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 杨社子的别样精彩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科幻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336发表时间:2016-08-11 14:27:54 儿时的玩伴,我的老邻居,杨社子死了。   本来,诺大个世界每天死几个人无可厚非,也不用笔墨记录,人生一世临了,不是生老病死就是暴殇而亡,有钱的厚葬,没钱的薄敛。何况乜乜兮兮、邋里邋遢的一个勺子(傻子)死了,于情于理都不能搭灵棚挂挽联,写讣告致悼词。今天死了,隔夜赶快埋葬,以免晦气缭绕。比如,我们庄子上的五保户闫老太爷鸡刚死,下午队长就派王发有开着手扶子和几个人拉着棺材简单的修穴下葬了。因为省了做道场摆酒席,披麻戴孝,刘皇爷假哭荆州的过场,惹得那些专靠红白喜事蹭牙祭的人背后把队长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一回杨社子刚刚咽气,有人就聚在一起,嗦着牙花子议论纷纷。为啥?关键是五十多岁的杨社子名下有几十年不变的三亩承包地;死后要取消低保、救济金;即将没有了大包小包的帮扶慰问礼盒、清油、大米、白面等。他的死,倒像是几年前村东口的李家爷爷或是出去闯荡江湖受禄后不小心出了车祸的马大归天了一样,把个宗家庄子弄得一抖一颤地乱颠。他的死激起的涟漪一圈套一圈震荡得整个村庄摇晃了好几天。全村老幼拥挤在杨社子家的小院,各怀各的心思,自看自的风景,像过年看社火一样热闹。   杨社子比我大不了两岁,一块儿拾粪,一起长大,比肩齐高,比力他强,比智慧相当。我比他唯一多的只是脑袋里装的几个字符。小时候,我也曾经效仿别人挖空心思玩出点自以为是的小把戏戏弄一下杨社子,在人前显示一下毛闷子(我小时候像个闷葫芦,人送雅号毛闷子)比杨社子聪明。后来在岁月的剥蚀中慢慢懂事了,便理解了杨社子一生的磕绊和许许多多的不如意,就是现在偶尔想起他成长路上别样的一些精彩片段,除了偷偷乐一下,心里依然在骂老天的不公。   幼年的杨社子听话,乖巧,四五岁以前常被我们的奶奶作为标杆跟怀里调皮捣蛋的孙子做榜样。渐渐长大了,奶奶们又领着孙子,围在一起唠叨杨社子的与众不同。直到十四五岁杨社子才背上粪筐,混杂在放学后八九岁的学生中间一起拾粪。那时候,荆门治癫痫小发作的首选药拾粪添炕是冬天家家户户不可缺少的取暖方式。放学到太阳落山的一段时间又是一天中拾粪的黄金时节,拉车的驴马卸了,犁地的牛也休息了,成群结队的牲口被放牛娃赶到草地上吃草。因为人多粪少,放牛娃偷奸耍滑、别出心裁地使招,安排我们轮流看管草地上的牲口。贪玩的我们那管得了这多,撂下肩膀上的粪筐,敞开在学校被老师束缚了一天的心,在田野里撒欢。杨社子又被我们一群学生娃子依次吆五喝六的指使着拦截偷吃庄稼的牲口。谁想使唤,随便喊一声,社子,挡卡灰骟驴。社子,看白马吃麦子了。他背个粪筐癫癫着跑来跑去……我们一群自以为聪明的小屁孩看着杨社子左突右冲拦截牲口,一个个心里美得升了天。有时,疯够了感觉无聊的我们,你一块,我一点哄骗了杨社子手里的馍馍后,还像课堂上寻找数学题答案一样搜寻捉弄杨社想诊断癫痫患者的检查项目有哪些呢子的花招。眼瞅着某个牲口轻微地翘起尾巴,唤一声,社子看。杨社子毫不犹豫一个健步冲上去,等来的却是马屁眼里一股带有青草气的臭屁。有时还指使他站在母马、母牛的后面,使倾巢而出的黄色骚臭液体溅满他脚面和裤腿。看他筐里粪不多的时候,指使他用手搓牛的屁眼。就这样,大多数时间,当太阳落山,我们盯着自己筐里还没有盖住筐底的几个粪蛋,一后晌的沾沾自喜随着没拾上粪的沮丧,在心里早已搓麻了屁股,诚惶诚恐的回家准备接受妈妈的巴掌。唯独杨社子弯着腰,吃力的背着满满一筐粪回家。气得我们能念书,会写字的学生手握拳头咬牙切齿,但谁也不会动杨社子一根手指。   再后来,慢悠悠的杨社子能劳动会干点简单的农活了,经常插在生产队老弱病残的妇女们中间,春夏秋冬挣每天六分的工分。包产到户的头一年,杨社子的妈突然病逝了。那时全村预料,跟二哥二嫂生活在一起的杨社子好日子到头了。可是,二哥二嫂对杨社子关怀备至,包产到户后,杨社子成了全村羡慕的不用花钱,不用穿新衣新裤的二哥家的好劳力。   成年后的杨社子对生理需求也有强烈的渴望。在生产队的时候,田间地头休息之余,他的眼睛总是直愣愣地盯着一起干活的大姑娘小媳妇愣神。有好事的大龄青年看在眼里,便鼓动杨社子去撵某一个姑娘。每一次得到指令,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弯上脖子,展开双臂把姑娘追得心惊胆颤,两腿发软。气得姑娘的追求者恨不得将杨社子就地掐死。别人逗他,社子,看上个媳妇子没有?他略做思忖,说着村里最漂亮的姑娘的名字干脆地回答,我看上xxx了。听者哈哈大笑,他却满脸庄重,誓有一番娶不进门不罢休的架势。冬天,二嫂怕杨社子冻着了,把他从小屋里喊出来,同二哥二嫂和三个孩子睡在一个大炕上。有一年,二哥被生产队外派,出了远门,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成天给杨社子说晚上怎么怎么的。时间长了,一天晚上,迷迷糊糊中的二嫂感觉被窝里有异样,惊醒后吓个半死。从此,无论春夏秋冬,杨社子便睡在冰凉的小屋直到死去。   最让杨社子兴高采烈的就是跟着别人东庄西村的看电影;不管看懂与否,无论多远,每一次风里来雨里去的,他总能在村里人的照顾下,露着灿烂的笑脸紧紧地跟在对电影评头论足的人后安全到家。一九八三年的大年初二,我们几个被青春期荷尔蒙燃烧的头昏脑胀的年轻人商量着天黑到水磨关看电影。看电影是假,看电影场里扎堆的姑娘其实是我们不谋而合的心思。我们几个走在路上,脚底生风,擦油皮鞋踏着一路的淌土心花怒放,手舞足蹈比划、评论着xx村的xx姑娘脸蛋如何漂亮,模样怎样周正。激昂的阔论中谁也没发现杨社子跟在后面,直到第二天他二哥挨家打听时,才知道杨社子丢了。从正月初三到正月十五,队长发动全村人找遍了周围几十里的村庄和破羊圈烂草房,大伙认定杨社子死了。我们几个一起看电影的愣头青听着别人的议论不敢抬头,我们觉得杨社子就是我们合伙害死的,杨社子的死我们每个人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所以在到处寻找的十几天里,我们几个格外得卖力,不管秧歌社火的锣鼓震碎耳膜,也不闻张家的侄女、李家的外甥漂亮俊俏,埋头找了十几天,最后心情愧疚地草草了事。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五、一”过后,邻村有人捎话说在河西堡的街上看见了杨社子。第二天,他姐和姐夫果然在河西堡把蓬头垢面的杨社子领回了家。看到杨社子的一刹那我心才安然。从他断断续续对地理环境的描述中得知:一夜之间,杨社子从水磨关跑到了河西堡,第二天便踏上了去往雅卜赖的历程。一路上被狗咬过,给人放过羊,在盐厂捞过盐。后被好心的司机捎到了河西堡。   不久后的几年,他的二哥患肝硬化死去,大家商量后,把杨社子安排到了大哥家。然而恋家的杨社子死活不在大哥家呆一天,天天往自己的小屋里钻,那时二嫂又嫁人了,为了二亩三分地把男人倒插进了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好最新杨社子家。大哥为了能让他安心呆在自己家,象征性地吓唬着打了几下,为此把姐姐得罪了,从此跟大哥老死不相往来。无奈,二嫂又收留了杨社子,他的承包地、养老金、慰问金等等等等便又归了二嫂一家。   十几年前,年过四十的杨社子脑子已大不如从前。地里的活没法干不说,精神状况每况愈下,成天往外面跑,从不在家吃饭,多数时间晚上都不回家,浑身肿胀得像吹了气的皮球。别人料到,看见垃圾堆里死老鼠、死鸡都要吃的杨社子活不了几天。没想到,就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他的病居然好了。没吃药,没打针生龙活虎地又活了好多年。村里大多数人男性癫痫病症状都有哪些说,杨社子是耗子药治好了肾病。无论什么治好了病,他总归是好了。   杨社子死前整整卧床了两个月。死后,全村人合力,还有两个侄子商量着给杨社子打了副上好的螭虎棺材,做了魂蕃、花圈,同他的爹妈葬在了一起。二嫂还为全村人摆了酒席,而且迎合村里大多数人的心意,没有阻拦,让代替了二十几年二哥位置,对杨社子呵斥、甚至偷偷欺负的那个人强迫他披麻戴孝,跟两个侄子一起跪在杨社子的灵前守灵。我问同村的发小为什么那样做,他们说,让他跪在灵前是向死去的杨社子赎罪。杨社子虽勺(傻)了,可他也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伙伴,我们任何人没有打过他。再说,杨社子的半个家,几亩承包地永远成了那个人的私有财产,不让他披麻戴孝,全村人心口难平。 共 317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