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我躺壳里,反思曾经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灵界小说

   文/黄岛晓锦源

   让喧嚣保有它的空间,让我拥有我的壳。当厌恶的心不再想钩心斗角的思索时,请让我默默的缩回我的壳内,以反思为床铺,以伤悲为被褥。这是我唯一的抗争。

  曾经,每一季的秋熟都惊讶着我的古道热肠。它们的长成是多么美!我依然记得目睹谷穗的喜悦,大自然春华秋实的韵律,诉说着再生的真谛,像鲜花忠于春,像果实忠于秋。我听到红红的高粱粉嘟嘟的倾诉。不止是勤奋的农民让它们这般,更是大地与朝露让它们如此。如果,丘陵的林海曾经安慰我,那是岭的格局让它如此。如果杜鹃的花开花落曾经换来我的赞叹,我必须感谢,是阳光、露珠、飞鸟、花草共同完成的山河社稷,替我松开身上的绳锁。不曾有过不调萎的兰花,它们遵循花开花谢的定律,让大地完成四季的交接,不曾有过候鸟留守,他们恪守南去北来的理则,让天空完成时间的轮回。 荣,是本分;枯,也是本分,来是自然,去也是自然。 在我脚下的山岭,自然也是天地伦理的一角。打动我的这一团和谐,乃是天静静地自强着,地静静地厚德着,风悄悄地拂动着,四季默默地交替着,而我醉心地观照着。

  我含笑躺壳里,铺开记忆画面,逐片审视。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多,可能,直觉到某件事的不可挽回,我还是步入那喧嚣的世界,急着把生命的历程一一尝遍。很认真,也很死心塌地。一砖一瓦,有画面,也有声音。

   现实与梦想,本就是两种不可调和的人生隔膜。梦幻中,辛勤的工作,努力的微笑。现实里,却依然有泪水滑落。这或许是大多数人的真实感受。 算了,我含笑地缩进壳里,这毕竟是我温馨的家园。

  醒来,总有一些思绪在的动摇我,鼓励我离开心狱,再去探索一个新的天地,要么一切推到重来。 她们似乎更了解我,她们设法找到那把捆住我的手铐的枷锁,可那把钥匙早已被我丢掉。我自甘堕落,也自甘沉沦。

  对一个颓废之人,所有的义正言辞就像一个绚丽的泡沫。对一个苟且偷生的残余,何必指望它去铸就坚强?如果死亡是唯一可行的,那么就赏一个自由的任性吧!这算仁慈,也算慷慨。

  强迫一只蜗牛去破壳,让它暴露在阳光里,是否就是仁慈? 多数的鸬鹚都认为,把鱼带出水面是一种善举。

   有时,死亡对于卑微的个体都是一种奢求。岁月像一个不称职的看门者,懒洋洋地对我开关着黑夜白天的门扉。空间像一条大蛇,慢慢地缠绕,非得把人身上的血脂整个吞下,连最后一滴血水也不剩下时,才肯利落的离开。宇宙能亘古不变地运转,应该有一套看不见的规则,该淘汰的就灭绝,该残喘的就苟活。人生有时充当一名刽子手,血红的砍刀上没有温情。

  面对残红的夕阳,品味曾经。一面面熟悉的脸,一阵阵的冷漠笑……一年又一年的光阴故事,还有那呱呱坠地的新生命期许,被切齿恨过,也切齿恨过。认真地爱过,也认真地生活过。现在呢?……我缩在壳里,不是要自学如何去恨,而是要来感悟我曾得的那些爱。在我度过了不惑的年头,我领到了这份贺礼,当我匆匆地去解开岁月死结,笑纳理性与尊严的馈赠。一对破碎的玻璃在我手中,碎片的晶莹,折射着不屈的身影,还要怎样,认真地苦笑,认真的流泪,然后呢?是回到黑暗的壳里,再然后呢?去认真地反省。

  当落日的余晖收起,我明白,我不需要走出我的壳。

固原原州区有没有癫痫的医院岑巩县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嘉峪关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