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文缘】漏网之鱼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奇幻玄幻
坐上回程的车里怕有十分钟了,李处长的脔心还在蹦跳得厉害。不知是哪个王八蛋告了状,还是漏了风,省委巡视组干部今晚竟亲自查到了张村鸿运农家乐。他今儿幸得因事耽搁,在乡村公路上开车,司机又小心翼翼,迟到一个多小时方到张村,这才逃过和郑局长等一同被抓的一刧。又过了一阵,他的心情开始平静了些,可是农家乐那一幕幕场景,还如电影镜头在他脑子里回放。他记得他叫司机小陈将车停在农家乐围墙外,自己步行进了农家乐。这家农家乐他以前来过十数次,道是满熟悉的。农家乐进门扎了一个大牌楼,牌楼正中的扁额上书“鸿运农家乐”五个金漆行楷大字。据说是由本市市委宣传部长亲自润笔,再由工匠放大尺寸做出来的。进得门来,便是翠竹丛生,奇花异草的诺大亭院。走过一座流水淙淙的花岗岩小石桥,只见修剪齐整的园林环绕飞檐翘角大屋宇,屋宇周围的横梁及角角落落高挂一串串一盏盏红灯笼。远远望去,夜色中那众多的红灯笼像极灿烂的星子,又像正月十五的花灯,微风里更像美女撩人的媚眼。走过屋宇大饭厅出的后门,放眼处,是那一派生机盎然水波荡漾的大鱼塘,鱼塘周围是一片吊脚小楼,小楼内有棋牌室,OK厅,小楼面水处是一片走廊,走廊处设有一排排竹椅或竹睡椅,供人垂钓休闲。当然,这都是较具规模的农家乐所必备的大众化设施。这家农家乐与众不同之处,秘密在屋宇内,而非屋宇外。   车行驶在乡间明明暗暗夜色中,呼吸五月夜色里乡间清新空气是香甜香甜的,只因了田畴禾稻杨花吐穗的扑鼻芬芳。李处长一颗蹦跳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司机小陈问处长为何这么快就出了农家乐。李处长撒了一个谎,说是接了夫人一个紧急电话。   刚才惊险的一幕还在李处长脑海中盘旋。他习惯地走进农家乐大厅,知会地和老门卫点了点头,在大厅幽幽的灯光指引下,走进一条不起眼的甬道,又横过一处长廊,便是正真的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那里面一间间房装修豪华,典雅别致,进口豪华地板墙面瓷砖,意大利真皮沙发,镀金的德式门手和法式壁灯以及波式水床......,美人影影绰绰穿梭其间,亭亭玉立顾盼生情,让人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李处长此时知道局里的高官们这刻应该还在餐厅就餐。他走向餐厅,在餐厅进门稍远的一个窗格里习惯地向里张望了一下,这一望差一点吓得他尿了裤裆。局里的郑局长,付副局长,倪副局长和几个处长以及两个房地产老总生生被巡视组的“钦差大臣”拿个正着。满桌的山珍海味还没有动多少筷子,那一只只熊掌还在盆里扒拉着,那掐在专用栏里的活猴天灵盖还未及削开,看来今夜官爷喝猴脑已成泡影,那只年轻的猴子被巡视组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干部救了一命癫痫的护理诊断及措施;那盈杯的茅台美酒,散发着扑鼻的醇香;那陪酒的美女们已收敛起她们的骚手弄姿和美目流盼。   最开始,这帮官爷们是在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享受人间欢愉,很快,中央出了政策,他们便改在私人会所寻欢;中央又出了文件,他们便改在农家乐作乐。现如今有一句时髦话,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有谁能拦住权利寻租者和寻求租售者的前进脚步。多年的官场陋习让一些行贿者和索贿者胆大包天!   李处长只恨爹娘少生了只脚,逃也似的出了农家乐。今日得益于因事耽搁,也得益于司机开车慢,真是有于神助,来过十数回,从没有迟到过,今日偏迟到;平日里,司机开快车,今日他偏开慢车。这小伙子不错,有先机,知趣,懂味,不多言,眼眨眉毛动,领导意图一摸一个准。这个月要多发给他奖金,有机会再提议将他的工作转正。当然,更得益于自己今年春节初一赶早到庙里上了第一柱香;给庙里敬贡香火钱也慷慨,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数目,预示自己永远有有有有......。在庙里抽的签也是上上签,哈尔滨可以看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庙里方丈说他李处年内必有升迁云云。   走过乡村公路,车上了高速,车速开始加快。小陈提醒处长系好安全带。李处长此刻正在想,局长和副局长,还有几个处长被巡视组抓了现场。省里将会如何处置他们。重则深挖,挖出萝卜带出泥,判刑坐牢;轻则,不深究,免职,退休,降职留用。还好,他李处没被捉现场,那些哥们都不是榆木脑袋,他们一点也不会把他供出来,留住他,以后他们的方方面面就能得到好的照顾;留住他,就留住了他们自己的一线生机。就是查到他李处,料巡视组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搞钱的事,在老婆面前都没有漏过馅,平时自己也装的清平,怕它怎的。   高速公路两旁瓣型灯晶莹剔透,含苞待放;越往前走,灯火越敞亮。他感觉就像自己的人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二十多年,一路走来,道路平平坦坦,在正处的位置上他已熬过了五年,千年的媳妇熬成婆,这回局长或副局的位置怕非他李处莫属了。   车到市内,停在李处的居住小区门前。李处示意司机小陈停车,他要自己步行百十步回家,松弛一下彊硬的身体。   他很快到了家,家就在一楼,住一楼好,打开后面门,就是一个院子,院子里养着花花草草,自己快知天命的人了,早晨起来,在自家院里伸伸腿弯弯腰,接接地气。他掏钥匙开门,门被反锁,可以理解,小区贼多,老婆一人在家焉有不反锁门的道理。加上老婆虽徐娘半老,却还风韵犹存。难免那贼不多打一份歪主意。他轻敲了好久的门,门终于开了,可老婆却是赤身裸体开的门。他问老婆为何这般模样。老婆色咪咪地甜腻腻地嗲声嗲气说:“我晓得是你回来哒噻!”老婆这一句话酸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婆问他今夜为何回的来的,平日里出去总是彻夜不归。他答,聚会完了就回了。他见后门没有关,问老婆,老婆说是忘了。他看看床上凌乱的床单和盖被,再看老婆和平日里判若两人的过分热情,讲话前言不搭后语的差池,这一切岂能瞒过他镜片后面那双雪亮的眼睛。他心里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老婆才四十来岁,她也有七情六欲,自己每天有那么多美女缠着绕着,左拥右抱,一年到头哪里让她尝过几回男人的味道,难免她做出出格的事,算了算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争吵起来,隔墙有耳,弄出点什么,反而易出大事。这叫小不忍则乱大谋。于是他装作没事人一样。反证老婆是摆色(设),情人是悦色,金钱是本色。这是他们现今官场的一句流行语。   下个礼拜一早晨,李处长走进处长办公室,在真皮沙发上屁股还没坐热,就被省委巡视组的干部叫走协助调查,在多方证据面前,他不得不承认贪污受贿上百万公款的事实。没过多久,他被检察院起诉后,就和他那些行贿受贿的哥们一道锒铛入獄了。   他在监狱里还在深恨老婆不该在家里偷情,害他走背时运,葬送做局长的大好前程。   司机小陈因检举揭发李处长有功,由临时工转正做了正式合同工。   局机关那庭院里高高的玉兰树直插云天,盛开的玉兰花如一朵朵白云,美丽和谐,如诗如画如歌。    共 260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