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感悟

我本一草介,“清寒入山谷,草木尽坚瘦。”草木生于土,而死于土,人生于世,而死于世,我们活着,不可醉生梦死,定要有所作为。夜深梦忽醒,念天地悠悠,一颗心,有节奏的律动,因为想要对生命透彻的呐喊,然,它又是一纸之隔的脆弱。因此,对于我而言,心是草木,经得住七零八落,这才是坚强而无法丈量长短的生命。“人生几何时,怀忧终年月”,不要等到终极时,才悔恨当时,没有在往事中,找到过自己。

想说“草”,起初读这个字,很瘦,很是普通,这样的植物没有艳丽的姿色,没有迷人的芬芳,只是这个世界的配角而已。它衬托一枝独秀的花朵的蔓妙,甚至让人觉得它很卑微,只是觉得草太单纯,不与他人争宠。人们常常无视它,经常看到有人踩在脚下践踏。它又是如此平凡,平凡的无人问津。而衬托美丽的,往往是身后默默付出的不求回报的人或物。草,让我看到了生命的韧度,无论雨落天晴,无论暑热冬寒,无论贫脊还是肥沃,无论环境怎么恶劣,草,日复一日独守那片孤独的土地,把不起眼的生命,极致的演绎!

其实我名字中带草头,爷爷起名的时候说,带草的名儿,生命力顽强,无论生长在悬崖峭壁的缝隙,还是城市的美丽花园,草始终坚定的拥有生命的勇气。即便没有人会珍惜它,更多的时候或许是被人遗忘和摧残,但它从未抱怨,不争不夺,也不张扬,依然守护好大自然的每一寸土地,无怨无悔的面前一切。难怪古人云“草木本有心,何求美人折。”原来,草,并非“蟒”,它是大自然中的精灵,不卑不亢,力量虽单簿了些,却也守着一窗孤苦,不怨天地,无愧为一世精华,且是不可缺少的灵魂之作。

从小与草木结缘,我喜欢它们朴实与纤弱,平凡而不失乐观。它感恩阳光,微风,山川,雨露的和大地母亲的爱。回想起旧时故里草木深深,交错盘踞着多少老树根,蝴蝶在草丛中飞舞,嬉戏,盛世孤傲。我能听见花开的声音,我能看见阳光下草堆里蚂蚁的小脚丫子,很美的画面,满山满眼惹人疼。回观人的一生,和草木如此相似,春来发一枝,轻抚每一处的温柔,踏过的每一处殷实,在自己的故事里跌宕自喜,微笑着赴约宿命。轻嗅每一处清香,蓬勃如蒿草,何惧世俗的浮浮沉沉,只在萧瑟的冬季,静静的枯败了结一生。

记得小时候,我家住的是平房,房顶红瓦鲜明,房子周围的角落,缝隙,甚至房顶上,会生出不知名的野草,挺喜欢这些小草的。特别记忆深刻的有一种叫含羞草,它的绿叶,就是经不起触摸,你轻轻一碰,绿叶惊恐万分,收起了边儿。那时候,我只几岁,最喜欢去逗含羞草,看它美丽的舒展,收敛。我家平房的角边就生出两株,或许它是风儿,鸟儿带来的吧?小小生命自由的绽放,总给我记忆犹新的心动感觉,看着这些柔弱的植物,心似乎与它们一样平稳,这是自得悠然,阔绰的自在。

很多时候,人就如草木,枯等年轮一圈又一圈,转身,雨纷飞,一些莫名的愁绪杂草丛生,流盼,芳草萋萋。每一个离人,何尝不是水上的浮萍,有一大簇根须,却始终不知会扎根于哪里,一生看花相思老,老成茧,才愰然有了疼痛。欲望永不知足,得不到灵魂的供养,来不及休憩。而命运就是这么蹊跷,不容你诉说,不让你逃开,让野鸟銜来一粒种子,请风捎带,梦里梦外都是桃之夭夭。与纯净的光阴一起打坐,自成风景去等人欣赏,无比清冽。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诗句,一曲野草颂,何尝不是生命的颂歌?岁岁枯荣是生命之律动过程,预示永恒的生命并不是在平庸中延续,纵然为野草,也有值得赞美的生命意义!草木,天生与泥土打交道,谁言草木无情?草木比人类更懂真情。只有它们,最能知道泥土的冷暖酸甜,最知四季的此消彼长,最懂得风雨的成色滋味,真正触摸泥土灵魂的不是灵长类的人,而是有心的草木。它不似花,大香大艳的招风,或许它惧怕喧闹,所以不再盼望有人会在意,只在老旧的情节中独自喘息,自在的老去。

就比如喜欢文字的我,一直以来喜欢草木文字,写花花草草,写故乡,写山川河流,写四季的轮回,春夏秋冬的变幻,也喜欢《本草纲目》里的各味草药,什么清肺止咳凉血止血的红毛草,袪风散寒的鹅不食草,还有清热解毒,消肿散结的蒲公英,等等,其实好多花花草草,都有药用的功能,只是自己不了解。曾经,非常抵触喝中药,讨厌熬药时满屋子的中药味。自从真正了解中药,现在也不厌恶了,觉得中药挺好,药性慢,却治本。不起眼的小草儿,让人动容,敬意,它恩赐予人类的不是婉丽的词藻,而是袅娜的情深义重,它隐蔽自己,独活。

花卉流香原为天性,何求美人采撷揚名。草一点儿不会讨好,它只在岁月的夹缝里避而远之,独自旖旎。纵然人生在世,草木一秋,及时行乐也好,虚度光阴也罢,都逃不过终级。凝视那几株草木中的典故,或喜或悲,暂时可以忘却人生的短暂和渺小。我喜欢草木顽强的性格。当狂风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时,空地上的植物被吹的东倒西歪,野花草却傲立在大地上,绝不向狂风低头、折腰。只叹,这个时代生态失衡,我只能做一个悲悯的守望者,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用笨拙的文字感念山水,感念山川草木之美。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记得去年夏天去内蒙的呼伦贝尔草原,第一次惊呼什么是“风吹草低现牛羊”。以往在城市里见到的草,那么的瘦小,而这里的草却有我半个人身高,草,原来不仅仅是人们踩在脚底那么渺小。它被温暖的春风吹拂,被甘甜的雨露滋润,葳蕤于山川,平原;蓬勃在池沼,河岸。即使被人们遗忘的角落,坑坑洼洼,黑暗的地方,它也能顽强的生长,默默地经受着风雨的吹打。它孤芳自赏,洁身自爱,气节坚贞,何需美人采撷来扬名?

细细想来,世间纷繁,人生短暂,春去秋来。平凡而普通的人或物,只为自己潇洒活一回,并不一定要渴盼博得旁人的掌声。人活一世,拥有一颗恬淡闲逸的心那才是最重要的。就让我做一株不被人重视的小草,苟活于人世,就让我做一棵木,经得住风霜煎熬的永远伫立,没有人可以阻挡我前进的步伐,履经坎坷与泥泞,才更有自知之明。我相信,任何万物存在于世上,都带着使命而来,都有自己的风骨,见贫有慈悲,把大自然的恩赐谨慎的把握,才能兀自珍重。

癫痫病早点治疗武汉能有用医治癫痫的医院在哪托吡酯治疗癫痫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