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静静的河(散文)_1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都市言情

题记:关于东风

东风兄数月前交给我一项任务,让我为他第二本散文集《一条路》写序。向来怕命题作文的我,那一刻竟然就爽快地答应了。后来想,之所以要写,盖因为自己对东风兄从年少的成长,到工作之后的隐退,多有共鸣和唏嘘的缘故。可是,真到写时,反而又有些糊涂,就如乔叶先生对东风审视地自问:对于他,我到底是了解多少呢?

算起来,我与东风兄的认识已经差不多有20年了。那时我们都在乡间,他在县东的一个穷乡干“宣传”,我在县西的僻壤做“干事”。此前,都经历了时间不算太短的打工生活。我们之间所有的印象,就是《焦作日报》刊载反映两个乡“革命工作”的文章,以及后面留下的他和我的名字。那时知道,在另一个乡里,和自己一样,还有一个靠写作消息,来解决自己艰难生活的弟兄。此后,他进城去了电业局,仍然是临时工;而我进城去了农业银行,也仍然是临时工。中间也吃饭,也喝酒,也探讨豆腐块式的新闻写作,或者就吹吹牛,哪一篇消息被报社领导看好产生了什么什么影响等等。但也仅此而已。

后来我们几乎同时转正,几乎同时在生活上,开始有了转机,而几乎他的大多数的朋友都同时也是我的朋友。但我却一直不知道,他还在从事文学的写作。只到三年前他把那本散文集《人生贵贱皆无悔》送到我的面前。

那时,才清楚,真正认识一个人,远不是时间加表象所能穿透。我于是在心里对他有了莫可名状的尊重。所以当东风兄把这本书的草稿拿来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将他置于案头,时不时要看一番。而且常常在心静的时候,要把某些篇章,安安静静设身处地投入的看。我知道,我在试图适应他的视角,感知我平常见过了千千万万的生活元素。

我的爱人曾经对我说,看东风的作品没有负重的感觉,通俗的说就是不累。自己久翻,不禁感叹,诚如是也。无论是写《因酒而散乱的生活》;还是写《劝父亲退休》。甚至万言大观的《筑巢记》。里面多无华丽的描写,更无鸿篇巨制的架构,阅读的过程,更像是慈眉善目的兄长,促膝谈心般地说着些家庭琐事。因为平实,反而比那些翻江倒海的描写更容易贴近生活的本来面目。这对于我们这些时时为社会功利所烦躁的人们,无异是喝到了消渴驱火的杨梅汤。其次,我很乐意于他那带有原来职业痕迹的平民视角。他像一个喜欢文学大海的游泳者,不作高高在上的仰泳,而是一个猛子扎入生活素材的海洋,甚至于忘记了自己评判者的角色,和写作中的人物水乳交融。如写得《俩老姑夫村》等人物系列。风土俚语,平常情怀,虽无大理,却一点也不少情感和思想,如果能够如赵树理先生,在平常描写中,再多几分对地方风俗的理解,岂不更好。

但若要我真从一个个性读者的角度阅读,我似乎更喜欢东风兄写的那些饱蘸情感的文章。那篇《四叔走了》,看的我掉泪,而且在那一段时间里,带给了我许多人生无常的感叹。尤其是当我看到他写的:四叔走了,撇下的四婶,一个十五、一个九岁的两个弟弟,将来该怎样生活?在火化场,进入焚炉的那一刻,家里人有的嚎啕大哭,有的痛而无声。青发离去,本就伤悲,树上叫着的乌鸦,越发令人气愤。轰鸣的焚炉,炼烧着不只是四叔的尸骨,还有我们的心灵,灼烧般疼痛……

我清楚,一个人,若非亲睹亲人的意外,若非亲情深厚的积淀,这些撕心裂肺的语言,是不会在他那从不走极端的心中流淌。

一年多前,我和东风兄,泽人弟成立红香椿文学研究会的时候,我曾经在他的第一本散文集扉页上写过几句话。现在抄下来再赠兄:兄著文章,如历史学家切葱,如地质学家看松花蛋的剖面。皆原汁原味的白描,没有勉强于文学的高度,若干年,多是当下社会乡土俚语的标本,所长于的全景描写,恰像这几十年生活的清明上河图。时间愈久,愈显珍稀。

对于东风,我更愿意相信:他总是用平常而善良的愿望,在生活和作品中,认真而实在地对待每一个人或者事。虽然不免会淡些,但于人世,这才是更持久的幸福。而还有什么比幸福更重要的事情呢?

如果把每一个人都比做是一条河,那么东风兄肯定是游荡在大草原上的,最最舒缓安静的那条河。

因为绵善,所以从不走极端。

身体不舒服还抽搐是癫痫吗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好郑州效果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