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星月】雨鞋情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摘要:从小到大,我拥有过三双雨鞋,记录着三个男人对我的爱…… 从小到大,我拥有过三双雨鞋,记录着三个男人对我的爱……——题记   一、老公的“美人鱼”   老公曾对我戏言:“你这辈子应该托生成蜈蚣。”   “为什么?”我大惑不解。   “蜈蚣有‘百足虫’之称,你那么多鞋子,它穿还有余。”   “哈哈哈,比喻太精当了。不过这么多鞋子中,我还是喜欢你送我的‘美人鱼’”。老公自然喜滋滋,不再埋怨我鞋多占地方。   “美人鱼”是一双雨鞋,今年教师节老公送我的礼物。鞋子整体色彩是湖蓝,从鞋面到鞋筒有条美人鱼,它头发和尾巴都是茄花紫的,腰肢纤细,尾翼飘逸,在湖中舒展玉臂,尽情游弋,柔美、清丽,旁边再点缀些贝壳、海草,栩栩如生,仿佛一不留神,鱼儿就会滑下鞋面溜走了。尽管这是双童鞋,我还是一见钟情,庆幸老公深知我的喜好。   进入九月,淅淅沥沥的秋雨就下个不停。雨天,城市里虽然没有泥巴,但顺着柏油路流淌的脏水却让人生厌,每次到家我都抱怨:皮鞋被雨水浸透了,鞋里进水湿漉漉太难受啦,啰嗦个不停……老公听在耳里,记在心上,跑了很多家商店都没看到如意的,就在网上搜到了这双“美人鱼”。   “穿上吧,像美人鱼那样在雨水里游吧!”老公递给我雨鞋时,满眼的疼爱,我则欢喜得又蹦又跳。迫不及待穿上鞋,撑起画着水墨画的伞,脚步轻盈地迈出门槛,走进濛濛雨雾中……   沿着人行道慢慢前行,手中转动“水墨画”,甩出雨花串串……   看秋雨霏霏,飘飘洒洒,像一幅没有尽头的画卷,如丝绢,如雾岚,飘在脸上脸上凉丝丝,流进嘴里甜津津,似甘霖,若美酒,使人如痴如醉。秋雨,没有春雨的细腻温软,没有夏雨的热烈豪放,也没有冬雨的刺骨冷冽,却有宁静和典雅的特质——这是一种烟雾般的渺茫,水晶般的清爽。偶尔落下的黄叶没有一点凄凉的色彩,它们躺在雨水里,是在沐浴呢!哦!那是金黄金黄的成熟,透着阅尽沧桑后的感悟。   “撑伞听雨”,最好闭了眼睛。雨声淅沥,滴落伞面之声,撩人心弦,宛如天籁之音,极远又是极近的,极缥缈的又是极现实的;侧耳聆听:像溪水淙淙,像蚕食桑叶,像贝多芬在演奏乐曲,像朋友在倾诉心事。雨声切切,如歌般美妙,如诗般隽永,好似行云流水……这是秋雨吗?它是。但它不再是那惹人清愁的凄雨,而是充满诗意的画面:微雨朦朦,烟云笼罩,小径红稀,芳野黄遍,翠叶藏莺……   秋雨像一把钥匙,带着清凉和温柔,轻轻地,轻轻地,趁你没留意,就把秋天的另一扇大门打开了,于是我嗅到了秋雨的味道,将高雅的缠绵隐在线装书的平平仄仄里,凝练成唐诗宋词的韵味——是易安的婉约,东坡的豪迈,陶潜的淡泊,稼轩的慷慨,李白的旷达,纳兰的深情……融汇成何等的惬意和洒脱,它们都化进了自然界的雨声里,滴滴答答了千百年,潮湿了我的心野。   伫立在秋的街头,悬天垂地的珠帘将一把把水晶珠子洒落在我的雨鞋上,一股幸福的情绪顷刻间弥漫心房……   老公送我的雨鞋,承载着他对我的娇宠,满满的都是爱意……   二、养父的“火头鱼”   记得六岁时,我在乡下上学,家离学校有六里多地,路上要顺着河堤走好久,然后翻过两道沟,顺着田埂走一阵子,再过去两个大水坑,才到学校。晴天还好说,饭后拿个馒头,约上同学,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就到了学校;但印象中,小时候雨水就是特别多,三天两头下雨,尤其夏天雨来得又急又猛。下雨前,我们都挺乐,一群孩子有节奏地齐喊着:“风来了,雨来了,老鳖背着鼓来了;你一锤,我一锤,打得老鳖满地围(谐音:是乱爬起不来的意思)……”说也奇怪,我们一阵子要吆喝,居然真把雷雨给喊下来了,于是在“噼噼啪啪”的雨点声中,嬉笑着往家跑……待到雨越下雨大,心里就犯愁了:“待会儿怎么上学啊!”但农村的孩子很泼实,再大的雨也不退缩,随便扯一个化肥袋子,把袋子底部对角一叠,叠出个三角尖儿,往头上一罩——雨衣就有了;雨鞋吗?乡里孩子哪有啊?妈妈做的布鞋可金贵着呢,沾了泥巴容易朽烂;干脆就把鞋子一脱,赤脚走泥路,省鞋子还不会沾太多泥巴——泥巴多了就使劲一甩,那一甩也最是开心,哪个伙伴若是在你身边,没准甩他一嘴泥,伙伴们就会笑得前仰后合。   披着“化肥袋”,光着小脚丫,一步三滑,摇摇晃晃,艰难的上学路,被我们演绎得趣味无穷。一会儿这个摔个仰八叉,一会那个来个“嘴啃泥”,“走不好,滑一跤,满身的泥水惹人笑……”我们唱着《卖报歌》,不带恶意地嘲笑摔倒的小伙伴,摔倒的也不生气,爬起来继续走路,等待下一个人的滑稽表演。   雨天放学后,母亲总是望着我满身的泥巴,哭笑不得地说:“真不该让你那么早上学,连路都走不稳哩!”每当这时,我就很紧张,生怕她不让我上学,就找各种理由为摔跤辩解,并信誓旦旦:“我再不摔跤,要是再摔,您就罚我没学上……”当然,母亲不会兑现我的誓言。   有一次,我冒雨回家的路上,走得好好的,突然“哎哟——”一声,感觉前脚掌一热,一阵钻心的疼痛,低头一看,血水把泥巴都染红了,原来是踩到玻璃了,幸好离家不远了,小伙伴们就把父亲叫来了……父亲低头查看一眼,二话不说,抱起我就往家跑,我贴着父亲的胸膛,感觉很温暖,也听到了那强有力的心跳声,心里突然就闪过一个念头:脚再割几次多好啊!这样就可以这么近距离地贴着父亲,感受他的爱了。父亲终于气喘吁吁了,他脚底一步一滑,却把我搂得紧紧的,奇怪,我的脚怎么一点都不疼了?   父亲给我清洗伤口,按上一种长在河里能止血的植物“花毛穰”(谐音),然后让我坐在屋里写作业,他闷头抽一支自制的土烟,抽完了一甩烟头,走进雨雾中……   父亲回来时,手里是一双黑色的雨鞋——又黑又亮!像极了“火头鱼”。“孩子,以后你就不会再割脚了。爸爸不常在家,你是老大,要替妈妈分担家里的活儿。”我点着头,拿着雨鞋,如获至宝,高兴得上蹿下跳。当然,父亲因为挪用了家庭必须的生活费,被母亲鼻涕一把泪一把批斗了大半夜,我在隔壁没听到父亲辩解一句。   后来,每当我穿起这双“火头鱼”,趾高气昂地走在上学路上,都会引得小伙伴眼睛冒火,最好笑的是一次,有个小伙伴只顾看我,没提防脚下,竟然顺着河堤滚到河里去了,当他水鸭子一样爬上岸时,我们笑得肚子都疼了……他却哭了,我赶紧安慰他:“别哭,别哭,我把‘火头鱼’给你穿穿。”“真的?”看我点头了,他破涕为笑了。   有了这双雨鞋,我就时常盼望下雨,因为我有雨鞋啊。只要一穿上雨鞋,我就会想念奔波在外的父亲,盼着他赶紧回来,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我夸奖:“我家玉儿真能干!”这是多美的向往啊!   后来到城市居住了,“火头鱼”被父亲送给了乡里的孩子,他说:“城市里都是柏油马路,用不着穿雨鞋,留给你同伴,可以继续发挥作用。”我虽然不舍,却还是松了手。   三、继父的“红鲤鱼”   家庭的变故,我不可阻挡。我被迫离开了母亲,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活”,那段吃“百家饭”的历史,在经历人世沧桑后的今天,我已经可以笑着述说了。   记得那时,我考上了市里最好的中学。学校抓得很紧,晚自习要到九点半后才下课。正在教室里遨游题海的我,突然被外面“噼里啪啦”的雨声惊醒了,哎!回去准淋透!我叹息一声,无可奈何地又埋头苦学,我盼望自习课能长一点,再长一点,最好雨停了,放学铃再响。   铃声裹着外面的雨声,在我忐忑不安的祈祷中响起……同学们都收拾好书包,被站在教室走廊上的父母一个个接走了。   雨太大了,哗啦哗啦……瓢泼一样,我呆立在走廊上,想等雨小点再走,校园里微弱的路灯照不到茫茫夜空的尽头,我禁不住一阵心酸:我租住的那间小屋子,还漏着雨呢!我就是个没人疼的孩子,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咸咸的……校园里渐渐安静下来,冬天的夜晚多么难挨啊!肚子咕噜噜直叫唤,下午放学就没回家,就是回家也没人给我做饭啊!我站在黑暗的走廊上瑟瑟发抖!跑回家吧,雨这么大,我淋透没关系,书本要是湿了怎么办?我吸溜着鼻涕,太冷了,我却无可奈何。别家的孩子都有父母来接,偏我没有……本来可以有的,但我当着母亲的面喊他“胖子”,连个“叔叔”都不喊,被母亲一耳光扇出家门,成了“流浪儿”……这有什么?我才不后悔呢!我都11岁了,都上中学了,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这样开导着自己,心一横,把书包往胸前一抱,冲进滂沱大雨里……   雨点砸在背上,啪啪响,头发胡乱地沾在脸上,眼睛都睁不开了……我就像跌进了冰窖里!浑身发抖,牙齿打颤……一口气跑到校门口,站在一棵大树下喘息,大街上空无一人,满世界都是雨点、雨声……   “玉儿,是你吗?”是不是听错了,我怎么听到了“胖子”的声音了?循声望去,果然是那个胖胖的身影。天知道我怎么鬼使神差地应了一声,他向我跑过来,脚边立刻飞起两道闪亮的水花,映着路灯。步履蹒跚啊!谁让你长这么胖!我当时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很快他就站在我面前,把胳肢窝夹着的一把伞递给我,说:“快打上!还有雨鞋,我给你穿上!”“我……不……不用……”“傻孩子,这么大雨,感冒了怎么办?”他不容分说,拉着我跑到路边商店的屋檐下,蹲下来,一把把我拉坐到他腿上,脱掉我水淋淋破了洞的鞋子,打开塑料袋子,啊!一双红的雨鞋!像“红鲤鱼”一样的光泽。我突然鼻子发酸,喉咙哽噎,我想起了养父的“火头鱼”……却突然想起了母亲的那个大耳光,我执拗地使劲挣脱,甩掉“红鲤鱼”:“我不要,就是不要!谁稀罕……”我暴怒地吼叫,也许是我的举动太出乎他意料了吧,他愣在那里,半天才说:“孩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个父亲……你妈妈太苦了,你要体谅,长大你就明白了。”   我呜呜地哭着,哆嗦着,他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包住我瘦小的身体,好温暖,我的哭声降低下来……我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我是理解母亲的,可是为什么要抵触他呢?   “孩子,穿上鞋子,我带你吃馄饨去。”这句话太有诱惑力了,要知道,那段时间我一天就吃两顿饭,加上晚自习坐在冰冷的教室几个钟头,快冻成冰棍了。每次经过那家馄饨店,都要和那香味做激烈斗争,虽然每次都胜利了,天知道我用了多大的毅力!此刻我却没有丝毫的战斗力……   看我情绪缓和了,他就再次蹲下身子,给我换雨鞋,雨鞋的色彩在雨中的灯光下,熠熠闪光。“鞋子有点大,怪我,估计错了。”他的话里明显有歉意,“下雨了,才想起你没雨鞋。紧赶慢赶到早晚门市部,人家都锁好门了,说了半天好话才……跑过来,还是让你淋雨了。”石头一样冰凉的脚,伸进雨鞋里,渐渐暖和,有了知觉……   我和这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走在只有雨声的大街上,四周的雨刷刷地下,地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在我的雨鞋边绽放出晶莹的花瓣。走进那家馄饨馆,哇!屋里白雾缭绕,香气扑鼻,滚热的馄饨烫得我舌头都麻木了,我舔舔嘴唇,望着空碗意犹未尽。这时他又端来一碗:“吃吧,孩子,天太冷,吃了暖和!”“您不吃吗?”我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太过分,不无歉疚地说。“我吃过了,很好吃,所以才让你来吃的。”“哦!那我吃了。”我欢快地吃着,这是世上最美味的馄饨!   那晚,我打着饱嗝,跟着他来到他和我母亲的家里,没想到母亲查他的帐,算来算去钱不对,于是母亲河东狮吼……我惊恐地躺在妹妹的床上,哆嗦了大半夜,后来沉沉睡去,我梦见他带着我去郊外捕蝴蝶,用大自行车载着我,我欢笑着挥舞着手臂……   第二天五点多,我悄悄起床,雨没有停,我毫不犹豫地穿上那双“红鲤鱼”去上早自习了。也是因为这双“红鲤鱼”,我和他的关系缓和了,他以我为荣,到处炫耀自己有个好女儿;我也不再叫他“胖子”了……但直到他离开人世,我都没有改口叫他一声“爸爸”——这成了我一生的遗憾!人生很多事,当你后悔时已经来不及了,我能做的是改姓他的姓,永远地记着他……   老公的雨鞋,浓缩着爱情,他最大限度地支持和满足我的爱好和追求,纵容我的浪漫和情调;养父的雨鞋,装满了亲情,他的一个决定,减轻了我的疼痛;继父的雨鞋,则让我懂得了世上有种恩情,它博大无私;而我,能拥有这样的人间真情,是幸运的;三个男人,三双雨鞋,教会了我人生的许多课题……   黑龙江哪个羊羔疯医院最权威哈尔滨治癫痫病哪里比较好鄂州那里医院看癫痫看的好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能够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