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渔家香饵(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小说

钓了几年鱼之后,再不敢小瞧钓鱼了。知道钓鱼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有很多门派,有很多讲究,于是我正式拜了师。师傅是鱼王牌香饵厂的创办者,他生产的鱼饵在方圆百里无人能比,几乎很少让钓者空手而归,多少年一直畅销不衰。

钓鱼的方法各不相同,城里人用的是新法,一般都是设备精良,准备充分的,既有深厚的理论知识,又有丰富的实践经验,钓鱼协会里可说是藏龙卧虎,老中青三代人才荟萃,其中一些大师级人物不仅钓技炉火炖青,面对各种季节和水面均是得心应手,手到鱼来,文笔好的开始著书立说,在钓鱼杂志上开设专栏,搞讲座,这一类应归属于学院派。流传乡野的自然是民间钓法,这种钓法无拘无束,无门无派,钓具简单粗糙,随意自然,但是这些钓者个个技艺超群,手法神秘莫测。

我总想在乡野与城里二者之间找到一种平衡。无奈二者相去甚远,不说技法,就连使用的钓饵也截然不同。乡间钓者讲究就地取材,比如摘片柳叶可以钓上草鱼,捉只蚂蚱可以钓上鲤鱼,捉只泥鳅可以钓上甲鱼。他们肩扛犁耙,手舞镰刀,完工之后,可以躺在河边,一边休息,一边钓鱼,不用鱼竿,一根丝线系于脚趾,鱼儿咬钩全凭感觉。这种无法从书本上找到和学到的钓法,是需要钓者何等地用心去修炼,天长日久方可成功。

说有人在灵山水库设下了擂头,宣称如有谁在灵山水库钓起一条鱼即为胜出,攻擂者只要交纳百元费用即可攻擂,胜出者可获千元奖励。消息一经传出,不少人跃跃欲试,我也说不清为啥,竟然毫不犹豫向灵山进发。

未动身前就听人说灵山水库的鱼儿有灵性,十分难钓,那鱼儿鬼灵精怪,从不轻易咬钩。对此话我倒是半信半疑,再精它也是条鱼,莫非真的还精明过人。

灵山水库是离城百里外的一座小型水库,真可谓是空气清新,风景优美。碧绿的水面倒映着起伏的黛青色山峦,颇有些诗情画意。清澈的水中成群的鱼儿缓缓游过。按已往的经验,这样的鱼本应该好钓,但谁知下钓半天,却没一点动静,饵料换了好几种,就是连条鱼花也不去动它。我耐心等待着,能清晰地看到成群的游鱼从鱼钩旁一条一条列队游过,我把鱼竿动了动,但鱼儿们全都显得十分绅士,对于悬于水中的进口鱼饵目不斜视,像出操的士兵一样整齐划一,接受指令一样鱼贯而去,没有一尾鱼作过短暂的停留,那怕开一会儿小差,碰一碰鱼钩,闻一闻饵料。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地上的烟蒂横七竖八地丢了一地,像横尸遍野的战场。水库对面同样站着不少像我一样焦急的钓者,他们可见也在向这潭碧水发起了挑战。真是奇了怪,鱼钩就像放置在家中的水缸里,一动不动。微风吹来,水面上骤起一片涟漪,于是眼睛瞪得像铜铃,血流好像也已变快,心跳明显加速,觉得浮标在摆动,不由一阵狂喜,鱼儿在咬钩了。有点颤抖的手不由自方地伸向固定的钓竿,可是风一停,浮标又静止不动了,原来刚才是自己的臆想。眼看着红日落西山,一天就这样在焦躁不安中耗去了……

此时才有意识把目光投向四野,发现灵山这个地方有点像陶潜笔下的桃花源,是修江第一大支流的发源地。芳草鲜美,绝对没有一点污染,湿润的空气,深深地吸一口觉得它是甜的。无论是菜园里的蔬菜,水中的鱼儿,山上的珍菌都是百分之百的纯天然;养的鸡鸭,牛羊都是吃野草长大的。所以这里是一个理想的度假山庄,每到周末或长假,城里总有些人悄悄地来到这里,说是钓鱼,其实有些人连鱼竿也没有打湿,根本没有到水库边来过,而是特地来尝尝地道的农家菜,包个单间,和情人小蜜们幽会两天,这全是钓翁之意不在鱼。

接连两天我都没有钓起一条鱼,心里确实有些承受不起了,水库中不是没有鱼,而是鱼多,但它们对鱼饵就是视而不见。第二天中午人们都开始作回家的准备了,有带了鱼竿的人拿出了网兜,径直走到水库边的小木屋里,不一会,几条活蹦乱跳的活鱼便装进了网兜里。我明白了,原来商家给钓翁们设了卖场与买场,有了这几条鱼,便可以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地跨进家门。这边的女人玩得高兴,家里的女人接到也欢喜,鱼成了男人抛出的诱饵。看着衣着光鲜的男女打点行装出发,我却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也许是少年时养成的犟脾气又上来了,尽管公司里有许多的事务急需处理,但我发誓不钓起这鱼来决不回去。

这里山高林密,手机没有一点信号,所以一旦进山后基本与外界断绝了往来,只能清清静静地坐着。在这个欲望泛滥,普遍浮躁的年代,如果能平心静气地到这儿住上几天,暂时忘却那些烦恼确实不错,但自己老是忍不住掏出手机来看看,好像片刻的宁静反而加剧了内心的不安。看来这个经营的商家是颇懂得佛与禅的精髓的,火急火燎者最应该学习垂钓,理解等待也是一种寻求,静观动态,以逸待劳,以不变应万变是一种高境界的修为。在这个电子信息时代,想要找一个这样原生态的地方确实不容易,没有电视,没有电话,山民家里还沿用油灯照明,让城里人找到了时光倒流的感觉。在这里玩就是尽心尽性地玩,不会被现代化的物欲所左右,这是多少年来不曾有过的。城里灯红酒绿的世界充满诱惑,官场、商场、情场,是是非非,恩恩恩怨,买卖、算计、利益,纠缠揉合在一起,那不正是一团悬挂人生这根隐形钓竿上的钓饵么?它奇香四溢,滋味独特;它钓着男人,也钓着女人;曾钓过古人,仍钓着今人。

钓鱼之法,可喻人生。我知道这是在考验自己的耐心,因此来个将计就计。又是两天过去了,鱼始终没有咬钓,傍晚收拾钓竿的时终于有些忍受不住了。尽管我这些年来一直在演练太极,追求锋芒内敛,气沉丹田的佳境,极力克制一惯的急躁性子,但现在我发现自己的耐心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再钓下去,恐怕要发疯了。在住房里对着镜子一照,连自己也吓了一跳,脸色暗黑,胡子拉碴,眼窝深陷,目光呆滞,头发蓬乱得像个鸡窝,现在与其说自己在钓鱼,还不如说鱼在钓我。可见焦虑与无奈是何等地具有杀伤力,短短几天如此耗费着我的心力,真让人惊讶。顺境中的自己原来脆弱得不堪一击,难怪姜太公渭水垂钓能成为千古一绝,我等平民鼠辈,天目未开,不可能修炼到他那种超凡脱俗的境界。

晚上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想着明天就要离开灵山,心里十分的憋闷。我并不是懊悔喜欢逞强好胜的自己攻擂失败,无颜见江东父老,而是发现自己缺乏耐心与智慧,不懂得变通。

鸡叫过三遍了,我双眼瞪着漆黑的夜色,没有一丝睡意,直至窗口露出曙光,我才披衣起床,踱出门外。沿着幽静的小径来到库区,水面上轻烟似的雾岚漫卷蒸腾,晨雾里我看见两个汉子正向水中挥洒着什么。我快步赶过去,汉子迅速上了木筏,只三两下便划向了库中,隐没在雾色中。在汉子站过的地方,我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香味,再看看水中,黑压压的鱼群在相互争抢食物,鱼儿碰撞冲击产生了巨大的水波,发起扑扑的声浪。我终于明白了这些鱼儿为什么像被人控制了食欲,对我们的饵料不感兴趣,为什么垂钓者来来往往,但总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也许正因为钓不上鱼来,才引起人们无穷无尽的欲望,总想挑战成功,这种挑战的过程比垂钓成功更具有吸引力,因为人生的快乐不全在成功的喜悦里,更多是蕴藏在追求与获取的艰辛中。人们一次一次地来,一次一次在此消费,钓上鱼来分文取,还有奖赏,真正的商家为着大智若愚的从容。

也许我是太想获得成功了,当我知晓了这个秘密时异常地兴奋,我决定取消回城的计划,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把鱼钓上来。

十几年前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关于香饵的介绍,不过那种香饵不是用来钓鱼用的,而是诱捕老鼠的。书中叙说的效果真有点像几年前炒得沸沸扬扬的邱氏鼠药那么神奇,只要往街中一扔,十里八乡的老鼠都会排着队赶来。香饵一般是用菜油、芝麻油等香油作为调料,再加以麦麸、桂皮、酒糟、豆饼搅拌,做成黄豆大小的丸子,晾干。鱼儿吃饱这个玩意儿,对别的东西就不会感兴趣了。

为了破解这个难题,我苦思冥想了一上午,仍不得其法。我想这些鱼儿从小就吃这些香饵长大,难道就真的不腻味么?就不想换换口味?天下没有攻不破的堡垒。就在我蹲茅房的时候,突然灵感勃发。乡间因为要积蓄大粪作肥料,所有茅房都挖了一个大粪池的,粪池上面盖着几块用圆木拼成的桥板,作为粪池的遮盖物,中间空出一条五六寸的缝隙,用来解手。我低头一看,粪池中正拱动着一团团的白蛆,我当即决定就用它了。

天底下的东西就是这样怪,一物降一物。香的反面是臭;甜的反面是苦,冷的反面是热,人世间许多感觉都是靠他物作参照来完成的:不知道有多香,便不知道有多臭,没尝过有多苦,便不知有多甜。闻过香和臭,尝过甜和苦,嗅觉和味觉才算完整。用蛆作为饵料,抛入水中,竟然能钓上鱼来,接连不断地咬钩,让我手忙脚乱。只一会儿功夫,四五条大青鱼就成了我的囊中之物,见我的钓竿划出了银白色的弧线,一大群人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呼拉一下围了过来。我见人多了,赶紧收起钓竿,颇有君子风度地点到为止,众人探问其中奥秘,我顾此而言它,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神情。

围观者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我正在收拾钓具,突然间一块乌云当顶压来,几声闷雷过后,便看见对面山崖上挂起了一块白茫茫的雨帘,雨帘似乎被一根拉线迅速向四野拉开,山上采伐的汉子赶紧钻进了窝棚。雨帘像一把梳子,所到之处青草和树木由一片淡绿变成深绿,一眨眼雨帘便越过水面,向我们这边罩来。我跟着一大群人跑进了木板棚里躲雨,但前脚刚进,后脚的雨便停了,我感觉这雨也和山外大有不同,看不到山雨欲来,雨变得行踪诡秘,来去匆匆,好一场空山灵雨。

我踏着印满水渍的土路向水坝走去,路上有几位养鱼工人神情怪怪地看着我,突然一位白白净净的汉子迎面拦住了我,汉子自报家门,告诉我他是库区管理人员,随即把我引进一间屋子。进屋后递上一杯刚泡的新茶,只见清澈的水中茶尖直立,上下翻滚,清香四溢。我不禁说了声好茶!白净汉子说:这杯茶在等待一个有资格喝它的人等了很久了,香饵厂的老板想把饵料打造成天下一绝,价甲天下,独一无二的香饵。他相信用此饵当鱼料喂出来的鱼,再没有其它食物能对鱼儿产生诱惑。所以这价值八千元一斤的好茶在等待第一个喝它的人等了多年。我听他这么一说,赶紧把茶杯放了下来。白净汉子见我放下茶杯,一脸不解地问我,为何不喝?我说不敢喝,害怕这是一杯上瘾的诱饵,它将迷惑我的心智,喝过之后,从今往后非此茶不喝了……

我喜出望外地坐在办公室等待五千元奖金的兑现,但是白净汉子总在磨磨蹭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想,也许他是想问我用的什么饵,我想,不说守口如瓶,但也不会轻易告诉他。正在我有点坐不住了的时候,他用专线座机拨了个电话:香饵神话被打破,鱼儿已经上钩了。我站起来,白净汉子关上抽屉,但并没有给我奖金,而只是轻轻地告诉我,设擂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师傅——香饵厂老板。教子教孙是积德,缺德徒弟教不得。我听到师傅二字,如梦方醒,真后悔不该来钓这鱼。

癫痫持续性发作的治疗方法治癫痫需要多少钱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