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爱心筑人墙(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奇幻玄幻

曾经多次在报纸上看到司机撞人后逃逸的报道,心中感到气愤,为伤亡者鸣不平,但只是不平而已。两天前的那个深夜,却让我亲眼看到了逃逸的司机,看到了躺在冰冷水泥路上的伤者,心中不光是愤怒,更多的是谴责--这样的司机良心何在?他们对生命的冷漠让路人心寒。所幸的,是我们这些围观者没有漠视生命,手牵手筑起一道人墙,守护着伤者,为伤者搭起一道生命之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周六,我乘车回到了县城,看望年迈的双亲。晚饭后已到21:30,看着在电扇下还满脸汗水的我,母亲柔声说道:“梦儿,我们一起去散散心吧,外面可凉爽呢!”我微笑着摇头:“妈妈,天色不早了,您还是早点儿休息吧!再说,什么时候了,街上哪还会有人?”母亲摇摇头,笑着说:“梦儿,别忘记了这是县城,街上有路灯,晚上十一点多钟还有人呢!”我恍然大悟,忘记了这是在县城的母亲家,于是,我挽着母亲的手,跟在父亲身后出了门。

母亲提议到新修好的福兴路上去散步,那里人多车少,比较安全。父亲答应了,我们向福兴路走去。不大工夫就来到了福兴路上,果然如母亲所说,街道之上人来人往,有牵着手的年轻情侣,也有并肩而行的白发苍苍的老夫妻。母亲人缘很好,不时有人和母亲打招呼。我悄悄问母亲:“妈妈,这些人您都认识啊!”母亲点点头,又摇摇头:“算是认识吧!原来是陌生人,散了几次步,见了几次,就熟识了。”父亲笑笑说:“你妈可是我们这里的热心人呢,不光大人和她熟识,连小孩子也喜欢她呢!”我不相信,小孩子怎么会喜欢母亲呢?说着说着,迎面走来了一家三口--一对年轻的小夫妻,中间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她们看到了我们,热情地打招呼,那个小女孩儿还亲热地喊了母亲一声“奶奶!”可把母亲乐坏了。

那天晚上母亲很开心,不停地说笑;父亲看我们开心地样子,不由得哼起了小调。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的陪伴,才让父母这样开心。我怕累坏了他们的身体,要求回家,母亲说:“不累!原来,我和你父亲没有走到过这条路的尽头,今晚,我想去看看,梦儿,就陪我们走走吧!”就这样,我们继续向前走。快走到福兴路尽头时,看到前面围着一圈人,大约有三、四十位。我感到纳闷,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好奇心驱使着我走向前,才明白前面发生了车祸,司机早已逃逸!

天生胆小的我壮着胆抬起了头,看到了十字路口北大约两百米处躺着一位男子,摩托摔倒在地,人不知是死是活。看着呼啸而过的车辆,我的心不由得颤抖起来。这位伤者如果还活着,万一再被车碾碎了怎么办?想到这样,我大声问:“有人报警吗?”围观者齐声回答:“刚刚报警,也拨打了急救电话。”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我又提议:“路上的车辆这么多,万一……”“是啊,如果再来一辆车,可就糟了,说不准还会……”围观者议论纷纷。这时,一位年轻的男子搬起路边的一块大石头,放在伤者的前方,暂时做一个警示牌。可我觉得还不行,于是提议:“我们何不拉起手,围住受伤者,这样,他就不会再次受伤。”围观者本来站得远远的,现在想向伤者靠拢,可几个女的很害怕:“那个人死了吗?如果死了,我们是不敢看的!”我其实也很怕,但此时却忘记了恐惧。我想起了伤者的家人,他们也许在焦急地等待着他!

想到这里,我对母亲说:“妈妈,我们一定要尽力帮助他!您说呢?”母亲说:“好!孩子,你做得对!我吗是做好事,有什么怕的?就算他真的死了,也不会伤害到我们的!”母亲的话给了我力量,我大胆地、小心翼翼地向伤者走去。那些围观者也跟着我向前走,很快,我们来到了那位伤者面前。这才看清伤者是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头部受伤,流了不少血。我大声问道:“这位大哥,您是哪个村的,听到我们的问话吗?”

其他人也大声呼唤:“快醒醒,快醒醒!”喊了几句,那个人的手臂抬了抬。“啊,原来他还没有死呢!太好了!”围观者都松了口气。为了这位伤者的,我们这些陌生人牵起了手,筑起了一道人墙。年纪最大的是我的父亲,白发苍苍;年纪最小的是一位小姑娘,大约有八、九岁。每当有车驶近时,我们齐声高呼:“有人!”我们盼着急救车的到来,盼着、盼着……可等待的时间似乎那样漫长,我们的心揪紧了,万一……“看,急救车来了!”年轻的小伙子喊了一句,果然是急救车!我们赶紧松开手,让开了路。医生从车上下来,看看伤者,简单问了几句,就抬出了担架:“快,还有救!”听了医生的话,围观者主动帮忙,把伤者抬进急救车内。

车很快消失在夜幕中,围观者想离开。那位报警的男子说:“拨打了110,可警察还没有来,我们再等等。”可等了一会儿,车还没有到,报警的男子感到了气愤:“都什么时候了,还没有到?这些警察的素质也太差了吧!不行,我再拨打一次!”说着,他又拨打了电话:“你们怎么还不到?”我们听到警察的问话:“在哪里?严重吗?”报警者更气愤了:“在福兴路口,很严重!”挂断电话后,还愤愤不平:“真是的,哪有这样的警察?”等了一会儿,警车终于来了。我们闪开了,警车拿着照相机开始拍照。过后,又问了我们一些情况,我们如实回答。

等警车开走后,我们才离开了现场。在回家的路上,我沉思了良久。如果不是我们这些人来这条路散步,那位伤者会怎么样呢?也许,他因为流血过多而亡;也许,他会被那名肇事司机扔进路沟,也许会被后面的汽车碾成肉饼,也许……所幸,他遇到了我们,我默默祈祷:愿伤者能够脱离危险,与家人团聚!

......

癫痫病的患者不能吃什么郑州效果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青少年癫痫吃药能好吗癫痫病医院权威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