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女人无所谓正派,男人无所谓忠诚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红色经典

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这是人生的一种矛盾,一样米养百样人,我深信懂得自重的人明天会更好。

很多人都说,勾引是专属于的艺术。经不起诱惑,无论在任何角落,因为诱惑无处不在。两性社会就是一个勾引与被勾引的社会,古代女性的是娇怯的,却有着惊心动魄的美。而现在女性却一昧高呼这“我喜欢、我做主”的口号,认为是无价的,就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于是不管是朋友的男友或者别人的老公,一旦被瞄上,一律不放过。深圳这个生活环境和思想都开放的都市,反复上演着一幕幕生活纪录。

财迷心窍,复杂的KTV生活谁能自保

专科毕业,我就弃学南下来到深圳,希望能努力赚取我想要的生活。因为太年轻,因为太单纯,到深圳陌路殊途让我发现其实满腔热情对别人来说一文不值,偌大的都市,我该在哪里落脚。忽然后悔当初走出家门时那个倔强的眼神,甚至连一分多余的钱也没带。闲逛到一家KTV前,透过玻璃看到里面贴着招聘启事,毫无犹豫的直接冲进去,看来可以摆脱那可恶的露营了。就不说我怎么美丽但绝对伶俐的小嘴足以说服这里的管理,当听到他说让我今晚就开始上班时,我内心激动无比!

我以为是KTV就该哪里都一样,理所当然的接下了经理安排的房间,就这样在不经意间翻开了我异乡生活的第一页。当我看着像老鸨一样装扮的阿姨带着一群艳丽女子从各包间来回游走、在那些色情陌客中穿梭时惊叹,原来这就是大都市与小城镇的区别。我可以随意脱掉你的外套,我的身体也欢迎你的游龙凤爪。等到快11点时,终于有客人选择了我的房间。他说看到我的感觉很特别。细聊发现,原来我们是家乡人,其实只是同在一个省会罢。能在异乡遇到家乡人总是好的,这夜,我们相谈甚欢。走的时候他给我留了名片,说一个小女生独自在异乡也挺难的,如果遇到什么麻烦,记得找他。忆起那句,生活中要随处懂得感激。于是,我在心底感激他。

以后的两个月他常常来订我的房间,我们也开始慢慢熟悉。我知道他叫枫,他解释枫说是叶离开树,随风飘逝。感觉怅然若失,仿佛我也曾迷失在过去。他会带着朋友一起来,他会给我小费,但每次都被我拒绝了。KTV里客人给小费是常有的事,但我不愿意要他的钱,觉得很别扭。或许是心生爱慕,或许是异乡中找到了点暖光,我们越走越近。他邀请我一起夜宵,有时等我下班带我去兜风,我就这样慢慢沦陷在了他的温柔臂弯,无法自拔。

和枫在一起,我很幸福,幸福得有点迷茫。那晚在枫的别墅共进烛光晚餐,微带醉意的枫透露。除了知道枫没有女友,家里很有钱,对我很好之外,我还知道我是他唯一带回家的女孩。那晚,我迷糊中倒进了枫的怀抱,即使我心里明白我们不可能会有结果,可我还是想高攀上枫让日子过得轻松点。我明白这是种可笑的想法,可我最终还是付诸行动了,从此让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清醒后的枫一个劲的给我道歉,他不爱我,他说希望我们还能是朋友。我知道,我们回不去从前。有的时候,对于寂寞的男人,她对女人的需求只仅限于一时的需要,纵使再怎么真诚的道歉,但他的心终究不会属于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的幸福被我亲手葬送

我不想就这样错过枫,通过两个月的相处我知道他不是四处留情的人,何况我的初衷就是想用身体接近他,我想要他娶我,他一再躲我,我却一再的纠缠。出于无奈,枫勉强接受了我。我辞掉了工作,和枫住在了一起,进了枫的公司上班,顺便开始筹备我们的婚礼。可就在婚礼前一个星期,家里打电话说爸爸病重,我便急急忙忙的赶回家,也想顺便告诉家人我的喜讯。

回家才发现,爸爸没有病重,原来是他们在家里给我相到了人家。仁浩和我是小学同学,他家在家乡来说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家里人都说能嫁到这样的人家是我的福气。可现在我却为难该怎样消受这份福!因为事先没告诉家人我准备和枫结婚的消息,这边的婚礼已经被他们安排妥当了,就等我回家和仁浩携手走进的殿堂。我提出拒绝,可爸妈都不同意。爸说两家都已经准备妥当,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已经知道了,这个面子他们丢不起。

既然爸爸没事,那我就得逃回去完成我和枫的婚礼。被爸爸猜出了我想逃跑的意图,他指使仁浩每天都跟着我,吃饭、逛街。看着时间一天天逼近,我心里着急却无可奈何。我给仁浩摊牌,希望他能说服家人放弃这场婚礼,可仁浩死也不愿意。仁浩坚决的说:“舒婷,我们的婚礼已经安排妥当了,现在你想走是不可能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仁浩,他从小就很听家人的安排,这次当然不会例外。我无奈的告诉了枫我的婚礼,就这样将我们的关系草草结束。我知道,枫无所谓。牵着我走进婚姻殿堂的,不是有钱的枫,却是老实巴交的仁浩。那天,我们一起接受了亲人朋友的祝福,可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

婚后的日子对我来说的暗无天日的。正当我们筹备去度蜜月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毫无疑问,孩子是枫的。我小心翼翼的隐藏着,可谁说纸能包住火,仁浩还是发现了。他大发脾气,也对,谁能接受一个自己刚刚和自己结婚就怀上别人孩子的女人。仁浩说:“舒婷,我不敢相信你是这样的人,你让我真的很失望,你走吧”,他颓败的用手指着门的方向。短短的几个字,简单的一个动作,却仿佛用尽了仁浩一身的力气,是我伤得他太深。我伤了枫,伤了仁浩,更伤了我自己。

我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所以我回去找枫。枫不在,我开门进去,家里挂着枫的婚纱照,可他怀里的新娘不是我,他们大概也度蜜月去了吧。也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今天是我自作自受的结果。孩子大概就是要我为自己无知的行为负责,给我的惩罚吧。一小步的错误,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带着孩子的我,有家不能回。理智告诉我不该再去打扰枫的新生活,所以我带着未出世的孩子离开了深圳,下一站在哪里,下一个落脚处等待我的是什么。我不敢想像,我知道一个人带孩子会很辛苦,可我还是想留住我和枫的孩子,就算是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赎罪。

付出的一切再也收不回来,当初以为用身体可以留住枫。意外的插曲让我们无奈的分开,再回首,连自己也不会为自己停留。那晚一相情愿的幻想,如今决绝的幻灭,我丢失了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如果当初能理智一点,或许结局就不会这样可悲。我的青春和满身的伤痕,再不会有人替我埋单,往后各自过回原有的生活。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才发现那些所谓的挣扎都是无谓的,我宁愿安静的开始全新的生活,等着新生命的到来。

吃安眠药也会诱发癫痫吗张家口市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白银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里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