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心灵】紫色花园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灵异悬疑
无破坏:无 阅读:2416发表时间:2013-12-25 02:54:57 摘要:很多个呆在黑屋子里的日子,就一遍遍地在心里给自己构筑一个园子,哦!那确是个美丽的地方,我把它规划得简单而清洁:一座高而平坦的山峦......这样,我随便坐在一块草坪上,就可以看好远好远的地方。有着斜坡的草场,一座木制的小屋,一圈木桩围着的,有着紫色小花缠绕的栅栏,一大群羊,几匹马,一只忠实的狗。 我一直相信星星会说话的,以另一种方式。   小时候,与伙伴们坐在高高的草垛上,我就觉得自己坐的很高了,离星星们很近了,我就目不转睛地盯着星星们看,然后在心里告诉它们,邻家的臭小强把我画的房子撕了,他硬说我们住的房子不是那样的.没有烟囱,也没有十字形的窗户,那些围栏里的花就更没有了。这我是知道的,我们家的灶台烧的是明火,一口大锅罩在上面,用的时候就放一点柴,烟就满屋乱串,我们都习惯了,并不觉得呛眼。窗户很小,可能只够伸进一个头,这样的设计是防强盗的。院子里也没有花,全是鸡的脚印,有时还有猪拱的松散的泥巴。可是,我在书上看到的那些房子是有烟囱的,我喜欢有花园的房子。那年我读三年级,他撕了我第一次画的房子,我很伤心。我打不过他,他妈妈又不管,我妈妈更是忙得天黑才看得到人。   星星们不说一句话,但是,我看到它们一直微笑地看着我,我知道它们在听。我还告诉它们,我把小英子的那本《海底两万里》的书悄悄放进书包里了,我实在太喜欢海里奇妙的世界了。小英子好像也不介意,根本就没问,她有好多这样的书,是城里的爸爸买的,她的爸爸妈妈都在城里工作,她和奶奶住。我很羡慕她,不但有漂亮的衣服穿,还有好多书,那些书封面漂亮极了,五颜六色的。其实,小英子跟我很要好,只要跟她说要这本书,她会给我的,可是,我就是不,我宁愿悄悄地放在书包里。   我们这里的山很大很多,总是重重叠叠,即使站在很高的山崖上,看到的还是一个个山峰,我多想看看小英子书上说的那些城市,还有大海,我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大,像头顶上的天空那么大吗?我想象不出来,只能对着星星发呆。   一天傍晚的时候,臭小强正在吃饭,我拿根竹条看着猪吃食,免得它跑去把臭小强家园子里的菜吃了,他妈妈可不好惹。可是,那天我还是惹祸了,因为我抬头看星星出来没有的时候,突然看见,在很远的一座高高的山峦的垭口上,有一座尖尖的塔,那塔的顶端正闪着橘黄色的亮光,随着天色暗下来,亮光越发明亮。我看呆了,我不知道这样静的大山里,怎么突然冒出来那么神秘的尖塔,我想了许许多多的可能,想着那里的人是什么样子。但是,无论怎么想,我都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这越发使它在我心里神秘起来,还想着哪天约上小英子和臭小强去看看,还想到我坐在尖塔下的石块上晒太阳。直到妈妈拿着炒菜的铲子走出来,问我猪哪去了,我才看到猪不见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最后刚回家的大哥和大姐骂骂咧咧地去找,才在打谷场上找到,只是把小英子奶奶晒得玉米吃了不少。我不记得受到怎么样的惩罚,只记得很多晚上我都看着尖塔发呆。后来大人们也看到了,说是地勘队的钻塔,找矿来了。我才不管它是做什么的,只觉得那橘黄色的灯光,在那么高的山崖上一闪一闪的,像星星又比星星近,随时都可以走近,虽然到最后,我和小英子都没去过那个地方。   我承认,很多时候我会莫名其妙地发呆,当然,这是在旁人眼里,于我就完全不同了,我正在自己的世界里畅游,这个世界是我一直画着的一幅画,一座庄园。而触动我发呆的事,随时都会发生,比如走在路上,一个人无意闯了一下,又笑容满面地致歉,这个时候就会想到许多温暖的画面。比如看到一家三口,很融洽地逛街,男的明显比女的优势许多,就会深究着想,是什么样的原因,也会想到一些龌龊的理由:女的很有钱,很强势或者男的只是一包外表好看的康。又比如流浪的狗穿街而过,用那双澄圆的狗眼,近距离地看了我一会,我也会呆想半天,想着那双眼睛似乎在和我对话,我一点都不觉得陌生,反而有很亲近的感觉,我相信我们在交流。我曾经跟一只小鸡很要好,它失去了母鸡的庇护,我很爱护地把它放在掌心里取暖,它就一步不离地跟着我了。若是坐在飞驰的车湖北知名的癫痫专家上,那些其妙的念头,就更是无边无际地疯长了,我就很惬意地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一点也不影响我走路,不会闯红绿灯,不会走错方向。   年少的时候,这样的发呆,常常让我显得不合群,很多时候,就只能孤独地一个人呆在角落里,看太阳怎么落山,月亮怎么升起。时间长了,就不敢去那些人多的场合了,甚至想着天要是一直黑着就好了,这样子走在大街上就没人在意你做什么了。现在想来,不知道那时惧怕什么,有一段时间,就绞尽脑汁地想了很久,终于明白,是那些复杂的眼睛,因为那时,我总不敢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话,他们说什么,我不大懂,我说什么,他们也听得云里雾里的。因为年少,又常被年长哥姐的训斥,渐渐的就隔阂了,就觉得自己的渺小和被忽视,就不想说了,最后把自己关在了黑屋子里。   也会遇到一双坦诚的眼睛,你可以很大胆地盯着他看。一边听着他说话,一边看着他眼睛里自己的影子,想许多与眼武汉治疗癫痫好方法睛有关的事情。这样的眼睛没有刺,不扎人,并且不会想到邪恶的东西,没有邪恶一切就变得简单而美好了。可是,这样的眼睛总是很少的,甚至于一次意外就永远消失了。所以,很多个呆在黑屋子里的日子,就一遍遍地在心里给自己构筑一个园子,哦!那确是个美丽的地方,我把它规划得简单而清洁:一座高而平坦的山峦......这样,我随便坐在一块草坪上,就可以看好远好远的地方。有着斜坡的草场,一座木制的小屋,一圈木桩围着的,有着紫色小花缠绕的栅栏,一大群羊,几匹马,一只忠实的狗。然后,和一个不相干的人,坐在草场的坡上,看着我的羊、马和小屋。我要说成是不相干的人,是因为这个人一直背对着我,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摸样,而且一直没有出现。   哦!不,十四岁的时候,这个人好像出现过,只是不太确定,有时就会把他安上去。那是一个干燥的晴天,二哥修铁路去了,我陪二嫂回娘家拜年。嫂子背着几个月大的小侄子,提着的篮子里,装着母亲腌制的几块腊肉还有面条,我提着大哥打的糍粑,糍粑的正中,有母亲印上去的花朵样的嫣红。嫂子的娘家在另一个山坳里,要走很长的山路。正月的风,吹得林间杂草乱舞,几片零星的树叶,在笔直的酸辣椒树上抖动,山林是寂静的,偶尔有些山鸡被我们的脚步声惊扰飞过。我穿着红色的碎花棉布罩衣,那是我过年的新衣服,一双母亲自制的布靴,脚尖已经被我磨出小洞,崭新的水红色呢绒袜子,若隐若现地露在外面,这是嫂子送我的新年礼物。因为有了这双袜子,我很高兴地帮嫂子提着沉重的糍粑篮子。   将近中午的时候,先是听到不分昼夜的公鸡的鸣叫,然后转过一个小湾,就看见二嫂娘家的寨子了。寨子在一大片竹林的前面,桃树和楸树的叶子还没冒出来,樱桃树倒是在打骨朵了,有一点小嫩芽的花椒树像卫士般扎在菜园子的篱笆栏旁。我和嫂子就走在这样的小路上,时不时的要把伸出栏外的花椒枝扒开,要不它那粗壮的刺就会勾住衣服或头发。他就在这样的园子里,我注意他的时候,他正在和嫂子说话,手里还拿着锄头,说是在载牡丹花。他穿一件深色的衣服,我不记得是什么样的式样,只记得里面的衬衣很白,尤其高高地挽在手上的那一节。他很随和地与嫂子说话,脸很白,也许用干净更恰当。最后嫂子说:“新春,一会到家来吃饭,姐叫你哈,不许不来。”   吃饭的时候,嫂子果然把他拉来了。嫂子并没把我介绍给他,只让我叫他新春哥,说是在省城读书。我本来话就不多,又和嫂子的娘家人不熟,就更不说话了。我静静地吃着白米饭,听嫂子问他关于省城的事情。突然,成人癫痫病人要注意什么细节呢?他用小瓢舀了一瓢用豆腐切成三角形的小块,放在油里煎炸成金黄色,然后又与腊肉骨头慢火炖制的豆腐果放在我碗里。我有点措手不及,他冲我笑了笑说:“不要光吃饭嘛,吃点菜。”   哦!这是我吃过的世界上最好吃的豆腐果:轻轻咬开金黄色的外皮,里面是细滑白嫩的豆腐,透着花椒与肉的清香。他那干净温和的笑脸,在那一刻也定格在脑海里。后来,我读初三的时候,他从省城给来信,我是多么自豪啊!我有一个大学生的哥哥。所以,当他的信来的时候,我总是迟迟不肯去拿,直到同学帮我拿来,又疯抢着要看的时候,我才又正经地把它藏好。其实,我知道的,信里并没有什么秘密,就是告诉我什么书好看,或一些生活起居的事情,有时会在信里夹一支风干的小黄花,我仔细看过,有一次是一只风干的桃花,只是那粉色的桃花风干了,就变成淡紫色的了。   后来,他在省城结婚了,结婚的时候嫂子去的。我也在许多该有的程序的操纵下,按部就班地结婚了。可是这一点也没有改变我,我那呆傻的样子依然没变。记得有一次,孩子都几个月大了,从娘家回来,一帮老师聚在家里吃饭,说是为我接风,我把家里仅剩的香肠做给他们吃。第二天,在学校操场的一角,几个坐在草地上嗮太阳的家属,与几个老师打荤话,我背着孩子路过,听见年轻的教导主任说:“小路,昨晚香肠好吃吗?”我赶紧诚实地说:“好吃啊,昨晚全部都做给你们吃了。”   我刚说完,婆娘们轰地大笑起来,有的笑弯了腰,拍着草地指着老师们说:“你们也太过分了,给人家吃光了。”我莫名其妙,一双眼睛悻悻地看着他们,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一位年长的,我们叫她嫂子的后勤主任的女人,把我拉过去,悄悄对我说了几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想和我打荤话,我硬是没听懂,而我无意回复的真话,又让他们哑口无言。这句无意的笑话,居然成了经典,有意无意的被婆娘们拿来做笑谈。   当然,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喜欢跟动物打交道胜过人,觉得跟它们说话不用那么费劲,且真的就觉得自己只能这样过着。现在虽然也变得世故圆滑了,心中的那个园子,也暂时停止了构筑,但是,那些紫色的花儿一直生长着,这一点,我确信无疑。 共 372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