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红尘】同学之情胜手足(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感悟

虽说我与刘春英是高中同班同学,可我与她分别了将近四十年,在这近四十年中,我俩各奔东西,互不来往。

同学之间重相逢,还得感谢组委会、感谢群主,使我们这些失联了三十五年的老同学重聚在一起,那是2015年10月1日的事了。

那次同学聚会,刘春英在北京工作忙没来得及参加,但在同学群里她也算得上是个活跃分子。

这次我去北京,没有单独向她提起,只是在群里随口一说,没想到她和其他同学一样对我备加关注。他们以为我去京上访,对我百般奉劝,劝我冷静处事。

其实我并不是去上访,我是一个生意人,生意人求财不祸,和气生财嘛,上访就不是所我干的事。

去北京我是有事的,并不是专程去旅游,旅游对于我这个生意人来说只是一种奢望,不是我舍不得钱,而是时间对我来说很宝贵。

因时间紧,我选择了坐飞机,有生以来第一次坐飞机,我是黄花大闺女出嫁头一回,我第一次翱翔在天空,在天空中、在云彩里我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我看到了在我的脚下、我的前后左右都是一团团的白云,飞机在那一团团的白云中飘浮,我再也看不到地面上的房子,看到的只是一望无际的平地,就连高山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飞机降落在北京西机场,我坐大巴到了北京市公主坟,随同表弟去了小姨家,途中在同学群里报了一个平安。

没想到我刚落坐,我的老同学刘春英就给我发来了一条微信,她在微信中问我住在哪?她要开车来接我,对此我感到很高兴。

虽如此但我并不想去麻烦她,更没想过让她请我吃饭。

第二天,我把事情办好了,小姨对我说:“你难得来北京一趟,明天到北京玩一下吧。”

说实在的,我有生以来从没到过北京,我也曾想过等我老了没有负担了要好好地到天安门、毛主席纪念堂、颐和园、圆明园……去看看。

经小姨这一提醒,我决定借机在北京看一看。

我曾在书上得知颐和园是皇帝住过的地方,风景如画。我和小姨商量:“咱们明天先去看一下颐和园吧。”

话音刚落,我的老同学刘春英恰好给我发来了微信,她在微信中说道:“老同学,我就住在颐和园这一块,你明天到颐和园来玩吧,我请你吃饭。”

我看了她发来的微信,马上给予回复:“老同学,吃饭就免了吧,咱俩多年不见了,到时我抽时间与你聊一聊。”

我是早晨八点左右从小姨家出发的,先是坐地铁再转坐公交,一路上忙忙碌碌的。

到了颐和园,门外车如流水、人头攒动,游客们都在排队购票。

我走进颐和园,看到园内古木参天、景色秀丽,游客们的脸上个个露出灿灿的笑容,我也心花怒放了。

我随同小姨悠哉闲哉地向各景点看去,边看边拍照,园内所有的景物都吸引着我的眼球,让我目不暇接。

不一会,我的手机响了,我打开一看是我的老同学刘春英要与我语音通话,她问我:“老同学,你在哪?请发位置给我,我现正在颐和园找你。”

我喜出望外忙对姨说:“姨,没想到我的同学真的来了。”

小姨对此颇有同感:“你那同学真的好,有些人听说家乡来人了避都避不及,她还主动来找你。”

我姨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她听说是我同学来了就躲到了一边。

电话铃声又响了,我的老同学给我发来了她所在的位置,我看到了,她在颐和园昆明湖东路。

我在颐和园半壁桥,从彼此所处的位置看,我与她相距较远。我也把我所在的位置发给了她。

公园里人来人往,游玩的人甚多,加之我是第一次去颐和园玩,真不知路线怎么走。

由于时间紧,为了避免在寻找的途中乱费时间,她约我到万寿塔门口相见,我小姨带我到了万寿塔门口,但我并没有看到她。

公园里还真是人山人海,在那众多的人群中,我真不知如何找她,我和她发起了位置共享,终于,从位置上看,我和她都到了同一个地方,可彼此拿着手机在看、目不转睛地寻找,事实上我和她擦肩而过好几次了,但都互不相识。

我和她分别了快四十年,记得三十九年前,她还是一个花季少女,我也还是一个弱冠不逾的毛头小伙。

岁月不饶人,彼此昔日的青丝在沧桑的岁月里慢慢地染成了如霜的白发,难怪都不认得了,原来我俩都变老了。

我和她虽是同学,但只是后来微信群里聊过天,她想不起我的模样,我记不起她的长相。

我平时不喜欢语音和视频通话,她在微信里对我说:“我看你和我在同一个地方,怎么没看到你?你是不是进了万寿塔?”

我告诉她:“没有。”

她告诉我,她戴了一付眼镜,背了一个白色花格包,在四根柱子的中间等我,我举目一看,我的天呀,在万寿塔门口戴着眼镜、背着白色花格包的女人有好几个呀,我真不知谁是我的那个老同学,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真不敢向她们去打听,我怕……

终于,她看到了正埋头看手机的我,估计是我,便走了过来:“请问你就是刘孙根吗?”

我抬头一看,忙对她说:“是的。你就是刘春英老同学,对吗?”

“是的!”

我俩终于相见了,相见时倍感亲切。

她原以为我小姨七老八十了,她没想到我小姨还小我一岁。

出乎我预料的是她和我小姨原来在一个部队生活过,部队留京后,她竟然和小姨父在同一个单位工作。

我们三人一起游览了排云门、排云殿、宝云阁、长廊、乐寿堂、永寿斋、宜寿馆、玉澜堂、知春亭、文昌阁、仁寿殿、德和园、昆明湖等。

在游玩中,时间过很快,眨眼就快到下午五点了,刘春英提议:“抓紧时间,咱们去圆明园看看。”

她开车带着我和小姨去了圆明园,到圆明园时没有车位,她只好把车开到东门等我们。

在圆明园里,我看到了当年的建筑遗址,那遗址是1860年留下的,据史书记载:那一年英法联军冲入圆明园,把圆明园纵火焚烧了,大火三日不灭,火灾殃及圆明园附近的清猗园、静明园、静宜园、畅春园以反海淀镇,使那一片全部变成了废墟。

看到此,我再没有心思往下看,就和小姨一起返回了东门……

天色已晚,但北京仍然热闹非凡,她请我和小姨在酒店吃了饭。

饭后,她开车送我到北大、清华照相留念。

回家时,小姨对我说:“你只顾游玩,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春英陪你玩了一整天,她老公打她的电话催她回家,她为了你拒不回,她老公都生气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不是滋味……

癫痫大发作的癫痫的护理陇南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鸡西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