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墨海】一个人的山河岁月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唯美句子
   【一】      寻一日,静坐山中,物我两忘。人没有面孔,物没有形相,只有神,只有灵。空花空影,空人心。蛙鼓稀,流水远,云绕窗,任意悲喜。人生可拥那么多,我只要“清闲”二字就可以了。静养心,俭养德,心简单了,一切都简单了。清风、明月、幽潭、深涧,自在心。   放牧诗句,放牧世外的清闲,驱流水,牧白云,驾长风,天地一鹤。心里清溪,眉间幽潭,高山流水,我为知音。“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空处绝人烟,只有静,只有闲。野花自在开无主,春山何处不留客?青山何须画,流水不需描,本是心中造,一枕忘烦扰。柳绿花红,翠竹摇曳,黄花点点,皆是般若。   白云本无心,流水也无意,一座冷庐,几间禅房。与经缠绵,与花缠绕,在小径白石上,看云去云来,天地空阔。翠竹黄花皆佛性,白云流水是禅心。空山无人处,就这样静静坐着,静生定,定生慧,空色合一。肌骨澄澈,气定心闲,无我无心……   秦时明月,入画。唐时清风,入怀。宋时烟雨,入诗。掌心里,山川纵横,云烟点点,人生不过是长亭更短亭,相遇又离别。淡里甘醇,静里芬芳,人生的真味。结庐人境,明月挂木窗,藤蔓上篱架,闹中观静,繁处求简,人书俱老。   静坐,一个人的山河岁月;独舞,一个人的地老天荒。林间疏雨,采野花。山抹微云,看秋草。野旷天低,依稀树。田间清风,满坡花。“已经不随流水转,心闲还送白云飞。”清幽,寂静。一朵花里,看春风十里,百里洋场。一滴水里,看天地辽阔,三千世界。花开荼靡,韶华胜极——都在心中,云烟一朵。   心有花田,有酒,有皎洁明月,与清风对饮,唱阳关三叠。十万亩花田,一片山水,种上云和月。傍石眠云,听雨看花,任时光在书页里长出青绿,翻开,游出鱼,开出花,流出水,云起,水落,石出。   二十四桥,四百八十寺,都在明月、烟雨里,瘦成一句陈年的诗。往事,瘦得如一句箫声。你眉清目净,息如幽兰,唇有花语,纤纤十指,慢弹时光。爱到无心,不来不去,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才是境界。   藏得最深的,往往是心灵的禁地。任何人,也无法触及,如玉龙雪山,佛寺的金顶,珠穆朗玛峰上的佛光。纷扰远去,尘埃落地,心如深潭,思与不思,已不重要。白音格力说:“我的心里有一片花田,种着十亩风,自性清静地爱你。”“我们相爱,只有一条路可走,永远只是开始,从每一天开始——我送一眉好水,你回一山烟岚;你视我稀世珍宝,我爱你无比珍贵。”自性清静,让你端坐,成我心中的佛。念与不念,爱就在那里;见与不见,情就在那里。爱,是一条心路,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闭门即深山,不问日升月落。   温一壶月光做酒,身旁放一红泥小炉,湖心亭上,亭中有酒气,湖上有飞雪……      【二】      一朵云,一块石,一帘雨声,都是诗意。一首歌,一个人,一坡山花,都是曼妙。十年之后,你是否会如约捎来一片云,与我赴清风明月之约?有人说,与人纠结,不如与花缠绵。某个清晨在山间起来,发间带露,衣含清香,薄雾轻纱,总难画成。画不成,又何须画,空山深远,白云悠悠,空谷幽兰,寂静芬芳。活成一树繁花,不如活成一株兰,闲牵半山风,静扯一溪云,本身就是一页朦胧的山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住在诗词里,流水旁,白云边。你是我的隔世桃夭,让我老去的心,再起峰岚,白雪红梅,相映成趣。客舍青青柳色新,小雨轻尘,哒哒的马蹄,一路跑过江南。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红笺小字,难书相思。一本佛经,一壶禅茶,与时光慢饮。你是岁月,最深情的落款,蔷薇半窗,风吹腻粉,花成海;篱落深深,小蕾深藏,几点乱红。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雨,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梨花白,菊花黄,樱桃红,一池疏雨,闲愁最难。苦楝树繁花粉紫紫,纷纷落,纷纷飘。柳絮随风,无边情思……   半溪水云,一坡胭脂,春雨,淋不熄春花。   闲云又来,闲情又生。情怀,是一部被淋湿的诗稿,上页思无邪,下页就恨如春水。给春天描眉,纸上有云,笔下有水,款款往事,凝烟带翠。很多事,不需要记住,隔云隔雨,自然成溪;许多情,不需要言语,隔山隔水,自在成韵。灞桥折柳,南山采菊,爱是一个人的宗教,端坐云端,清静成佛。   待到蛾眉扫尽,尘埃落定,人生将暮,白发成雪,与你依偎着,静听檐下江南,淅沥水声。与你相拥着,卧听秋风塞北,金戈铁马。读你低眉娇羞,千言万语,难写心动。林花著雨胭脂湿,凝着泪,带着愁,那是思念留下的疼。烟雨故事,迷离的诗,说与谁听?一个人倾听岁月,山河深处,水阔云低……      【三】人生是一朵花开的时间      人生,不过是一朵花开的时间。刹那芳华,刹那凋零,甚至来不及回味。蝴蝶飞不过沧海,一场清风,就让青春飘远,留下的,不过是那些岁月的碎片——一些美丽的屑。   还来不及拉开帷幕,却被迫忍住眼泪谢幕,看一场电影,读一部红楼,总在别人的故事里找到自己的影子。爱上一座城,恋上一个人,岁月忽已晚,指尖苍凉,握住的往往只剩下一个名字,如天空中的一弯眉月。   半山,半水,半条街道,半墙花影,半轮明月。谁偷走了岁月,也偷走了记忆?好似几天前还漫山遍野的数树繁花,一场风雨,只剩一片苍绿——終是无处可寻的了。   昨日黄花。今日又是明日的黄花。   看过电影《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人生就像一场虐恋,矛盾,纠结,缠绕,疯狂,冰冷,痛苦,自虐。错过只是一念,折磨却是一辈子。也看过电影《人间中毒》,疯狂爱上了,又不能在一起,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一样的枪声,如半空升起的云烟,落地时只有苍凉。   刚出来工作时,才十七岁,一座青山,一座破烂的小学校,举目是一扇只剩半页的门。迎面,却是一个痴心殉情的女主角的故事,心里不觉一动,心想这是怎样一个痴情美丽的女子呢?很想呆在那所山村小学里,与那小说里才有的故事痴缠一下。后来终于轮到自己,却千疮百孔,怎么也浪漫不起来了。   青春的大半,都在山村里寂寞地度过,一个人的天空,一个人的黑夜,一个人的孤独。很多事不愿提起,因为提起,只剩眼泪和伤。把伤痕不断揭开来给自己看,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忘却是对岁月最好的怀念,掩埋是对青春最好的祭奠。岁月在心里种下的那粒沙,不断地用时光包裹,竟然剔透晶莹,有了温润的光华,如席慕容书写的诗篇,伤感而凄美,却是那样的珠圆玉润。   青春是那样短暂,还未来得及挥霍,就再无踪影。记得看过外国一篇小说叫《等待戈多》,那个叫爱情的戈多,早已忘了我的存在。也许人生就是一场宿命,拼命追寻幸福,而幸福永远在前方,直到你累得走不动了,厌了,倦了,才感到有那么一点幸福的存在。   “匆匆匆!催催催!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人生的路,还没有迈开步子走,却被人说,你已中年了。渐渐习惯了离别,习惯了看那熟悉的人,慢慢走远,说不说再见,已不再重要。春来花自开,秋至叶飘零,对生死离别,亦是熟视无睹的了,仿佛看一片叶的飘零,一朵花萎谢,开败随缘,自然而然。   人生没有坦途,一帆风顺的人生,不是值得一品的人生。如一条索道,从这头直接滑到那头,没什么味道。人生有很多迷途,也有很多陷阱,就如一条条山路,一座座险峰与悬崖,需要用双脚去丈量。人生百味,就在无数迷途的往返与探索之间,就在这无数次从陷阱里死里逃生。   父亲说我是少年时已经老掉了的,十几二十岁的年纪比五六十岁的人经历还多。少年老成,没什么不好,别人用四年时间完成的大学,我用十年时间完成,也没什么不好。   我是完全的野生植物,那根扎进岩石的缝隙里,怎样的狂风暴雨,也拔不出来。我可以数十年坚忍不拔做一件事,可以花十年挖掉一座小山丘,一砖一石垒砌几千平米的房子,可以一日二十四小时一言不发,可以坚持在工作之余每日写一篇短文,不管质量好不好。或许我是一个可怕的人,只要我愿意做的事,没有什么可以困住我的,困住我的永远是自己的心。   条条大路通罗马,悟道,仅仅在一个“悟”字。人生所做的事,不在多,而在透,道,都是一样的。看透了自己,就看透了人生;看破了自己的心,就看破了世像。当你一眼透过手心,看见了手背,你就如孙悟空一样,拥有了火眼金睛,可以洞察一切人的灵魂——佛闭着眼,一样明察秋毫。   白落梅说:“时间很短,天涯很远。往后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自己安静地走完。倘若不慎走失迷途,跌入水中,也应记得,有一条河流,叫重生。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任何去处,都是归宿。”   最喜欢她后面这句——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任何去处,都是归宿。这是对宇宙人生的彻悟,也就是佛语,随缘自在,自在随缘。一颗放下的心,在哪里都是涅槃。有一条河流,叫重生,冬去春就来,夜逝昼就回,月亏就会满,阳光总在风雨后,置之死地而后生。   闭门即深山。心如空山,自然寂静。从一朵花里顿悟,在一粒沙里修行,青春渐渐褪去迷人的色彩,花香却依然弥漫。拈一朵花,对着世界微笑,时光的词卷里流光溢彩。侧耳,眯眼,听一首老歌,走过一条老街,看所有的传奇,湮没在云水深处。   白音格力在《看取莲花净》里写道:“爱一个人,不仅仅是给予爱与享有爱。爱至有了老意时,或许才能见街头一株蜀葵,一棵馒头柳,都有对那个人至深的爱。这时,才对了。”   灵魂深处,总有一个人值得你为她深爱,不管她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也并不重要,因为爱,最终还是一个人的事。   每个人,说到底,是寂寞的,因为天地是无言的。人生如花,寂寞地开,寂寞地谢,終是无言了的。喜欢一个人喝茶,默默对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过客发呆,喜欢“僧敲月下门”的宁静与悠远,喜欢什么也不想,独自走进一个似曾相识的小巷,看斑驳墙上幽寂的苍苔。   真正打动人的,是岁月里的某个细节。一个春日的下午,卧在某个亭子里,杨柳随风,水声潺潺,波光潋滟,一条小鱼跃出水面,猛然把你惊醒;一个夏日的清晨,一枝带露的粉荷如一个妙龄女子一样映入你的眼帘;一个秋日的黄昏,一觉醒来,菊花已开满山野,一只蜘蛛从石头柱子上爬下来,慢慢向你靠近;一个寒冷的冬夜,雪纷纷扬扬,父亲用柴燃起一炉大火……   也许是某年某月某日,她说过的一句话。也许是某个街道的某个路口,你喝醉了,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来来往往的车和人恍惚走过,突然一双手把你扶起同时叫着你的名字。也许天空的七彩晚霞里的一片残阳如血。也许就是一袭清风,几丝小雨,一夜雪落。山垭里的一弯月,瓦缝里的一缕阳光,指间的几颗星辰……   父亲弯曲的背,母亲苍老的手,都可以一下子洞穿你的心,让你突然间,眼角噙满了泪。   心灵有一个小园,鲜花半开;一个小池,云影半来;一个篱笆,柴门半掩;一座瓦屋,木窗半旧。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满屋床的书,一壶禅茶,一大缸子酒,一个火炉,炉子上有冒着热气的水……   室内空无一人。只有静,只有寂。我在等一朵莲花自在开放……   北京军海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武汉癫痫病最好的治疗医院洛阳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