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抚摩农具(散文)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原创歌词

一、深入泥土的铁锨

和许多农用工具一样,铁锨是劳动者在劳动的过程中,与土地亲近和接触,与草木抚摸和撕裂,根据劳动的需要,逐渐摸索和探索,智慧的发明和创造。现在,没有人能说清第一把铁锨产生于何时,也没有人能说清这一把把普普通通,结实耐用,劳动者一年四季几乎不离手的铁锨究竟穿越了多少风雨岁月和时光,为人们带来了多少方便和用途。

一把铁锨在田野里是一个劳动场面,无数把铁锨在田野里就是无数个劳动场面。由一只小小的方形或圆形的铁锨头和半截滚圆、细长的木把构成的铁锨,一次又一次插入肥沃的厚土中,与生长万物的土壤亲密接触,为无数劳动者带来快感和劳动的收获,为村庄、田野、土地带来无限生机和希望。是铁锨最先深入泥土,最早知道泥土的温度和墒情。

有时候农人出门,总忘不了肩扛一把铁锨,走到哪里,便用到哪里:下雨天或遭遇下雨,铁锨可以当“拐杖”使用,不至于让人摔倒跌跤。天晴的时候用它或铲掉土路上的障碍,或填平被雨水冲刷的小路,或夯实田埂,或深翻几锨等待耕耘的田地,或拍碎土块,或把路上的牲畜粪拾起来,放到自家的地里……即使赶着牲畜或羊群去放牧,农人也要拿上一把铁锨,如果有牲畜、羊偷吃庄稼,或者走远了,此人便要铲上半锨土或几个土块,用力扬一下胳膊,撂过去,那牲畜或羊就会惊慌地跑到它们应该吃草的地方。

有时,农人会用铁锨铲断一些荆棘条或蒿草等柴火,然后捆起来,用铁锨把一挑,再慢悠悠的走回家……时常与泥土的气息,与青草的气息,与风雨阳光的气息相拥相吻,成为大地上劳动者的得力助手和工具。人们在村庄里一代又一代繁衍生息,与铁锨等农用工具一起劳动,同喜同悲。上辈人去世了,铁锨等工具仍然存在,下辈人接着继续使用。不知用了多少年的几把铁锨立在院子的一角,看上去和父亲一样苍老了不少,也磨损了不少。锨把显得陈旧,光亮,也浸透着父亲的汗水和体温……铁锨像一把光芒四射的剑,永远插在泥土的深处,插在村庄的深处。

二、割断时光的镰刀

“有时落在山腰,有时挂在树梢,有时像把镰刀,有时像个圆盘。”这是我上小学的时候,在课本上读到的一则谜语。形象地说明了月亮起落与变化的特点。弯月似的镰刀,其实是镰刀的头,应该还有约二尺长的镰把,这样的镰刀不经常用,只在人们进山割竹子,割荆条,砍树枝的时候用。最常用的是割麦子等庄稼用的镰刀(老家的人们叫做镰轴)。

木制的“7”字形状,上面一端有扣住镰刃(刃子)的几个小铁牙,一端有约二寸长的“扣柄”。就是这么个简单、轻巧的不计其数的镰刀,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在每年麦黄时节,一位又一位农人手握它,便能收割完许多亩小麦等庄稼。一个小小的镰轴,一个约一尺长二寸宽的镰刃,相互组合,发挥的作用真的令人叹为观止、心悦诚服。没有手握镰刀收割过庄稼的人,永远不知道一把把普通的镰刀与土地、与庄稼、与农人、与村庄的亲密关系和汗流浃背、喜忧掺半的故事。镰刀曾经是农民的象征。

我不能不敬畏和心仪第一个发明和使用镰刀的劳动者。我想他的喜悦该是天大的喜悦。收获时节,沉默了许久的无数把镰刀陆续登上了自己的舞台,淋漓尽致地与火热的阳光共舞,与成熟的麦子共舞,与时光共舞……磨刀石是镰刀的弟兄。水不仅是生命之源,也是另一种血液,具有血液的热量和激情。

在水的作用下,镰刃在磨刀石上运动不久,一个个锋利,闪烁着太阳光芒的镰刃便出现在你的面前……我记得,每年五月份以后,便有许许多多麦客子出现在大街小巷,他们有的背着简单的行李,但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结实的“镰轴”,急急忙忙地去陕西某地割麦子……村庄里的镰刀,割倒了一茬又一茬成熟的小麦,割掉了一个又一个夏季,割断了一年又一年的时光,割走了一代又一代农人的生命……

三、斧子的隐痛

我国是农业大国。在历史长河中,斧子(斧头)在人们的生活中所发挥的无可替代的作用是不该被忘记的。人们要吃饭,要取暖,就得有大量的柴。田野里,森林中,是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世界。要取得一年四季都用不完的柴,就离不开斧子、镰刀等农具的帮助。只要走进历史,回头一望,柴与农人的血泪故事不胜枚举。可以说,柴是大自然赐予人类赖已生存的重要资源。而斧子则好像农人的另一只有力的手……

老家用过几十年的两把斧子现在被父亲放在屋子的角落里,轻易不去碰触。像一段陈年的往事,落满了尘土。过去,还有一种斧子(斧头),在工厂、在矿山,在工人阶级的手中,曾创造了惊天动地的辉煌业绩……斧子是工人阶级的图腾。至今与镰刀还镂刻在中国共产党鲜红的党旗上。一度时期,人们急功近利的思想和短视的目光空前疯狂,许许多多人手执斧子等工具,迫不及待地走向大自然,开始肆无忌惮地向无辜的树木和森林进攻……满目创痍、伤痕累累、遍地狼藉都不足以形容那毁灭性的重创和伤痛。

以至后来,这种无限攫取的贪欲始终在一些人的灵魂中潜藏,从而对自然环境带来更为严重的毁坏和生态平衡的破坏……虽然不堪回首的事实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像许多有识之士大声疾呼的那样,我们将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我们不断遭遇的来自自然界的侵袭和灾难就是明证和诠释。尽管这样,有人还埋怨斧子,却忘记了斧子为人类立下的汗马功劳。大有都是斧子惹的祸的推辞、借口和搪塞。其实不然,斧子有什么错?是谁怂恿着斧子,为所欲为、为非作歹?是谁操纵着斧子,尽干一些罪恶的勾当?

电视剧《笑傲江湖》中,方正大师说过一句禅语:“心佛即佛,心魔即魔。如果心已成魔,你就是去拉也拉不会来。”的确,在许多问题上,我们还是多问问自己,多问问自己的良心,多问问自己的灵魂……

四、和锄头一起流汗

锄头(锄)是农业的“良医”,从历史中一路走来,风尘仆仆而又功绩赫赫。“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几千年了,农人在烈日下挥汗锄禾的辛苦场景依然鲜亮如初;振聋发聩的千古一问——粒粒皆辛苦的盘中餐,谁知道?同样让人羞愧难当,直逼人的良知和灵魂。像悠悠警钟一样,能永远叩响人们的心扉……的的确确是“一句顶一万句”,一首能表现大众疾苦和愿望的好诗歌顶一万首。

在这里,锄有两层意思:一是名词农用工具,锄头;二是用锄头锄掉禾苗近旁的杂草。春末夏初,天气逐渐炎热起来,田地里的各种庄稼也疯长着,一天出落得一个模样。这时候,锄头的使用频率也逐渐高起来。在早晨或下午,农人便在庄稼地里和锄头等劳动工具一起沐风浴阳,出力流汗。长时间站在禾苗中间,半躬着腰,又不能乱动,一锄一锄轻轻地深入泥土,锄掉搀杂在禾苗中间的各种杂草,又为禾苗松了松土;既不能伤着禾苗,又要锄干净杂草,这样的活计着实累人。

少年的时候,我和母亲一起锄过豌豆、洋芋、玉米等庄稼。劳动的间隙,一手用锄头支着地面,一手扶腰做短暂的休息,此时有阳光的味道、泥土的味道、青草的味道、庄稼的味道,随风通过鼻孔进入肺腑,那种由于劳动带来的惬意是一生一世都忘记不了的。再回头看锄过的禾苗,地面纷乱,禾苗蔫头耷拉,但是第二天的情景就不一样了,你会看到更茁壮,更精神抖擞的禾苗……“荷锄而归”,也是乡村的一幅幅意味深长的风景画。

迎着清风,照着夕阳,农人结束了一天的劳动,肩扛锄头等工具,间或挑一捆柴,有时赶着牲畜,行走在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上,向着炊烟的方向走去,向着家的方向走去……使用锄头的季节过后,人们就把锄头挂在屋檐下或放在院子的一角。助长禾苗的锄头,永远在禾苗中间和土地低语,永远在农人和村庄的心里良言相劝——只有锄掉杂草,禾苗才能茁壮生长,庄稼收获才有希望。而当下人们心中芜杂的草,用什么才能铲锄掉?怎样才能铲锄掉?……

五、镢头

镢头与铁锨,就像一对兄弟,闲下来的时候,总是默默地站在一起。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在一年又一年春华秋实的农事中,镢头与铁锨,成为劳动者最常用的工具,而且镢头与铁锨往往被劳动者同时带到土地里和田野上,发挥其应有的作用。铁锨与镢头都有一个相同的木把,只是铁制的头不一样而已,却发挥着截然不同的用途。铁锨的主要作用是铲和翻,镢头的主要作用则是挖和砸。

在泥土中歌唱和舞蹈的镢头与铁锨,把劳动者的汗水和泪水,把劳动者的苦累和疲惫,一同铲、拍、翻、挖、砸成沉甸甸的收获。和历史一样深邃,和岁月一样绵长,和日月一样长久,和生命一样永恒……与镢头相似的一种劳动工具叫“洋镐”,它的名称由来不得而知,它的用途不在泥土里,专门对付坚硬的土层和有石头构造的地方。有次在县城的公路边栽树,我还用洋镐费力地挖了几个小树坑。

再一次抚摩和使用农具,久违了的情愫和酸楚不禁涌上心头……不能不承认,无论是镢头、铁锨、洋镐,还是其它许许多多的劳动工具,在几千年的农事和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的的确确立下了汗马功劳。我记忆中不仅有大人挖洋芋、挖树根、挖药材、挖荆棘等使用的镢头,而且还有一把小小的镢头。

每年夏天,一位伙伴带着它,背着一个小背篼,去田野挖柴胡(野茴子)、黄芪、党参、大黄等药材,背回家晒干后,再买给收购站,换来几个学费……从土壤中挖出收获,从土壤中挖出希望,从田野上挖回柴火,从田野上挖回念想。一把把憨厚和质朴的镢头,在大地上一挖就挖了几千年,而且还会掷地有声地挖下去……

到底癫痫病如何治疗北京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孩子癫痫发作总打人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