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春秋】此刻就是永远(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小说纵横

一场秋雨一场凉,中秋过后,秋意更浓了,街上行人的穿着也是配合着这个季节的多变与尴尬,有穿毛衫长裤的,也有穿薄纱短裙的,无论穿什么都不觉奇怪,总之,这个季节表现出了极大的包容性。

望向窗外,天色阴沉,有下雨的预兆,想户外应该会冷,多穿点衣服比较好,于是穿了长袖出门,谁知道真的到了户外,太阳又跳脱着出来了,还是没有穿合适。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正是如此。通常我们预想了一千种将要发生的情形,但真实发生的情形却恰恰是我们预想之外的第一千零一种。

每一个节日,我们都会习惯性的道声“XX节日快乐”,每一年的每一个节日,我们会和不同的人一起度过,有时是独自度过,但无论和谁一起度过,以何种形式度过,都被冠以“快乐”之名,节日就应该是快乐的不是吗?

今年的中秋节,被提前一天庆祝,因为好朋友返程的日期刚巧是中秋节的前一天。很多事情事先预料不到,就像我根本预料不到今年的中秋节会和多年的朋友一起以送别的方式度过。吃完中秋大餐,送朋友去火车站,看着她走进进站口,将行李放在安检仪上,然后身影模糊。我于是转身返回住所,内心并无伤感,因为我知道我们来日方长,还会一次又一次见面,一次又一次亲切的聊天,分享内心里珍贵的情感。

有些朋友存在在生命里,就如同亲人一般,长久且稳定;有些朋友的存在就如同一阵风,在某个特定的天气偶然吹过;我们需要像风一样的朋友,只是为了一场热闹的相聚,以此驱散所谓的无聊寂寞,但我们需要像亲人一般的朋友,却是为了滋养绵长的生命。

记得那天去车站接她,在等车的时刻,我看到她的眼角有了轻微的细纹,我问她我是不是也老了很多,她说要听真话吗?我说当然,她说,的确已不是小女孩了,无论怎么保养,怎么化妆修饰,眼神会泄露一个人的真实年龄。

记得初次相识那一年,我们都还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我们同年同月,生日只相差九天。那一年,我们身高相仿,眼神单纯明净。如今隔着岁月的河流,我们都已长大,脸部轮廓已然定型,分明是成熟女子的气息,只是她早已高出我二三公分。

年少时的友情,很单纯也很珍贵,有一些往往就是一生的朋友。第一次面对分别,是初中毕业那年,在升旗仪式上,我们手拉着手反复说着一定要常联系,我们在留言册上为对方写下长长的祝福语,以此表明两人之间的友情比别人更甚。

之后漫长的成长岁月里,我们之间的联系有时紧密有时疏淡,但却始终没有断线。那一年,我们因为人生中的第一次离别伤感不已,如今,我们面对离别早已没有了年少时的敏感脆弱,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我们已是亲人一般存在于彼此生命中的朋友。

与她一起去一家有名的书吧逛,偶然在书架上看到一组展示出来的明信片,素雅的水墨色花卉图案,很是心动,于是便毫不犹豫的买了回来,想送给朋友一些,自己留一些。说来也奇怪,潜意识里想到要寄送的一些朋友竟然让我有点意外,有的不是常联系的,有的认识时间并不长,可是很奇怪,瞬间涌动的情绪突然间就感动了自己。

原来,友情这东西,真的和认识时间长短,联系是否频繁真的没有太大的关系。真正能够打动人心的,从来不是表面化的东西,而是隐藏在细节里的真诚与背后默默的关注。不动声色,却自有一股奇异的力量。

选取了不同花卉图案的明信片,遥寄给远方的朋友。不同的图案,不同的寓意,我都一一做了细致的挑选,分别送给不同性格特征的朋友,希望收到这份礼物的朋友能够懂得我的心意。

据说潜意识做出的选择往往是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应该和不由自主,二者有着天壤之别。应该往往不是潜意识里的想要做出的选择,而是受世俗道德规章制度约束下的附和,不由自主则是一种不可控制的美好,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我喜欢下雨天,我喜欢吃火锅,这是多么不由自主的事,可我最喜欢的还是下雨天吃火锅。与久别的友人一起坐下来吃一顿悠长的火锅,红亮亮的油汤沸腾着,热情似火,各种蔬菜与肉类入了汤,也跟着沸腾起来,用长长的筷子捞起放在拌好浓郁调料的碟子里,吃进嘴里,香辣过瘾,只是一遍又一遍烹煮,油花越来越少,汤的味道也越来越淡,肠胃早已饱和,筵席也该散场了。

回去的路上,地铁通道里,流浪歌手在吹奏萨克斯,熟悉的旋律,感觉很熟悉却想不起名字,等到走远,才猛然想起他吹奏的那首曲子叫《昨日重现》。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相聚有时,离别有时,人们总是喜欢给很多愿望加上一个叫做“永远”的期限,并且自以为是。可是谁又真的知道,“永远”的涵义从来就不是长长久久呵,它的真义其实是不会再来一次,此时此刻,就是永远啊!

我们相聚,举杯碰盏,酒终将喝尽,灯光终究会黯淡下来,而我们,也终将会在不可预知的明天里上演一场又一场聚散,缘来缘去,昨日不再重现,相聚的时刻便是永远。

驻马店治疗小儿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在哪?小儿癫痫病治疗法哈尔滨的医院能治好癫痫吗武汉正规的医院哪家能治疗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