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老公园的故事_1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如果记念碑是这座城市的头颅,那么公园就是这座城市的心房。   这是我对S市的一座公园的感觉。其实,这是S市当时唯一的一座公园,那时叫人民公园。   当时的S市,只能算作一个小城市,全市没有几座像样的楼房,整个城区,几乎是一片砖瓦房,然而有两个建筑,是这座城市的亮点,也是这座城市的景观,更是这座城市的标志,这就是英雄记念碑和人民公园。   解放战争的一场战役,使这座城市浴火而生,后被冠以“英雄城”的称号。新中国成立后,一个巍峨挺拔的建筑物拔地而起,这就是位于S市重要位置上的人民英雄记念碑,碑上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是共和国的领袖毛泽东亲笔所书。与记念碑在同一个时期建造的,还有人民公园,公园的中央,一个高高的石座上,站立着两尊解放军战士铜像,铜像与真人同样大小,仍然保持着在那场战役中冲锋陷阵的英姿,一围绿树环拥着他们。所以,不论是记念碑,还是公园,都和那场战役有关,都与“英雄城”的名字有关:记念碑是人们敬拜、记念英雄的地方,而人民公园,更像是给英雄安魂的地方。多少年来,S市人民与英雄分享着这座公园。   那时的人民公园,是树木的圣殿,四面筑有围墙,红色的砖墙,又高又长,园中的树木,翁郁成荫,荫庇着南北两条街道。那个时候,城市公园的规模,是与城市的行政等级相匹配的,S市是地级市,因此,人民公园是中大型的公园,这个级别的公园是养有动物供人观赏的,园中的动物大至狮虎熊豹,小至鸟雀,动物的种类繁多,但先是由于文革运动的冲击,后是管理的松怠和供养的匮乏,园中的动物先后绝迹,只留下满园郁郁葱葱的树木。   当时的S城,缺少色彩,整个城市是灰色的,而灰色的小城,充满了生机,因为它又是绿色的。如果一条条栽有树木的街道,是这座城市绿色的血管,那么人民公园就是这座城市的绿色的心房。   绿色的心房,是生长梦幻的地方,是栖息憧憬的地方。   在我的记忆中,那时的人民公园是宁静的,甚至有些寂寞,因为那时很少有人去公园。那时的人们,像钟表的时针,忙碌、紧张,而且井然有序。人们都被确定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所有的人又都遵守一种共同的生活秩序,人们的这种环形的生活轨迹,恰恰绕开了这块方方的绿荫之地。那时,正是我的学生时代。作为学生的我,我有我闲暇,我有我的星期天,我有我的暑假日,我有我放学后的空闲,那时,也是我与这座公园接触最频繁、最密切的时期。   高高的红砖墙,把园内园外,分隔成两个世界,进入墙内的世界,需要走公园南面的门,公园的大门整日关闭着,只开一个侧门,进入要买一角钱一张的门票,作为一个学生,是拿不出一角钱买门票的,然而在中国——起码是很多地方,门并不是唯一可通行的地方。   在公园的后面,也就是公园的北墙,有一个隐秘但为众人所知的进入公园之处。人们常常将隐秘而又公开的通行渠道称之为“小路”,比如越战时的“胡志明小路”,那么这条“小路”可以顺理成章地称之为“公园小路”。其实这不是路,而是公园的墙被人凿开了一个缺口,再加上几个可以辅助攀登的小洞,人们可以很方便地进入园内。人们开凿这条“小路”的目的,并不完全是因为园内秀色可餐的景物,而是园内有一个厕所,人们需要借用这个厕所解决肚腹之急。公园前面的大门,与公园后面的“小路”,相并共存,互不干扰,大门保证了公园的凝重与庄严,而“小路”保证了人们的方便与自由。当然,攀墙越院,总有些不够光明磊落,对攀越“公园小路”的人,可谓之“墙上君子”,我也是“墙上君子”中的一个。   我很喜欢园内的那个世界,那里的密叶,织出一块绿色的天空,那里的浓荫,铺出一片温情的土地,林荫中,一条长椅,长椅边树影斑驳,清风如沐,鸟声如滴,坐在长椅上,手捧一本心爱的书,与头上的天空,脚下的土地,周围的绿树,浑然凝为一体,那样的时光,充满了愜意……   后来,我疏远了这片园林,这是因为我和其他人一样,进入了人生的时钟轨道。而这,犹如与一个恋人的分手。   再后来,我和很多人一样,进入了体验人生的沧与桑的年龄,而此时,这座公园已淡出了我的感觉,我有时从那里经过,望上一眼,像看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女人,我看到她也在变,她在追随财富或被财富所追随,先是,儿童游乐设施的进入,后是,商贩和商家的进入,她和这个时代的时代骄子市场经济拥抱在了一起。接着,公园更名为儿童公园。我昔日心爱的恋人——人民公园,终于改嫁了!   几年前,S市政府作出决定,将公园改建成广场,这意味着捆锁着公园多年的围墙终于被彻底根除了,而我,却不知这是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因为这预示着园中的树木将遭到灭顶之灾。   新建成的广场,被命名为“英雄广场”,看来,无论S市的百姓还是政府,都丢不掉关于这座城市的“英雄”情结。   广场建得果然阔气,走在广场上,完全是一种新感觉,到了这个时候,我也需要常来广场散步了。当我走到广场的一侧,看到面隅而立的两尊英雄铜像,就会猛然像起,这里曾是一座公园,她的最早的名字叫人民公园,不过,现在她已经死了……   公园改广场后,我写了一首诗,且发表在一家文学网站上,诗的标题就叫“公园改广场”:   昔时杨柳浓荫地,   今日夷为万尺坪。   虽得楼前多歌舞,   却使街上少春风。   诗发表后,愧蒙网友给予称赞,然而,网友并不知道笔者藏在这首诗后面的许多感叹。今写下这篇文章,权且作为这首诗的注解。 老年癫痫病人怎么治疗最好?武汉中际医院招聘癫痫病的诊断是怎么决定的南阳有哪些癫痫医院能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