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请时光驻足,别那么匆匆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摘要:在我的记忆里,舅舅是一个极其凶恶的人,我很怕他。他老是骂人,还打人:只要姨妈家的表哥稍有忤逆,他便骂姨妈一家子无情无义;四舅在外当兵很多年,杳无音讯,七舅想起来,就大骂他“塞炮眼的,六亲不认”。那些语言,像泼妇骂街一样脏,像无赖一样让人讨厌。骂人的时候,整个儿唾沫满天飞,棍子遍地打。谁也不敢劝,谁也不敢回嘴,否则,会招来更大的雷霆之怒。 见到七舅时,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堂屋的沙发上,直愣愣地对着电视,镜片后的眼睛一眨不眨,毫无神采,让人分不清是闭着还是睁着。   我轻轻地叫了一声“舅舅”。他听见了,缓缓转头,看着我。良久,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又是良久,他抬起手臂,伸出一个手指头,指了指桌边的木凳,又指了指沙发的另一头。那在他衣服上,手臂上蠕动的两只苍蝇,忽地飞了。“你们坐。”我根本就没有听清他无声的话语,只是从他的肢体语言,知道是示意我与姨妈坐下。我们都坐下了。姨妈低头,眼圈红了。我扭头,面向别处,泪,已经不由自主涌上眼眶。一会儿,他又想起什么,指着桌子上的饼干、水果,对我和姨妈说;“你们吃嘛。”我赶紧拿了一块饼干在手里,他努力挤出一丝笑。随即又指着面包对姨妈说,“你吃那个。”姨妈拿起面包,转脸问舅舅:“你吃吗?”舅舅瞥了一眼姨妈,“我吃了,还有你吃的?”尽管我与舅舅相距不过一米,可也只是从他翕动的嘴唇猜测他的话。舅妈走进来说:“你兄弟叫你吃,你就拿着。不然,他又着急,发脾气。”姨妈低头不声不响地吃起来。舅妈给舅舅擦着额头渗出的汗。“你呀,一辈子都这样!”   我的母亲排行第十,舅舅老七。据说外公外婆一共生下十一个孩子,一些孩子还未成人,便染上天花,相继故去。生存下来的五个孩子中,如今活着的,只剩七舅与姨妈。而那五兄妹里,我的母亲是去世得最早的一个,那时我只有四岁。舅舅、舅妈不想我面对家徒四壁,过着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日子。所以,童年,很多时间都是在舅舅姨妈家度过。   我儿时的记忆里,舅舅是一个极其凶恶的人,我很怕他。他老是骂人,还打人:只要姨妈家的表哥稍有忤逆,他便骂姨妈一家子无情无义;四舅在外当兵很多年,杳无音讯,七舅想起来,就大骂他“塞炮眼的,六亲不认”。那些语言,像泼妇骂街,像无赖一样让人讨厌。骂人的时候,唾沫满天飞,“棍子”遍地打。谁也不敢劝,谁也不敢回嘴,否则,会招来更大的雷霆之怒。   其实,舅舅很少骂我,更不用说打我了。可是,他的眼睛横扫过我时,我会心惊胆战。依稀记得,那个年月,我家陈年累月地吃红薯,而红薯,对于我家来说,那是最好的粮食。可无论多么好的东西,倘若天天吃,顿顿嚼,也会食之无味。为了让我吃饱,在家的时候,父亲总是教我把花生放一粒在红薯里,吃起来,满嘴香甜。吃红薯汤也是放上一点葱花,这样,即使我只喝汤,也不至于饿着。舅舅家没有花生,红薯吃在嘴里,满是腻味,无法下咽。那天,我吃不下红薯,恶心得差点吐出来。舅舅那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落在我的脸上。“你们家是地主啊?你必须吃,不吃,饿死你!”我眼泪汪汪地望着舅舅,不敢哭,继续大口大口地使劲儿吃红薯。八舅妈看不下去,转身把放在锅里的白米饭大部分都盛给了我,剩下少量的,匀给了表姐表弟。   舅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他妈惯着她!一点苦都不能吃,以后咋生存!”舅妈回了一句。“容儿那么小......”话音未落,舅舅一巴掌掴在舅妈脸上。“还敢顶嘴!”舅妈哭了。“你凭啥打我?你是我啥人!”“我就打你!你端了李家人的碗,就得服李家人管!长兄如父!”真是强盗逻辑!打人还有理了!   那时八舅尚在,只是已病入膏肓,浑身水肿,整天躺在椅子上,不能动,每一顿,要么是舅妈,要么是七舅给他喂饭。养家糊口的重担都落在了没有成家的七舅身上。很多好心人给他牵线搭桥,可他不点头,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有人猜测,他是瞧上弟妹——八舅妈了,又有人说,他惦念着远方的一个女子呢。   舅舅的话在家里就是圣旨,没人敢违抗。在舅舅家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过年了。这一天,舅妈会做很多好吃的东西,什么鸡鱼猪肉,玉米糖,米花糖,应有尽有。而舅舅也会给我夹菜,生怕我少吃了一点。虽然他脸上没有笑容,依旧凶巴巴的,但这时,他在我心里,变得可亲起来。年饭后,还给我压岁钱。大外公,幺外公家里的几位舅舅来串门,他们便让我唱歌。当我唱完,几位舅舅鼓掌时,七舅也会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   或许因为很少吃油腻的东西吧,多吃了一点,我便生病了。舅舅带我看医生,这时候的舅舅,在我心里又生疏起来。二十多颗药丸,我要一粒一粒地吃,可舅舅逼着我,一次把药丸全都塞进嘴里。不知道是我年纪小,食道窄,还是因为那难闻苦涩的药味,总之,那药丸一半下肚,一半还在嘴里。恶心,呕吐,让我流泪不止。可他就是不许我一粒一粒地吃。他一边骂我斯斯文文,秀秀气气,一边掏出手帕命令我擦干眼泪。舅舅在我心里,整个儿就一个冷冰冰,铁石心肠的恶魔!那个家里,我跟舅妈亲,跟表姐弟亲,就是不喜欢舅舅。   后来,我上学了,就只有假期才去舅舅家。那是一个星期天,我上山砍柴回来,发现屋檐下挂着一双新布鞋。我知道是姨妈给我做的。邻居告诉我说,我舅舅来了,见家里没人,已经走了。或许是因为血浓于水吧,尽管心里不那么喜欢舅舅,可我还是情不自禁撒腿追出去,跑过一座山,爬到山坳,看到远处小溪边一个高大的身影。我上气不接下气,不顾一切地大声喊。舅舅听见,站住,回头。“你一个人在家?你老爸呢?”那声音婉若洪钟,隔着老远,也听得真真的。我说:“爸爸不在家!舅舅,你转来,我做饭给你吃!”“你那么小,会做啥饭?不吃,走了!我来看一眼,现在看到你就行了。”舅舅家与我家相隔百里,来回一趟,得到天黑才能到家呢。“舅舅,你回来啊,我能够做饭给你吃!”舅舅健步如飞,眨眼间远了。就在进入溪边竹林深处的时候,舅舅回头,站住,我又听见他吼我:“回去!好好读书!放了假,早点来舅舅家!记着带上你的通知书!”我答应着,可心下却说,带来给你看,考好不说,考差准得挨骂!   七舅走了,我站在山坳里发愣。心里有一种不舍,失落弥漫着。七舅啊,怎那么来去匆匆呢?   可舅舅的话是圣旨啊!我哪敢懈怠,只有拼命地学习。放暑假了,语文数学各八九十分,自我感觉良好。我高高兴兴地先去了姨妈家。给姨妈看,姨妈的脸笑成一朵花。为了犒劳我,姨妈给我煮鸡蛋吃。可到了舅舅那里,舅舅放出狠话:“咋才八十几分?没有努力!下次还是这点分数,看我揍扁你!”   我每年都会在舅舅家过完暑假,直到开学前两天才回家。所以,打谷子的时候,会被舅舅安排上山帮着拉稻草。   夏日的天,娃娃的脸,常常说变就变。这天午后,那稻草眼看着要被袭来的暴雨淋个通透,舅舅叫姨妈家的表哥来帮忙。表哥却因为帮着姨妈收谷子,来晚一步。表哥挑回家的稻草,被舅舅扔出去很远,还抽出扁担打表哥,一边打,一边骂。表哥一气之下,甩手而去。此情此景,激怒了舅舅,他破口大骂:“你也是他妈的白眼狼!跟你妈一样无情无义!”   我吓坏了,未等天黑,溜去了姨妈家。昏暗的煤油灯下,姨妈一边听着表哥说事情的经过,一边拭泪。我很恼怒舅舅的行为,问姨妈,舅舅为啥那样骂人,并愤恨地说舅舅才“无情无义”呢!姨妈生气了,瞪着我说:“容儿,不准这样说你舅舅!是我对不起他,还没有教育好你表哥,惹他生气了。”   我疑惑地望着姨妈,一脸迷惘。姨妈叹一口气,说起了七舅的往事。   一九五八年,全国“大战钢铁”,七舅响应号召,去了离家很远的一个工厂。因为他有知识,人又聪明,还会拨打算盘,工厂领导就让他做了会计。在这里,他认识了厂长的女儿,两人在工作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女子要他留在那里,不要再回农村老家。可七舅挂念家中的弟弟妹妹。那时,姨妈已出嫁;四舅解放前夕,在安顿了弟弟妹妹后,自己无处容身,便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一只破碗,拎着打狗棍,四处流浪,后来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随部队走入了解放战争的行列,从此杳无音讯。八舅从小体弱多病,同我的母亲一起,大外公家住十天,幺外公家住十天。六零年,全国闹大饥荒,大外公,幺外公再也无法照顾我的母亲与八舅。七舅知道后立即返家,临别,那个女孩依依不舍,送他走了十五里地。并嘱咐他回家安顿好弟弟妹妹后,早日返回工厂,她会等着他。   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想,这句话包含了人生诉不尽的悲凉与无奈。七舅是一个懂感情的人,又如何舍得自己心爱的女孩呢?可是,弟弟妹妹那么小,他是家里最大的兄长啊!当他跨进家门,眼前的情景让他心痛如刀割。八舅与我的母亲因为吃米糠,芭蕉树,浑身水肿;本来想去姨妈家借一点粮食,到姨妈家才知道,姨夫饿死。姨妈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几岁的表哥饿极了,跑去生产队的地里偷吃豌豆,被人捉住,打了一顿。从不流泪的七舅哭了,为了让弟弟妹妹有饭吃,让自己的亲人活下来,他铤而走险。运用自己在厂子学到的知识,用木头雕刻了生产队、大队村委会的印章,堂而皇之的去公社粮仓挑稻谷回家。就这样,我的母亲,八舅,姨妈与表哥都生存了下来。政府发现了此事,进行调查取证。七舅把那些印章藏到姨妈的枕头下。当公安人员走进屋子搜查,姨妈胆儿小,怕被搜出来,就把那些印章往自己怀里揣。可她的手不停地哆嗦着,一不小心,那些印章就掉到了地上。   七舅想通过军属的关系,减轻一些刑期。在某部队担任团长的四舅知情后,虽然心痛自责,但作为国家干部,他又能如何呢?他没有找关系替七舅减刑,只是委托当地政府照顾他的弟弟妹妹。   五年后,七舅刑满回家。我的母亲与八舅已经成人。而七舅已经老大不小,当他看到心爱的女孩给他写的信,才知道,那个女孩依然等着他。可是,他觉得自己是个坐过牢的人,再也不配。于是,给女孩回信,告诉她,他已经成家了。三年后,女孩来信,她已结婚,丈夫对她很好。问及七舅,他过得幸福吗?七舅不回。可从那时起,他的脾气变坏了。对姨妈,对四舅在心里或多或少充满了怨艾......   那时,我还不懂世事的艰难,只是听了姨妈讲的故事后,忽然间觉得七舅变得可亲可敬起来。姨妈说:“我当时如果不去拿出那串私章,你七舅就不会坐牢。是我的错!容儿,你知道吗?你不在他身边的时候,舅舅常常念叨你,让你舅妈把能够留下的好吃的东西,都留着,说等你放假来了再吃。上次七舅来看你,回来说起你,他就忍不住流泪。你舅舅是个硬汉子啊!他说,可怜你,可怜你的母亲。”听到姨妈的话,我哭了。原来,我的七舅是那么爱我。   从那时起,我不再惧怕七舅。尽管他还经常因为我做错事而大声呵斥我;在我懒惰的时候,恨得牙痒痒;在我学习成绩不好的时候,骂得我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在我放假时,因为迟迟未去他家而责问我——可我知道他并不是恨我,他只是对我们几个孩子要求严厉了些。他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几个字,用白石灰写在了正堂屋的墙上,让我们每个孩子都必须会认!对舅妈出手,也是有分寸的:只要八舅妈不为我们护短。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   八舅死后,他与舅妈走到了一起,共同撑起了那个家。睡半夜,起五更,无怨无悔地把八舅的四个孩子抚养成人。虽然舅妈不及七舅远方的那个女子漂亮,可也不丑,乖巧玲珑,心底善良,还能干勤快。舅妈说给他生一个孩子,他说,以后这四个孩子都是他亲生的了。   如今,我们五个孩子都长大了。除了大表姐没有职业,我们都有了一份自己的工作,两个表弟与三表妹都是做生意的材料,各自开了店铺,生活很富裕。他们都没有忘记七舅的养育之恩,时时回家看望两位老人。我最远,或许也最没有心肝,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去看望两位老人。平时也很少打电话给他们,倒是两位老人,常打电话给我。每次七舅与舅妈都说,让我先忙自己的事情,他们都生活得很好,不必挂念。   有人说过,时光可以改变一切,抚平一切伤痛。随着时间的流逝,七舅对姨妈的愤恨淡漠了,取而代之是深切的关爱之情。关于四舅,一九七九年,四舅从部队回家探亲的时候,七舅就已经不再恨他了。四舅回来的日子,他陪着四舅吃遍了家乡小吃,四舅走时,他送了五十里地,临别,竟像孩子般流泪了。我想,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血更浓的东西了!   当我们告别七舅回家时,七舅非要我与姨妈拿一点我们喜欢吃的水果带走。我说过几天再来看望他。他微微点头,笑得很安详。“你先忙自己的工作,照顾好自己......我不打紧的。”舅妈也说:“你舅舅说得对,把自个儿照顾好。你好了,我们就安心了。”   转过身,走出舅舅的大门,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簌簌地掉下来。舅舅患癌症,晚期,医生不开药了。不知道我的生命里,还可以看见七舅几次?七舅若离去,带走的何止是他在人世间短暂的生命,还有他那对家人严厉深爱的目光,对我们别样温暖的呵护。   惟愿时光驻足,别那么匆匆。 湖北看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湖北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哈尔滨看羊癫疯去哪家医院铜陵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