触不到的遥远,如梦似幻。   从不敢靠近你,因为害怕打扰你空旷深遂的思想,害怕被你那滚滚意识流铺天盖地地席卷。于是,选择敬而远之。   可幸运的是,你好象猜透了我的心思,于是赐予我从天而降的惊喜,让我清寂的双眸瞬间闪亮,打消我所有的顾虑。   大家都喜欢叫你熙童鞋,便猜想现在的你定处在令人艳羡的花样年华,这是我对你最初的直觉。但了解你的字,缘于你的擂台文《我的掌纹是你》。“仿若看见漫长的时光里,生命里有被幸福延伸过的迹象;仿若看见零碎的年轮里,掌纹中有被回忆轻划过的痕迹;仿若看见崭新的生命里,内心里有被欢喜唤醒过的可能。”这三个“仿若”,入了眼,便醉了心。幸福延伸,回忆轻划,欢喜漫心,若一泓清泉润过我涸泽的心海,激荡我想要读懂你的渴望。   走进你的文字,如同走进你的心。你说,“除了文字,我一无所有。”,你说,“已经想不起我是如何爱上写作的,已经想起不写作在我的生活占了怎样的位置,已经想不起我恋上写作的初衷了。但我确定的是,哪怕是花一辈子是时间,我都愿意,心甘情愿。”你说,“我们是这个世界里的鱼,在不断地游走,我们看见了光影之间所存的残留阳光。”……原来,同样是嗜字如命的灵魂,同样守着煮字疗饥的时光,同样希望在文字里找寻美丽的光影,留苍白生命中一些灿烂的念想。   只是,让我好奇的是,怎样的惠智兰心才有着如此的深刻?怎样深刻的灵魂,才能把佛法世事如此通透地悟解?怎样智慧的眸眼,才能把红尘冷暖世态炎凉人性伪善看得清楚明白?可你真实的身份,只是尚在上大学的青春学子。   不得不承认,你思想的深度与广度盖过了你走过的浅薄年华。因此,我说我为你惊叹和折服,你无需讶异。若说,对絮的仰望是方方面面的欣赏,而仰望你的却是你文字中对世界深刻的认知,而且是你这个年龄本无法企及的高不可攀的深刻。所以,你是我当之无愧的偶像。   也许,是我的心意透过彼此灵魂的感知传递给了你,你加我Q时,惊喜之余还是有些纳闷,深刻如你,怎会想到要靠近我?自然,简单的问候成了我们的开场白。本是不善言谈的人,面对你的寒暄,我只能笨拙地回应,绝不敢有太多的探询,生怕惊扰了你。我忍不住谈到你的字与深刻,你说是让人难懂的意识流。我说你是我偶像,你大大方方地笑着接受。   从此,我唤你偶像,你唤我粉丝。   后来,你会经常在我的空间溜达,出入我的视线,缠腻中有着小小的霸道。发呆的时候,你突然发来信息,让我犹如惊魂;上班的时候,你发来亲亲的表情,顿时心情大好,工作起来也得心应手。忙的时候,有时顾不上回应你,你便发来坏坏的表情,可我知道你不是真的生气,而是你率真的表现。所以,我把你定位成野蛮女友型的,可爱的,霸道的,有点小坏的,一般人应是难以招架。   让我头疼的是,你竟然让我这笨笨的粉丝学你写意识流,还寄予厚望,大言不惭要将意识流发扬光大打出名堂,如此艰巨的任务于我真是要命的艰难。我也试着拒绝,可你找出种种理由,给我尽可能的点拨,词穷嘴笨的我哪拧得过你的伶牙俐齿,要是再婉拒岂不是有些不知好歹。盛情难却,于是只能勉为其难地应承。可我还是要说,亲爱的偶像,你的任务我会竭尽全力去完成,但是质量的好坏我确实不敢保证。所以,请别有过高的期望,这样才不至于太失望。   偶像,说你霸道,其实还真不是没理由,但你的大度,让我感到特别暖心。就说情书一事吧,其实早在酝酿当中,只是感觉不成熟,怕写出来的字不能入你法眼。可你真是猴急,三天两头地问:“我的情书呢?”,直到今天,这情书才得以成行,只是你向往写给你一人的情书却变成了写给五个人的,虽然你说不介意,但终是有了缺陷。但请你相信,情书虽短,你在我心中的份量绝不会因了这文字而被压缩成了五分之一,你们在我心中的份量同样重要,一个都不能少。情书中,虽没有你喜欢的华丽,也没有汹涌澎湃的你侬我侬,但请相信,我是真的用了心,用了情。 银川看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沈阳哪看癫痫病癫痫患者的寿命有多长呢癫痫病的症状是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