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云】乡村人物二题(散文)

    一、大顶子大顶子是我父亲那一代的人,是村里少有的念过高中有文化的人。他的故事也是从村里人的口中零零碎碎了解的。大顶子算是烈士家属。抗日战争时期,他的叔叔在山里锄地时,看见扛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生产队的往事(散文)_1

    我出生在农村,赶上大集体时代,参加工作之前的学生时代,基本上都是在农村度过。将自己知道和印象较深的一些生产队的往事,叙述出来,就教于大家。忆苦思甜我五六岁记事的时候,朦朦胧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菊韵】情生麻埠(散文)

    金寨,这个中国的将军县,它曾经在历史的风云中生动着,矗立着,无言面对沧桑的身世,在大山深处被人遗忘又被人惦记。这里的每一片土地上都回响着滔滔水声,震人心魄。然而它又是那么安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品评向日葵(散文)

    不久前的一天,我来到大运河畔漷县镇的一个乡村公园,这就是远近闻名的“布拉格”的薰衣草公园。走进园门,只觉得香气袭人。眼前那一大片薰衣草的紫色花海,一下子扑入了我的眼帘。头一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九品】山水间,感悟秋(散文)

    大凡有情趣的人,都有一颗童心。“崇祯五年十二月,大雪三日,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的张岱,就是一个童心未泯的雅士。天高气清的八月,盎然的秋韵浓郁别趣,恰逢踏秋好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赤脚大仙”趣事

    赤脚大仙,乃是病友给2号床陈老汉取的绰号,因为陈老汉那一双黑瘦的大光脚穿过床尾,常在那儿凉快呢。赤脚大仙,陈姓,75岁,春节前夕上山挖笋,不慎跌倒,伤重,祸及颈椎,急送当地医院,...[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秋日登嵩山摩天岭(散文)

    一日,我们一行三人去探寻嵩山摩天岭山寨(围子),从嵩山西井村出发,沿山东北麓而行。初坡稍缓,可直立行走,行至三分之一时,忽变陡,手脚并用,如猿状,方能前行。前方已无路,步步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冰心】黄山松,你昭示着什么(散文)

    那年初夏,我随着国家旅游局工农业旅游示范点验收组在皖南多个景区复核验收。路经黄山,很想一探神奇。当日天高云淡。年轻的女导游操着很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黄山很解人情,平日云遮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露陷(散文)

    B小区有个叫于聪的人,因总爱与人抬杠揭老底,人家看是红的,可他偏说是黑的,人送外号叫“别扭人心”。他的人缘很不好,很多人都烦他,更看不上他。有的把他看作是眼中钉、肉中刺,总攉拢...[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开 会(散文)

    赵万是社长,赵万有三爱——喝酒、开会、看电视。这三爱基于一点,就是懒,怕干营生。这几天,赵万被妻子逼着在地里拔草,一个大男人,在炎热的盛夏,每天弯着腰一根草一根草地拔,象给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