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保姆明嫂(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灵界小说

夏季的北方小镇,也是异常的热。有些树叶卷了起来。我们按照上级的安排,要去和帮扶户见面。由于是第一次去,根据基本信息,在小镇的大片区里漫无目的的寻找。

在一排工房里,我们终于找到了这户人家。因为来之前,就听说女主人家雇请的有保姆。出来应声的女人,猜想应该是保姆。

进去之后,发现家里仅有两人,保姆和主人柴秀君。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地面全是在八十年代修建的砖块铺砌而成的,颜色深灰色,砖缝隙都是干净的很,让人觉得清爽。

坐东朝西的房子,在下午,炎阳穿透了绿窗纱,可是房间里依然很凉爽,且有一股淡淡的潮湿气息。轮椅上的柴秀君老人,今年已经八十九岁了,算是高寿了。两眼不挪地方的注视着面前的一堵不很白的墙。双手交叉在一起,手背上的黑色皮肤里鼓起来的血管,依稀可见。

保姆告诉我们,她是农村的,儿子在这里上班,照顾柴秀君老人都五年了。聊了大约十分钟,从她的话里,我们知道保姆被人们称为明嫂。

她是一位川妹子,年纪大约有五十来岁,头发黄白,估计是染色后半褪掉的。个子不很高,但是两眼却很大。相信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村子里的靓妹子。脚上靸着一双白的发黄的凉拖鞋,脚后跟上的死皮,几乎占了四分之一。

就在这个时候,邻居来找她借东西,碰到了我们。那人倒是很健谈,从她的口中得知,明嫂是个勤快的女人,看家里收拾的这么干净,每年都要给老人换新窗纱,害怕晚上蚊子进来。在听他说话的间隙,我再次环顾了一下里间,发现一室一厅的房子总体面积也就不到三十平米,却井井有条。一些不穿的衣服,明嫂把它折起来,房子一起,用包袱包裹,以免落灰,上面还用报纸遮上。内开的房间各个门刷的通红,找不到一点灰尘的痕迹。

忽然间,我联系起来了。红门,绿窗纱,格子床单,粉色的电视防尘布。青色的地砖,陈旧的小椅子,却在发亮。这哪里像一个不能看世界颜色,听人间美乐的柴秀君啊咯人的家。这分明就是一个充满阳光,对生活满怀憧憬的家。

老人柴秀君忽然咳嗽的气都上不来,我们急忙站起来帮忙,邻居也帮忙。只见明嫂给老人拍打着后背。几下之后,又将手转移到前胸上,上下给摩挲了几下,这才见效果了。我当时心想这还好是白天,晚上三、四点,要是她咳嗽的要命,然后再坐起来,不睡了。那不就得给她不停的拍打,陪她说话。

紧接着,我又一个疑问产生了,那她能听见吗?

明嫂操着浓浓的川音告诉我们,说话的声音要好大,她才能听见一点。晚上了,她怕吵到邻居,不敢大声说话。

柴秀君有一个儿子,因为上班轮休,所以只要一进单位,就别想出来。一周休两天,而且时间不固定,随时有事,单位随时叫。本身还有糖尿病,妻子是心脏病,还有个一岁多的小孙女。工资要拿出一部分来给老母亲柴秀君看病,请保姆。这些也真够具体的,试想一下,他的日子也不好过。

明嫂在生活中,对高秀君老人照顾的无微不至。一日三餐,不少一顿,哪怕每顿就半碗稀饭,米饭,也不漏掉。她不嫌麻烦,只要老人吃,她就做。饭做好了,再端来,用小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给她吃。稀饭还好点,米饭需要菜,无奈,明嫂就把绿菜或者胡萝卜等菜,切成小粒,煮烂,和米饭和在一起。为了保证她的营养。

不光如此,日光浴,兜风,也是她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白天是早、晚各一次,推着老人出去晒太阳。听广场的音乐,听别人聊天。因为柴秀君的双眼白内障二十年了,双腿不能行走也五年了。当她高兴的时候,还哼两句,明嫂也替她高兴。老人曾经是砂石队里的成员,年轻时,一次扛两袋水泥,挣钱养家糊口,男人过世的早。到如今是低保也没有,医院看病只能在门诊,她的体质还不能输液。可医院里只要是病人住院,肯定需要输液。她只能靠药养着了。

明嫂还得伺候这么一个不能走路的老人大小便。家里特制了一个简易坐便器。五十多岁的明嫂要使出浑身的力气,抱着她坐在上面,扶着她,等她方便完了,再给她提上裤子。明嫂只是一个保姆,非儿媳妇。却能做到如此细微的地步,而且坚持了五年。我当时就为她的精神而感动。

这人啊,吃喝拉撒睡,本身属于生理需求。然而这些不能自理的时候,那也是一种痛苦。可是明嫂却能让柴秀君生活在这么一个环境里,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她想了个办法,就是在下午刚从广场转回来的时候,趁着邻居还没回来,她把电视的声音调的大一些,陪柴秀君说话。帮她消除寂寥,还给她端来冷开水和热开水兑好的水,一勺一勺的喂。

生活显得很有秩序,可这一切真的都是保姆明嫂的功劳。

明嫂的老家,还有老伴。她在这伺候柴秀君已经五年了,有了感情。老伴叫她回去,可是她说她走了,这老人怎么办?主人家给她加了二百块的工钱,也是希望她能留下来。明嫂却把加的钱,拿来给老人改善了伙食。

当和我一起同行的领导问及明嫂的儿子年龄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自豪,说是二十六岁了。

紧接着,领导又关心明嫂的儿子是否娶媳妇了。

她有些腼腆的解释,儿子因为大学毕业不久,家里条件又不好,还没来得及谈对象,至今还是独身一人。听到这里,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明嫂最后还说,她把老人照顾到不需要她了,再回去帮儿子,给儿子娶了媳妇,再回去照顾老伴。看来,明嫂时刻想着别人,从没歇下来,为自己考虑一下,静静的享受一下生活。乐于奉献,把爱给了那些需要的人,留给自己的永远是忙碌。

领导建议,把老伴带到这里来。

可这话刚一出口,明嫂就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告诉我们,自己的家里还有老人呢。真正的是舍弃赡养自家老人,却在远在千里之外照顾柴秀君。这种情谊,并非只为了那点工资。

“那你老婆婆有病了,你回去吗?”我不经好奇的追问。

明嫂摇摇头,一脸无奈,“想回去,就是没办法噻。我走了,这个老婆婆那么办?”听的出来,明嫂是放心不下柴秀君,她一个人在家,生活不能自理,儿子儿媳妇也不在跟前,身体也都不好。这伺候她的担子,几乎全落到了明嫂她的肩膀上。

“不过,我宁愿她多活几年,哪怕我儿子娶媳妇晚上几年也可以的。”她手里依旧在扣衣服纽扣。不知道是不是紧张,我们进去的时候,她就在扣,然后觉得错位了,又解开,再重新扣起来。

也许,她喂了打破紧张的局面。起身,要带我们去对面的灶房看看。里面好整齐,虽然说有些陈旧,但灶台收拾的异常整洁。看着水龙头里的水,“嘀嗒嘀嗒”在流淌。我的眼光刚到她的脸上,她便回答我们了,这里的人家几乎都没有水,大多数都去市区了,或者去租住后面那些楼房。像柴秀君老人这平房住户,没几家有水的。”

水,乃生命之源。试想一下,没有谁,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光景。明嫂还告诉我们,在天热的受不了的时候,他们这里就没有水了。无奈,她便去房后面的四五百米的邻居家要水。

明嫂还给我们说,有次柴秀君老人忽然表示要尿,结果明嫂最近也生病了,浑身困痛,无力帮助她坐在特制的便器上。结果老人的尿液就顺着裤腿淌。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明嫂第一次哭了。她把这个老人当自己的亲娘来服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必须自己身体健康,否则,这一下子,就要让老人穿湿裤子了。夏天屋子里会骚臭,但是裤子却好洗,晒干也容易。冬天,屋子里的气味散不出去,老人又怕冷,湿裤子定会让人受罪。

老人可能是呆在屋子久了,有时候难免心情不好。明嫂给她喂饭,她不知怎么的,忽然将碗打翻,倒了明嫂一身。她还脾气发的很,又哭又闹。这下,明嫂无奈,只能像哄孩子一般,安慰她。用了近半个小时,才让柴秀君老人的情绪平稳了下来。可是,明嫂刚直了一下腰,她差点把轮椅弄翻。明嫂一着急,整个人扑了上去,顶住了老人。方才避过一险。

闻言,有些惊诧。这个地方,我小时候经常拉着架子车卖菜。是不是的吆喝几声。里面出来的老太太,阿姨,个个显得干净,身上就是工人的气质。当年,我们这些农民的孩子,显得很土气,而且也不敢正眼看人家。仿佛人家很有钱,吃的、住的、穿的,什么都要好。让少女时期的我,不免有些羡慕。现在貌似恰恰相反。

周边低矮的平房,有些已经成了废墟,里面的荒草比人还高。往昔繁华的小镇,今天多了几分凄凉。阳历七月的太阳肆无忌惮的烤着地面,柴秀君所在的平房也难逃此热度的煎熬。

走在被火一样的太阳烤焦了的马路上,我的思绪仍然停留在柴秀君老人的那间不大的平房里。

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的柴秀君,依然坐在轮椅上,心里默默的数着时间,听着墙上的钟表里的秒针走过的声音。一旁负责照顾她的明嫂,坐在床边,两只脚交叉放着,手里还拿着一把小刀,说是给老人削苹果呢,我在想,这老人近九十岁了,如何吞咽的下?答案是明嫂告诉我们的,她削成薄片,然后在放到水里暖热,然后切成小米粒,再用刀拍烂,慢慢的喂给她吃。

这个程序看起来很复杂,可是,明嫂说她已经习惯了。在她看来司空见惯的事情里,却包含着一种真诚,一种信赖,一种敬重。

我注意观察了,那会,明嫂给我说起柴秀君老人当年在砂石队的时候,两只手抓起两袋水泥,往腋窝下一放,就夹走了。那眼睛格外的明亮,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看得出来,她很敬重老人的。同样是女人,那就更应该理解和敬重了。

我回过头看柴秀君老人,蓦然发现,她的脸上很少有皱纹。或许真是她的心态好。遇事能承受。这么多年,低保都没有,生活拮据,她也知足。不由得我肃然起敬,这么一个高寿的老人,能够在一双白内障眼睛的世界里生活,将世界的美好,装在脑海里,心里。两条腿无法丈量曾经熟悉的路程,但是或许依旧将那些回忆浓缩在那个年代里。旧房子,就事情,新心情,新心态。

禅学,也许并不高深,但是真谛或许就是一切随意随缘。明嫂不懂什么是禅学,佛道,但是知道柴秀君需要帮助,让她的生活井然有序,让她的生命在她的心里格外灿烂。

明嫂的付出,是一个孝子,未必都能做到的。端屎倒尿,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坚持五年。春夏秋冬,无怨无悔。

我也是女人,我也有父母,我也有我的生活。庆幸的是,我很有福气,我的父母现在都还算健康,能跑能动,至少不要我操太多的心,有时候反而还要他们替我们操心。“孩子,你好着没?你们的孩子好着没?”这么简单的话,让我明确,我的生活充满乐趣,我的精神世界里有充足的阳光和爱。

不知道,若干年后,生活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但是我还是希望明嫂这样的有爱之人,能够在大千世界里更多一些。让那些冰冷的心儿,得到许多暖暖的爱意的滋润,变得润泽起来。

人常说,“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我们的世界更美好。”话说起来容易,这事情做起来未必容易。做一天、两天容易,做一年、两年呢?明嫂在一个素不相识的家庭里,与柴秀君老人相逢,便留下这里五年,这是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数字,可是她的内心绝对的不止这五年,或粗是承载了千年万年的爱意,才得以留下来。给了她的家庭许多的爱,给了世间更多的太阳。她的心里容纳这一个诺大的太阳,普照大地。

我们从柴秀君老人的家里出来,明嫂送我们出来,忽然觉得太阳貌似不热了。莫非是被明嫂身上的光芒所遮盖。那些正能量,她听不懂,善良的举动,不就是一次真正的正能量的传递?我转过身看明嫂的眼睛,充满了希冀。像是在提醒我们,回去以后,一定不要忘记了给老人争取政策的倾斜。

......

有爱的心,到哪里都是鲜亮的,都是暖洋洋的。明嫂的人生,便是一曲颂歌,一曲永唱下去的颂歌!

治疗癫痫病应该去什么样的医院长沙癫痫重点专科医院上海市比较好的羊癫疯医院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