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心中的挂嘴洲公园(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小说

去了无数次挂嘴洲,却不曾留下一些文字。因为,我怕那些细碎的文字惊扰了挂嘴洲沉睡经年的梦。直到几天前,我穿过一段泥泞的小路,再次登上挂嘴洲的时候,我预感到,挂嘴洲已无法像往常一样安睡了,我该为它写点文字,或者纪念,或者祭奠。

挂嘴洲地处涓水和湘江交汇处,我无从考证它名字的由来,但从地形图上看,就像嵌镶在嘴边的一颗珠宝,小巧琳珑。它的名字也不响亮,如果不是问住在这里的老居民,你问去挂嘴洲怎么走,一定鲜有人知。但如果你问去易俗河老街,问去洛口、问去正泰码头,一定会有人准确无误地给你指路,甚至会遇到喜欢“翻古”的老人,把“一宿河”的老典故给你娓娓道来。其实,这些都是挂嘴洲上的景点,而人们往往记住了它繁华的过往,却无意中淡记了挂嘴洲的真名。

其实,挂嘴洲是没有公园的,也没有人把它冠以公园之名,但不管你认不认同,在我心中,挂嘴洲就是一座公园,一座灵魂尚在的公园。

登上挂嘴洲,四周挖掘机铿锵而沉闷的声响,早已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我想,挂嘴洲已无法再安睡了,它会是沉睡百年之后的自然醒来,还是会被这嘈杂的机器轰鸣声吵醒,我不得而知。

在船厂的码头,一条欢快的小黑狗绕着我跑来跑去,突而朝着挖掘机的方向吠几声,以对这种不怎么悦耳的噪声表示抗议。

小黑也算是老朋友了,我不知道主人给它取的什么名字。我管它叫小黑,看来这个名字它蛮喜欢。所以,每次我来,它都像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摇着那条硕大的带着细碎花纹的尾巴,欢欢地奔过来,围着我转了一大圈,又跑到我前面领路。这是它独有的领地,欢迎谁,不欢迎谁,它说了算。它那欢快而灵动的尾巴,仿佛是宣誓它领地的主权。看得出来,它对我充满着友好和善意。仿佛我的到来,是对它国进行的一次隆重的国事访问,这是它国最高规格的欢迎仪式。

走到街巷狭窄处,小黑在前面领路,检阅它的仪仗队。我跟在小黑后面,踏着干净光溜的麻石板路,屏气轻履,生怕踩痛风雨飘摇中仅有的历史遗存,怕破坏曲径通幽处的宁静。岁月的变迁,很多故事在断壁残垣中慢慢沉寂,而老街的古朴和深邃却愈来愈浓烈了,曾经的繁华已成为零碎的记忆碎片,原来的三街六巷仍有踪迹可寻。曾经青一色的麻石街道,青一色的河边木质吊脚楼和岸边木质楼,彰显浓郁的江南小镇文化色彩。而在岁月的洗礼中,这些小楼、这些青砖残瓦所承载的历史记忆,却明显有些不堪重负了。

小黑在一个遗弃经年的青石狗钵碗前嗅了又嗅。看得出来,在这个破败的院落里,小黑寻觅到了熟悉的气息。特别是这只狗钵应该与它有着难以述说的渊源。要不,它怎会对这只破碗产生兴趣呢?我想,小黑对它的先辈用过的器物都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怀旧情愫,人类怎就对这些旧物熟视无睹而弃之屐履呢?我突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老街的故事,如果再没有人来拾起收藏,让它保留历史的记忆和况味,或许,岁月的车轮辗过,它就成了瓦砾,成了尘埃,成了所谓“文明人”眼中的砂粒。一个“拆”字,可以把它淹埋在现代“文明”的光环之下,而被车轮辗压过的痛感,谁又能体味到呢?

城市化进程日新月异,而躁动的人们用钢筋水泥把城市堆砌得千篇一律。城市所谓的个性化符号越来越趋雷同,没有文化根脉的复制,让城市变得千人一面,这又如何能吸引人们去用脚步丈量和抵达呢?这已经成了城市的通病,也将是影响城市发展一时难以逆转的定势思维。我想,未来城市的生命力将是保存在骨子里的灵魂。没有灵魂的城市如何让人们有归属感呢?但愿挂嘴洲保存在骨子里的灵魂不再孤独。

不久前,一文友在博文中感叹!老街已在岁月的沧桑中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从她的话语中,我感到了一股悲凉,似乎老街的去留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我想,文友所说的所谓“使命”应该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历史使命,二是现实使命。老街作为历史的使命完成了,而它的现实使命却仍是未竟的事业,“存在下去”就是它的现实使命。

然而,存在只有一种理由,而消灭却有很多种理由。当很多的理由摆在当政者面前时,“存在下去”的理由还会那样铿锵有力吗?

当今,在许多让“老街”消失的理由中,有一个理由被奉为皆大欢喜的高招,那就是“拆除一个旧街,还你一条新街”。全国各地纷纷效之。然而,细细思之,使我想起了“买珠还椟”的故事。说的是,春秋时代,有一个楚国商人,专门卖珠宝的,有一次他到齐国去兜售珠宝,为了生意好,珠宝畅销起见,特地用名贵的木料,造成许多小盒子,把盒子雕刻装饰得非常精致美观,使盒子会发出一种香味,然后把珠宝装在盒子里面。有一个郑国人,看见装宝珠的盒子既精致又美观,问明了价钱后,就买了一个,打开盒子,把里面的宝物拿出来,退还给珠宝商。

如今,我之所以把挂嘴洲作为心中的公园来看,是因为老街还在,正泰码头、过山码头、肖祠巷、仁和街、肖家祠堂等都还有迹可寻。老街还在,那作为公园的灵魂还在。有灵魂的东西才有生命力。正如,我们拥有一幅齐白石的真迹,比拥有一百幅齐白石的高仿作品更值得收藏,因为,真迹不可重来,而高仿作品则可以无止境地复制,复制得越多,它贬值的速度越快。由此证明,作为挂嘴洲老街“存在下去”比“拆旧换新”更有价值。

然而,繁华已如烟云飘过,曾经的热闹被寂寥和苍凉取代,如我一样做“心灵守望”的人亦或许只是徒劳。我只是希望,我们看到的老街、看到的挂嘴洲不是“如假包换”的赝品,而是带着灵魂而来的挂嘴洲公园。但愿这种保护不是“挂在嘴边”,而是落到实处!果若如是,湘潭之幸矣!

癫痫发作时的症状是什么贵阳治疗癫痫的公立医院癫痫病发作时尖叫正常吗癫痫病人的平均寿命大概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