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火焙鱼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伦理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546发表时间:2018-03-07 08:02:59 父亲把红薯搬回家,还来不及等一场薄薄的冬雨把油菜种下,便和母亲一道来长沙帮我照看孩子。   他们提着两个行李包,小包装着衣物,大包鼓鼓囊囊,十分沉重,装着他们精心准备的食物,一纸箱子土鸡蛋,一把叶子发黄的大蒜,收拾干净的鸡和鸭,干辣椒、剁辣椒等,火焙鱼装在红色塑料袋中,袋口用带子扎得结结实实,但是依然散发出那种淡淡的烟熏的香气。这是城市里永远也闻不到的味道,让我有些沉醉,甚至偶尔在脑海里产生归意,但在现实的压力面前,我只好隐藏内心的疲倦,一再退缩。   生活的矛盾让他们只做了短暂几天的停留,又踏上回家的路程。八个月大的孩子,刚刚学会的招手告别,第一次却是和他的爷爷奶奶。   母亲提着行李,再三转身说着拜拜,孩子使劲朝他们招手,他还小,也许并不能体会离别的含义。只是这一刹那,母亲低下头,捂住嘴,冲到门外放声哭了起来。电梯口,母亲接过孩子,在他脸上亲了又亲,眼神里充满了不舍和无奈。   我打车送他们去汽车站,车上放着音乐,汪峰的《至少有十年》,沧桑哀伤的旋律和着母亲低低地抽泣,让我倍感哀伤。近年来,由于孩子的缘故,不知不觉中已疏远了他们的距离,可他们并没有丝毫责备。   母亲说,你白天要上班,晚上回来要做家务,每天忙到那么晚,身体吃不吃得消。   我笑着说,没事,习惯了,等孩子长大些就好了。   为了缓和她的情绪,我有意岔开话题,问她火焙鱼要怎样炒才好吃。。   母亲不厌其烦的跟我讲着火焙鱼的炒制方法,她还说,这些鱼是父亲每天亲自去池塘里网的,都是野生的,也是你最爱吃的,在家里能卖七八十块一斤呢。   说起大垅村,那些风雨里静静伫立的瓦屋黑檐,成为我记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忆中无法抹去的灰暗记忆。听着母亲的絮絮叨语,看着她的皱纹和满头白发,悲伤在心里如风涤荡,将所有苦难的往事,将所有和他们相依相守的往事一一重演了出来。   大垅村的门前有一口池塘,七八亩见方,常年清澈见底,仿佛群山掩护里的一颗翡翠。池塘三面菜地环绕,地里应季种满了瓜果蔬菜,北面有一户人家,近水的塘岸有一处洗涤衣新乡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物的坝口,坝口两侧是几株柳树和一蓬丁榔刺。   春夏之际,池塘蓄满了水,以供东边山坡上的梯田灌溉之用。流动的清水里,有鱼虾,岸边的石头下,有田螺河蚌,水面之下的泥巴里,还藏有泥鳅黄鳝。每年双抢季节之后,池塘成为水田,贴补着村里人并不丰裕的粮仓。   可是一到冬天,它会干涸,裸露的泥地被晒得发白,晒出无数蚯蚓状的裂缝,岸边的芦苇也会死去,枯枯的,在风里稀里哗啦的响着,没了主张,直到第二年发春水,水从四周围拢过来,岸边才生机盎然。   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几年前退休后,在家消磨了几天,终于耐不住寂寞,又重新拿起他的瓦刀,去工地上和泥砌墙。一腔热血终究抵不过严寒酷暑,一场重病后,医生一再叮嘱,建议他不能再做体力活,就这样,无情的打击了他所有的豪情壮志。   那阵子,他总是悄无声息的四处走动,看菜地,看禾田,看村庄白云,烟不抽了,自豪不见了,落落寞寞的沉默着,世界变了,周边的环境也变了,孩子经年累月不归家,但是这一切,他都已无力改变。可他仍旧不服输,不愿接受消沉的现状,看到别人网鱼,他的心中一动,也去镇上买了地笼,平日里就靠放笼捕鱼当作副业来贴补家用。每次在电话里,他总会兴致勃勃的和我谈论着他的渔获,不管阴雨天晴,每天都能收获三两斤,可我知道,这些渔获他们自己是舍不得吃的,熏好后拿到镇上去卖,运气好,每个月能卖好几百块钱,运气不好时,需要三番五次的跑,但他总是乐此不疲。   母亲总是埋怨,做火焙鱼特别费油,今年家里新榨的菜籽油用得很快。母亲也时常向我告状,父亲现在只管钓鱼网鱼,家里的一切大小事物都不关心了。有一回,父亲答应跟母亲去地里收花生,结果等母亲做好早饭后喊他,才发现父亲早已不见了踪影。这个时候,母亲总是佯作发怒,父亲在电话那头憨憨的笑着,而我总是给父亲帮腔,替他解围。   放笼每天都要调制新鲜饵料。父亲说,他有秘诀,把豆子炒香,用石磨磨成粉,掺上油饼和米饭,另外还要加一些买来的饵料,揉成团,每天早晨、中午换两次。地笼放置也很讲究,根据天气和水流变化,沿岸细心观察,找到合适的位置再下笼。于是,每天清晨起笼放笼,成为他一天中最为期待的事情。   听着父亲说着这些,我内心五味杂陈,以前他总说,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如今,当我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时,母亲老了,父亲也老了,老成了塘岸上一个单薄的影子。   阳光暖暖的照着这个瓦屋黑檐的村子,庄稼和泥土的味道没有任何改变。每天清晨,天麻麻亮,父亲就会沿着村口池塘边那条长满青草武汉哪儿治小儿羊羔疯好的小路走去,中间的黄泥被踩出了一道道窠,他的眼神像鱼鹰一样锐利,时刻捕捉着水里的情形。池塘里水草摇晃,但水流还是那么清莹,岸边的柳树日益减少,丁榔刺只剩下一丛杆径,芦苇丛也一片枯黄。他的手里提着地笼,提着他对生活的期待。只是他的背越发佝偻,弯曲得像一张满弦的弓,仿佛随时会被岁月射向另一个世界。 共 19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