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母亲啊你是儿子永久的痛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影视戏剧

我敢说,母亲是天底下对自己儿子最好的女人。只有她随时牵挂着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的儿子祈祷着最真的祝福,或许直到她生命终结的时候。

母亲渐渐的老了,身体也是不如以往了,凡是见过她的人无不对我摇摇头叹息道:“你母亲确实太瘦了!”而这也正是我心中从来都不敢正视,或者准确地说不忍碰及的伤痛,那是一碰就会碎了一地的玻璃,无情地肆虐着,狠狠地扎刺着我早已千疮百孔的心灵。

前一个半月的三月八日,刚好是星期四,也是我和父母约定好的每周必须去他们那儿的日子。一是陪他们吃顿饭,说说话,好让他们的心情好一些;二来他们年纪大了,看他们身体好不好,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有个习惯,是一吃完午饭马上就头昏脑胀,因此多年来午间都要休息一会儿,以便于下午工作更有精神一些。那天吃完中午饭,本来我想帮母亲洗洗碗,因为那天是“三八妇女节”,这是个特殊的日子。但鉴于以往的“经验”,母亲总是“百般阻挠”,父亲也说你那样洗,浪费那么多水,一会儿又老是说我工作忙,加之饭后脑袋的“迷迷糊糊”,所以也就放任自己去休息了,尽管我似乎已经隐隐约约感到母亲脸色有些不好。等到我起床后,我清楚地看到母亲憔悴的神情;她当时斜斜地倚靠在黄黑黄黑条纹的沙发上,向前探了探身子,仿佛努力地想站起来。我关切地询问了几句,加上马上有一节课,只好匆匆地离开了。

我简直没想到这一次母亲病情会那样重!几天后我再一次去看她时,才知道母亲很早就患有腰椎肩盘突出的疾病,以前只是偶尔疼痛,有时贴几张膏药,过两天就没什么了。但在我的印象中,似乎还真的不知道母亲早年就落下了这个病根。看来,母亲对她的孩子是细致入微,但儿子对年老的父母往往又是粗枝大叶,或许父母还帮着儿女找一些理由,说现在上班的人工作压力大,还有自己或多或少的家务事。母亲就是这样的人,生怕给儿女找一点麻烦,好几次母亲生病输液都瞒着我,只有父亲在医院孤零零地陪着,输完后甚至深更半夜才回家。我知道后免不了唠叨几句,说怎么不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那么大一晚上了,街上人都没有了,黑魆魆的,万一遇上坏人怎么办哦。更为可恶的是有些街边的小混混没抢到钱或嫌抢的钱少时,还把被抢的人打一顿。而父亲此时总是执拗地昂起头,说话的声音也明显地增大了许多:“说得,有那么凶!”我不便与他争论,以免惹他动怒,伤了彼此的和气,当时只好淡淡地说了一句:“还是小心一些为好哦!”但之后他们依旧是老样子,爸爸也总是说:“反正自己还能做!”我也只得作罢,平常工作之余尽量多抽点时间去看看他们。

谁也没想到这一次发作时母亲竟然疼痛得如此厉害,在睡觉时翻身都非常困难,甚至还需要父亲的帮助,被病痛折磨得整夜都无法入睡。我有个这样的体验,那种苦痛真是一提起就透心透骨。因此,这几个月既苦了母亲,也苦了父亲。原来家里是父亲卖菜做饭,母亲洗碗洗衣,现在他们两人是什么都靠父亲一人来做。母亲略微好一点,在父亲七十大寿的餐桌上,母亲端起倒了乳白乳白饮料的纸杯,停在半空中……颇有一些动情,似乎又不知如何表达对父亲的感激,声音也有些颤抖:“老头子,这几个月全靠你哟,你甘肃羊癫疯的治疗最好的医院 辛苦了!……”接着便戛然而止。真所谓少来夫妻老来伴啊,我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前几天,不知为什么原因,母亲的病情又有点反复。不得不再次到医院针灸理疗,刚好些肠胃又出了毛病,这都是年青时候挨饥受饿造成的,真是祸不单行,只有到医院开了三天的液体。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瘦骨嶙峋的母亲,我的心里宛如沉淀着一团黑西安未央区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最好 乎乎的东西,老是挥之不去,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昨天晚上,我一打开电脑,就看到姐姐的QQ签名:“吉人自有天相,祝母亲早日康复!&rdq恒山区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uo;看来姐姐也是早就知道母亲的病情了,本身不打算告诉她。尽管这样,但老是缠绕着我的阴影仿佛消散了许多,颜色也淡了许多,这也正是我心里想说但一直没对母亲说的话。

唉,如果有可能,我宁愿将母亲的痛楚加在我身上,我还年轻,还能够承受,也是作儿子的真心想替她分担的。但每每看到母亲万分的苦楚自己却无力帮她疼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或许这才是是我心里最大的痛苦……

这一段时间,我甚至有些不忍去看她,在我的内心深处涌动着一股巨大的激流:

母亲啊,你是儿子心中永久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