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那山那水(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人生感悟

莫说乡路长,再长也长不过我的思念;莫说天涯远,再远也远不过我的目光;莫说云天高,再高也高不过我的畅想。我的家乡——山庄,你是我心中永远的根。

——题记

(一)又见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山庄,是五莲县西南最偏远的一个小乡,后被划为石场。那是我出生,成长的地方,每当想家的时候,便会想起它,我的故乡山庄。

不知为何,昨夜无眠。在床上翻滚的我,辗转思绪更无睡意,就越发的想念我的家乡。

一大早,我匆匆洗了把脸,饭也没有吃就开车上路了。我的家住在县城,从这儿到老家足有五十里的乡路,外加十多里的山路。窗外风景流逝,人流稀稀。

这是一条熟悉的路。这条路,有着我太多少年时的记忆;这条路,牵扯着我太多的思绪。我曾徒步走在这条乡路上,弯弯曲曲泥泞的小路,伴着春雨,山雾;顶着狂风,暴雨;踩着白雪,冰地,那只为求学,只为有朝一日不再走这坎坷的山路。

如今已在县城居住的我,却越发怀念这条山路

不觉,已泪眼模糊。我打开车窗,让风吹进我的窗子,吹走我的泪,伤感的心却再也止不住了......

抬起头,猛吸一口气,使劲的踩着油门,车便飞了起来,无心欣赏路上的风景疾驰而去。到了,我的家乡。

我轻轻地熄火,慢慢的在路边停下。打开车门,倚在车旁,望着远处的家......

我的家就在那这里,我亲切的叫它——五莲的青藏高原。

转过十几道弯,爬过几座山坡。说来也奇怪,山高高的,陡陡的,爬上去却要好的多。村落整整齐齐,道路平平坦坦,尤其现在平整水泥路好走多了。

正在我沉思之际,一位大娘从我身边经过。

“孩子,你咋了?”她大概是看到我眼角的泪。

“出啥事了?”老人家很关心的问我。

这就是山里人的淳朴,在这里的人都有一个珍爱的心。

“没啥,迷眼了。”我不好意思地说。

我弯腰坐进车里,轻轻踩着油门。这边的山路极不好走,曲曲弯弯的环绕着,来往的车辆相互都看不到对方只听到声音,偶尔的一声鸣笛响彻山谷,回声阵阵而悠远。车挂在低档上缓缓前行,前方的路不再难走,眼前边的视野开阔了。可不要以为到了山庄,这只是山腰,途中唯一一段平坦的地方。

我把车停了下来,路边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有红的、白的、金黄和浅紫色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灿烂。

路一直延伸到山谷里,那边的景色看不清楚。熟透了酸枣在风中欢快的摇摆着,落得满地满地,我知道那是在欢迎我的到来。这里是我小时候的最爱。

轻轻地,我摘下一个放到嘴里。酸酸甜甜的顿感心旷神怡,满心的喜悦带着我的梦,我回来了家乡。

秋天,山上栗子树笑弯了腰,满树的果实绽着美丽的笑脸。偶尔掉下几个,便是熟透了的。捡几个带回家吧,只要用火一烧,院子里飘满板栗香味。我有些等不及了,急忙拨开一个塞进嘴里,香香的,甜甜的,现在想想还回味无穷呢!

现在城里有很多卖炒栗子的,却怎么也品尝不到那种味道。

山谷中的片片梯田,长满了黑幽幽的庄家,一片片的梯田甚是壮观。那就是我的家乡,勤劳质朴的老乡们用汗水灌溉的土地。

放眼望去,满山的绿一望无际。路还在延伸着,一直伸到大山的深处。那与天际相接的地方,犹如倒挂的云梯。两旁的乔木林簇簇拥拥的,宛如一片新绿整整齐齐排列着。记得,要用心去赏,这时的你便懂得了什么是生的气息,美的意境!

山上的雾越来越浓,仿佛置身在仙境一样,飘飘渺渺,似幻似真。你伸出手去,便会抓到一片片雾水,然后看着它慢慢的从你指尖溜走,消失在阳光的蒸溶中。

远处的山在雾中时隐时现,分不清是山在雾中,还是雾在山中,更不知哪是云,哪是雾,眼中尽是一片朦胧。

突然,一阵风儿,扯回了我的思绪。我不由得笑了,一只恰巧路过的野兔,似乎被我吓到,伸了伸可爱的脑袋,慌慌张张的向远处跑了。

车又慢慢的启动了,鸣了鸣笛声。哦,我来了,又见我的家乡——山庄!

(二)山城五莲的玉带

我喜欢水,如今更喜欢这条河。

城,因为有了河而灵动,

河,因为有了水而晶莹。

驱车从沿河路经过,看到沿河的风景,恍如梦中,似梦似画。宽阔的河面,长长的河流,青青的垂柳。

大理石铺就的围栏上,一闪一闪的霓虹倒影水中,随着波光的粼动,那么华丽,轻柔。从却坡水库到五连广场,到黄河大桥,这条长长的河,绵延数公里,如同山城的玉带,如今是这般美丽,这般点缀山城。

清澈的河水,群群的鱼儿在里面畅游。哪里飞来的鸟,散落在河边洗浴,好像是一群白鹭,在悠闲地休息。远处,广场边,是谁划起了橡皮船,传来了孩子们欢乐的笑声。

西边的广场,一改往日普通的草坪,添加了许多供人们休闲,活动的小场所,小器材,散落在广场各个角落,不仅没有影响整个广场的美观,反而给市民们增添了乐趣。跷跷板,滑梯,小溜冰场,喷泉,莲花,皮艇。。。,到处洋溢着市民们的欢乐。

晚饭后,常喜欢带着女儿,在河边散步。出了小区的大门,往右一转,经过建设银行,过了红绿灯,就到了河上,站在桥边欣赏山城美丽的风景。

钓鱼台边,散落着众多来这里纳凉休闲的人们,不时传来孩子们的笑声。河里,开满了许多娇艳的荷花,亭亭玉立。不禁赋诗一首:

落地云霞化碧莲,花开并蒂比双肩。

翩翩玉片托琼朵,雨打灵湖小叶尖。

其实,我家就住在这条河边上的一个小区。我亲眼见证了这条河的变化。

多年前,这条河一直影响着县城的环境问题。整条河其实就是一条臭水沟,终日散发着阵阵恶臭,特别到了夏天这个时候,气味难闻。河床里没有清水,只有烂草,烂泥,和成群的臭蚊子及一些不知名小害虫。

记得我每天从单位下班,从厂里到家这段只有几分钟的路程,是那么的不情愿走。扑面而来的就是那些成群的小虫子,密密麻麻,扑在你的脸上,脖子里,衣服上,

最可怕的是那种像蚂蚁一样会飞的小红虫,咬起人来真疼,火辣辣的,然后会起一个小疙瘩,红肿极痒。甚至它们会被你不小心带到家里。所以,我曾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冲澡。

可现在,河里清波荡漾,水流潺潺,再也没有了臭水,蚊虫,连空气都变得清澈起来。相信,山城的一定会越来越好。我们的山城,将是未来人们最喜爱的、最宜居的城市。在告别山城之际,情不自禁赋诗一首:

风儿,从水面吹来

透着花儿的清香

鸟儿的喜悦

柳儿,轻轻的摇摆

婀娜多姿

宛如少女

我,轻抚桥栏

仿佛看到了

山城前进的脚步

听到了

山城人民愉悦的笑声

......

(三)永远消逝的果园

我的家乡在山的深处,遥远的村庄,坐落在四面环山的角落里。村的东南边,是一大片坡地。很久以前,我的孩提时代,这片坡地上

到处长满了果树,满山遍野的苹果树,山楂树,板栗树。

到了秋天,不等走近这片果园,你就会闻到果子的香味,肚里的馋虫亦不安的骚动起来,长大了嘴巴,然后咽一口唾液。呵呵,想起来那时还真的挺有趣。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香蕉苹果,还有金帅苹果,晚些时候还有诱人的国光苹果,咬一口,酸酸的,甜甜的,果肉脆极了。

还记得,孩提时代的我随着父母亲在果园里辛勤的劳作,拔草,给果树打农药。用的是那种打气筒似的笨重喷药器。随着你一次次不间断的按压,农药就像雾一样的喷出,散开,洒落在果树的每一片树叶,每一个果实。那时觉得,喷药机是那么的沉重,我当时并不比它高很多,为了让母亲休息一会,我费力的按压着喷药机,打气一样,一下,两下,三下......几百下......直到累的虚脱一样,毫无一丝力气。

正是炎热的天气,加上农药的气味,我几乎感到窒息。父亲在前边拿着药杆对每一棵果树喷药,我和母亲在后面轮流按压着喷药机,从

上快地,换到下块地(我们这里都是山里梯田)。有时候,喷药机坏了,父亲便会无名的发火,干起活来,父亲是个急性子。哪里不顺

就会对母亲发火,为此,至今我还是爱母亲比爱父亲多一点。父亲是好父亲,母亲也是好母亲,只是俩人的脾气性格真的不是很合适。

这片很大的,满山遍野的果园,是全村人的财富。

我出生那年,79年,承包到户,村里每家都分到了自己的一片果园。

从此,村里人开始日子过得好了一点。每年秋天,各家各户总会用苹果换点钱,当时足够补贴家用。

果园的入口处,远离村落的一小块平地上,有两间低矮的草房。说是草房,其实上面也压了几片瓦。里面住的是一位孤寡老人。他终生

没有说上媳妇,做了一辈子的光棍汉。村里用他看果园,每年给几个工分(这个或许很多人不懂,当时集体实行工分制,其实就是义务出工制度。每年每户完不成村里要求的工分数,是要受处罚的),给点粮食。

老人很负责任,果子刚挂枝头,还很幼小,青涩的时候,他便开始天天巡逻。在山间果园小道上,边走边吆喝,像喇叭一样,严厉的

喊着,谁要偷摘一个果实,他会像要他命一样发怒,半天跟你没完。不管谁家的果树,在他眼里一样对待,都是需要他看护的对象。

只有碰到我们孩子的时候,他才会面带笑容,捡几个被风吹落的成熟的苹果给我们吃。树上的好的果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动的,这是他的原则。

再后来,五年,十年,十几年......老人渐渐老去,果树也渐渐衰老。

突然有一天,不知道是乡党委还是村里下了命令,满山遍野的苹果树全被砍到,山楂树,板栗树一个不留。腾出地来开始种庄稼。

然后,镇领导一任任来,一任任去。这个要北山种大石榴,竖上石碑,写着石榴示范园。不等结出石榴,这任领导调任了。石榴园也就秃废了。

再一任要求种板栗,不等板栗树长大,领导跑路了,板栗树也拔光了。

前几年,县里提出目标,重建林果大县。乡里出钱,村民出力,满山又栽上了苹果树苗。老百姓心急,果树苗在地里碍事,妨碍种庄稼,有的人偷偷的拔掉。

再后来,烟草公司承包了山坡,所有的树木被拔掉,种上了黄烟。

果园老人身体渐渐的不行了,开始失明,手脚颤抖,无法正常做饭给自己吃了。村里安排每一户管他一天饭,村民也都实诚,一天三顿,就像对自己家人一样照顾他。

就这样,老人吃了东家吃西家,日子一天天过去,老人一天天虚弱......

后来,看果园的老人终是老去了,随同他的果园一起永远的消逝了。

如今,我们想吃点苹果,得去市场买了......

西宁癫痫专业医院癫痫医院哪家好山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