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记忆里的“春鸡儿”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摘要:一则新闻,让我的思绪几天来一直被那遥远时光里的“春鸡儿”牵拽着,飘飘忽忽地走了很远。好像找到了一件丢失很久的小物件一样,我用文字把它重又精心封存在我的记忆深处,愿它不会再丢失。也希望这些可爱的精灵们能被更多的人知道并喜欢,从而重又走进千家万户,走进更多人的记忆。 今年的立春日不是2月4日,而是2月3日,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以至于那天一早看到各种有关立春的文字时,竟有了片刻的诧异。从相关资料中获悉,2月3日立春非常罕见,据说上一次的这个日子远在120年前的1897年,这点倒是让我没有想到。而且今年闰六月,一年中将会有两个立春日,这也许预示着2017将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   立春是二十四节气之首,这一天的到来,意味着万物复苏的春天来了。经历了漫长的严冬,人们早已厌倦了寒冷萧瑟的冬季,渴望能在花红柳绿的春季里,将心情明媚成姹紫嫣红的色彩。故而这一天就成了人们的又一个新起点,春天到了,崭新的希冀就从我们的心头飞上了云霄。   立春那天看新闻,各地在立春这天都有不同的民俗活动,比如“戴春鸡”“打春牛”等习俗。我对寓意着五谷丰登的“打春牛”没有任何印象,不管是那真实的水牛,还是传说中肚子里填了五谷的“泥牛”。但当看到戴春鸡的画面时,我大脑被屏蔽了几十年的记忆蓦地被唤醒,那些曾经的记忆一点一点被还原,渐渐复原成了一幅幅模糊的影像。这不是我们小时候戴过的小布公鸡吗?那一个个用鲜艳红布或花布缝制而成的手工小布鸡,曾几何时,也在我们年少的岁月里伴随过我们的成长,只不过,时光过于久远,我的的确确已经把它忘记了。但当戴春鸡的镜头闪过眼眸的时候,那一个个有着美好寓意的“春鸡儿”便仿佛穿越了岁月的屏障,复又显现在记忆深处。   小时候,立春之前,巧手的大人们会用红布、花布和彩线缝制成一个个菱角的模样,留个小口,往里面填上玉米粒、小麦籽或稻米等五谷,然后封口,并用彩线及装饰物将它们点缀成一只只五彩漂亮的公鸡饰品,在立春的这一天,缝在小孩子的衣袖靠近肩膀的地方,或是缝在小孩的帽子上,寓意这一年吉祥如意、丰衣足食、茁壮成长。小孩子戴上春鸡儿,一个个美美的凑在一起,互相比较着谁的春鸡儿更好看,那开心劲儿就甭提了。   戴春鸡儿的习俗寄托了旧时老百姓祈求平安康泰、避邪防病的一种美好愿望。这项习俗取“鸡”的谐音,寓意吉祥如意的好生活,也用以渴盼自己的孩子平安健康,不受旧生活的贫穷之苦,吉利安泰,健康成长。种种美好的愿望,赋予了“戴春鸡”源远流长的传统意义,使得旧时的百姓,尤其是乡村的人们,每到立春来临,就依了习俗将春鸡儿妥妥地戴在自家孩子的身上,以期能够少病少灾,顺利长大。   一年之计在于春。打春的这天给孩子缝戴春鸡儿,不光是为孩子祈求福报,护佑成长,更有着避邪祛灾的寓意。春天万物复苏,各种害虫毒虫也相继猖獗起来,而传说中“鸡”是这些毒虫的天敌,小孩子佩戴了春鸡儿,就避免了害虫毒虫的侵害,因此也成了一件用来避邪的护身符,祖祖辈辈在我们生存的这片乡村的土地上流传。   春鸡儿自立春的当天带上,大概一直要带到正月十五之后。元宵节的花灯和焰火点亮了夜空,人们在喜庆吉祥中迎新祈福,共祝团圆美好,借助于赏花灯、猜灯谜、放烟花、踩高跷等形式,表达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也将传统的民俗活动推向高潮。春鸡儿吸纳了众多福报,此时将它们扔掉,也是扔掉了疾病邪毒,扔掉了一切晦气与不吉利,之后的一年四季中,戴过春鸡儿的小孩子就会茁壮成长,吉祥安康。这是人们的美好愿望,也是旧时百姓对子孙后代最淳朴的祝福和疼爱。   我当年戴春鸡儿时,我们还住在老家“后街”的一条敞开式巷子里,老式的青砖平房组成了错综复杂的院落,说是巷子,倒不如说是个大杂院更加确切,因为它就像是一个被放倒的大肚子酒瓶。从窄窄的“瓶口”进去,里面三个方向住着五户人家,各家的院子又都是独立的空间,我家就住在这“酒瓶肚里”的东侧,而住在“瓶子底”上的三户,房后就是村里的自留地。可以说,我们这条“后街”其实就是村子最靠北的一条街,也是村里的“北大门”。   在这“瓶子底”上住着的三户人家,与我家都有点沾亲带故,其中有一户住着一对老夫妻,老两口没有子嗣,又极爱清静,独居在这“大杂院”的一角。那时乡村人比较粗犷直率,通常会以其外形特征代替名字来称呼其人。这家的女主人,年龄与我的奶奶相仿,但辈分却不大,因为下巴上长着一颗瘊子,因而我们称呼她瘊大娘。这家的男主人是个聋子,别人在背后都直呼他“聋子老汉”,但我们出于尊重,就跟着“瘊大娘”称呼他为“瘊大爷”,或者叫他“聋大爷”。这对老夫妻很和善,也特别待见我们这帮小孩子,所以,有事没事的我们都喜欢上他们家去玩。   也记不清到底是几岁之前戴春鸡儿了,好像是比较小时才戴,稍大一些就不戴了。印象中,每年当小孩子戴春鸡儿时,瘊大娘家里的门楣上就会挂上一只“春鸡儿”,这春鸡儿和我们戴着的一样,大概一寸多长,艳丽的颜色,生动的外观,在门楣上可爱而充满灵性地晃动着,一如小孩儿顽皮好动的样子。不记得别人家的门楣上也挂过春鸡儿,但瘊大娘家的春鸡儿却让我记忆深刻,以至于当如今想起“戴春鸡儿”这项习俗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老两口。   瘊大爷高高壮壮的,四方脸,头发茬和胡子茬都是花白的,是那种典型的朴实农民摸样。瘊大娘瘦瘦小小,盘着个古代妇女那样的发髻,常年穿着灰蓝黑的偏襟衣服,裤腿上扎着绑腿,一双裹过的小脚走起路来颤颤巍巍。老两口相依为命,口碑却极好,在那个古旧低矮的青砖房小院里,过着宁静安详的生活。或许是因为他们一辈子没有孩子的缘故,平时对我们这些小丫头、小小子极其偏爱,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别管看到谁正在跟前玩,都会极其慷慨地赠与。而这时,他们脸上显现出的,又是极其欣慰、发自内心的满足感。   时光过去了这么多年,说实在的,很多往事都已经模糊了,如若不是某件特定的事勾起了深藏的记忆,那些往事真的就和现在的生活没有了丝毫关联。这对老夫妻早就离开了人世,甚至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何时离世的,长大后的很多年里,回老家的次数有限,对家乡的人和事也知之甚少,忙忙碌碌中,也几乎没有想起过他们。但就在立春那天,当我的目光与那些花花绿绿的“春鸡儿”相遇,仿若灵光一闪,那些很多年来从未触及过的记忆如暗室里的显影操作般,一点一点地将那些黑白基调的轮廓显现无余。这些旧日的影像瞬间将我的思绪拉回了遥远的时光,且由此我发现,那些曾经的记忆,依然顽固地盘踞在我大脑的一隅,虽经年久远,却未曾远逝,因而我在略感惊讶之余,也深感欣慰。   “春鸡儿”勾起了我的回忆,也让我的思绪仿佛穿越了世事沧桑,回到了那条陈旧的老街。或许如今家乡的人们不再关注戴春鸡儿的习俗了,或者说,如今的年轻妈妈们,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项习俗。而如我一样的中年人,虽有印象,但因了不会做,或者感觉“春鸡儿”与如今孩子们时尚的穿衣风格不搭,也越来越少有人去刻意关注它,因而,这些传统习俗便慢慢地被人遗忘了。   是的,至少我是忘记了的,倘若不是这次在电视上看到,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凭记忆自然想起的,我的儿子也自是不可能戴过春鸡儿,可见我们的一些传统习俗或者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社会的发展中,因为得不到很好的传承,有一些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远去了。而那些遗留下来的项目,也多是以一种表演或展示的方式,在特定的场所呈现给特定的人群,不再像过去那样,不用刻意记起即能在百姓当中广为流传和深入人心。   或许对于我们来说,戴春鸡儿也如其他一些习俗一样,永远成为了时光里的一抹记忆。很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不经意间忆起时,那些艳丽多彩的“春鸡儿”们,在我的脑海里愈加清晰起来,我不仅感受到了摸着它们时内中所填五谷的特殊手感,还能感受到它们在小孩子衣袖上活色生香的可爱模样,更是莫名其妙地就想到了瘊大爷瘊大娘门楣上悬挂着的“春鸡儿”。当年那个小院里,不仅传承着民俗,更有着一对孤寡老人对未来生活的精神寄托。他们一生无子嗣,无法如他人那样为自己的孩子戴春鸡儿,于是,他们很多年如一日地把吉祥的春鸡儿挂在门楣上,进进出出都能看到,如同看到了可爱的孩子在院子里蹦蹦跳跳地玩耍,一如很多户人家的场景那样……   如今,国家越来越关注“非遗”的保护和传承工作,但愿不只是我们这些经历过的人,能对类似的传统习俗有印象,社会更有义务让我们的下一代以及子孙后代们,了解并传承老祖宗遗留下来的这些宝贵精神财富,使我们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因这些灿烂的民俗文化而更加熠熠生辉。   一则新闻,让我的思绪几天来一直被那遥远时光里的“春鸡儿”牵拽着,飘飘忽忽地走了很远。好像找到了一件丢失很久的小物件一样,我用文字把它重又精心封存在我的记忆深处,愿它不会再丢失。也希望这些可爱的精灵们能被更多的人知道并喜欢,从而重又走进千家万户,走进更多人的记忆。   武汉的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可靠河南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哈尔滨癫痫病如何治的好陕西癫痫病是如何使用药物治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