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老支书古邦兴(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伦理小说

每个人都是时代的镜子,他们在属于各自的年代不同的岗位上,以不同的方式为人民为社会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激情。如今这些人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他们的先进事迹和无私奉献的精神永不磨灭,像一面永远不会倒下的旗帜!

古邦兴就是这样的一类人。在那个年代,那个特殊的时期,古邦兴虽不闻名,但在张阳村乃至全乡全县也是一个功绩卓著、受人敬仰的人物。

我和古邦兴老人的相识,是因我写了一篇有关他们村的散记,发表在《延安日报》被他看到了,于是经过多方打听寻至我办公室再三乞求我写一写他,他不求扬名,只求“老了”在村中开追悼会时儿孙能有一个念的。给活人写悼词,我是第一次遇到,之前更是闻所未闻。

古邦兴,张阳村人,生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一日,逢乱世自幼命途多舛,四岁丧母失母爱,十二岁姑姑身患重病,因家贫无钱医治,英年早逝,惟与祖父相依为命。故尔,家庭重担稚身挑在父肩,磨面、驮水、砍柴、做饭、放牛、耕地,无所不能,无所不会,为生计与祖父共渡时艰。

解放后,肖吉村办起学校,古邦兴辞家求学,晓雪荧光,寒窗苦读。1958年学满毕业,不听祖父所劝,坚持在家务农,担任生产队保管。恰时,三年的自然灾害,好多人忍饥挨饿。那时的古邦兴,虽然是一名村干部,但的确也尝到了饥饿的滋味。他清楚地记得,为克服这艰难的时期,公社提出了“低标准、瓜菜待”的节约方针。瓜,主要指的是南瓜。南瓜,一种耐旱、产量高的植物,作为一种战胜困难的精神力量,又一次被利用起来。公社不仅要求大家按照低标准的吃饭,还号召带领村民到一些山洼、深沟、河滩等地大量种植南瓜。南瓜也不负众望,年年丰收。对于吃不了的,村民们就切成片晒干储藏起来以备冬用。

1969年,古邦兴被选为大队队长。

1970年,古邦兴被改选为村支书。

然而就在胜任之处,正是文革爆发之际,一场空前的“破四旧”运动将举国上下的寺庙、祠堂等文物古迹全部毁坏,佛教活动从此终止。张阳村的“圣母祠、观音堂、关帝庙”更不会例外。那时无知的村人挥起愤怒的镢头将佛像砸碎推入沟底。除此之外,村中还有一些石碑、石像等上百年的文物古迹均遭到破坏,很让人叹惜。好在张阳村自古就是远近闻名的文化村,村中有深明大义之人在搜查小组搜查书籍时,将上百年历史的《古氏家谱》偷偷地纳入枕头中,使家谱得以幸存,更重要是使古氏有谱可查,血脉有了延续。

在此期间,古邦兴虽为大队长、村支书,但不是他能阻挡的。新官上任的他,冒着被批斗的危险将工作重心放在为村子治沟造地上来。在工作中他率先垂范以身作则,带领全体社员不分昼夜移山填沟造原,一年之间就为村里打坝一条,造地53亩,治理荒山两座,栽种万余株洋槐。

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个巨大变革的时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集体经营转为家庭联产责任制,人们劳动的积极性空前提高,温饱问题逐渐得到了解决。

那时作为村支书的古邦兴没有像《平凡世界》中田福堂一样,因为权利的不集中而失落。作为年轻一代,古邦兴有着孙少安一样的大局意识、发展的眼光。按照政策的指示,他多次组织社员围绕“究竟是分开好,还是分开不好”的讨论,会上社员们激情高涨,纷纷认为还是分开的好,分开才能多劳多得。根据讨论的结果,他组织村干部将土地、牲口等集体财产分类别分等级,然后通过抓阄的形式分到户。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自从土地变为农民的私有财产之后,村里的农民一家比一家起得早,一家比一家勤。秋收时,家家户户都有好收成。

“还是分开好,今后再不用缺吃了。”、“要是再吃不上,那是不好好务农的结果。”、“如果年收入能达到一千元,顿顿能有白面,那就幸福了。”一些思想守旧的老年人这样感慨地说。

无论怎样只要大家过得好吃得饱过得好,就是他最大的心愿,他仍然是大家的主心骨。之后10年之间,在他的带领下为村里建起了295亩花椒园,191亩苹果园,117亩核桃园,170亩枣园,以及梨园、葡萄园等经济园林。1988年,他又带领村民栽植了万余株柏树林、2900亩用材林。

就在古邦兴大力实施发展集体经济的同时,国家在陕北执行了“退耕还林政策”。延长县委、县政府立足实际,大胆创新,按照“围绕林业办农业”的逆向发展思路,带领全县群众实施了建设万亩林带、千亩林场、百亩果园的集中会战,张阳村迎来了更大的发展机遇。

可是要让世代以种地为主的农民用一部分地种植果树,在思想上肯定接受不了。

“不好好种粮,胡球地弄!”当时就有老百姓这样议论。

为了此项工作顺利开展,古邦兴积极深入农户家中耐心地宣传政策,动员各家各户选择一块较好的地挖坑、挖蓄水池,并亲自退耕了自己的全部山地,同时积极到其他乡镇、县上联系果树苗,于第二年春天给自己的耕地全部种上了果树苗。在他的带领下,其他村民陆续退耕,逐渐走上了以梨果为主导产业的致富道路。此后,他还为村里制定了一条规矩,凡谁结婚,新婚三日必栽树十棵鸳鸯树。正是因为多种措施的实施,才使张阳村的山山洼洼、沟沟岔岔都披上了绿装。

在搞经济建设的同时,古邦兴没有忘记抓文化建设。他认为治贫先治愚。张阳村在很久之前就有戏班子,年年唱一直没有解散直到文革到来之前才停止,于是他重整了村中戏班,自编小戏,如《小俩口种烤烟》《西瓜大班古老汉》《十唱张阳好》等节目,深受村民喜爱,至今传颂

为村民为集体,古邦兴兢兢业业公而无私,村民说他是个“二杆子”,为工作连命都不要,但古邦兴却说:“我是干部,不先干一步叫什么干部?”“只要大家能过上幸福生活,我再苦再累我心甘情愿!”

1997年,古邦兴才卸任,为村民服务近40年,奉献了自己一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

雁过留声,水过留痕,人过留名,作家张思明亲自为他撰写了事迹报告,并录入书籍《延安儿女情》之中,书籍《古氏人物采访录》之中也有古邦兴其名。

村中先贤古安民有诗所赞:

赞族祖古邦兴

三十年前多辉煌,

大队支书好榜样。

大寨北京去参观,

地区县上受表彰。

为村公干三十年,

忠厚公道人称贤。

如今享受国待遇,

乐意逍遥度晚年。

哈尔滨医治癫痫的正规医院哪家好武汉市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去哪找呢南昌看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