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我是一个兵(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小说纵横

中学毕业那年,我回到家乡务农,正巧村里的民兵营长转任村委会主任,村干部们一致推荐我当民兵营长。于是没有当过一天兵的我,却立马成了一名营长。

自从做了村里的民兵营长,村民们都以“营长”称呼我,而我一点都不习惯,感觉特别的尴尬,因为做了民兵营长后,我感觉实在是名不副实,原本以为民兵营长应该有一个营的民兵,可是一个兵也没有,是个标准的“光杆司令”,所谓的民兵营长只是村组干部中的一员,和团支部书记、妇女主任等村干部没有两样。

刚参加工作的几个月里,我对民兵及村级民兵营的内涵并不了解,总觉得营长这个角色非常滑稽可笑,因为到了乡人武部开会时,乡里的人武部长要求各民兵营组织民兵积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我暗自发笑,心想直接叫我发挥作用不就得了。

村里遇到急难险阻时,村书记通知我带几个民兵去突击一下,我在村里跑了几圈也没找到一个民兵,因为村民们都在想着法子挣钱,哪有功夫跟你去突击,即使找到几个年轻力壮的村民,他们也是直摇头,不知道自己是民兵。我只好硬着头皮单打独斗,一个人冲锋陷阵,结果是吃力不讨好,还挨了批评。

后来的工作实践中,我渐渐觉得村级民兵营并不是一个虚设的空壳子,民兵营长也不是一个“光杆司令”,而是一个战斗的集体。民兵就根植于广大的人民群众当中,只要深入宣传和发动群众,会有很多年轻力壮的同志加入到民兵队伍中来。

那年全县开展民兵整组,就是把全县在册的基干民兵根据年龄和实际需要进行出入转队,年龄偏大的退出民兵队伍,吸纳新的民兵加入,建立一支新的民兵武装。

我手里虽有一本基干民兵花名册,但却是一张空头支票,因为在册的同志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村里的一个基干民兵,硬是记到帐上凑数的。

于是我借民兵整组这个机会,对全村的基干民兵重新进行了政审挑选,共扒排了40位优秀同志入队,尽管好多同志都在忙于生产,发家致富,有的甚至已经到县城的厂里上班,但我仍坚持一个不漏的找到他们,面对面对他们进行思想动员。

3组有一个青年到县城纺织厂上班已经一年多了,同龄的小伙们十分的羡慕。村里距县城有60多里路,我先后三次骑车找到厂里,动员这个青年加入村里的民兵队伍,后来这个青年成为我最亲密的战友,只要村里有突击任务,不管白天黑夜都能及时回村一起参加活动,完成任务。

为使民兵活动更加丰富多彩,在群众中更具号召力和影响力,我们民兵营建立了广播宣传、文化娱乐、应急处置三支队伍,三支队伍既各打各鼓,各唱各调,同时又密切配合,相互融通,对全村各项工作的开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促进作用。

当群众遇到困难或是到了抗洪抢险时,民兵应急分队总会及时出现在一线现场。那年七月的一天,我正在村里开会,突然外面黑云压镜,狂风大作,一道闪电长龙似的划过天空,随着一声巨响,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这时有村民报告说,村部不远处的顾老爹家房子比较破旧,估计有倒塌的危险。

我立即组织几个民兵冒雨赶到现场,远远望见顾老爹家的房子在狂风暴雨中摇摇欲坠。此时顾老爹正在屋内拿着脸盒接屋顶上水龙头般漏下来的雨水,全然不知险情即将发生。见些情景,我们几个民兵一个箭步冲进屋内,迅速将顾老爹抬了出来,就在我们刚刚冲出屋门的一瞬间,后面的房子就像是米糕泡茶一样塌了下来。后来顾老爹常对村民们讲,要不是村里的基干民兵他这条老命早就没有了。

如果说民兵应急分队是老百姓的“及时雨”的话,民兵文艺和广播宣传队就像一支火把,照亮一片天空,实惠一方百姓。

那时我们盐城的《盐阜大众报》还是全市唯一的一张对开小报,全村只订了一张报纸,很多老百姓看不到报纸,不能及时掌握信息和技术。于是我们把报纸内容分类进行剪辑,然后组织民兵两人一组,利用村里的有线广播每天进行读报。

有一次,不少养鸡户跑到村里报告说,他们家饲养的苗鸡无精打采,两眼发呆,有的嘴吐白液,呼吸困难,很不正常。我得知这个情况后,立即翻阅《盐阜大众报》上的科普版,确诊为流行性鸡瘟。

我在及时向村“两委”报告的同时,立即组织民兵反复广播防治鸡瘟的技术,全村老百姓通过广播及时掌握了防治鸡瘟病的方法,于是立即行动起来,注射,隔离,消毒,很快遏制了鸡瘟病的漫延,避免了全村苗鸡全军覆没的危险。

后来我把这件事写成文章《一张报纸看百家》发表在《盐阜大众报》上,受到了乡里领导的表扬。也就在那年的“八一”建军节,我作为全乡唯一的民兵代表,参加县武装部召开的“双学双比”表彰大会,并被表彰为“双学双比”标兵。

往事如风,物是人非。后来尽管数度搬家,几易单位,这本荣誉证书一直珍藏在我身边,时代越久,越觉得弥足珍贵。

在当民兵营长的两年多时间里,我真切的体会到在那个火红年代的乐观主义精神和浪漫情怀。我虽是一名民兵营长,但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兵,我深深的知道,民兵是民也是兵,来自老百姓,只有把自己根植于人民群众当中,紧紧的依靠和服务群众,才能不怕任何艰难险阻,冲破道道难关,不断走向胜利的彼岸。

后来,我离开了民兵营长的工作岗位,在好多地方任职过,但不管在什么地方,我就像一个曾经入伍多年的老兵,深深的眷恋着那个似兵似民的青春岁月,当兵情怀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灵深处。

日月如梭,岁月轮回,人生如一出精彩的戏剧。就在当年走上民兵营长工作岗位的流火六月,组织上安排我担任武装部长,人民武装部是地方政府和军队共同领导的综合部门,从这个意义上讲武装部长应该算是地方正规军了,当我一身戎装走马上任时,我仿佛穿越时空回到当年那个激情燃烧的难忘岁月。

我虽然担任武装部长,但我依然不改初衷,我是一个兵,我要为养育我的人民群众继续奋斗和奉献着。

癫痫怎么治最好癫痫这种病可以治好吗左乙拉西片有哪些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