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墨海】落水者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他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和那个自称是某家杂志社的主编在网上相识的。那个时候,他刚刚在一家文学网上发表了几篇校园小说,有了一些知名度,正处在踌躇满志的时期。一天,他就接到了自己所在的文学创作群一名成员的信息,他说他是某杂志社的主编,笔名华章,他说他很欣赏晓云的文笔,向他约稿。他说他们杂志的稿费是很高的。   王晓云的心就动了。他将自己以前写的稿件翻了一篇出来,仔细地修改了一遍,就发到了那人的信箱里。发出好久都没有动静,他也渐渐将此事淡忘了。   一天星期天的中午,女同学秦倩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敲开了他们寝室的门。   “哟,是‘校花倩’呀!”一个寝室的室友笑着和她打招呼,她却不理,径直将将手里的杂志扔在晓云的那台笔记本上,用她那好听的声音说道:“晓云,请客!”   “校花倩”的举动让他的心跳了半晌,他生怕那台老本本被秦倩这一弄会再也启动不起了。那个60G的硬盘早就有坏道了,如果真的就此坏去,没有钱买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里面存着他近百篇各种稿件,那他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请客?为啥?”王晓云白了她一眼。秦倩和他都是中文系,虽然不在一个班,但彼此也都认识。晓云知道秦倩家是城里的,老爸还是一个国企的中层领导,但出生贫寒的他却从不向秦倩献殷勤,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与其去碰一鼻子的灰,还不如沉下心来多写点文章。   “嗬,你还真的不知道呀?”秦倩将杂志打开,指着那篇《青春浪漫曲》,一字一顿地说:“题目:《青——春——浪——漫——曲》,作者:晓——云!你敢说这不是你么?”   王晓云仔细一看,还真是他的小说,心欢跳起来,脸上的肌肉也缓和了,有了些笑意。   室友都围了过来,争着看那篇一万多字的小说,也都嚷着要他请客。   本来,在一个名牌大学的中文系里,发表点文学作品也是常事,系传达室外的那个大黑板上,经常都写着某某有汇款的信息,但同学们发表的大都是些诗歌、散文等短文章,稿费也不多,从几块到几十不等,赶上有同学文章长点,能拿个一百两百的,就算多的了。他这篇小说,足有一万五千多字,都可以称得上小中篇了,想来稿费是不会少的,请客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请客就请客,但也要等我拿到稿费之后呀!”王晓云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哈哈!这是什么?”秦倩从随身带的那个小挎包中拿出一张代表着财富的纸来,摇晃着,“要不是看到有你的汇款单,还真不知道你发表了小说呢!看看吧,足足有1500元呢!”   “我看看!我看看!”室友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那张汇款单吸引了过去,争着去抢。   秦倩灵巧地躲避着那些手,把汇款单交到王晓云的手上。   没错,的确是1500元,这个数字对一个穷学生来讲,是笔不小的财富了。   他答应了秦倩和室友的要求,在大家的簇拥下取回了钱,到校外的烧烤摊上痛痛快快地潇洒了一个晚上。花去300多元的稿费。   也就是从那以后,被称为“校花倩”的漂亮女生成了他的女朋友。两人很快就坠入了爱河中。      二   王晓云接连发表了五篇万字以上的小说,不仅将那台老笔记本淘汰了,还解决了自己一部分生活费。而秦倩也在他的帮助和引见下,认识了那位华章主编,也才有诗歌和散文发表,两人成了中文系公认的作家情侣。   可就在这个时候,华章对他们的要求也就多了起来。   首先,要求他们要对每篇作品都配上照片,而照片必须是原创的,要具有现代因素,最好与军队相关。两人开始还有些疑惑,他们的作品反映的都校园生活的呀,和军队沾不上边的。但人家既然说了,他们也不好过份拂人家的好意,就借了个相机到校园外的部队驻地悄悄照了几张。那就是几张营房的照片,也没有什么神秘的。照的时候哨兵也看到他们了,并没有加以阻止。   但后来发表的文章上并没有配那照片,他们也没有在意。他们的稿费已经不用寄了,而是直接打在银行卡上。为此他和秦倩每人都在一家国有银行办了张卡。现在,他所挣的稿费基本上能保证自己的生活了。还给自己买了部手机。   过了一个月左右,他的手机接到了银行的短信,说是有一万五千元人民币到帐,他先是狂喜,紧接着就想该不是打错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到他的帐上呢?打钱给他的那个帐号他也不熟悉,不是以前那家杂志社的。他当下就赶到银行,把钱给取了出来,这才相信是真的。   晚上,华章在QQ上说,照片照得还行,已经在一家摄影网站发了,这钱就是那些照片的稿酬。王晓云是第一回照相,第一回照相就能上摄影杂志,还有那么多的钱?他不清楚,秦倩也不清楚。但钱清楚。清清楚楚地摆在他们面前。于是,两人就商量着以后除了写作外,还可以多摄影,争取在写作和摄影上都干出点名堂来。   王晓云问华章,还要摄影作品不?华章回答:“多多宜善。但要按要求拍。主要是反映社会真实一面的。我们会给你们选题。”   “那当然。请多指教。”   几天后,就接到了选题,除了反映社会底层的生活外,还特别关注一些突发事件,比如游行示威抗议,比如部队训练、拉练、调访。关于这一点,文章特别强调,那是网站有一个《沸腾的军营》版块,经常差稿。他们向文章要网址,文章给了他们一个,但却没有看到自己的作品。再问文章,文章说:“那是因为你们的作品和其他网站做了交流。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高的稿酬。”   “哦,原来如此呀。”   那边发过来一个笑脸,并告诫他们要注意保密。   “明白。”   人少汤才稠,这个道理两人都明白。如果大家都搞这个,他们还能赚这么多钱了么?   看不到自己的作品虽然是个遗憾,但这也不要紧,自己不是保存了底稿的么?在电脑上,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关键是稿酬。只要稿酬来了就行。他们用这钱买了台单反相机。配了个中端的长焦镜头,先把自己武装了起来。   为了方便看片和修片,两人在外面租了一套两居室,同居了。这样不光能天天见面,还能相互切搓,共同提高写作和摄影水平。   他和秦倩将能够利用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创作和外出摄影上。随之而来的,则是银行卡上的数字节节攀登。等他们毕业时,两人居然挣了十五万了,两人就商量,如果工作了工资待遇还不错的话,那钱就可以用来交一套商品房的首付。   毕业后,为了能分到一块,两人结了婚。一起来到一家军工企业,都分到子弟校当语文老师。企业待他们不薄,知道两人都是青年作家,还是摄影家,为了吸引更多的大学生来偏远的山区工作,奖励了他们一套三居室,这一举措羡慕得子弟校那些老教师直咋舌。两人也不负重望,写了不少介绍企业的文章,让这个三线企业电台有声,报上有名,一时名声大噪。   三年后,秦倩当上了子弟校的副校长,而王晓云,则被提到了厂办主任的位置上。      三   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华章却如同人间蒸发了似的,在网上于也寻不见他这人了。他们在QQ上给他留了无数次言,都没有回复。他们也给以前的杂志和网站投过稿,虽然也刊登过,稿酬收入却不如以前。而摄影作品发过几次企业生产线什么的,却都如石沉大海,没有一点消息。   工作一忙,再加上孩子的出世,使他们渐渐淡忘了这些事情。都是三十大几的人了,有了家庭还有了可爱的孩子。如果他们两人也和自己的同学一样,肯定从此就会走上一条忙事业,育子女的道路。可偏偏命运弄人,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了他们的身上。刚刚四岁的儿子患上了急性白血病。经过大山城儿科医院的全力救治,命是保住了,但要彻底治愈,却需要进行骨髓移植。医院给出了一个初步报价:大约需要人民币一百万元。就算是对于两个都能从写作上挣点钱的人来讲,这也是一个天文数字。难怪那个邻床病儿的家长在那儿念叨:“摊上这种事,你就是有座金山,也得给你搬空了。你就是有座银矿,也得给你挖尽了!”   两人守着已经转到职工医院继续维持治疗的儿子,三天三夜都未曾合眼,最后还是决定要用自己特长来挣钱给孩子治病。   厂里已经对得起他们了,工厂和子弟校都组织了捐款,厂工会还特意送来了救济金,虽然与那天文数字相比,这些都是杯水车薪,但企业这些年效益一直在下滑,工资都不能按时开出了,你还能让企业怎么办呢?   也是巧了,就在这时,好久都没有露面的华章在QQ上出现了,那天,王晓云正在上班,他破天荒地在上班时间和人在QQ上聊开了天。      四   “你可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网深不知处呀!”他飞快地敲下了这样的文字。   “不好意思,我出国进修了几年,这才回来的。”   “哦,你这个进修可是不短呀!”   “是的是的!”   “现在在那儿发财呀?”他问了句。   “目前在主持一家文学网站,上面还有一个摄影专版,想请二位不吝赐稿!”   “真的?我还以为你不搞这个行当了呢。”   “嗬嗬。”和往常一样,后面跟着的是几个笑脸,看着怪亲切的。“网络时代嘛,我也得紧跟形势呀。”   “嗯。”王晓云向他发去两个拱手的图标,要他多关照。   “好说好说。只要是你们两口子的稿件,稿费一律从优。如果能提供有价值的图片,那报酬就大发了!”   “哦,哪种图片?请指教。”   “就像你以前发过来的,企业生产线呀,产品照片呀都行。当然,最好是军品的。”   “哦,我以前发过,都泥牛入海了。”   “没有泥牛入海。都给你记着的。”   “哦?什么?这么久了,还给我记着的?”   “当然,我这人绝不亏待朋友。”   王晓云发了个赞扬的图标,又发了个作揖的大图。   “你是说,那些也有报酬?”   “当然。不过得过一些时间,得和你新发的一起给。”   “哦,行呀。可是,我们企业不景气,生产线看着还不如以前呢。”   “企业不景气不假,但你们不是开发了新品么?那种产品的照片,图纸,参数都值大价钱的。”   “哦,连这个你都知道呀?”   “网络时代嘛,信息就是通畅。”   “可那是涉密的,关系到国家安全。这可能不好吧?”   那边好长时间没有回话。他有些等不及了时,才弹出了对话框:“你以为你就没有泄过密么?”   “此话怎讲?”   “你以为你的那些文字真的能得那么多的稿费?”   “你当初都是这么说的。难道那钱不仅是稿费么?”   “当然,除了稿费外,大部分是你们加入组织后的活动经费。”   “组织?我们加入了什么组织?”   “你真健忘。你们都在我们网站注过册,还是VIP成员,你就是我们组织的一员。何况你和你妻子按月都领了活动经费。”对方又强调了一次领经费的事。   “我们什么时候领过你们的经费了?”   “你们收到过一笔一万五千元的款项么?”   “你不是说,那是照片的稿酬么?”   “有那么高的稿酬?那就是你们加入组织后的活动经费。”   “你们到底是什么组织?”王晓云有些急了。   “你那么冰雪雪聪明还要我明说么?嗬嗬。”这回的笑脸变成了坏笑,让人心头一紧。   “你是说……间谍组织。”   “终于明白了。告诉你,你的代号叫刺槐,你老婆的带号叫毒蜂。而我华章,代号叫白雕。你们都是我的手下。还有,你们难道没有看到,网上表彰你们的通告么?”   “表彰我们?没有呀。”   那边马上发了一个链接过来,他赶紧打开一看,原来是表彰剌槐和毒蜂的,说他们创作成绩蜚然,被评为年度三等奖。再一看日期,是去年的。他想起来了,那时,他还专门去查过剌槐和毒蜂的作品,但弹出来的却是他们的作品,当时,他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认为是网站出了问题。   “这就是说,我们和你认识就加入了你们?”   “不是你们,是我们。我们的网站在S国,网站分公开和秘密,你进的是公开的。当然,今后你会进入秘密里面的。”   “那你想要让我们干啥?”   “当然是弄Intelligence哟。”他发了个英文单词,王晓云当然清楚,这就是“情报”。   “如果我不愿意呢?”他想挣扎,他不愿意真的当间谍。   “你还有选择么?如果你愿意让你给间谍机关发的照片出现在你们顶头上司和你们国安局的办公室里,最好照我说的办。”   “你们真卑鄙。”   “谢谢夸奖!我们不仅卑鄙,还不择手段呢。”对方在这句话的后面发了个血淋淋的菜刀,“你儿子病得不轻吧?”   “这你也知道?!”   儿童癫痫病因癫痫病的危害有多大河南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