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捻一粒荻香,写一季静美秋光(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景观

岁月如梭,光阴似水,季节的车轮追赶着岁月,一刻不停的旋转。碾过了春,碾碎了夏,碾深了秋。流走青春,冰冷了季节,苍老了容颜。回眸,身后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镌刻下岁月红尘,纷繁和艰辛。

天凉好个秋。古往今来,秋一直是文人骚客泼墨挥毫讴歌的主题。“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 “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读来总是让人心旷神怡。

秋雨萧萧,秋叶翩翩,秋阳暖暖,秋月琅琅,秋风瑟瑟,秋思淡淡,秋梦浅浅,秋愁点点。

这个秋,近乎唐突。抑或是性情大变,硬生生把人们从炎炎夏日拖入秋的怀抱。来就来吧,还这么理直气壮,势不可挡。

终不解是季节左右了心情,还是心情影响了季节。总之,这一秋,我的心情就如入秋以来的天空,阴霾笼罩,淫雨霏霏。甚至,连同枕边的文字,一并被秋雨浸染,泛黄,愈发与我生分了。那一抹盘绕心底的秋愁,终成,无法化开的浓稠。

随着年岁叠加,越来越喜欢感伤。人生不过瞬间。瞬间老去的岁月,瞬间沧桑的容颜,瞬间的邂逅和转身。不敢回首,不愿忆起,也不想弯腰去捡起那些遗落在时光田野的琐碎。那些湮没在岁月长河的印记,早已脱胎换骨,历练成童话,零落为文字故事,生出斑驳苔藓来。曾经的伤痛,曾经的欢笑,曾经的过往,渐渐从记忆里消褪,渐远……

习惯一个人,安守着一段清浅恬美时光,依窗揽月,抚叶闻香,静夜听雨。岁月无情,光阴就是一把剔骨的利刃,层层剥掉我们的血、肉、经络,最终,只剩下一副皱褶干枯的皮囊,紧贴于骷髅般的骨架,鬼影幽悠。不知道从哪天起,不再喜欢对镜梳妆,自我陶醉。害怕,看到偶增的白发,顾影自怜,徒添悲伤。

这个秋,雨水似乎特别多情,异常兴奋。一场雨脚链接一场雨首,迤逦而绵长。深灰色的云,如游逛在辽阔大草原的羊群,一波波,一团团,轮番上阵。绵绵秋雨,势有统领这一季秋的勃勃野心。其实,潜意识里,我是喜欢雨的。尤其是秋雨。

秋夜听雨,更催生了些许趣味。

“四檐密密又疏疏,声到蒲团醉梦苏。恰似秋眠天竺寺,东轩窗外听跳珠。”记得,初读南宋诗人范成大的《夜坐听雨》,就深深地喜欢上这曼妙而灵动的文字。静夜独坐,忽有滴答雨声入耳。攸忽,密密又疏疏,淅淅复沥沥,犹如一粒粒跳珠,叩敲浩淼夜空。此一时,你会忍耐不住激荡的心,伴着雨的旋律,轻舞一曲优美曼妙的雨之情。

秋夜听雨,听得是一份心情。

隔着玻璃,听雨滴落在铁片搭成雨棚上,发出有节奏的噼啪声,铿锵有韵。风声,雨声,声声入耳。又如好舞者,踏着音乐的旋律,踏叩着一个个清扬灵动的音符。在这样的秋夜,在这静美的秋雨,那沉睡于灵魂荒滩的万千思绪,一并复苏,葱绿,触须至时光深处的藤。

秋夜听雨,听得是一种孤寂。

静坐窗前,听雨打芭蕉声声泣,流淌万点愁思。秋夜听雨,听得是一种宠辱不惊的心境。

雨珠粒粒坠落尘土,绽放朵朵小花,如雨之精灵,似雨之梦寐,清纯而浩荡。有雨的秋夜,抑或手捧一书, 雨声,秋声,翻书声,妙似天籁,这又该是怎样一种静水流深的愉悦和安然。

终是秋深,墙角那一二只从入夏一直唱至秋深的蟋蟀,不知道何时已收了道具,敛了歌喉。耳边,只有雨声,然然,沥沥。

清晨,挑开紫底碎花窗帘,微风扑面,雨后初晴,阳光如刚出浴的仙子,明媚,美艳。目之所及,阳台上那二株葱绿茂密吊兰和绿萝叶上,露珠含笑。阳光下,愈发明澈,剔透,熠熠生辉。

想起那天和女儿于夕阳里漫步小区。迎面一株硕大的木棉树,开满密密匝匝的花朵。硕大的树冠,近半圆形,层层叠叠覆盖地面。远望,就如红云落天;近看,如一座璀璨的花山。满树绽放清一色粉红,碗口大的花朵,丝绸般华丽鲜艳。如若不是亲睹,真怀疑是经过人工刻意,系在枝蔓间的手工娟花。那些半开或仍睡在襁褓的花苞,裸露着鲜红的唇,这红,热烈,跋扈,如火如荼。木棉树,本不是这土生土长的树木,只是随着城市大建设的需要,和其他一些高雅美丽的景观树木和花草辗转漂泊,堂而皇之在异地他乡,粉墨亮相。

妈妈你看那。我的目光顺着女儿柔指的指向,望去。荻花!

荻花?女儿眸露惊讶疑惑看着我。确是荻花!想来从小就生长在城市里女儿,确确实实没有见过这本属于寂静乡野,散发乡土气息的低微植物。看着眼前的荻花,能生在这钢筋水泥堆垒的楼宇,并和各种名贵稀有树木和花草的绿化带中同处,且占有一席之土的平民之物,着实让我感动和震撼,更确切说是因为它的“惊艳!”对!是惊艳。我想再也找不到比惊艳更加适合它的词语了。此时,我甚至怀疑“惊艳”这个词,就是特定为她量身定做。你看,它那细长的叶,依然葱绿,在瑟瑟秋风中,显得那么淡然自若,丝毫不逊色身边的木棉花,长长的叶,剑一般指向天空。顶端那染染淡淡的紫色花穗,华丽却不张扬,绵柔却不柔弱,风拂花摆,阵阵清香铺展开来,裹带浓郁的泥土气息,飘逸在秋色旖旎的天际,沁人心脾。这是一种心醉的味道,是一份来自故乡的清香,丝丝思绪,缱绻心河。闭眼,仿佛一幅幅有关家乡的画面,依次开来,模糊的画面,慢慢走近,渐渐清晰……

那些一个个早已经淡出记忆的模糊身影,从时光深处缓缓走来 ……那个总扎着羊角辫的阿如,笑起,一双浅浅酒窝,盈盈荡漾,穿着灯芯绒布鞋的然然,圆圆的熟透的苹果,说话细声细语梦,爱捉弄人的萌丫头,爱嗑瓜子的花花……她们都是童年最亲密的朋友,最好的玩伴。

也是这样季节,也是天高气爽的日子,只是,那时的天空,更蓝、更清、更高。放学后,我们结伴去村子西边。那有一处好大好大的池塘。池水,清浅,波光粼粼。夏天,铺天盖地的荷。秋天,池水更加澄清,碧绿,鱼翔浅底。

池塘里,春天投进的鱼苗,已经成大,成群结队,摇来摇去,偶尔,还会跃出水面,纵身一跃,划出一个优雅的圆弧,坠水,漾出圈圈涟漪。然而,对我们这些孩子,最有诱惑力,也是最喜欢的还是钻入淼茫荻花丛,捡拾野鸭蛋,美味胃觉。茂密荻花丛中,一只只边眯着眼瞌睡,悠哉悠哉下蛋的野鸭子,在我们叽叽喳喳的喧闹声里,惊慌失措,嘎嘎嘎叫着,落荒而逃。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满载而归。当然偶有例外,如若够倒霉,遇到一条呼噜噜爬出正在扑捉青蛙的蛇,会吓得我们魂飞魄散,扔下篮子,那还顾得了野鸭蛋碎了,破了。我们拼命的跑着,叫着,慌不择路,直到跑到我们感觉安全的地方才停下来。气喘吁吁的我们,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然后,不约而同的笑起来。原来,慌乱逃跑中,来不及躲开荻花的我们,头发、脸上、衣服都沾满淡紫的荻花。沾满荻花的衣服,在夕阳照射下,色彩斑斓,很漂亮。对于那个物资匮乏年代爱美的女孩子,能拥有一件荻花染衣,那感觉,着实是美滋滋的甜蜜和幸福。以至于,以后的日子里,一件荻花衣,穿了许久,还是在母亲唠叨再三里,极不情愿扔进洗衣盆。

我想,这几株荻花,能在这现代化的小区的一角生存下来,一定是有某个同样和我喜欢念旧的人,抑或是他为了祭奠一段与荻花未了情和梦吧?只是不知,那些见证了我们无忧无虑童年快乐时光,收藏着光阴岁月里欢声笑语的荻,是否依然以旧时光模样立于故乡的净土?不知,那些深埋于荻花丛的故事,是否已经生根发芽?

我感觉眼前荻花,越来高大,这叶与蓝天并举,这花与云朵同歌。这生长在高楼林立缝隙的荻花,没有被尘世浊气浸染,没有丝毫颓废,仍是那么从容,那么淡然,以本真释放着蓬勃向上的热情和信念,兀自翠绿,兀自芬芳。它不孤独,有这高雅大气的木棉花相伴,脚边有青青小草依偎,它的根深深扎入贫瘠的泥土,汲取养分,妖娆一方天际。

靠近它,就如贴近故乡的心脏。静听,有溪水潺潺流过心田;伸手,可以触摸到光阴走过痕迹。轻嗅,缕缕稻谷清香袭来。真要感谢,种植这荻花的有心人;真要感谢,这真正能够撼动我灵魂的荻花。是它,用纯真,涤荡了我心中的污垢和阴霾;是它,用坚强乐观,诠释了生命的真谛;是它,如一泓清泉抚慰心的烦躁;是它,用坦然心态和自信弹奏了一曲高山流水的惬意。

看看这荻,想想每天都在超负荷奔波自己,为生活忙碌,为家和孩子操心。一颗被凡尘烟火熏染的心,早就失去了本真,没快乐和幸福,一颗疲惫心,承载着说不尽的沧桑和痛苦。看看这荻,虽处繁华喧嚣,却以静默的方式独具风采,演绎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而我呢?自从那晚老公突发急性胰腺炎住进医院,我的生活就完全乱了章程。每日寸步不离守候着老公,吊水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外加微泵注射,每天休息不了二个小时。最难过是看着躺在病床上痛苦无助的老公,看着他一天天憔悴虚弱,心里满是酸涩和无助。多少次,背着老公,潸然泪下,埋怨命运的不平,哀婉自己多舛的命运。 在看护老公的那些日子,每天目睹那些都病魔夺去生命和被病痛折磨的人,心里陡生一种厌世感,变得越来越颓废和消极。 有时,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生活鞭子抽打着不停旋转的陀螺,机械而麻木。有时,真想给自己放个假,哪怕只有半天就好。

看看眼前这荻,蓦然间,对人生有了新的理解和悟道。人生苦短,却历尽千辛。一路走过,跌跌撞撞,经历无数风霜雪雨,尝遍太多人世苦楚,人情冷暖。当有一天生命真的面临死亡,我们却又显得那么无助和无能为力。很多时,生命是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人呀!为繁芜负累的人,只有经历过死亡的威胁,才能真正悟出人生的真正意义。才能明白,在死亡面前,金钱、名利、荣华、富贵都如尘土。活着,只有健健康康的活着,只有拥有健康,才是最富有的人生。

蹉跎岁月,我以荻花的姿态,游走世间。笑观天上云卷云舒,淡看尘世风起云涌。以荻花的心境,守一隅静谧,吟一曲风轻云淡。

似水流年,拥一份平淡和简单,做自己喜欢的事,看书,写字,侍花,弄草,抑或背起行囊,开始一个人旅行,把一颗承载繁芜的心,交给清风明月,把尘世烦恼琐碎,卸于青山绿水。携一颗素简的心,揽一朵时光惬意,吟一曲水流觞。

日子如诗。在如诗的日子,与光阴对视,与心灵许悦,与旧时光共舞。人生如水,持一叶平淡,似月明清;生命匆忙,斟半盏清露,续一世纯真;时光如歌,岁月静好,揽一袖清风,素行,安然。

人生就是一段经历,叠加一出过往,一次相遇链接一场离别。滚滚红尘,我只是过客匆匆,再美的风景,只能是过眼云烟,再灿烂的花开,也是他人花园的景致,再摄人魂魄的惊艳,终消失在转弯处。有谁能把无限风光永镶眸中?有谁能让时光流走的故事,重来?

我在光阴深处,打坐,悟禅,念几番尘世炎凉。我在秋水河畔,捻一叶岁月沉香,写一季静美时光。

河北哪个医院看癫痫最权威癫痫发作时应用什么药孩子癫痫怎么办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