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韵】二愣子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二愣子本名叫啥?街上人不知,只是二愣子二愣子叫惯了,渐渐忘记了他的本名。他的爹娘早死了,童年起就跟着叔叔生活。叔叔每天忙于生意,对他疏于关爱,婶子也不待见他,由于没有父母的管教,他自小就性格叛逆不羁,愣头愣脑,浑浑噩噩度过了童年,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在家,在社会上瞎混,有一次和人打架,被人打伤了脑袋,从此落下后遗症,人变得神经兮兮的。已快进入成年的他,经常穿着一身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旧军装,戴着和他大头不相称军帽子,看着滑稽好笑。他整天游走在两条街上,见人便敬礼,说话不着调,让人哭笑不得。   街上人真正认识二愣子,是在城市水资源严重匮乏的那几年里。那时,半道街居民守着一个水管。而且水管里的那点水,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地不肯出来。庆幸的是当时沁河还有点污浊的水,虽然水质不好,可还是能供两道街上人洗洗衣服,要不,居民的日子真不知多难过呢!   那是“吃水贵如油”的年代啊!水,从水管里流下来如小拇指头一般细,接一桶水得等上个把小时。可就连这可怜的一点水,也有断流的时候。记得有一次,水管没了水,北街人焦急地拎着水桶四处找水,他们走过沁河上的小桥,来到离街道最近的南街,街口就是水管,南街人也在排着长队接水。他们看到北街有人拎着桶来了,开始紧张起来,忙把水桶牢牢跟紧,无数双虎视眈眈的眼睛紧盯着水桶,防止有人夹队。   到了中午做饭时间,北街人的水桶还排在大后面。烈日炎炎,晒得他们头昏眼花,心情烦躁,这要是等下去,不知等到猴年马月呢!一家人该怎么做饭,可这时再去哪里找水?他们走不是留不是,一脸的愁楚。   这时,一位排到水管前面的老大爷说话了:“来吧,后面北街的,到我前面接桶水吧!”听到老人话,几个人立刻兴奋起来,忙拿着水桶来到水管前,老大爷水桶旁一下子添了好几个水桶。   老大爷对着等候的南街人说道:“他们都是咱们的街邻,他们那里断水了,求到咱们这里,大家帮帮他们,每人桶前加上他们一个水桶,让他们先接点水回家做饭用,人,谁没个难处呢!等咱们这里没水了,他们一样会帮咱们的,对吧?”   沁河北街的几个人忙答道:“会的,会的,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   老大爷让他们几个的水桶并列排在桶的旁边。招呼在一边看热闹的二愣子:“过来,愣子,你来这里维持秩序。记住,咱街人接一桶,让北街人接一桶,不偏不向,不许胡来,按照排队顺序来!”   二愣子一下兴奋起来。他对着老大爷敬个礼:“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滑稽的样子,逗得周围人哈哈大笑。   二愣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棍子,挺起腰板站在两排水桶旁边。他看到南街人的水桶接满了,忙指着沁河北街人说道:“该你们了。”   等他们的水桶接满了,他又指着南街的人说道:“该咱街的了!”   二愣子一本正经,手持指挥棒,俨然一个指挥官,来回指挥,把两道街接水的队伍指挥得秩序井然。   稍微有空隙,他的嘴不停地在和等候接水的人闲扯:“毛主席说:‘人定胜天!’中国人原子弹都能制造出来,可这水怎么就不能人工制造呢?”有人打趣地逗他:“愣子,你制造水吧,让街上人都享享你的福!”   二愣子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有时间了我得好好研究研究。”   制造水,只是二愣子心中的一个梦想。也许让街上人都有水喝,是他美好的愿望;可他不知,这梦想注定是无法实现的。      二   此后,两道街人好像有了默契,哪道街断水了,就来另一道街接水,而负责现场指挥的都是二愣子。因为两道街中只有他是闲人,两道街也只有他这个非正常人的愣小子,为街上人做善事,街上人谁敢不服从呢!二愣子也乐不疲此,每天精神抖擞,穿着一身旧军装,带着军帽,真像个军人指挥在水管边。而且谁有事了,二愣子便告之他不必等候在水管傍边,可以放心地回家干家务,等轮到他的水桶了,派人叫把他叫来。   也有瞧不起二愣子的。那次又是北街断水了,北街一位拾破烂的老汉,拿着脏兮兮的水桶要在南街接水。轮到一位人高马大的年轻人接水了,这个人是南街的一个街霸,他嫌弃老汉的水桶脏,一脚把他的水桶踢到了一边,老汉气的浑身发抖,可在人家的三亩地上,老汉又不敢发作,只能忍气吞声,呆在一旁发愣。二愣子招呼老汉把水桶拿过来,接上水。街霸对二愣子吹胡子瞪眼,又要去抢老汉的水桶。可二愣子身子像座山一样堵在他的眼前,街霸无从下手,横行霸道惯了他怎能容忍二愣子在他眼前发威?他一手把二愣子推开,把二愣子推得趔趔趄趄险些栽倒,拎起正在接着水的水桶扔到了街上,水桶咕咕噜噜轱辘在街上,半桶的水洒落在街道上,二愣子身上也是湿淋淋的。这时,满街人被激怒了,纷纷围住街霸指责他的霸道行为。面对着两道街人愤怒的目光,街霸胆怯了,乖乖地让老汉加在他的桶前接水。老汉接完水后对着大家拱手作揖,千恩万谢地提着桶离去。   二愣子在那段时间也趾高气扬起来,他的耳边到处是人们的赞扬声:多亏有二愣子在,要不那场面不知多乱呢!   二愣子对夸奖他的人回敬一个敬礼,或者是握手,一副将军的派头。人们还是恭维地给他递烟,二愣子也是在那个时期学会了抽烟。他走在两条街上到处是和他打招呼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他一下子多了好多朋友。他是两道街的水官,没人任命,却已经被两道街上人认可。   几年后,政府开展搞起引水工程,街上水管也开始入户。二愣子一下子没了事干,又闲逛在街上。两条街道中,只有二愣子不愿意水管入户,逢人便说:“你说这政府怎么让水管进家了?还是原来的好,人多在一起接水多好!”这话立刻招来大家一阵臭骂,骂他说胡话!二愣子更郁闷了。人们再不是那恭维他的笑脸了,对他冷漠起来了,他哀叹着自己风光的日子从此结束了。      三   两年后,沁河南街开始拆迁,二愣子又兴奋起来。因为他有一小间屋子,怎么着开发商也得给他一套房子吧!自己能住上高楼了,住上洁净卫生的单元房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再娶个媳妇,多么美好的生活啊!他做起自己的美梦来。   可他万万没想到,叔叔准备把他的房屋和自己的房屋面积加在一起,要一套大房子。叔叔还说:“我没小子,只有一个闺女,将来这房子还不是你的吗?你就和我在一起住吧!”   二愣子没想到叔叔竟然给他来这一手。他的房子是爹娘留给自己的遗产,叔叔算在他的名下,那不是霸占自己的家产吗?二愣子虽头脑混乱,可偏偏在这事上他还是明白的。他怎能善罢甘休!他和叔叔翻了脸,暴跳如雷地在屋里砸东西,把满屋子的东西砸得乱七八糟,最后还绝食抗议。   叔叔无奈地哄着他说道:“好了,好了,你长本事了,我管不了你了,房子给你,以后你自己过去吧!”   听了叔叔的话,他怀疑地问道:“您说话算数吗?”   “算数,快吃饭吧!”二愣子这才端起一大碗面条,大口大口吃起来。   他吃完饭,来到街上,看着被拆的七零八落的街道,想着自己当初在水管旁当水官的经历,不禁失声哑笑。他惆怅地怀念起过去的时光了。可当想到自己的小屋马上要拆了,自己要搬进高楼里了,他心情又高兴起来。   迎面一位老人走来,喊着他:“二愣子,你叔叔正在开发商那里替你签字呢!他签了字就没你的事了!快去看看吧!”   二愣子一听,急忙向着开发商在街道的临时办公室跑去。等他来到开发商办公室,叔叔已经签了字,拿着协议书准备走了。见他进来了,瞪着眼说道:“你来干什么,这里哪是你玩的地方?快出去!”说完,拉着他就要走。   二愣子朝着开发商喊着:“我的房子是我的,不给叔叔的!”   开发商无奈地说道:“孩子,你叔叔说你有病,一直是他抚养着你,他是你的监护人,有权处理你的财产。”   二愣子的愣劲上来了,他对着叔叔吼道:“叔叔,您说话不算数,您不是人!”   叔叔冲着二愣子脸上就是一巴掌,打的二愣子眼前冒金花,险些栽倒。   叔叔又对开发商陪着笑脸:“他有精神病,不要理他,我回家好好开导他。”   二愣子甩开叔叔,冲向街上,在街上大喊大叫:“我叔叔不是人,霸占我的房子,侵犯我的利益,他是个小人,我恨死他了!”他声嘶力竭地喊着,嗓子都喊哑了。   他从南街喊到北街,又从北街喊到南街,孤独的呐喊声,回荡在两条街上空,他的泪水洒满了街道,人们望着绝望的二愣子,只是叹息着摇着头。和他呼应的,只有天上那悲鸣的孤雁,和惊慌失措的鸟叫声。   他最后的站在沁河中央的小桥上,对着河水大喊,恨不得一头栽倒河里,被好心的几个街民强拉硬拽回了家。      四   叔叔把拆迁协议签了,拆迁的民工来了,向着小屋举起了榔头。眼看着自己居住的小屋马上变为废墟了,二愣子悲伤地大声哀嚎着。   叔叔又找到了租住的房子,让二愣子搬过去住,二愣子使劲地摇着头。小屋被彻底摧毁了,二愣子心也碎了。   他开始蹲下身去捡脚下的那些旧砖头、碎木头、油毡、塑料布等能用的东西捡到一起。又一趟趟从家里搬出来,把它们放在废弃不用的水管边。这里有他最美好的时光,他平日没事时,总爱站在这里回想下自己当水官,被人尊敬的那些日子,心中甜滋滋的。如今,这里变成一片空地了,二愣子打算在这里建造属于自己房子。   二愣子开始一块砖一块砖地垒着,累得他腰酸腿痛,手脚发麻,可看着已经垒起来的二尺高的砖墙,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南街人看着二愣子在垒砖头,都是异样的目光:二愣子莫不是在垒狗窝吧?问他,他默不作声,只是机械地干着。等到四面墙都垒齐了,二愣子坐在地上开始休息了。他喘着粗气,擦着额头上的汗,又捶捶自己的腰,这个看似简单的小房子,却耗费了二愣子不少力气。   他用渴求的目光望着过往的男人,伸手求他们给自己一颗烟抽抽。有人给了二愣子一颗烟,他点起烟来,歇了一会儿,又开始给小房搭房顶。他把那些长木头担在垒好的矮墙上,横横竖竖,排成四方形,然后,又搭上油毡,塑料布。一座简易的小房就垒好了,它没有门,门只是一个砖洞,二愣子猫着腰才能钻进去,然后堵上木板算是关住门了。逼仄的空间只够他蜷着腿躺下,漆黑一团、闷热不透风,躺在地上,透过顶上缝隙还能数到天上的星星、月亮;它破旧不堪,甚至经不起风雨,随时可能倒塌,简陋的样子根本不能称作房子,只能称作一个小窝,是二愣子的小窝。   这是二愣子坚守自己尊严的最后阵地,二愣子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堡垒,和歧视自己的开发商还有叔叔抗衡到底。      五   南街人看着二愣子垒起来的小窝,惊讶了,他们没想到,二愣子这小子还真有骨气,街上人心生怜悯。也开始对他叔叔说三道四:他叔叔太不厚道了,把侄子的房子据为己有,以后二愣子成家立业连个落脚地都没了,这事办的太绝情了!   南街有人在暗暗给二愣子鼓气,也有人给二愣子送来了碗、筷子、洗脸盆,还有的给他拿来草席子,破旧的被褥,床单,凡二愣子需要的,街人都悄悄给他放在小窝门前,二愣子一下子又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   后来,南街的人陆续搬走了,街上只剩下二愣子那孤零零的小窝,在一边废墟中,格外瞩目。晚上,二愣子一个人躺在小窝里,老鼠在他的身边窜来窜去,夜猫对着他的小窝在叫春,孤寂,荒凉,凄惨……如果是正常人,根本无法忍受。可二愣子却能忍受,因为他孤独惯了,因为他不是正常人。   这期间,叔叔和开发商不断来做二愣子的工作,叔叔甚至说,等将来他有了媳妇给他买套房子。可二愣子就是不答应,他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他要的就是自己的房子,那是爹娘给他留下的。   开发商几次觊觎他的小窝,用“农村包围城市”的理念,在他的周围不断加大拆迁力度,一座座房子在二愣子眼前倒下,步步紧逼他的小窝。他们坚信:就是一位大脑有毛病的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精神也会再度崩溃的。   二愣子却对眼前一片废墟视而不见,面对着宏大的拆迁大军,在狼烟滚滚中手握着一根粗大的木棒,站立在他的小窝前,如战士般守卫着他的最后阵地。街上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有好心的街民把二愣子的经历反映到残联,残联领导开始出面和开发商交涉,处于保护残疾人利益角度出发,希望开发商再给二愣子一套房子,而开发商却搬出条文来应付残联。残联领导多次在开发商和二愣子之间周旋,协调过程虽艰难,但他们仍在不懈地努力。   这个难缠的二愣子,也让开发商伤透了脑筋:他搭建的小窝虽然面积不大,却占着前期工程的主要位置。如果长期下去,不仅影响工期,而且有损开发商的名声,万一拆迁中出了意外,再伤了他的性命,那真是得不偿失了。   他们很奇怪:这么长时间了,没水没电,没有生活来源,这个神经病靠着什么生活?他叔叔说不管他了,任凭他自生自灭吧!可他似乎生活得很滋润,每天不缺吃不缺喝的,红光满面的,还挺有精神。是谁在救济他?难道说有神仙保佑他吗?……   开发商坐不住了,暗地派人盯梢在二愣子的小窝附近,等到天黑了,看到小桥上不断有人从沁河北街那边过来,有人手里拿着烧饼,有人端着碗饭,有人手里拿着水果,还有人给他丢下两颗烟……人们弓下腰,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二愣子的小窝门口,然后悄然离去。   开放商听了手下人的汇报,思忖半晌,无奈地说道:“看来,这个神经病惹不起,他背后有街上人撑腰,有残联的支持,如果冒然对他下手,恐怕会引起众怒,社会舆论也会倾向他的,还是随了他吧!”      六   二愣子胜利了,他拿到了房子拆迁的协议书。二愣子拿着协议书,看着那个自己亲手垒起来的小窝被人拆掉了,心里还真有些难受。   沁河北街那个拾破烂的老汉,一个人孤苦伶仃守着空荡荡的大院子。人老了也需要有个伴,正好二愣子没地方住,经过居委会主任牵线,二愣子住在了老汉家里,这一老一少组成了新的家庭。老汉很待见二愣子,他说:“我不看别的,就看二愣子在咱街缺水的那几年,给咱北街人帮了大忙,这孩子没病,他比正常人都健全,是个好孩子!”   几年后,二愣子的房子交工了,他劝说老汉把自己的房子租了出去,和他一起住进了新居。听说,在他们搬进新居那天,街上好多邻居来帮忙,有人敲着二愣子的脑袋说道:“你说,你小子到底是南街的孩子,还是我们北街的孩子?”   二愣子挠挠头,有点懵懂地说道:“我也闹不懂啊。”他看着大伙,恍然大悟地说,“对了,我是两道街的孩子!”   湖北治疗癫痫哪里好武汉治癫痫病的价格多少癫痫发病有何表现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