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丹枫】荷花的苦恼_1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奇幻玄幻
破坏: 阅读:974发表时间:2018-04-08 00:01:58


   十岁那年,爷爷去世了,我第一次感受了亲人离去的悲痛。
   爷爷对于自己的死,是有预感的。那年秋天,爷爷是有些哀伤的。
   天气凉了,爷爷说,天气一凉,青草就快枯了。树叶落了,爷爷说,树叶一落,就要化为泥土消失了。大雁南飞了,爷爷说,大雁一走,就要等到明年春天才能回来,大雁走了还能回来,人走了就回不来了。天下雨了,爷爷默默地坐在屋门前,听那滴滴答答的雨声,我把午饭端来给他吃,他不吃饭,却指着院子的秋雨说,荷花你听,外面的雨在滴滴答答地跟人哭呢。
   爷爷是冬天走的。他走之前,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他走起路来很吃力,弓着背,伸着头,手里握着一个槐木拐棍,嘚嘚地敲着地,两条腿抬也抬不起来,一双鞋子擦着地面往前移,走了不远,就气喘吁吁了。喘得厉害了,就咳嗽起来,一咳嗽爷爷就停了下来,咳得脸色黑紫,眼里都有了泪花。
   再后来,爷爷就下不了床了,我下学回来,总坐在床前守着他,给他倒杯水,陪他说说话。他估计知道自己所剩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所以总有说不完的话,说他过去的事,一件一件的,他都记得那么清楚,说起来有时笑着,有时叹着,有时眼睛就泪汪汪了。
   看着病弱的爷爷,我是心疼的。爷爷笑,我却笑不出来,爷爷眼睛湿了,我的眼睛也就湿了,爷爷见我要哭了,匆忙用手抹了眼睛,笑着跟我说,荷花啊,爷爷老了,要离开你了。他不说倒好,一说我更加伤心了,趴在他的手里哭个没完没了。
   爷爷临走前,最想看的就是雪。他说,他是雪天里生的,也想在雪天里死去。
   爷爷离开人世的那一天,天上果然飘下了零星的雪花。本来爷爷已经昏迷了,我见天上有雪花飘落,就喊我的爷爷。我摇着他的胳膊,哭着让他看雪。不知他是被我的哭声惊醒了,还是被那雪唤醒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院子里的雪大起来了。
   爷爷让父亲扶他坐起来,他靠在床头坐着,背靠着墙,静静地看着门外的雪,爷爷看雪,我也看雪,当白雪盖了地面,盖了房瓦,世界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我回头一看,爷爷已闭上眼睛,悄然离世了。
   我的爷爷走了,院子里、屋子里再也没了他的身影。就连他生前穿的、用的那些衣物、被褥、器具,也全被父亲烧掉了,就连他睡觉的屋子,也被母亲堆满了杂草。
   弟弟不知道什么是死,还总往爷爷的屋子里跑,推开门不见了爷爷,就折回身来问我,姐姐,爷爷哪儿去了啊?我含着眼泪跟他说,爷爷走了,再也回不来了。弟弟盯着我看,若有所思的,脸上也有了难过,我以为他在为爷爷哀伤呢,他想了一会儿却说,姐姐,爷爷走了,以后谁还给我冰糖吃呢?
   是啊,他才是个六岁的孩子,除了吃,除了玩,又懂得什么呢!我就不一样了,那时,我已经知道什么是永久的失去了。爷爷走了,我的生活里就少了一份关爱,而这份关爱对我来说,却又是那么的真,那么的浓,那么的温暖人心……
   一个失去亲人的孩子,哀伤会伴随她好长一段时日。那哀伤是能让人成长的,因为它会纠缠着你,让你思索很多问题。
   譬如,人为什么会死亡?人死之后究竟去了哪里?死了之后,还能看到亲人的生活吗?人为什么又会变老?父母若是变老怎么办?到时候我该依靠谁呢?父母为什么总是忙忙碌碌?自己会很快长大吗?长大了能否不让父母再劳累了?
   爷爷离世后的那一年,我的脑子是混乱的,整日想着各种各样的问题,而那些问题,都是我所疑惑的,都是令人苦恼的。那一年,我的情绪十分低落,我像变了个人似的,不爱和同伴们扎堆玩耍了,也不像之前那么活泼了,我一时变得安静多了。
   红英拉我去放风筝,我不肯去。梅花找我去挖野菜,我也不肯去。秋菊来找我去方德伯家看电视,我还是不肯去。我一次次地拒绝,让同伴们受了冷落,她们也就日渐疏远我了。
   哀伤是能被时间冲淡的。爷爷走后的第二年,我渐渐把他淡忘了。虽然淡忘了哀伤,但却丢不下苦恼,那苦恼就像狗皮膏药似的,牢牢地黏在我的身上了,无论怎样,都甩不掉、撕不掉了。
   癫痫病的预防方式有哪些
   二
   少年苦恼的事,是多种多样的,有自身的,也有外在的,有来自学习的,也有来自生活的,一件件、一桩桩的来个没完。
   考试成绩差了很失落,老师提问答不上来很羞愧,与自己讨厌的人坐了同桌很烦恼,自己喜欢的人跟别人好了很伤心,被人冤枉偷了东西很恼怒,下雨天房子漏雨了很无奈,秋天草木枯了很凄凉,与弟弟吵架被父亲骂很委屈,家里盖房借了钱很忧愁,看到父母终日劳苦很哀伤,陪伴我十多年的大黄狗死了,我整整痛哭了一个晚上……
   十三岁,第一次月经,赶在课堂上。先是肚子疼,疼得额上出了汗,我快坚持不住了,想跟老师请假回家,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就从下身流出来了。觉得裤子湿了,用手一摸,手指上染了血,脸都吓得苍白了,心里是恐惧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课堂上又不敢声张,就趴在课桌上抹起眼泪来了。
   那天下午,坐在凳子上不敢动,每一秒都是煎熬的。等到放学了,也不敢走,怕同学见了说三道四。老师、同学都走完了,还是不敢走,又怕被街上的人看到了。一直等到天黑,我才离开教室。
   到了家里,见了母亲就哭,母亲问我出了啥事,我跟母亲一说,母亲却笑了,她说我以为出啥事了呢,原来是我闺女来了例假了。我不明白,问母亲什么是例假,母亲说,例假是每个女人都有的,女人来了例假,就说明她已经不再是个小孩子了。
   例假每月一次,每次来时,肚子总是疼的,心情也是糟糕透顶。心里正烦躁,别人一笑,就厌烦了他,别人一喧哗,也厌烦了他。不但是人,一切都令人厌烦。看到鸡叫,就厌烦了鸡,见了狗叫,就厌烦了狗,来了一只苍蝇,总想拍死它,身上趴了个蚊子,也非拍死不可。天下雨了,那雨不论大小,总是不舒服的,天上刮了风,那风不论柔烈,也总不让人舒服。总之,见什么都是不顺的,听什么都是不安的,内心总是烦躁的。
   曾多次疑问,女孩为何要来例假?多么烦人的事啊。心情不好也就算了,还得忌口,辣的不能吃,凉的也不能吃。大夏天的想吃个冰棒,不敢吃,想吃块凉西瓜,也不敢吃,吃了肚子就疼起来了,一疼还不是一时半会就好了,成天成晌的疼。
   不但忌口,穿衣服也得注意了,裙子不能穿了,浅色的裤子也不能穿了,裤子上若是染了红,还不被人笑话嘛!所以,每次例假快来的时候,心里都是紧张的、恐慌的,尽管提前书包里备好了卫生巾,但仍怕它来在课堂上。
   有一次,梅花就在课堂上来了,流了一裤子,凳子下面滴的都是,被那些男孩子看到了,你说我笑的,指指点点的,把梅花羞得当堂哭起来了。所以,我必须谨慎,以免出了差错,弄得羞怒不堪!
   来例假倒还好,只要自己谨慎一点,提前做好准备,总不至于让人出丑的,最烦恼的还是脸上长了可恶的痘痘。我不明白,痘痘长在脸上那么难看,那么令人憎恶,人们为何要给它取一个如此文雅的名字——青春痘。
   青春痘长起来的时候,遮是遮不住的,是非要让人看见的。若长一个、两个还好,一下生了一二十个,原来白净的脸上,都长成红痘痘了。那痘痘还不敢碰,一挤就大,肿得高高的,真是不敢见人了。走路的时候就低着头,遇到熟人问话,脸也不敢抬,嗯了一声就匆匆过去了。
   越是不想让人看,女孩们就越是看。看看也就算了,还盯着你看个没完,看的时候那眼睛里是发亮的,仿佛我的脸上不是长了痘痘,而是生了金子。看了还不罢休,那嘴还啧啧地撇着,瞥了嘴,还要跟同伴的人悄声说起来。那悄声是让人恶心的,一想就不是什么好话,听在耳里,就像一只只苍蝇在耳边嗡嗡地飞。
   男孩子就更过分了。在路上遇到了,非要拦住路不让走,这个说,荷花,为啥低着头呀?那个说,荷花,你脸上的青春痘可不少啊!更调皮的就说,荷花,抬起头,让我看看嘛。
   真是些令人讨厌的家伙!实在不想理他们,就想绕开了立刻逃走,但那两三人把路堵严了,绕也绕不过,躲也躲不了,心里就生了万分委屈,人一委屈就勇敢了,就不怕了,抬起头就冲他们喊起来了。你们到底要干嘛呀!嘴里喊着,眼泪就扑簌簌地流下来了。那些家伙们,机灵得像猴子似的,见我哭了,见我怒了,撒腿就跑远了。
  
   三
   到了十五六岁,男女之间就有了懵懂的爱意。
   要说,这种懵懵懂懂的爱,本是美好的,因为它蕴藏在内心里,偷偷想着一个人的好,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举止谈吐,都会令人怦然心动。但这种喜欢是不敢声张的,是不敢让人知道的,就是自己最好的玩伴也是不肯说的。
   不但不能说,而且不敢与喜欢的人亲近,尽管内心很想走近他,很想跟他说句话,但是必须装出与他疏远的样子,必须让人感觉自己是跟他毫无关系的,否则可就麻烦了。
   异性间如果走得亲近了,就容易让人心生误会,闲言碎语很快就传出来了。本来没什么,三传两传,事情就出来了,没拉手的,被人说成拉过手了,没亲吻的,被人说成亲过吻了,就连在哪里拉的手,在哪里亲的吻,都传得真真的。
   遇到这样委屈的事情,真是百口难辨了,除了恨那些造谣的人,还有什么办法呢!所以为了避免这样苦恼的事情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疏远所有的异性。
   但有些事情,躲是躲不掉的。自己疏远了别人,别人却主动地过来亲近。若是自己喜欢的人还好,偏偏是自己讨厌的,那真是让人烦透了,真是骂人的心都有了!
   我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他叫王红军,是隔壁村子的。我俩一个班,而且是前后桌。他是个调皮捣蛋的家伙,成绩在班里倒数,每次公布成绩的时候,班主任就把他喊上讲台训斥一番,而他却没有丝毫的羞愧,下了讲台依旧是嬉皮笑脸,照旧与人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就是这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家伙,竟然明目张胆地喜欢上我了。
   他就坐在我的前面,上课的时候,总时不时回过头来,看我一眼,冲我笑笑,或跟我借支圆珠笔。有时还写了张纸条儿,放在我的书本上,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荷花,下午放了学,一起走吧,我可以骑车带着你。我气得把纸条儿给撕得粉碎。过了一会儿,不见我回话,他又转过头,悄声问我,同不同意,你倒是给个回话啊。我狠狠地瞪他一眼说,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互不相干。
   放了学,他就在学校门口等我了。我和梅花、红英、秋菊作伴,见我们过来了,他热情地跟我们打着招呼,我说,咱们走不用理他。我们走,他就追在后面,我们骑得快,他也骑得快,我们骑得慢,他也慢了下来,就像狗儿似的跟在我们后面。
   我们在前面说说笑笑,他就跟在后面听着。我们说到了数学老师,他蒙地插句话说,那老头怪得很,有一次我跟他问好,他白我一眼说,我不是你的老师,以后你别说是我的学生。你们说说,他这话什么意思,这不是侮辱我嘛!放了学,我就把他的自行车气给放了。
   我们说到了班主任,他也插话说,那女人手太狠了,上次我把班里的玻璃打碎了,你们都知道的,也不知是谁告诉了她,她把我喊到讲台上,训斥一顿不说,还用手拧了我的耳朵,那下手可真是狠呀,耳朵都快给我拧掉了,你们猜怎么着,那天晚上,我朝她屋顶上扔了十几块砖头,把她家的房瓦砸碎了不少。说起这些事,他还自鸣得意,不觉羞愧,反觉光荣了。
   红英说,王红军,你要走就走,要停就停,跟着我们干啥?他呵呵地笑着说,我没跟你呀,我跟荷花的呀!梅花问,你跟荷花干啥?他说,你们不知道啊,我一直喜欢荷花的嘛。他真是个厚脸皮,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他的话可让我难堪了!秋菊说,荷花,荷花,王红军喜欢你哩!我一下怒了,决不能和他这么一个家伙扯上关系的。我把车子停下来,扎在路边,盯着他说,王红军,你给我听好了,你在我心里,就是一个最最令人讨厌的家伙!
   我发了怒,他却依旧笑呵呵的。我说完了,他不疼不痒地回了一句,实话跟你说吧,讨厌我的人多了去了,我也不嫌多你一个,但我喜欢的女孩却只有一个,这女孩就是你荷花了。瞧瞧,真是把人气死了,我从地上捡了个木棍就朝他扔过去了,他一偏头就躲了过去,嘴里还说着,打是亲,骂是爱呀!活脱脱一个小流氓!
   对于这样的家伙,我是无可奈何的。每天纠缠着,成了粘鼻涕,非但甩不掉,还终日恶心着。为了对付他,我想了很多招儿。我跟他说,如果再这么纠缠我,我就告诉老师。他说你爱告告吧,我又没怎么着你,老师还能把我开除了?我说你再跟我,我让爸爸狠狠地揍你一顿,他说那你让你爸爸来吧,我的皮厚实,不怕挨揍,但是你爸要是打了我,全校的师生都会知道,我在追求你了,这正合我意呀!
   威胁对他是没有用的,我终日苦恼着,连辍学的心思都有了。后来我终于想出一个办法,让他一下子变得老实了。
   那天放学,我们在前面走,他还在后面跟。我让红英、梅花她们先到前面的河边等我,而后站在路边看着他,我停下,他也停下了,我俩间距五六米远,他趴在车把上看着我。我说,王红军,你过来。他回头看了看,转过脸惊讶地看着我问,你在叫我吗?我说,这里就咱们两个,我不叫你叫谁!他脸上一下乐开花了!立刻挺直了身子,朝我走过来了。

共 637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不良生活习惯会加重癫痫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