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颗颗珍珠颗颗泪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窗前的玻璃被雨水冲洗的铮亮无比,不留一点痕迹。   昊天呆呆地坐在窗前,想着心思,连老婆儿子簇拥到身边了,他也没发觉。   昨天是玲的生日。他告诉自己说。也似乎是在问雨水,不知道玲怎么样了?她应该还好吧?别离这么些年了,自己现在苍老许多,黑瘦的面容再也不能和以前那个翩翩少年相比了。想像着,玲的眼角也该有少许皱纹了吧?毕竟岁月不饶人,那场叫人断肠的爱恋,他此生怎能够忘怀呢?   别人介绍玲的时候,昊天搓着衣角羞红了脸,却时不时抬头瞟向玲。玲一直是低头不语的,就像张爱玲写的,一直低到尘埃里。当时,昊天穿一身褐色的休闲装,高大魁梧的个子,眼睛也算是炯炯有神吧!玲则穿一身纯白颜色的运动装,留着那个年代流行的学生模样的头发,尽管她不是学生了,但看起来仍然像学生的样子。   昊天看着玲痴痴地笑。玲呢,嘴角微露一点笑便恢复了矜持内敛。昊天不甘心,他还想看见玲的笑。玲却很吝啬,就是不笑,且故意将脸绷得紧紧的,好像谁吃了她八斗十升!玲有一对深彻透明的眼睛,那眼睛每个人见了都认为比她的嘴巴会说话,连昊天的母亲和姐姐都不例外,更不要说是其他人了。   “喜欢就定了吧!”还是媒人的到来打破了僵局。   昊天万分窃喜,不晓得玲心里怎么想。   陪同来的亲戚忙不迭地替代回了话:“半个月后再说吧!”   昊天的心忽地又一沉:“半个月?半个月是不是有点太长了?”他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他竟然对玲的亲戚这样的口气!亲戚笑了,对媒人说这种事情急不得的,慢慢打听,从长计议吧!   这件事情搁了下来。三天过去了,对昊天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到了第四天,他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就在漆黑滴着沥沥小雨的夜里,穿着雨鞋,迎着无边的风,独自去找玲。他要向玲表明他的爱慕之心,哪怕玲拒绝,或无动于衷,他都要说出来。   走到玲家门口,黑漆漆的,似乎灯熄灭了许久,昊天的手就那样不知疲乏地敲着。当玲披衣出来看着一身落汤鸡的他,眼睛发直了,嘴也不由自主张开‘啊’得惊叫一声!此时无声胜有声,玲拉着昊天的胳膊催他快进来,而玲就这样成了昊天的女友。   昊天是那么的爱玲,唯恐夜长梦多,他提议尽早结婚。父母被他逼得没办法,玲的家人也无计可施,双方商量着,只要他们相爱,迟结早结倒也无所谓。      二   结婚的日子定在玲的生日。   昊天嫌弃太遥远,玲却说,这样有双重的寓意。   昊天也就默认了。随之问玲:“喜欢什么首饰?”玲说,如果真想给她买,就买一串珍珠项链吧!并说,她喜欢珍珠的纯,珍珠的白,珍珠的颗颗粒粒她都爱不释手,也说不全面喜欢珍珠的哪点,总之从小很喜欢珍珠,尤其是珍珠穿成的项链。   要知道,珍珠项链的价格在那个年代可是很昂贵的,为了博得玲的好感,昊天豁出去了。瞒着父母,借了姐姐的钱,给玲买了一串价值688元的珍珠项链。在同龄人眼里,已经很奢侈了。可玲不知道,因为昊天骗她说那是68元买的。还骗玲说根本不值68元。   玲满足地笑了,脸颊边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并说价格不是爱情的见证,真心才是最主要的。   提早筹备婚礼了,昊天被幸福包裹着,见到所有人都会炫耀。玲也万般开心,她的甜蜜全显示在她的眼睛里,脸上的笑容也比以往多了起来。昊天自信地说,玲肯定是爱他的!日后定得全心全意对这个女孩,玲的清秀纯白、单纯无邪由不得叫人掏心撕肺,百倍呵护!尤其是玲那对会说话的大眼睛,简直勾他魂魄,令他想入非非!   有天夜里,昊天叫玲看电影。凌晨送玲回家时,他找借口说太晚了,不如看看新房。没想到玲爽快地答应,且尾随他身后,欢愉地走着。玲没想到这是昊天的诡计,昊天心里却暗自偷笑,玲上当了!谁知回到新房,连床也没油漆好,灯也没安装到位。昊天一下泄气了,无奈只好敲开父母的门,让玲凑合一晚,自己则睡沙发。   半个晚上,昊天都没有睡意,想着玲丰满的身体,闻着她体内散发的幽香,他飘飘然了。梦里他抱着玲飞了起来,梦里玲也亲吻他了,深情地吻下去,吻得昊天知道了什么是遗精。等他睁开朦胧的眼睛,母亲的话在他耳边回响:“起床吧,我忙活不过来,你不是一直想去城市的姐姐家吗?带玲一起去玩几天,顺便叫你姐姐来,我给玲的父母说好了,你们大可以放心地去!”   昊天“呼”地跳起来,一蹦三尺高。吃饭时,他小心翼翼观看玲的脸色,没想到玲娇羞地应允一同前往。昊天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心里踏实多了。也就是那时,他第一次带玲出了门,来到了繁华城市。   玲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眨巴着,问他,日后能经常带她来吗?昊天肯定地说,能的,只要玲愿意,随时可以来啊!      三   冥冥中上帝好像安排好了一切。   白天,他们不停歇地逛商场;晚上,楼下有个歌舞厅,他们尽情地跳。说的是跳舞,不过是胡乱扭动身躯。很多时候,都是他在跳,玲坐在那里看,看得昊天眉开眼笑,看得昊天心儿激荡。青春的欲火象荒地里疯长的蒿草,越制止生长,越制止不住。   那晚,昊天不知道是酒醉,还是欲望上升,凌晨两点,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悉心聆听隔壁的动静,连只蚊子的嗡嗡声也没有,见鬼!一点动响也没有,他有点不罢休!他没穿上衣,只穿了三角内裤,激昂的心促使他推开门,蹑手蹑脚走进玲的房间。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纱照耀着玲的全身,玲恬静的脸庞更显得诱人几分。玲侧睡着,面对着昊天的方向,这样昊天更有机会看清楚玲的表情。他撞着胆子临近玲身,禁不住抚摸她的脸、脖子。玲被他的触摸瞬间惊醒,睁着那对会说话的眼睛,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问:“怎么还没休息?”   昊天殷切地说他想要!随即挨着玲坐下来。玲看见了他的穿着,脸窘迫几分,赶忙起来坐在床边,故作镇静问:“婚期快到了,在乎这三个月半年吗?”   昊天试图争取:“迟早都是我的新娘,何必故作娇态呢?”   玲转过身,脸朝着窗外,双手抱腿,面无表情地问:“不能留到新婚夜吗?”   “不能!我受不了了!”昊天打断了她,两眼怒睁。   其实昊天只要说可以的,就万事大吉了,或者抱抱玲,搂搂她一下,玲也会原谅他,以及对他既往不咎。以后昊天也就不会遗恨终天,也不会和玲生死别离了。事与愿违,昊天没有,只是一念间的差错,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便形如陌路人了。昊天当时的欲望欲加难耐亢奋,贪婪降服了他的理智,他伸出那双有力的大手,将玲一下子压倒在床上!   玲的眼里储满了惊恐委屈的泪水,她对昊天的好感在这一刻破灭,她不相信这是真的,更要命的是她求昊天了,求他不要这样,求他留到那夜,可昊天丝毫不为所动。就在昊天伸开双臂抓住玲的肩膀时,睡衣的缝隙处被撕烂了一小块!不但如此,玲脖子戴着的他为她买的珍珠项链由于用力过度,一颗颗滴落在地,且滚得满房间都是!   玲眼里愤怒的火令昊天不得不松手,昊天知道再下去他就会失去玲,他太了解玲不过了。   他无法下台阶了,于是他靠近窗台,声声质问玲真爱他吗?或许是他的行为加快了玲的冲动,或许是玲头脑发热,玲想也不想,坚决地说摇头:“不爱,从来没爱过!”昊天绝望了,脚不知不觉上了窗台,嘴里喃喃自语,说玲从来没爱过自己,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那刻他只是吓唬自己,也只是随便说说的,还清楚玲极爱他,谁料好像是身后有人推他,也许是楼下有人叫他,他反正毫无思虑地、眼睛闭上跳了下去!      四   玲尖叫着,飞一样开了门,冲下楼梯!   她见到了倒在血泊中的昊天,她抱着他,语无伦次:“我答应你,我今晚就做你的新娘好吗?我是真心爱你的,真心的,不相信你摸摸我的胸膛,你起来看着我,说句话啊!”   昊天脸色惨白,直挺挺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不省人事。楼下几个男孩围着他们窃窃私语。玲大声喊叫并求助着:“送他去医院啊,帮帮我们吧!”她欲抱起昊天,可昊天的身体似石沉重,更要紧的是血顺着腿流下来,流到地上,流到脚趾间,也流到玲的心里。   到医院了,血染红了玲的衣服,昊天疼得不吭声,但玲分明看见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滑落。玲的手只好紧握他的手,且万分愧疚凝望着他的脸,直到送进手术室,玲也不肯松手。昊天勉强挤出一丝笑,说:“不要这样子,好吗?你这样我会心疼的。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怎么会没事呢?昊天的腿已肿起,脸色也好吓人,看得出他疼痛得几度昏迷,却又不忍玲被折磨。而玲悔恨交加,一个劲地问自己,为什么要刺激他?为什么不答应呢?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此刻再怎么懊恼也于事无补。   短短的走廊,玲感觉越走越长,她不住地祈祷着,祈祷昊天平安无事,不然自己罪过深重。   当医生笑吟吟推门出来,告诉玲只是骨裂缝得休养百天并无大碍时,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进去看时,昊天的腿用石膏固定着,脚被包上几层白纱布。玲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假装嗔怪捶打着他的肩膀,还问再吓唬她吗?昊天不说话,只摇头再摆手。好心的一个男孩已取来昊天的衣服,玲万分怜惜地披在他身上,并问昊天,是不是要把她吓晕才做数?这次昊天说话了:“不敢!也舍不得!”   玲十分掏心地喂他吃饭、洗脸、擦脚,伺候他的任务她全包了。昊天的脸上天天堆满笑容,惹得临床的男女都投来羡慕的目光。一个星期过去了,医生说可以出院了,要是有什么意外情况再和医院联系。昊天瘸着腿,玲在旁边搀扶着,让人看起来,多么美满的一对!只是婚期说不定得推迟了,可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爱情。      五   从姐姐家回来,昊天养起了伤。   玲寸步不离。有天晚上停电了,点然蜡烛,昊天捧起散落的颗粒珍珠,让玲帮忙穿线,他要亲自穿好,戴在她的脖子上。玲说得用那种专卖的丝线穿,用普通的线穿起来不结实,且易断。昊天执意要穿,玲缠他不过,只好取来针线替给他。   昊天穿的时候,一颗一颗数着,总共38颗。   烛光映红了玲的脸。昊天轻柔地拂起她的秀发,并极其心细地为她扣好环。玲却有点奢求地说,珍珠颗粒有点大了,若有机会碰到小的,能不能另外给她买一串?昊天答应的斩钉截铁:“一定买的!而且还要买杭州挺有名的真正的珍珠项链!”   玲笑着点头,继而说,昊天真是她的宝贝!昊天也笑着回应,谁叫玲是他的心肝呢?   三个月过去了,按理说昊天的病情应该好转,可他越来越严重了,严重得竟到了无法走路的地步!不得已,又去医院,这次医生郑重其事地对他们说,昊天的腿由这次事故引发了其他的病,有可能会导致下身瘫痪,劝他们随时做好住院准备。玲却恐惧胆怯地问医生,最糟糕的后果会是什么?医生说什么她听不明白,但玲听懂了最后一句,那就是昊天的病是周期瘫痪,好则好了,不好则后半生一概是这样!   玲思忖一番,依旧精心伺候,昊天却平静不下来了。他在想怎么才能好起来?他要走路,他必须站起来,不然拖累玲到何时?对了,从明天起,锻炼吧!他心里有了主意。   第二天天不亮,玲却说回趟娘家取衣服,让昊天别随意乱跑。昊天一下子没锻炼的信心了,他怕玲这一回去,就难以来了。她的父母肯定会阻止,谁摊上这事,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呢?   一天了,两天、五天了,果真如昊天所想,玲没见踪影。他觉得天要塌下来了,他烦躁地摔了新婚购置的东西,发疯地扯住头发,问老天这是怎么了,为何偏偏让他遭遇这种磨难?父母的劝解,姐姐的安慰,丝毫不能打开他的心结。他还对自己说有点耐心吧,要是再等十天半月玲不来,他就去真死!   几天后,昊天没死,却真的瘫痪了,倒在床上一塌糊涂。胡子长了,脸色差劲的几乎和死人一样,那双无助的眼睛盯着天花板,数着他给玲买的珍珠,一颗,两颗、不对,是四十颗,不是三十八颗。哦,多数了还是少数了?他呆滞地望着,扳着指头认真地重数着,一颗、两颗、三颗……直数到晚上星月出现,他还是那样唾沫乱飞。   父母看着他凄惨的状态,抹了一把泪,姐姐怜爱地抚摸着他的腿,鼓励他要振作起来,坚强一点!昊天时而嘿嘿傻笑着,时而又难过地抱着姐姐痛哭。他边哭边捶打自己的腿说:“忘不了玲,我爱她!我非常非常喜欢她,姐姐,告诉我,该怎么办?”   姐姐劝他先养好身体,身体好了什么也都有了,至于玲,来则接受,要是不来的话,还是慢慢遗忘吧!      六   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月色浓浓,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昊天照旧爬在窗前看星辰。   玲却踩着泥泞的小道直径进到他的房间!   吃荞麦面会犯癫痫病吗盘锦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比较好哈尔滨治疗癫痫那家好湖北癫痫病不能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