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荒野之上_1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摘要:人生是一条长长的行走之路。 一   我小心翼翼地行走,趟过齐膝的野草,像正在涉过一潭幽绿的池水。北风吹着哨子,忽而大,忽而小,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这样的原野稍显迷离,所有的事物都变成了风语者,或是高亢,或是婉转,无一不在为风传递着某种信息。我的行走变得孤独,甚至有些踉跄。有的时候,我会在这无边的风浪中迷失方向,不知道应该顺风而下,或是逆风向上。没有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站在原野上瑟瑟发抖,泪眼迷离,而后又不得不背起行囊。   我从这片荒野的最深处走来,无时不在受着风的围困。自从丢掉童年时的那盏风车后,我再也想不起来风还会给我带来哪些乐趣。我想我天生就是一个与风抗争的人,独自一个人,总想在这虚无缥缈的一缕中抓住更多的东西。幸好还有这片原野,让我有足够的空间去追逐,去追求,去行走。无边的原野,能够容纳一切的纯洁和污垢,鲜艳的花丛生长在污水池边,数以千计的流浪汉竟然踩着高档的皮靴。   在这片熟悉的原野上,我观察了太多的事物,却不得不对一株野草充满敬意。或许是缘于对风的执着,我总是觉得能够与风斗争的一切事物都值得我去崇拜,这种情感不仅仅是一句“疾风识劲草”能够解释清楚的。多么坚强的野草,它们无需过多地照料,在贫瘠的土地上安家立命,遇春则荣,遇秋而枯,轮回不跌。它们顶风而立,像铁骨铮铮的汉子,却如我一般孤独。想起这些,我的眼眶竟然湿润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事莫过于陷入另一种更孤独的思考。山坡上该有成千上万的野草,一团团,一簇簇,它们会在阳光下灿烂,会在晨露中成长,会在暴雨中沉思,会在狂风中坚强。它们将根系深深地埋藏在泥土之下,它们将信念深深地埋藏在大地之中,它们深邃而又神秘,却从来没有湮灭对生长的向往和执着。我想我应该向这些野草学习,从来没有因为一缕风而产生其它的邪念,向上、再向上,好像要突破天的高度。      二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头小羊。多么温柔的小羊,我想念你柔软的嘴唇,想念你洁白的绒毛,想念你清澈似水的眼眸。你是多么娇小,你是多么漂亮,你就像原野上流浪的一朵白云。黄风会因你改变轨迹,野草会因你蓬勃,花儿会因你灿烂,你就是这片荒野上最纯净的生灵,你的存在让很多流浪的人变得坚定。这头小羊,时常站在原野上观望,它的眸子中充满了深情,狂风吹乱了它的绒毛,它抖动身躯,抬头望向更远的原野。多年以前,我与这头小羊在原野中相遇,就深深地迷恋上了它纯白无暇的气质。在这个混乱的荒野上,还能保持如此单纯,该是一种多么坚强的智慧。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行走陷入了一种迷乱。但我知道,我的心里有这样一头小羊,它在我的身后注视着,眼神里充满了鼓励和期盼,它或许会将一朵鲜艳的小花递在我的手里,告诉我,循着这种花朵盛开的路径,我就能找到方向。我必须正视这种告诫,荒野上危险重重,我的行走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幸好我的心里装着这头小羊。   我时常选择遗忘,却不得不陷入另一场更加深刻的思念。这片原野上,我的思念隐入了苍茫,听不见任何人的叩问。我的目光何其呆滞,伫立在山岗上久久地凝视,那些流动缠绕的溪流,那些飘忽顺变的云彩,似乎正在发生着什么,似乎又什么也没有发生。一种彩色的植物在北风中呼呼震响,是它们挽留了我的沉迷,但他们永远无法解释我的思念。最后,我的目光锁定在了一只正在跳跃的野兔。多么活跃的生命,在这片生命的绿洲中,到处都是它的踪迹。我联想到了自己,或许这就是我的思念。那时候多么懵懂,认为世间所有的事物总是那么新奇。我可以在几片墨绿的叶片之前驻足,用自己渺小的手轻轻地抚摸,嘴里还会念念有词,像是在吟咏一首精美的小诗。最终,我的思念在一座古老的院落中驻足。它依旧是破烂不堪的样子,院子里来回走动的永远是那样两个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瘦瘦高高,面部轮廓棱角分明,眼神中时长透出一种严厉,让人只看一眼就会不寒而栗,他讲出的每一句话不容别人的质疑。女人却是截然相反的神态,她的眼神中时长流露着慈祥和仁爱,她不忍对一只淘气的芦花鸡发脾气,时常用一双粗糙的手抚摸一只老花猫。我承认此时自己流泪了,我一度想起了父亲和母亲。他们不知道我的行走到了何种境地,却时常站在南岗子上观望,希望看到我归来的身影。      三   所以,我必须慎重地审视这片荒野,才不致让我的行走一次又一次地跌入困境。我曾经恐惧过什么,但到最后释然的那一刻觉得也不过如此。我的心里装着足够多的事物,它们能够撑起我将要行走的道路。偌大的一片荒野,到处都是茂长的野草,它们荒芜了群山和大野,却在我的心里滋生出了无比坚强的信念。它们坚韧的枝叶仍在疯狂的生长,大风搅动千里,却凌乱不了它们的身躯。我俯下身躯,把头颅紧紧地贴在泥土上,让它们鲜浓的汁液染遍全身,行走便融入了长久的喜悦。还有那头小羊,它割断了我尚存的邪念,让我在无望的荒原上狂奔,去寻找自己的纯白。从此我开始明白,我的时光是环形的,从明媚的白昼到漆黑的午夜,最后还会返回到那样的明媚。我的思念从未停止,每一次的思念总会想起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还有那座院落。我当然不会忘记他们,童年的记忆从此开始,我的行走也从此开始,走啊走啊,在每一个无比漆黑的深夜闪身投进这座城堡,听男人喋喋不休的训诫和女人温软的抚摸。   我就像一颗被风吹散的种子,散进荒野的一片苍茫之中。是的,这场旅行早就已经开始了,它起始于某个特别的时刻,我没有记忆那个伟大的时刻。我总想在这场旅行中做点什么,总想延续一些严厉的告诫,所以我跨出的每一步都不是来去无声,它们都有可以追寻的轨迹。风从未停止过,荒野作为真诚的风语者一直在传递风的讯息,不管是正确还是错误,它总是那么振振有词。其实,这场磨砺也早就开始了,是这荒野接纳了它的尖锐,雾霭遮蔽了数万大山,一声又一声分别时的痛苦被风化解了、掩去了,所以一些人开始麻木。   我想这片荒野上还有成千上万的旅行者。骤然看起来,他们在大地上行色匆匆。伴随着悲风怒号,他们踏上滚烫的城街,把那些熟透的路灯变成一个个熟透的柑橘,或是叫贫困饥饿催逼着,或是催逼贫困饥饿的人,又或者是,他们会在某一个时刻郑重地托起一个被贫困饥饿催逼的人。这样,荒野之上就会形成三条不同的路径:一条通往更深的荒野,一条通往无边的深渊,最后一条通往灿烂的花海。   尽管如此,荒野还是那片荒野,善良与邪恶俱在,纯洁与肮脏共生。我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我也可以走出很多条路供后来的人选择。这就是荒野的魅力,叫人不停地行走,当你的脚步声消逝在天际的流云之中时,你的身后就会骤然想起一片掌声,或者是嘲讽。 宁夏癫痫小发作遗传吗武汉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专业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