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柳岸·花】谁的眼泪在飞(散文)

    “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变成了世界上每一颗不快乐的心。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每当听到孟庭苇的这首歌曲,我的心就会飞回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珍妮日记(散文)

    珍妮是我的同学加好朋友,平日里无话不谈。她当初选择护理这个职业,其实并非自愿,而是因为无知,认为所有穿白大褂的都是医生。那一身洁白,显得庄严神圣、洁柔无暇,干净利落,仿若军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打火机的爱情(散文)

    昨天下午忽然接到了朋友钱君的电话,问我几点下班,说有事找我一趟,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我帮他做的事情,就笑逐颜开地问道:“是不是要拿回你的打火机呀?行,带好吃的来换。”钱同学哈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团圆(散文)

    在67年的初夏,“文革”刚刚开始的阶段,身在云南的大爷写家信来说,他已批准休假,准备带着全家人回老家住一段时间。爷爷奶奶接信后,我们全家人都非常高兴。毕竟大爷从小当兵离开村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海蓝】遗忘了的绿树红花(散文)

    一个冬季都没来这儿,眼见得春季过去了,夏季来了,偶尔到那儿散步,发现它和从前大不一样了。古老的村庄,几排新民居,让人感觉到它和时代也是同步的。狗吠声从深巷传来,村里正午正上演...[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收获】题材来源于生活,生命永长青(散文)

    这段时间,总觉得写点文字,大脑很是思维迟钝,思来想去,想不到原因,最后我就想起,自己在侍郎湖种地时侯,一家人生活用水的那个泛水泉,家里人都叫她柳荫泉。说起这个柳荫泉,还有一段...[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燃烧的云(散文)

    那几年我精力充沛、活动频繁,也和电台报社乃至电视台的编辑记者们交往密切,打得火热,曾以残疾人作家的名义、曾以自强模范的身份,和电台节目主持人言玲一起做过几期“今夜有约”节目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QQ里的女子(散文)

    我的Q龄,充其量也不过一年,加之我又是一个木讷而又愚钝之人,所以QQ里的朋友不多,女子更如凤毛麟角。有人说:时下的女子已成了一堆庸脂俗粉,轻薄而浅浮,很难从她们身上看到一种若空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去洛阳的后花园揽胜(散文)

    2015年4月去河南旅游,知情的朋友强力推荐了素有洛阳的后花园之美誉的栾川县,我们便欣然地决定立即前往。在去栾川县的途中,熟悉情况的朋友就不断地介绍开了。栾川县的春天百花争艳,夏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南北年味(散文)

    春节是中国人民的传统节日,俗称“过年”,记得小时候,我们孩子是最喜欢过年了。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但能穿新衣服新鞋子,还能得到压岁钱,吃到香喷喷的油馍。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可以尽情地放...[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