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冰心】仅以此,也够苍凉_1

来源:吉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影视戏剧
破坏: 阅读:1177发表时间:2018-12-08 15:38:01

【冰心】仅以此,也够苍凉(散文) 引子
   我是独自一人在凌晨走上那道山梁的。
  
   一
   身背着全套拍摄器材在没有路的杂草和乱石中行走是我多年前的习惯。凌晨四点钟我离开了昨晚留宿的道庙,要在日出前赶到山顶,架好机器,就为拍摄日出,迎接太阳。
   我乘坐的汽车只能到达山脚,当地的文化局长和司机陪同我一起徒步上山,这是昨天下午的事了。从山脚到山上要去的道庙需要步行七八里路,右边是山崖,左边是悬崖,人最好是沿着山崖一面走,这是下意识决定的,因为在悬崖边走,人会头晕腿软。走着走着就渐入佳境,悬崖一侧的景色太迷人,万丈沟壑下雾霭弥漫,山峰的形状千差万别,参差不齐地从云雾中冒出头来,有的直插云霄,有的渐隐渐显,这道家所在之地,真个洞天福地,仙气缭绕。一路上也能迎面碰到一些零散行人,局长说,山上没有人家,这些人都是在山上的道庙里上香许愿后回家的。
   陪同我上山的文化局长年轻,四十多岁,很健谈,一路上帮我拿东西,还给我介绍沿途崖壁上的石刻。这些可以称作为摩崖石刻的景观,就是在一米多高路边合适的地方,凿平磨光一段一段的石崖,刻上一些现任领导人的书法题字。我仔细看了看,都是省级领导留的,字都不是写得太好,但都有书法的味道,还可以。我认识一些会写书法的官员,都不谦虚,不像某些文艺作品里描述的,下级对上级有一种露骨的谄媚之态,那是作家和艺术家们想象的,他们没有生活经历,是一种脸谱化的凭空捏造。我认识的市级官员曾对我说,他的字比我的字差远了,他指的是省级要员。我也见到某个官员竟然在看晚会期间,以不敬的口吻纠正上级官员的认识偏差,其他的官员也无动于衷,看来这是官场的常态,这背后的隐秘,水深得很。
   再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几个字,文化局长说,这是他的上司写的。他的上司也有资格在山上留言刻字?我就越感到诧异,这摩崖石刻可是要千古流芳啊!我觉得一般人是不可以这样做的。文化局长说,虽然他的上司级别到不了省级,但作为系统的行政主管还是可以留字的。他又指着远处犬牙交错的石柱状山峰说,看到了吗?中间最高的石柱上有两个大字,那是某某某写的,我仔细看了看,不错。石峰突兀冷峻,摩崖刻字是红色的,在夕阳的暖色调下,显得有一种神圣感。局长兴奋地说,完工后,那领导来看了,比较满意,说他题写的摩崖石刻这是第二好的,在另一个有名景区的摩崖题字比这个要壮观得多。这个领导的字写的还可以,退居二线后,还和其它几个省里的书法家搞过一次多人书法联展。他善于写大字,书写几个条幅很有气度,但有一幅长文却显示出了他不凡的书法功底,那是李白的“将进酒”,是行书。他当年是副省级官员,在他受到排挤时,我去看过他,他的办公室很冷寂,我可以和他尽情地聊天,没人打扰,他说了一句话,世态炎凉啊,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后来他熬过了困难期,升了一级,干到六十五岁才退休。
  
   二
   这座庙是新修的,供奉的是王母娘娘。原庙据说建于宋代,在动乱的年代被捣毁了,十几年后时局有改,当地文化局才找到那残破的几个柱础石墩,依此为址重修了此庙。这座道庙门口的红柱子上已经有多处漆皮开裂,我从开裂处仔细观察,里面隐约露出塑料编织材料。我问文化局长,这寺庙建了几年了?局长说有五年了。才五年?这红柱就漆皮脱落,这施工质量可有问题啊。我对他们说,这种工艺我知道,古法是用猪血调砖灰涂在木柱上,然后再裹一层麻布,彻底晾干后,再涂一层猪血调砖灰底料,再裹一层麻布,一般三层后,再细细打磨,用大漆涂刷几遍,这样才能耐风吹日晒。我去过一些古庙,那些柱子都近千年了也没有开裂,只有一种褪色后的沧桑美。眼前的这几个红柱子就是水泥加胶水涂在木柱上,再用塑料编织材料裹上,涂刷的还是普通化工漆,这怎么能行啊?局长和道人都说我是内行,说以后修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局长说,这座道庙可挣钱呢,自从重建后,一到王母娘娘的生日那天,周边各县的老乡都来赶庙会进香许愿,非常热闹。平日里也有人来,也是一个旅游景点,就是路不好走,以后把路拓宽就能上汽车了,但路边的摩崖石刻怎么办呀?他为此很头疼,对那俩道士说,你们给想个办法吧。
   局长和司机把我送到山上,在道庙里吃完晚饭就回去了,晚饭是面,是老道士自己做的。这里平日里就两个人,一个李道长,一个王道士。这天晚上我就独自一人和两个老道士睡在山上,我睡客房,简陋、干净,挺好。晚饭后大家还都抽了一个签,抽到不好的还可以重抽,有人抽了上上签,我只抽了一次,是个中平签,上面写着:
   关公灵签第九十一签:赵子龙抱太子、癸甲、中平。
   上面是这样说的:
   【诗曰】佛说淘沙始见金,只缘君子不劳心。荣华总得诗书效,妙里工夫仔细寻。
   【圣意】求名利,勤苦有。讼须劳,终无咎。问婚姻,宜择友。探行人,二六九。
   【东坡解】淘沙见金,勤苦方得。富贵荣华,皆是书力。肯用工夫,自然有益。惰于经营,终无所获。
   【碧仙注】锐志功名,不宜徒躁。用心用力,自有功效。
   【相关故事】赵子龙抱太子
   三国•赵云,字子龙,常山人。初依袁绍,后从刘先主(刘备)。时曹操欲下江南,先攻先主于莘野。先主走樊城,复败于当阳,家眷失散。云于土墙下遇糜夫人,夫人将子阿斗(刘备之子刘禅)托云。云将马授夫人,夫人不肯授,投井而死。云哭埋毕,怀抱阿斗,杀出重围。
   这签的大概意思是说:做人要学赵子龙那样,英勇奋战,不求功名。要淘沙才能发现金子。富贵荣华,都是靠用功读书而来的。而好功夫必须慢慢磨练才能有成。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凡事须历尽艰难,倍尝辛苦,然后志虑通达,处事熟练,天佑而人从矣。
   回家后,我把此签压在书桌玻璃板底下,越看越喜欢,觉得我就是这个命。
   为什么是这个命呢?以前的事就不说了,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单说现在,别人是七八个人结伴去拍片子,煞有介事地拍了一个月,回来还因主题不明,焦距不清,白平衡失误,画面模糊而通不过审查。我是孤身一人出去,在外面奋战二十多天,回来做了十二期民俗风情节目,把一年的节目都做完了,节目质量还是样板。那些人说,谁能和他比啊?看他的额头多高。我就像大战长坂坡的赵子龙,遇事杀它个三进三出,神勇无比,但不求功名。至于其它也与我很像,我的生活经历就是用一分耕耘,得到了一分收获。我为人处事真是极不熟练,虽有好的人脉关系,但惰于经营,终无所获。但这说不定还是老天保佑我呢,事事为我逢凶化吉——高处不胜寒啊。
  
   三
   吃完饭,抽完签,其它人就都走了,说好明天上午来接我。
   时正初秋,山上有些凉意,送走他们,我就沿着庙外小径向两座山崖的缝隙走去。李道长说,这是一处奇妙的地方,山崖就像是被劈开一样,白天站在石崖的底部往上看,两座山崖直插云霄,抬头只能见到狭长的一线天。夜晚如果站在崖底抬头看,两座山崖就动了起来,慢慢地有靠拢的样子。我想体验一下这种感觉,就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杂草走到两座崖底的里端,抬头向上静静地观看,果然像李道长说的那样,两座山崖仿佛真是在慢慢靠拢,像两个巨大的魔怪,黑黢黢,阴森森,要把我夹在其中,好恐惧,道长此言不虚。我摸着黑再往前走走停停,然后再向上看,越走越黑,我真怕草丛中有蛇,或是遇到野兽。心里这样想,腿就有点软,就迈不开步,就赶紧退了回去。不知道当年的赵子龙遇到这种事怎么办?
   这里的海拔是二千八百米,空气有点稀薄,但夜里真安静。凌晨四点我扛着三角架,背着摄像机,负重五六十斤,向山顶走去。没有路,就在齐腰深的荒草中行走,手脚衣服都被露水打湿了。说实话,此时的我也顾不上草丛里是否有蛇,也不想会不会有凶猛的野兽攻击我,也许是要赶在日出前到达山顶的急切心情占了上风,也许是觉得自己有一种神圣的使命在身,神鬼也得为我让道,因为我要去迎接初升的太阳。心里是微微有点崇高伟大的感觉,也有人生追求美好境遇的渴望,此时的我更像是半人半神的状态,站在高高的山顶,支好三角架,调好水平仪,固定好摄像机,检查了机器的各项技术指标,就等着太阳升起。
   天渐渐发白,远山显出了淡淡的轮廓。脚下的荒草也现出了昏暗的层次,一团团地滚动起伏着,恍惚是伏在地上的野鬼魔怪,慢慢地向前涌动,滑入深不见底的沟壑,像是坠入地狱,折返阴间。天空出现了一点点的暖色,将大地映衬出喜人的橘黄色调,天地间仿佛点缀了一种盛大开场的瑰丽……太阳终于露出了亮红色的圆弧,一点点地扩大充盈,神圣的感觉随着日出的壮景,在我心里一点点地升起。忽然,太阳仿佛是挣脱了束缚,一下子完全跳了出来,霞光万丈,整个天地的表面都铺上了暖暖的橘黄色,远处的山林中蒸腾起了迷离的雾霭,层层叠叠,宛如童话一般的仙境。脚下的荒草也变了模样,在太阳升起的霎那,魔鬼也立地得道成仙,成了虔诚的圣徒,伏地祈拜。太阳就以这种隆重的跳跃出现在山岚顶端,霎那之间就制造出盛大的奇景异幻,让大地复苏,让人间温暖。
   面对如此景幻,我的眼眶湿润……
   我愣愣地站在那里发呆——这是接受了一场精神上的洗礼吗?我的灵魂是否得到了再造?
   我想,在蛮荒时期的初民们,站在我这个位置,面对着这神圣的景幻,心中大骇般的那种惊喜,一定比我要深刻得多,因为这关联着他们的生死问题。天兆就是天意,今天要去哪里?能遇到猛犸熊虎吗?是一往无前地杀戮?还是躲避?但这些动物都是食物,甚至其它部落的人也是食物,何去何从,要看天意。或许自己也可能在今天成为其它动物的美餐,包括被其它部落的人吃掉,所以要日出祈祷,将神力注满全身。他们或许最怕的是其他部落的人了长期服用丙戊酸钠的坏处,因为他们是充满智慧的猛兽;最不怕的是像狼一样的动物,不仅随便当食物吃,还可以驯化成狗。可以想象,一群赤身裸体裹着兽皮的直立人,拿着削尖的树棍,迎着朝阳,行走在地平线上,像一组瑰色下的移动剪影,无比壮丽的同时,也充满与死神搏斗中的悲壮与挣扎。
  
   四
   我拍过许多日出,不同地方的日出有各自独具的魅力。有的地方的太阳小而红亮,有的地方的太阳大,是橘亮色。由于地形的不同,季节的变化,这初升的太阳真是变化多端,气象万千,在理想的地点看日出,是一种人生的享受。我想,这山河日月的奇异幻境,一定造就了不同先民的性格,所以才有了不同种族的发展变化。这种天造地设的原始精神图腾,为今天的世界格局划定了基本走向,也让人文精神的脉络从根本上就与大地相连。因此,我们才有了寻根文化,在无尽的迷失中寻找过去憧憬的时光。
   上午九点,文化局长的司机来接我下山。回到县里,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陪我去二龙山拍摄。这副县长更年轻,三十七岁,精明强干。在车上他对我说,自己身体好,精力旺盛,每天早晨六点起来跑步半小时,上班后,半小时就能将案头工作处理完毕,然后就读书。他还说,他开会讲话从来不看讲稿,一万多字的内容都在他脑子里记得呢,滔滔不绝,不打磕碰,其它领导就不行。
   到了山上拍景,拍山,拍龙王庙,一直拍到下午四点,中间副县长问了几次关于吃中午饭的问题,我说不吃了,拍完再说,不然就耽误拍摄计划了。在回程的车上,副县长对文化局长说,你那个部门的人有这个记者敬业精神的一半,那你文化局的工作就会大有起色。然后又对我说,现在什么工作都不好干,粮食不挣钱,工业没基础,要煤没煤,要铁没铁,引进资金很难。这风景文化旅游是无烟工厂,现在已经成了县里面的支柱产业,他身上的担子很重,他要在全县打造一百座希望小学,现在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六十八,剩下的工作更艰巨,更复杂,更具有挑战性。
   晚饭后,文化局长到我房间邀我去跳舞,我说不会,他说副县长在舞厅等你呢,我想想,去见识一下当地的娱乐生活也好,就去了。去了那里,舞会已开始了,天花板上一盏旋转的射灯把昏暗的空间营造得光怪陆离,人影在忽明忽暗的光影中晃动,真让我惊奇,这种氛围确实比电视上看得惊心动魄,怪不得人们喜欢到沈阳哪里的好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现场看表演呢?一曲结束后,副县长过来说,今天把县里面的跳舞好手都叫来了,一会儿你看上哪个就对我说,我让她好好地陪你跳。我说不会跳,就坐在这里看看。副县长说,没事,学嘛,我也是瞎跳呢。一曲舞曲又响起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过来拉上副县长走了,我看他俩跳得很协调,也温情脉脉。那女子的头靠在副县长的肩上,神情很感人,也很美,谈不上暧昧,有一种淡淡的忧郁在眼角,让人爱怜。那副县长跳着跳着把金表链也松开了,就在手腕子上挂着晃来晃去,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名表。一会儿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孩过来坐在我旁边,问我为什么不去跳舞,还问了我一些其它话题。副县长过来对我说,你的眼光不错啊,这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女孩了。然后对那女孩说,好好陪陪这位记者。我那天就和这个女孩聊了许多话,知道了她在税务局工作,大学毕业,未婚,还知道了她对今后生活的想法,后来我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是副市长的秘书,但不知道他们成了没有。

共 7917 字 2 页 首页哈尔滨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去哪找呢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72350&pn2=1&pn=1">12
转到