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缘分的天空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诗词
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未能尽的心愿,尽管有时是出于种种原因无法表白,但那份记忆一生一世都无法抹去,只是将它永久地尘封,不愿轻易地去打开,那种味道自己知晓……   那年夏天,我高考落榜,为了减轻父母的沉重负担,我选择了回乡务农。虽然高考制度改革实行后,全校由初中升高中考试,二十六个女生只考上我一个,但最终仍然避免不了被淘汰的厄运。那时,我的心情坠入了低谷。   你,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初中毕业回乡务农;你,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会吹一口响亮的口哨和优美的流行歌曲;你,时常会说一些笑话和歇后语,最高明处,你常惹得大家捧腹大笑,而你却一脸正经。   回乡后,我没有多大的愿望,只是爱好文学,在劳动之余里想从事写作。你和别人说:“家里就那点田地,我一个人干就可以了,我什么都不让她做,我只让她看书、写作。”并说,你父母要逼你,你就逃婚。   之后,你还经常在我面前夸口说自己的厨艺有多么高超,父母都称赞等等。而我只有钦佩的余地,毫无非分之想,不言也不语。因我知道那时还有一个比我更深爱你的女人,她是你的父母为你订得娃娃亲。她人长得虽不怎么样,不识字,但心地善良,能干,是个好姑娘。你是那么的孝顺,我不想让你背上不孝的罪名。我也没有那般决心残忍地去剥夺别人的爱情。   那时,土地已承包到户,我们原先是一个生产队的,后来分了三个组,还在一个大队,如今已划为村,每家的豆腐块般的稻场却连在一起。   每每下雨后,我喜欢一个人到田间地头去散步并查看庄稼有无被风刮倒,要不要扶起,而你总象是如约而至,如今想来也许是你有心而我却无意。我们时常会碰到一起,看蓝天白云,除了闲白话而从不言其他。有一次,你隔着大老远就冲我喊:“我以为是仙女下凡呢。”而我走在布满青草的田埂,四周绿意盈盈,只是害羞地微笑不语,第一次听到异性的赞扬,我不由得两颊浮起两朵红云,我知你心事但我从不挑明。人们都喜欢听到别人的赞美之声,那是对美的憧憬与渴望。   在稻场的一隅,父亲搭建了一个小茅屋,用于搁置生产劳动用具。每每秋天的中午,烈日炎炎,我捧着一本书便坐在小屋里看稻场上晒得稻谷。因稻谷要时常翻晒,你也常去那里。那一天的午后,我和往常一样坐在屋里看书,那小屋四面通风,特别凉爽。你翻晒好稻谷,因小屋低矮你弯腰走了进来。   第一次我和你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因你潇洒、活泼的秉性,又是青梅竹马,我丝毫不感到拘谨,你说你们庄子上的小四,真象个野小子,争强好胜,昨日在淠河大堤上和男孩子掰手腕、比摔跤,闹出了许多的笑话。听到尽兴时,我说:   “我要是和你掰手腕肯定掰不过你。”   “你试试。我一只手让你两只手。”你说。   然而,你的胳膊只轻轻的一转,然后手掌轻轻的一翻,便把我柔软而纤细的手翻到了下边,四目相对,我再也逃不过你的眼神。那是一双期盼许久的、火辣辣的、能摄入心扉的眼神。我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第一次感到心慌无措。就这样你我僵持了有五分钟的时间,我感到空气都好象凝固了,感觉时间有好长、好长。然而,最终我把手抽回,你也松了手。几乎在那同时,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阿洁!稻吃麻雀了——”   “稻吃麻雀了!”随着我的表嫂这一叠连声地高喊,我一愣神,你箭也似地奔出屋子。   “无事要小心,遇事要胆大。”表嫂是在说正反话,稻怎会吃麻雀呢。我只好出来打掩护。我平心静气地跟表嫂说:   “表嫂,你也来翻稻谷呀。我跟他说,你是骗我的,没麻雀,中午麻雀不饿不会出来找吃的,他不信,一头就钻出来了。”表嫂丝毫也不惊讶,因她知道我的人品,我从未和男孩子在一起疯过,她只是笑着说:“我以为就你一个人在屋里呢。”   忧愁要与人倾诉,快乐也要与人分享。相识是缘,相知更是缘分。自此以后,你再也没进过那间小屋。再以后,那间小屋也因漏雨被父亲拆掉了。而我们的友情却不因小屋的消失而消失。   你从外界借来的书籍,看过之后,总是问我看不看,而我有书也喜欢问你要不要。你是我与外界连接的桥梁,你是我的好姊弟。   你知我喜欢种花种草。有一次,你说你买了一本“花草”,问我看不看,我知是同名,但我故意跟你说:“我不看。我买了一本《花卉》,你看不看?”当我把书拿给你看时,看你笑的跟孩子般灿烂可爱,你还贫嘴说:“我问他(她)们都不认识这个字(指‘卉’),小四说‘是花介’,更离谱。我说‘花草’意思还接近些呢。”后来,我让你买了一本新华字典,之后便再也不会闹出这种笑话来了。而你虽文化程度不高,因自学也提高了不少,有时也能写写诗,偶尔也能舞文弄墨了。   最难忘的是在你我之间,借书还书之际,总会收到你夹在书里的书笺。那小小的书笺,每次在我看过之后,便觉怦然心动,这字字关切,声声祝福是我精神上的支柱,是我前进的动力,是我劳累过后的精神食粮。我也时常用同样的方式回复你让你少抽点烟并注意身体。你我同龄,因我比你大月份,你总是在书笺里称我为“洁姐”。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我特别欣赏你那刚劲有力的钢笔字,那是我所不能企及的。只有你那双刚劲有力的大手,方能写出这般好字。你常常在书笺里表达你的心声,你的渴望,而我总是置之不理,一直在回避。因我知道,我俩注定今生不能在一起!   曾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说的是一对相爱的男女。因女的要远嫁他乡,男孩子便不吃不喝在家里等死,后被一个修行极高的大师得知,他想挣救这个年轻人。   突然有一天,那女孩被强盗劫持并害死,把女孩抛到无人的荒漠,赤身裸体。第一个过路的人看见了,心生同情,然后摇摇头走了,第二个过路的人,便是那个年轻人,他看了非常伤心,脱下上衣盖在女孩的身上,走了,第三个过路的人也是一个年轻人,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女孩穿上,并把她安葬好。   后来,那女孩突然复活,原来是大师在考验这个想死的人,大师说:“你就是那第二个过路人,虽对她好,但你不能陪她走过人生的旅程。”一句话说得男孩心服口服,再也不去寻死了。也许你就是那第二个过路的男孩子。   缘分的天空,固然美丽,但你我有缘无分。一切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那一年的中秋节,是你大喜的日子,当时我家的经济条件尚可。我把自己平时积攒的钱拿出,为你买了许多的东西,只记得有一个精致的保温杯,一个笔记本,还送给你一束花,那是为了让你孤芳自赏,从此后你我将各奔东西了。因我从未向你表露过心迹。只见你大口大口地吸着烟,可怜你那瘦骨嶙峋的身体!   在你结婚前夕,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晚的月亮好凄美!我写下了那首诀别诗,并夹在书里交给你的弟弟转交给你:   无题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留得青山春常在,匠心不报心怎甘!   安得倚天抽宝剑,斩绝千古封建线,刀砍斧削丝不断,荷花塘里共枕莲   而你在新婚之夜,却把这首拙作用毛笔写在红纸上,并镶上金边贴在新房里,不知多久。记住那份美好,记住那份情,记住你我之间的这份缘。那只是亲如姐弟的缘分,在缘分的天空中明媚。   许多年以后,当我得知你还在为这段感情所纠结,弄得整夜恶梦连连,不能入睡。我真心地对你说声:“对不起!”但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有时候,男人认真起来比女人还痴情。 患了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治疗原发性癫痫的方法湖北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哈尔滨看羊羔疯到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