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春秋】挥一挥衣袖(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都市言情

挥一挥衣袖,是否真的已经走远?……

只道一别从此永不相见,为何偏偏茫茫茫人海中你我此刻又相对无言?不是七月七,好像也不是愚人节?能确定的是冬日里的一个星期天。我的思维再也不能如你那小鹿般跳跃的脚步,一下,一下,轻轻敲打着那根紧绷的心弦……

有这么巧吗?难道,是前世佛前敬的一柱香,还没有燃完?

是昨天还是遥远的梦境?一只孤独的寒鸦爱上了一只翩翩的彩蝶。都说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有的缘分莫不如是。尽管当下的我一次次告戒自己不谈感情,然而,尘封久远的记忆情不自禁地被激活。人的定力难以置信,累世以来的习气更有不可抗拒的魔力,不管你是凡夫,还是圣人。

那时候的世界仿佛只有你和我,其它的一切可有可无的,统统与幸福快乐无关。究竟是七月还是八月?桃花儿开,杏花儿败,石榴花一朵一朵、红红火火,恰如你热辣的目光在平常里疲惫后凋谢。从而,她化香作尘,告别了那多情泛滥的季节。

你不该爱上我?我不该爱上你?在无法重写的篇章里,有没过有后悔?爱过了就爱过了,因为除此以外真的没有另一种选择。人,是多么软弱无力的动物,纵然豪情壮志易了山河,又有谁能够从深深堕入的情网中轻而易举从容挣脱?!

可爱最是傻痴时,傻痴只缘用情深。过往方知再回首,回首浓淡又几分?

你的傻笑如同那有心无心的谎言一样刻骨铭心!没有对,没有错;你的狂热足以可以将岩石燃烧;你的任性如同八十岁的孩子一样让人哭笑不得;你的温柔如同你的脉脉眼眸刹那融化了我心中千年的冰雪……

你的气质胜过你的芳容,你的才智胜过刁蛮与任性。一度拿着亿万倍的显微镜总也窥不出任何瑕疵,你一跃成为圣洁的女神,轻盈如莲花上的白衣童子。

完美的爱情尽在童话故事里,似乎可以永不凋零。所有的浪漫都敌不过一个现实,所有的假设都成为过往的白云,所有的缘份都逃不过一个玄妙朴素的因果。光阴荏苒,多年以后的我们才发现这一不是秘密的秘密。天不是那个天,地不是地,我不是那个我,你不是那个你。

山盟海誓是不是虚伪的表演?谁又能知道未来的生活如何演变?命运的脉搏隐隐现现宛如梦境里的一点无法捕捉的萤火,看不清、摸不着、仿佛又从未远走,时时刻刻,分分秒秒……

“--?”你在喊我的名字。是你,真的是你!这些年你还过得好吗?岁月,改变了你的容颜;想必,我也已经如此般的老了。

“是你?”我依然并不十分虚伪地表达这份出乎意料的惊喜。目光在一瞬间撞击,空白茫然碎了一地……

而今,那纤纤的小手如一片飘零的黄叶,再也没有昔时的柔软与温暖。时间在这一个静止了,还有我惊魂未定中用牵强堆积出来的笑容……

忽然记起你一巴掌扇得我泪流满面,脆弱的时候没有一丁点英雄的气概。我在等着你认错,你再等着我道歉,一线之间似千里遥远,谁也不愿意比谁更多爱谁一点?一天,又过了一天……

那天,我独自背着行囊去了山外。一挥万里浮云,此处好:蓝天、碧草、天堂?人间?……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缘聚缘会散,人生如何重头再来?!

“以前你没有这么高?”

我终于如梦初醒,从一只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来,违心地说了句“以前?以前我已经忘了。”轻薄的唇,吐出的烟?心中压上称不出重量的一座大山,有苦,难言。

我大概是一直不甚好的,也不是太坏,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如同一双鞋,是大是小,只有自己知道。没什么,呵呵,一切都会过去。如果是无尽的苦难,我依然会细细品读。自己导制的苦果,当然要自己承担。

人都说“相见不怀念。”万千纷扰,怎敌过一个心安?

你目光里的火焰又一次被一瓢冷水无情地浇灭,漫无边际地随着我飘忽不定的灵魂四处游荡。沉默,沉默,沉默的是我的冷血与残忍吗?又是一次粗鲁而非理智的选择?可是,除此之外,我又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谁来告诉我们一个标准的答案?可以圆满人生,从而承担,从而吉祥,从而无憾!如果无情可以斩断邪恶,自然是智慧的道。

“我不能力挽狂澜,就会顺水推舟。”这是你的名言。我呢?又何尝不是如此。仿佛在一夜之间改头换面,降低所有的欲念,寻找一个逃避麻烦的安逸。顺其自然地尽点理所当然的义务,所有的壮志豪情都埋葬在那一个放荡不羁,春光灿烂的季节里。

我不是英雄,所以成就不了可歌可泣的爱情,也成就不了万古长青的基业。只不过是普通众生中一个独立的个体,好好地活着,当下存在。得到和已失去没人知道是好是是坏,给彼此一个笑脸吧!有一种放下叫作释怀。

我笑了笑,你也笑了笑。

谁也不想浪费一句话,一个字,于是,又是一片沉默。隐隐约约有一种熟悉,隐隐约约有一种陌生。安静中思潮澎湃,掩盖不了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整个天空被一种迷离的色彩笼罩,没有门的阻隔中更没有一把万能的钥匙,那一把心锁,悄无声息,早已沉落大海。

“你好像变了?”

“你好像也是!”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我不得不再一次怀疑这话的绝对。变是常理,不变才是异类。万物亦如此,在相对平衡中得以存在。肤浅的我对变幻的大千,即使修来神通,又能够了解多些究竟?

的确,不同的世界已经形成不同的习惯,有人冲破禁锢,有人无能为力。尽管对生活与理想的希望还在,当下连不合时宜的念头也懒得再一次生起了。一颗脱去青涩的果子逐渐成熟,正面临腐败的危险。红尘,不能看透,也不愿去看透;话语,说不清楚,也不愿意去说清楚。是吧?曾经的……其实,有一种交流不需要语言,彼此,理解就好。

……

“保重!”

“保重!”

挥一挥衣袖,也许今生不再有下一个再见。依然,祝福明天光辉灿烂……

黑龙江专治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好常见的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