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香山红叶 如云似火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摘要:旅游很累人,虽然心情舒畅,脚底板却受罪。当然,也不能忘记自己的责任,还是要去医院的,那是在允许的情况下。记得六月初的一天,具体哪天就不记得了。吃过午饭,像往常一样,在门岗我出示探视证,就顺利的进了大门,还没有到病房门口,就看见里面推出来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的人就是当代保尔——张海迪,我真是喜出望外。当时,报纸上大篇幅的宣传张海迪,能见到真人,当真是缘分不浅。那天,张海迪要接受中央领导接见,那是在等车的时候。    偶然收拾书架,见到了一枚书签。塑料封面,里面的枫叶依然鲜红如血。豁然,打开了记忆的闸门!   时隔二十几年,再想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我依然新潮难以平静。二十三年的时光里,会发生很多故事,会遇见很多人。有些记忆转身就忘了,而有些却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清晰……   关于北京,我有过两段记忆,第一段记忆是一九八二年,距今已有三十多年了。岳父在北京军区总院住院期间,我在北京闲逛了一个多月。   军区总院不像地方医院,随时都可以探视。一三五,全天休息,二四六上午休息。这期间,就是想进医院,门卫的哨兵也是不让进的。曾经在部队服役过三年,深知哨兵的职责所在,也就不去讨那个麻烦了。每周的三个整天和三个半天,就供我自己来支配,那就是逛北京城。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后来又到山里上班,所到过的地方,都是小的可怜,就连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好在鼻子下面有个嘴,也就不怕自己走丢。   当时,北京军区总院在六条,坐十四路班车,可以到赵家楼,那就是我住的地方,北京军区招待所。说起赵家楼,还是真有历史,据说是“五四”运动的发祥地,附近的老北京都这样说。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我没有考证过。   不能去医院,就只能自己瞎转悠。先去哪里后去哪里,心里就要有一个主见,不能像瞎蒙一样瞎闯。其实去哪里游玩都一样,只能随遇而安。我比较喜欢欣赏古建筑,雕梁画栋,琉璃飞檐,给人一种庄重大气的美,那里凝聚了古代工匠们的奇思妙想,智慧和汗水,是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不可多得的财富。“不到长城非好汉。”站在烽火台上,遥望连绵起伏的群山,耳畔依稀有战马的嘶鸣,眼前似乎能看见刀光剑影。远去了,战火的硝烟,远去了,苦难的岁月。仔细想一下,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都是拜那些先辈的热血和生命所赐。   旅游很累人,虽然心情舒畅,脚底板却受罪。当然,也不能忘记自己的责任,还是要去医院的,那是在允许的情况下。记得六月初的一天,具体哪天就不记得了。吃过午饭,像往常一样,在门岗我出示探视证,就顺利的进了大门,还没有到病房门口,就看见里面推出来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的人就是当代保尔--张海迪,我真是喜出望外。当时,报纸上大篇幅的宣传张海迪,能见到真人,当真是缘分不浅。那天,张海迪要接受中央领导接见,那是在等车的时候。   张海迪大姐很热情地和众人握手,耐心的解答众人提出的问题。张海迪精神很好,比报纸上的照片的笑容还要甜。相聚的时间很短暂,轿车就来了,是我和另外一位小伙子把张海迪抱上了轿车的。这是我人生的一次奇遇,也是我的幸运的一天。回去之后和同事谈及此事的时候,招来的都是怀疑的目光。我没有反驳,也无需反驳,有无此事,只有天知地知我知,至于别人如何让看待,管他干嘛!   张海迪是一代人的楷模,是榜样,是时代的领军人物。身残志不残,,将自己的生命书写得辉煌灿烂,这要付出多么大的努力,需要多么大的毅力来持之以恒?有时候我就想,身体健全的人,为什么就没有残疾人有毅力?为了生存,为了生存得更好,残疾人必须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所遇到的困难很难想象。身体健全的人,遇到困难往往要退缩,去寻求别的途径,因为他们有身体好的资本。   事情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张海迪灿烂的笑脸一直在我眼前萦绕。和张海迪相比,我这个身体健全的人却是弱者。那是因为我毅力的残缺,勇气的残缺,甚至是灵魂的残缺,因为灵魂可以主宰一切。落笔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心里百感交集。北京我可以再来,在京的际遇就不会一样了。   九年后的一九九一年,我再次来到北京。那是受鲁迅文学院邀请,来此参加笔会的。总务老师姓焦。焦建良是一位身材魁梧,面庞英俊的小伙子,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说话京腔京韵。木桦老师,黑龙江佳木斯作家协会会员,白心,诗刊自由撰稿人,她的老公绿风是诗刊的编辑,很高大魁梧,英俊潇洒。白心很前卫,头发很有特色,短发,高矮不一致,很别致的一种法式。在背后,但从法式上看,绿风更像女人。   最先来鲁院的有四个人。浙江湖州李唐邮电所的乡邮员愈欢欢,笔名方丈,是湖州作家协会会员。苏北淮安的成季玉,九三年发过一本集子,在以后就失去联系了,还有湖北罗田的一个姓罗的小伙子。我们四个先后到的北京,最早结识的,关系自然要好一些,被文友们戏称为“四人帮”。也是三男一女,只是我们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平头百姓。至今我还保留那些照片,我想,这是我人生不可多得的财富。虽然和他们失去联系了,相信他们都会有自己的人生际遇,都会有自己的精彩。   给我们上第一课的老师姓何,是文学评论界的泰斗式人物,在评论界很有威望,叫什么名字,我真的记不清了。老人一头白发,精神饱满,满面红光的样子,看不出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何教授授课的时候,语调缓慢,课堂下鸦雀无声,只能听见“刷刷”的书写声。我们这些人都是后学晚辈,没有系统学过文学评论的课程,听起来有些像鸭子听雷。文学评论应该是群言堂,不是一家言论占主导。对一部作品的好与坏,不是某个人下结论的结果,而是作品的本身在说话。文学评论家也有自身修养的局限,自身学识的局限,看问题也不一定全面、客观。作品的百花齐放,就会引来评论的百家争鸣。何教授是一个很健谈、很开明的老人,课堂下竟像孩子般和我们一起做文字游戏。爽朗的笑声,说明他的心态很年轻。如果何教授还健在的话,也是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了。   认识刘震云,还是从《一地鸡毛》开始的。《一地鸡毛》刚刚出版,印象很深刻。刘震云大眼睛,很英俊帅气,很健谈,说话像打机关枪,节奏很快,而且还能调动你的积极性,让你跟随他的节奏,时而欢喜时而忧。刘震云有一件很传奇的故事,为了一部作品,刘震云三十三天没出屋,吃了三十三天方便面。那个时候还不甚明白,是什么力量让刘震云那样做。多年以后才逐渐领悟,那是一个作家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他这样忘我的工作。《一地鸡毛》都是一些生活琐事,却能小中见大,给读者很大的想象空间,让读者根据自己的喜好去补充去完善。刘震云随和,举止大方,语言张弛有度,很有磁性的语言,一下子就能抓住听众的心。   也许是山东高密的古朴民风,培育了莫言质朴憨厚的性格。初见莫言,莫言竟给我一种木纳的感觉,好像是面对一个憨厚老实的农民。不单是我有这样感觉,其他人也有同感。其实,我们都错了,莫言的话匣子一打开,也是妙语如珠,滔滔不绝。谈的最多的,就是《红高粱》。从莫言的作品里,让我感受到生命的勃发与伟大。莫言也有率性随和的性格。我们这些人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能和这样有成就的作家面对面的坐在一起,有幸听他讲述创作的辛苦与甘甜,也是人生中的幸事。莫言说过:“我也是一个小人物,是那些小人物赋予了我创作的动力,让我去讴歌他们,为他们树碑立传。”一个大家风范的莫言,创作态度如此严谨,当真是难能可贵。   在我的印象里,刘恪老师和我们相处的时间比较长。他高高的个头,皮肤很白,一头浓密乌黑的短发,总是看不见胡须,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他讲课的语速很快,有时候听不清楚,就举手提问,他笑呵呵的重复讲解,不耐其烦。九三年春天,还给我邮寄一本书,是他的小说《红帆船》系列,扉页上是他的亲笔签名。这之后我停笔忙于生计,直到二十年后的二零一三年,我才捡起生疏的笔,在电脑上涂鸦,码字。疏于联系,也就不知道近况。我衷心的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一个月的时间,飞快的就结束了,在离开北京的前两天,我们“四人帮”去了香山,在曹雪芹纪念馆逗留一会,就徒步爬鬼见愁。在大山里生活了十五年,对大山早已经司空见惯,对于登山也是一碟小菜。文友季玉却不然,一个苏北乡下的农家小女孩,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爬大山,其新鲜程度与兴奋的心情就不言而喻了。每个人都会有很多个第一次,且不管当时的状况如何,留在心里的记忆还是难忘的。   在香山脚下,在一位大娘的摊位前,就做了这张枫叶卡,留白处,方丈挥笔:“美丽香山,友谊长存!”   我是一个很怀旧的人,很怀念曾经的友谊。或许是前世的缘分吧,让我们有一次美丽的相遇。沉积在岁月里的记忆,是一份相识的感动。我祈祷,但愿我的文字你们能看到,但愿我的文字能在你们的心里产生共鸣。蹉跎岁月,一路珍重!   二十三年过去了,香山红叶,依然如云似火,我相信,再过多少年,真情依然,记忆犹新,友谊长存。         河南哪里的医院能治癫痫病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江西癫痫病到哪看济南癫痫医院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