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瞅媳妇(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生活随笔

“瞅媳妇”是陇东一带的方言,也就是看相亲的意思。在我刚满十八岁那年,就已经有媒人开始踏进我家的大门,为我的终身大事而奔波了。

第一个登门的自称是我的表叔,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其实我都不认识,后来我父亲说,这个所谓的表叔其实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只不过想套个近乎罢了。父亲赶紧让我去小卖部买了一包金丝猴香烟,给他点了一根烟,母亲进了厨房取了最细最白的面,开始准备做饭,这时,我爷爷拄着拐杖踏进门就问道:“是哪的女娃?”这时,我才意识到,这男大当婚已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事,而是全家人的事。

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村里人每次碰到我父亲总要问上一句:“给娃把媳妇瞅好了没有?”

我父亲叹口气说:“唉!正‘打查’(寻找的意思)着哩,你看哪有合适的,给我留意着。”每次我父亲总忘不了要叮嘱这样一句。

对方都会沉思片刻,然后说:“我给你问问,我给你问问。”

那位表叔在我们家吃饱喝足之后,话就多了起来,给我父亲说,山里有个女孩,很早没了母亲,从小学会了吃苦,如何的能干云云,说得我父亲动了心,当场约了去女孩家里见面的时间。

走了几十里山路,在表叔的带领下,找到了女孩的家,家里只有女孩的姐姐和她父亲,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表叔和女孩的父亲天南海北地扯着闲话,女孩的姐姐问了我多大,有没有上过学,我都一一作答。女孩则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看了我几眼。

临走时我从口袋掏了一把洋糖递给女孩,女孩大大方方地接了过去,走到大门口时,女孩的姐姐走过来说:“塬上水就是好,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妹妹在山里受了很多苦,要是你们的事能成,到了塬上她就享福了。”我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心里酸酸的。

临别时表叔问我对女孩是否满意,我不知可否,只是模棱两可地说:“还要回家和家人商量商量再定。”

我还在纠结呢,表叔征得了我父亲的同意,带着女孩来“看家”了。女孩是姐姐陪着来的,我也提前叫来了我的姐姐,一则帮着母亲做饭,二则还可以帮我参谋参谋拿拿主意。我把家里里里外外弄得干干净净的,把一大堆科学种田发家致富的书摆在床头桌上最显眼的位置上。

热热闹闹吃完饭,从女孩和姐姐的表情看,似乎对我们家很满意,临走时我姐姐拿了一双新买的袜子送给了女孩,我和父亲姐姐送着他们三人走了很远,待我们往回家走时碰到了我的叔叔,他显然已经看到了那个女孩,对我父亲说:“不能要山里女娃,现在都能看出来,走路有点瘸,以后上了年龄肯定腰腿疼,干不了重活的,咱塬上娃娃为啥要找山里娃娃,这是娃一辈子的大事,可不能糊涂啊!”叔叔的话似乎一语惊醒了梦中人,一直都没发表意见的父亲和姐姐纷纷表明了态度:“对,咱不能找山里的!”

我的第一次相亲就这糊里糊涂结束了。

尽管我生活在塬上,可我在以后相亲的道路上却屡遭挫折,结果只有两种,不是人家看不上我,就是我不满意对方。为此,我父亲越来越焦躁了,有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往街上跑,去找媒人给我说媳妇。

“天下无媒不成亲”,媒人靠的是嘴上功夫,三寸不烂之舌,那些媒人总能把一桩看似不可能的婚事给说成,能在很短的时间内促成婚姻。

在我二十二岁那年,我这婚姻大事终于有了结果,一个月之内完成了从第一次见面到定亲的全部流程。不过第一次见面是在集市上,见面无话,还是给女方一把洋糖,互相看了对方的家及家人,第三个礼拜去女方的家里谈彩礼和定订婚的日子。

在女方家只铺着一张芦席的炕上,我和父亲、媒人及女方的父亲、叔叔谈了整整一夜。媒人一遍遍地说着:“不做亲是两家人,做了亲是一家人,大家要互相体谅,娃娃以后还要过日月活人哩!”我父亲显然不具有谈判技巧,脾气急躁,缺乏耐心。最终,在我父亲不断地让步中达成了共识:给女方彩礼5600元,订婚时付一半,结婚前付清,确定了订婚时间,结婚前给女方买十身衣服,买衣服地点在县城,女方陪嫁一辆飞鸽牌自行车等等。

按当时我家的经济状况,这五六千元无疑是一笔巨款,还好,父亲和我选择外出承包土地种粮养牛来筹备这笔钱。

如今回想起我从“瞅媳妇”到定亲结婚那一段不平凡的曲折经历,真可谓感慨万千!

云南癫痫病医院是如何治疗的云南癫痫医院黑龙江在哪治疗癫痫病好左乙拉西坦片有多大药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